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如歌

踏如歌行板,看歲月匆匆...
個人資料
正文

覆水難收 10

(2014-08-18 10:34:42) 下一個
第十章  覆水難收

 

1

一朵剛要盛開的鮮花卻凋零了,大李的心疼的象撕裂一樣,晨晨的笑臉在眼前怎麽也揮不去,他不敢相信,不能相信,他的女兒就這樣變成了一捧灰,躺在冷冰冰的石盒裏。他呆呆的站在夢晨的墳前,多少天了,他還不能接受這個現實,微風掠過他那一夜間花白的頭發。有個小手拉了拉他的衣服,他低頭看到一個小女孩。艾米?!他又往四周望了望,看到楊婉君推著一個童車,站在不遠的小路上,童車裏有個小男孩,揮舞著胖乎乎的胳膊,咿咿呀呀的在說話。

對不起,小婉看了一眼大李,低下頭在墳前放了一把鮮花。大李想說什麽,卻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I’m Sorry….小婉說。或許有時候一種語言難以詮釋所有心情,大李搖搖頭,抱起艾米,說什麽都晚了,我們回家吧。

高遠一直關在晨晨的屋子裏,幸福來的太快走的卻太急,少年剛剛體會到愛情的甜蜜時,命運卻奪走了一切,對所有人愛著晨晨的人,留下一個傷心欲絕的現實。

他坐在床邊冷冷的看著楊婉君,你來幹什麽?我帶你回家,小婉彎腰拉著兒子的手說。我不需要,高遠甩開小婉的手。她會看著你的,今天頭七,中國人講,死者的靈魂會回到他以前經常去的地方看看,小婉抬頭看看牆上晨晨那如花的笑妍。高遠的淚嘩嘩的流了下來,他想起救護車上,晨晨拉著他的手說,要笑,不要讓愛你的人傷心,擁抱媽媽吧,昨天總要過去,明天總是美的。讓我喜歡看到你的笑臉,我愛你。說著就昏迷了。

媽,高遠轉過身來抱著小婉就哭了出來,聲音哽咽沙啞,這是晨晨走後,高遠第一次哭,他把頭埋在小婉的懷裏哭的象個孩子,小婉摸著他的頭發,隻有歎息。

 

2

李夢晨的葬禮上,小美哭的暈了過去,倒在浩君的懷裏。浩君緊緊的抱著小美,就算全世界都拋棄了你,你還有我,記住,你還有我。小美就在浩君的這句話裏清醒過來,她看到浩君俊朗的麵容,忽然覺得這就是她的宿命,過去全都已經恍如隔世。

因為女兒去世的打擊太大,她潛意識的封閉了過去的生活,這也許不是一件壞事情,但是確實是精神疾病,不如跟我回加拿大,換個環境,慢慢治療吧,小婉對浩君說。可以,你們先回去,我辦點事,然後再去找你們,浩君說。小美交給我,你放心吧,你倆的關係確定了?小婉問。是的,她現在離不了我,希望我不是趁人之危吧,浩君苦笑著說。不會的,姐會還你一個健康快樂的小美,相信我嗎?小婉說,當然了,浩君的笑容變的燦爛了。

艾米,你想媽媽嗎?小婉看著艾米熟睡的臉蛋自言自語。她決定把艾米還給李美霞,結束這一切愛恨情仇,她沒有想到,一念之間,釀就了多少悲劇。她想著,撥了李美霞的電話,沒人接。

高偉嫻如約來到小婉的家裏,小婉和孩子們住在弟弟浩君那裏,她不想跟父母解釋太多,他們年齡大了,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姐,這是高偉銘的女兒,你也知道的,小婉看著旁邊玩耍的艾米說。高偉嫻一肚子怨氣,真的麵對楊婉君時,卻有些膽怯的懦弱了。你把她帶給李美霞吧,小婉低著頭說。高偉嫻想說什麽,但是又害怕小婉反悔,連忙叫來艾米,艾米,讓大姑帶你去玩兒,好嗎?她一邊給艾米穿外套,一邊看著旁邊嬰兒床上的大為。他是我兒子,不是高偉銘的,小婉淡淡的說了一句。高偉嫻卻好像被別人窺探了秘密一樣,讓這份淡然整的措手不及,匆匆的領著艾米走了。

 

