我生活著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個人資料
我生活著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這樣的領導不得人心

(2020-07-21 06:20:13) 下一個


鵬城的冬天真怪,昨天還春暖花開似的,今天突然就北風呼呼還下起了綿綿細雨。來年就要搬遷的辦公室的破窗被風吹得劈劈啪啪地亂響,坐在靠窗的五十多歲的楊老師狠狠的地盯了窗戶一眼,又不由自主地把衣服裹緊些,然後響亮地打了一個噴嚏。也許是天氣的突然變化,再加上學期末工作的繁重,很多老師都感冒了,在老楊同誌響亮一聲的感召下,整個辦公室的老師們也連鎖反應地咳嗽不止。

坐在老楊對麵的陳老師邊改作業邊半開玩笑地問:“老楊,怎麽老愛感冒?”

“特別是年終,咳得更厲害。”滿腹牢騷的老楊話中帶話。也是可以理解的,老楊來這個學校已經十多年了,算是特區的開荒牛吧,但因為敢當麵批評校長,從來沒有當過先進。她想多幹幾年,可是會上領導多次暗示有三十年教齡的可以申請退休了,心直口快的老楊當麵跟領導理論起來:“你就不會老了,還沒到退休年齡就想把我踢開。”領導怒視著老楊講完後繼續開會。

跟老楊是沒辦法講理的,她在學校的資格最老,領導已經領教過了,同事們清楚她的脾氣都諒解她更年期綜合症。

陳老師也是快退休的人了,她不是黨員但她的言行比好些黨員還布爾什維克,且參政意識強。她是從艱苦歲月中走過來的,她的丈夫還是區文化局局長,所以陳老師雖然不是黨員卻深刻地領會了黨的宗旨並注意自己的言行。陳老師也常發牢騷但絕不會影響教學工作。

又是年終了,學生考完試就離開了學校,校園裏靜悄悄的,辦公室裏老師們都忙著流水改卷。誰也不敢馬虎,成績的好壞直接關係到老師們的年終獎金問題。

三年級的數學科是學校重點抽考科目之一,因為隻有老楊和陳老師批改卷子而且老楊還得了重感冒,所以級組長叫年輕的王齡和張蘭幫忙。

“喂,你們兩個別改那麽嚴吖,這可關係到我的---獎---金---問題---吖。”老楊咳得語不成句的。

“數學對就對,錯就錯,怎麽個不嚴法?請指教。”王齡和張蘭交換著眼神伸著舌頭。

“這--這--這怎麽指教呢?算了,算了,隨你們吧。”老楊咳嗽得不耐煩地揮揮手。

“唉,老楊,看來這次我們沒有獎金了。這考題完全脫離我們學校學生的實際情況,拿北京海澱區的題目考我們農村城市化的學生能及格已經是萬幸,什麽優良率平均分,別指望了。”陳老師心疼地在試卷上打著叉歎息著。

“那個老狐狸有意讓我們兩個難堪的,去年區教育局才抽考過,今年學校又來抽考我們,為了什麽?讓我們閉嘴,然後灰溜溜地走人。”老楊很了解這個愛給下屬穿小鞋的領導。

這時年輕的教導主任進來了,手上拿著幾疊表格。誰也沒有抬頭表示歡迎,又是老楊按耐不住:“我說主任大人,以後少來我們的辦公室,你一來準沒好事,不是叫我們代課就是填什麽表格。”

“主任,這些成績表一式2份3份,反反複複地填,有什麽意思?你們領導整天忙忙碌碌的,盡忙些形式上的東西。”張蘭跟主任是老鄉,她的話還是使主任無奈地搖頭,“有什麽辦法,我也不想填那麽多,上麵要來檢查。”主任說完正要走又回過頭叫王齡和張蘭去一下校長室。

王齡和張蘭一到就被叫到電腦室,原來要他們年輕老師表演電腦操作的畫麵。年終了,上級要來檢查電腦普及情況,隻好臨時編個故事。

“哇,學校有那麽多電腦吖,我可是第一次看見。領導怎麽平時不讓我們用電腦呢?”電腦室已經坐了十多位年輕老師了,現在又進來一個。

“喂,電腦怎麽開?”張蘭小聲地問王齡。

“真是一大損失吖,學校的電腦鋪滿了灰塵,而我們聰明好學的張蘭老師竟然不知道怎樣開電腦。”王齡現在不敢公開說校長的壞話,她已經領教了校長的眼線無處不在。

“預備,操作。”攝影師一聲令下,年輕的老師們開始了裝模作樣。

走出電腦室時,年輕的老師們都痛惜那些電腦成了廢品,學校領導添置電腦是為了麵子工程,平時不讓老師們用,擔心用壞了。

經過三天時間的緊張工作,要完成的任務都基本完成,學生也到校領取了成績單,現在老師們三三兩兩地在一起交流情況。

王齡和幾個年輕人正聊得痛快,那個色眯眯細長眼睛的財務主任來催王齡,“你那年終考核表填好沒有,就你一個沒交。”

“填是填了,就是不夠詳細。主任,這表要不要認真填?”

