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粒兒

生活小品 正在上演
個人資料
正文

水 草 (一)

(2008-08-21 23:36:30) 下一個


水草剛到張蘭家時,不過十六歲。花一般的年齡,但水草卻從沒鮮豔過,至少在張蘭眼裏看來是永遠招搖不起來的。

但在李小明眼裏,花季就是花季。女人看女人,當然是苛求完美的,而男人看女人,卻總能在平凡中發現閃光點,尤其是當這個男人處於饑渴狀態時。所以,盡管張蘭眼裏的水草傻丫頭一個,長得細眉細眼,但李小明卻用他公獸般的敏覺嗅到了來自年輕異性的那種特殊的香味,這香味讓李小明想起小時候不能常吃葷,卻突然聞到煮肉香味的感覺。因此,盡管水草外表看來一點兒都不動人,但她一點一點破土萌芽的青春氣息卻從她那日漸飽滿的胸部和結實的臂部上顯露無遺,相比之下,年近四十的張蘭就太過幹癟,並且她為了消除臉上的蝴蝶斑,每天都要喝上三大碗中藥湯,這讓她的身上彌漫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李小明聞到了總忍不住要皺眉頭。

水草並不笨,她很快就發現這個家裏的男主人比女主人好對付,所以在張蘭麵前,她小心翼翼,而在李小明麵前,她就少了許多拘束,有時甚至還能流露出她這個年齡的女孩天真嬌柔的本性。

水草的父母早就不在了,隻有她與姐姐相依為命,姐姐也是在這個城市裏給別人當保姆。因此當年近四十的李小明對水草表現出一些溫情時,水草多多少少體會到了一點兒被父親疼愛的感覺,雖然這感覺很是虛假,但對這個十六歲的女孩來說,她也辯認不出孰真孰假,她隻知道李小明是個好人。所以,她對李小明就有一種特別的親近感,為他做事也格外賣力,比如把他的皮鞋擦得亮亮的,李小明下班回來她也總是捧上一杯茶。張蘭對此卻渾然不覺,因為她實在沒有把水草放在眼裏,不過是一個鄉下丫頭而已。

水草每月工資300元,吃住全包,這個工資標準可以讓她買到一件不錯的衣服。水草第一次拿到工資時,感覺自己實在太富有了,她把錢攥在手裏半天,終究舍不得用,她想把錢存下來,等到過年的時候,給自己和姐姐都多買幾件新衣服。

兩人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是有一天李小明下班回家,水草照例給他捧上一本茶,李小明去接茶杯時,手有意無意碰了一下水草越發隆起的前胸,水草還未作反應,而李小明卻已有消魂的感覺,之後回味再三。當天晚上,突然對張蘭熱情萬分,把張蘭從她的被窩裏拉過來,閉著眼晴溫習了一便功課,張蘭對此事已是可有可無,所以隻當盡了一次義務而已,事後李小明並不盡興,因為摟著懷裏的人實在是太幹硬了。

夏天來到的時候,水草來李小明家已近半年了,脫去張蘭下放給她的寬寬大大的舊外套,代之另一批新下放的窄小短袖,水草的豐滿更是呼之欲出。上帝造人也奇怪,這水草雖然長得不動人,卻肌膚白晰,俗話說“一白遮三醜”,與枯瘦的張蘭一比,水草在李小明眼裏就越發鮮嫩欲滴,讓他的欲望也一天一天地膨脹起來。

適逢張蘭出差,上小學的兒子也被爺爺奶奶接走了,李小明的機會終於來到了。那天,他上班報了個到就請假回家。他輕手輕腳走進臥室時,正在試穿張蘭裙子的水草渾然不知,所以當她抬頭從鏡子裏看到李小明站在身後時,不由“啊”地一聲,便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裏。她身上穿的是張蘭新買的一件粉色V型領的連衣裙,豐滿的身體把裙子撐得鼓鼓的,而她的臉因為這尷尬的場麵羞得通紅。

李小明佯裝生氣,問:“你這是在做什麽?”

水草做聲不得,隻是低下頭。

“快換下吧,讓你姨看見,可不好。”李小明聲音緩和下來。

水草有點兒懵了,急著去拉裙子背後的拉鏈,卻忘了男主人還站在跟前,而情急之下,拉鏈卻怎麽也拉不開了,李小明說,別急,我來幫你。然後不容水草回應,就走上前去撥弄那個拉鏈。

李小明的那雙手卻不是隻專注在拉鏈上,它們又遊到了水草的脖子,肩頭,水草聽見身後男人的呼吸急促起來,心裏有些不安,想掙開那放在她背後的手,說:“李叔,我自己回房去換。”

她話音剛落,整個身子卻被李小明一把從背後抱住。水草嚇壞了,她抬頭從前麵的鏡子裏看到李小明閉著眼睛,滿臉通紅,雙手在她的身上摸梭著,水草想掙開,李小明卻顫抖著聲音說:“水草,求你了,我喜歡你,我會對你好的。”

水草嚇得哭起來,說:“李叔,別這樣,我把你喊叔啊,別這樣,求求你。”

李小明把她摟得更緊,說:“水草,我真得喜歡你,我會對你好的,我會想辦法給你轉個城裏戶口的。”說著,他把裙子的拉鏈全部拉開了,幾下撥弄,水草已是一絲不掛,水草雙手捂著臉,嚶嚶地哭起來,李小明此時卻已全被自己的欲望控製住了,他雙手上上下下撫摸著麵前這具充滿青春氣息的胴體,然後一下抱起水草放到自己和張蘭的床上,他的嘴堵上了水草的嘴,水草又羞又怕又好奇,她低聲哭著,可當李小明進入她的身體裏時,她知道自己已無選擇了,帶著一種認了命的溫順,她的雙臂也摟上了李小明,一切任由他擺布,兩行淚卻順著她的眼角無聲地流淌著。

一陣猛烈的衝剌後,李小明在水草身上癱軟上下來,水草隻覺得下身一陣刺痛,她漠然地推開李小明,起身穿上衣,去衛生間清洗了下身。等她回來時,李小明還跟一具虛脫的死獸一樣爬在那裏,水草看到床上有一片血跡,便推了李小明,讓他起身,李小明側頭看到那片血跡,對水草說:“你放心,我會對你好的。”

水草不吭聲,把床單從李小明身上抽了出來,拿到衛生間泡在水裏,然後一點一點地把那片血跡搓洗幹淨。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