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見,澳壇

(2011-01-11 02:51:20) 下一個

再見,澳壇

話說一日,一個33歲的“文學中年”踏進了澳壇的門檻

發了幾篇不知所雲的語言

署名 陌生的海岸

文不對題 結構鬆散

撕心裂肺的叫喚

動不動就是風花雪月 幸福多遠

什莫“親愛的你怎莫不在我身邊”

什莫寫給妻子的“思念”,最讓人不能忍受的就是Quotation名人的詩句

居然不用引點,屬於嚴重侵犯賢哲的版權

是無病呻吟

是無奈感歎

反正總體就一個字 

於是,一時間

暈倒的

嘔吐的 一片

好心的勸慰

無情的板兒磚

犀利的調侃

有邀我去巫山雲雨的靚仔

有教我自慰秘訣的大仙兒

恍惚中,我有點傻眼

北京的朋友說:這個傻貌, 丫真麵

廣東的朋友說:簡直就是發癲,認真黐線

上海的朋友說:好不拉,不要太十三點

兄弟們心裏 不過是個幼稚的傻蛋

姐妹們眼中 不過是個作秀的閑漢

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屏幕前那一張張充滿鄙夷和不屑的臉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

尷尬再尷尬

出汗再出汗

曾經的想法很簡單

方寸之間 坐井觀天

更多的是為了將寂寞驅趕

不想 帶來的卻隻是給別人的冒犯

也許 最好的就是

收起那份所謂的勇敢

遊回到屬於自己的港灣

老老實實的潛水

平平安安的自然

揮一揮手 

說聲再見

這是一個有點悶熱的

悉尼夏末的夜晚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