“你想獎金多一點就認真點啦。”主任是深圳本地人,他最瞧不起故作清高的外地人。

“不會拍馬屁,表格填得再好也是稱職,何必費腦呢?”王齡想起剛來這學校代課的那個教師節,代課老師的獎金是正式老師的一半,因為自己剛來再對折一半,她的自尊就這樣被特區人踩在了腳下。

“看來王齡是徹底醒悟了。”幾個同事為王齡的成熟而鼓掌。

“你們別取笑我了。說實話,以前我對榮譽看得很重,當我苦苦追求而毫無所獲時,豁然頓悟,原來榮譽本身也有很多我所無法接受的東西。”王齡一本正經地剖析自己。

是的,率直的王齡在這學校代課一年吃了不少苦頭,她不知道校長在每個辦公室都安插了積極要求上進的人,所以王齡的一言一行都在領導的掌控之中,幸而她有背景,正式調動的時候她想去其他學校,卻被校長硬留下了。

“主任,能不能透露一下,什麽時候發獎金?”單身老師都歸心似箭了。

主任看看表:“現在已經快四點了,還沒有通知要開會,肯定是明天才發了。”

“學校向來喜歡拖拖拉拉的,什麽特區速度。走,我們去課室打牌去。”張蘭站起來。

幾個年輕人走到課室時驚呆了,門衛正在用封條封課室。

“老劉,明天這課室要做考場嗎?”張蘭明知是校長有意為難住校的老師,不讓他們在課室搞活動。

老劉苦笑:“我隻能聽領導的命令,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是的,大家都很清楚校長是愛校如家,愛學校的財產,就是不愛關心住校單身老師的生活。每星期的例會都斥責老師們不熱愛學校,最近幾周還大張旗鼓地學習江總書記的三講。

說到講正氣還弄得王齡興奮了好一陣子,以為學校的歪風邪氣終於可以殺住了。可是講歸講,僅僅是作秀而已,學校的麵包車還是校長的私家車,食堂是校長弟弟的食堂,學校小賣部是財務主任的搖錢樹。

對這種無德無能無領導藝術的校長,老師們都處於鬱悶之中,但有一股反抗的暗流在湧動。

 

 

上一篇:見識一下兩個特小氣,特較真的女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7)
評論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是的,鬆鬆,沒有說話的自由能不鬱悶嗎?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不是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嗎?政治是打壓人最好的工具,是不是呢?
南山鬆 回複 悄悄話 領導的這些做法真是讓老師們鬱悶啊。
黑貝王妃 回複 悄悄話 學校也有這麽多政治,無語!業務不行的領導最愛搞權術!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弄弄分享人生經驗!做領導的都喜歡聽話又能幹的下屬。
無法弄 回複 悄悄話 記得90年代我們跟領導說話也是不客氣,領導跟求著我們是的。其實他們自己盡拿好處,所以說話不硬氣。不過半輩子過來了,還是覺得覺得跟領導做對沒好處,哪個國家都一樣。還是少說話,多看好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點點好!是不是覺得太匪夷所思了。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江時代都是悶聲發大財,共產黨開始腐化,上梁不正下梁歪,摸著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摸右手,摸著小妹的手感覺回到十八九,都流行找小三。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那時候電腦屬於稀有的東西,校長是大媽,目光短淺,太愛惜這些財物,卻不知道使用的價值。
spot321 回複 悄悄話 怕把電腦用壞了。~~
BeijingGirl1 回複 悄悄話 “說到講正氣還弄得王齡興奮了好一陣子,以為學校的歪風邪氣終於可以殺住了。可是講歸講,僅僅是作秀而已,學校的麵包車還是校長的私家車,食堂是校長弟弟的食堂,學校小賣部是財務主任的搖錢樹。”
===
做這樣的小官兒, 都要使用權力謀私; 卻對老師的辛苦不聞不問。 不整治GCD 真的不行啊。
BeijingGirl1 回複 悄悄話 剛看了上一篇。

學校寧讓電腦染灰也不讓大家用, 真是搞笑。 不過我們上學的時候, 學校確實把電腦當寶貝, 有專門的電腦室, 不是隨便什麽時候都可以進去用的。 不是上課什麽的, 就要預約。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曉青!與禾兒排排坐,喝奶茶,吃果果。
碰上心胸狹隘愛給下屬穿小鞋的領導,真不幸。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板凳!也不錯:)
其實現在的領導這樣的也不少。
王齡其實很聰明,有才。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早上好!給禾兒上傳統英式奶茶。你的點評是對我的鼓勵,謝謝你!
燕麥禾兒 回複 悄悄話 領導今天沒搶到,我很開心!:)
燕麥禾兒 回複 悄悄話 哈,搶個沙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