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著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個人資料
我生活著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不愛,不要玩曖昧

(2020-06-26 07:54:12) 下一個


現實有點無奈,不是你想幹什麽就能幹什麽。學生時代,我們意氣風發,認為可以主宰生活主宰命運;走進社會後,發現理想和現實有很大的差距,甚至理想在現實環境中被擊得支離破碎。

星期天,大學時相處得比較好的兩個男同學來探望王齡,三年未見,還是一見如故,訴說別後的生活和目前的處境。

生活不再是無憂無慮,言談中少不了對前途和戀愛婚姻的期待與惶恐。劉軍曾經是一個文學愛好者,特別崇尚沈從文的鄉土文學,現在也改變方向了,熱衷於賺錢。莫偉是個隨大流的人,性格隨和,大學畢業後不願意回家鄉就業,留在鵬城做銷售。

大家相約兩個星期後在劉軍家相聚,還有一個從省城來的同學。

劉軍已經結婚了,夫人是大學的同班同學,長得小巧精致,肌膚白裏透紅,算得上是班花。在王齡眼裏,她是不懂人間疾苦的嬌小姐,沒有思想深度,是劉軍忠實的追隨者。

在劉軍家吃過午飯後,省城來的高峰堅持要去一個偏僻的鄉村小學去探望他的老同學,這個老同學是89年學運的積極領導者,畢業後被分配到最偏遠的地方。

高峰要拉上莫偉和王齡一起前往,他不想一個人太孤單。王齡理解高峰的想法,她也想去鵬城最偏僻的鄉村去看看,便欣然答應。

公共汽車在窄小不平的公路上顛簸了一個多小時,下了車還要搭摩托車走三十分鍾。這所小學校在公路的盡頭,四周被小山坡包圍著,山上種滿了菠蘿、荔枝、龍眼等好些南方的果樹。

與同學走在這片黃土地上,王齡深深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很高興地說:“真沒想到這個繁華的大都市還有這麽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喜歡這樣的環境,感覺就像《飄》小說中的思嘉一樣回到了棉產基地的故鄉,好熟悉,好親切。”

在這個學校守了幾年的同學可不認同王齡的說法,他說:“我都快悶死了,這裏的人嚴重地缺乏精神食糧。這個小山村隻有兩千多口人,學校有十多個教師,一百多個學生,雖然學校有一個像樣的歌舞廳,但男女教師比例失調,根本沒有生活的樂趣。”

王齡陪他們在歌舞廳唱了幾首歌曲,也跳了舞,音響效果非常好。這是個富裕的小山村,教師居住的條件好,各種福利補貼都有,多年後城鄉一體化,更是富得流油。

唱夠了,大家站在教學樓的頂層樓上,極目遠眺都是起伏的山巒,山腳下是開滿花的荔枝林和一塊塊綠油油的菜地。王齡真心喜歡這樣的世外桃源,她真誠地說:“如果有朋友相伴,我倒是很願意在這裏工作。”

三個男生都不讚同,他們更喜歡外麵精彩的世界,參與社會的活動,獲得成就感。

這次同學聚會後,莫偉常常單獨來找王齡。被人欣賞和愛慕,王齡那顆孤寂的心又有了一些綠意。但她不欣賞莫偉,他的身材外貌都不錯,人也誠實、隨和、會關心人,但不夠踏實、沉穩和剛毅,是一個難有作為的男人。

又是一個周末莫偉來看王齡,午飯後,在王齡的辦公室,莫偉有說不完的話,說他目前的困境和打算。王齡漫不經心地聽著,手上把玩著一支筆。

莫偉突然把話題轉移到王齡的身上,問她:“你晚上幹什麽?還看書嗎?”

王齡簡短地回答:“有時出去,沒事就看看書。”說完繼續玩她的筆。

莫偉不問了,王齡不敢看他,低著頭,想笑。

彼此沉默了好一會兒,氣氛變得有點曖昧。

王齡抬起頭,碰見了莫偉火辣辣的目光和那張憋得通紅的臉,她害怕了,從椅子上站起來,趕緊下逐客令,“你回去吧,我要午睡了。”便匆匆地把他送出校門。

王齡不願意聽見他的表白,她對莫偉沒有一丁點愛的感覺。她不想像有些女孩那樣因為虛榮而與對自己有好感的男孩玩曖昧,她不想欺騙自己,也不想玩弄別人的感情,毀了一份真摯的同學之情。

愛情是聖潔的,王齡期盼她理想中的愛情,她不想褻瀆這份美麗。

 

上一篇:她也開始變壞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7)
評論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謝謝你的鼓勵!
雪中梅 回複 悄悄話 寫的好,平安是福。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曉青!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給鬆鬆上茶。謝謝你的閱讀和鼓勵!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王齡是對的。
南山鬆 回複 悄悄話 讚同王齡不玩曖昧,維護愛情的聖潔和美麗。
南山鬆 回複 悄悄話 沙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