3

大李抱著大為,坐在沙發上逗他玩兒,小婉在收拾行李。明天走嗎?大李說,是,明天我們都走了,高遠也打擾了你很久了,你自己保重,小婉說。大李看著大為,輕輕的歎了口氣,這是他的兒子,但是他和小婉兩個人就隔著一層窗戶紙,誰也不捅破它,都小心翼翼的回避著它。以後他會經常回來看你的,小婉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大李卻已淚眼模糊。我。。。大李剛說一個字。我累了,大為也要休息了,小婉從大李懷中抱過已經睡著的大為。

門鈴響了,小婉打開門,羅伯特風塵仆仆的站在門外。你怎麽來了?小婉詫異的話語裏明明帶著幾分欣喜。老婆,孩子都在這裏,我當然要來了,羅伯特說著放下手裏的箱子,攬過小婉,親了她一下。哦,你有客人,他看到沙發上的大李,禮貌的笑了笑。小婉接過他另一隻手上的包,說你進去洗洗吧。

大李望著兩人親昵的態度,明白了自己錯過了什麽,起身默默的走了。有沒有一段情,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有沒有一種愛,永遠都說不出口,月朗星稀,大李仰天長歎。

小美,你去了加拿大聽我姐的話,等我忙完了,去接你,然後我們去拉斯結婚,度蜜月,浩君摟著小美說。你為什麽不去?小美問。我還有些事要做,忙完了就去,好吧,浩君溫柔的說。小美,你放心,晨晨不能白死,我要幫她討回公道,浩君心裏想。

 

 

4

北京國際機場,大李和浩君送小婉一家。媽咪,小婉忽然聽到艾米的聲音。她透過人群看到艾米背著她的小書包朝她跑過來,高偉嫻跟在後麵。姐,你這是做什麽?小婉問,我想艾米跟著你吧,跟著你我放心,高偉嫻說。可是,你一定要告訴我,他是誰的孩子?高偉嫻忽然指著嬰兒車裏的大為說。浩君,你和小美先帶艾米去補一張票吧,小婉說完,浩君就領著艾米走了。你不敢說嗎?高偉嫻犀利的眼光看著大李說。他是我兒子,羅伯特走上前攬著小婉的肩膀說。你是誰?高偉嫻從來沒見過羅伯特。他是我丈夫,小婉淡淡的說。

好了,我送您回家吧,你們一路平安,再會!大李拉住還要追問的高偉嫻,擺擺手,小婉和羅伯特推著嬰兒車走進了機場,高偉嫻眼淚汪汪的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活動門後麵。

昨天下午,看守所裏,高偉嫻見到了李美霞。你怎麽來了,多虧你給的情報啊,我才能找到高遠,可惜高遠沒有死,李美霞冷笑著說。什麽?你要殺高遠,為什麽?為什麽你要這麽黑心殺高遠?李美霞的話象顆炸彈在高偉嫻心裏爆炸了。為什麽?就是要報複他那個當婊子的媽,搶我的男人,搶我的女兒。。。高偉嫻望著李美霞的嘴,好像聽不懂她在說什麽?你不是有好消息給我嗎?趕快說,要不然我才沒功夫見你呢,哎,你怎麽走了,李美霞說著高偉嫻起身離開了探視間。李美霞,在拘預謀殺人嫌疑犯,她耳邊響起了看守所民警的話語,老淚縱橫。

大李,你知道美霞的事兒吧?高偉嫻給大李打電話。知道了,晨晨不能就這麽含冤而去,她要付出代價,這個女人心地歹毒,大李說。艾米怎麽辦?我老了,力不從心,高偉嫻說。小婉明天下午1點的飛機,大李說完就掛了電話,剩下高偉嫻一個人抱著電話筒發呆。

也許這就是生活,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高偉嫻望著天邊騰起的飛機,默然。

 

 

 

全文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7)
評論
老梅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畫橋' 的評論 : 一定寫完,一個坑填7年,不填滿不行了,多謝支持!!
畫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老梅子' 的評論 : 慢慢歇,隻要最後又下文就好。多說一句,雖然你寫的故事過程都是虐心得不行,但都很好看,又不俗。雖然現在更喜歡點陽光的東東,你的文筆也很欣賞。
老梅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畫橋' 的評論 : 收官還沒有想好,最近比較亂,歇歇先,對不住了。
畫橋 回複 悄悄話 梅子,我天天來看這個玩笑什麽時候結束,您也太不厚道了吧
畫橋 回複 悄悄話 梅子,我天天來看這個玩笑什麽時候結束,您也太不厚道了吧
老梅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大姐' 的評論 : 開個玩笑,嘿嘿
大姐 回複 悄悄話 梅子,你也太不厚道了-- 巴巴地點進來,看到居然是這麽一“篇”,喪氣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