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加州娘家(5):紅燈區,藥店,Tequila,Tijuana!

打印 (被閱讀 次)

Tijuana這座城市很簡單。

Tijuana這座城市很複雜。

說它簡單,是因為除了我這樣帶著好奇和任務探訪者,抑或是匆匆中轉的偷渡客,其他無論五湖四海的常客,到這裏,都有簡單而明了的目的。

除了藏在角落裏的毒品和槍支、人口走私,Garcia說,這個城市擺在台麵上的交易無非是Chicas,Phamarcy 和Tequila。對外人來說,這就是Tijuana。

Tequila自然不用說了。墨西哥是盛產龍舌蘭之地,離Tijuana不遠就是主要產地之一。而且,相比美國嚴格的21歲飲酒年齡限製,墨西哥的飲酒限令頗為寬鬆。大把年滿18歲而未滿21歲的美國青年在周末跑到這裏來,體驗成年人的縱欲生活。

正因為如此,美國海關和加州政府對攜帶龍舌蘭酒回美國有嚴格的規定。在我回美國時,就親身體驗了一次。

至於Phamarcy,也不必解釋太多。墨西哥低廉的藥價、寬鬆的處方藥管理和平價的醫生服務讓許多美國人來這裏求醫問藥。依稀記得FDA規定,每個人憑美國醫生的處方,可以帶60天的自用量藥劑回美。

所以,在最繁華的商業街革命大道上,遍地都是藥房。除了整條街上到處都可見的大大小小的“Famarcia”藥店,還有拍街景照時一不小心就會入鏡的“Drug”廣告牌。在墨西哥人眼中,drug就是單純的救死扶傷的良藥。不過,在這座以毒品走私犯罪聞名的美墨邊境城市看到滿街的“Drug”折扣廣告,卻依然有點黑色幽默的味道。

我倒是想起來一部很有名的電影,《Dallas Buyers Club》。這部電影通過講述得州人跨越邊境去墨西哥走私FDA的禁藥對抗艾滋的故事,把FDA的不作為,濫作為和美國藥商的貪婪刻畫得淋漓盡致。我想,這樣的故事,至今,也仍然在Tijuana繼續上演著吧。

除了Tequila和Phamarcy,這座城市的另一個暢銷產業就是Chicas。

這是一個色情行業高度發達的城市。也是整個北美地區當之無愧的頭號紅燈區。除了墨西哥本國的女孩,來自不同國家的Chicas,都在這裏進行著肉體交易。關於墨西哥的性產業和人口販賣的關聯,可以參考文學城刊登過的這篇新聞【這裏的男孩,做夢都想把全國的女孩賣去美國當性奴(圖)

也正是這個看似直奔主題,簡單明了的交易產業,背後隱藏著這個城市最為複雜的一麵。而且,複雜到讓我有些意外。

圖中的大拱門就是Tijuana的地標建築。也是革命大道和紅燈區的交匯處。路口的指示牌上寫著“通往美國”。

Garcia對這個行當可以說是輕車熟路。這也是他講給我的故事的起點。作為出租車司機,Tijuana的紅燈區是他最大的客源地。他見過太多太多的尋歡客。

和革命大道相接,離Tijuana標誌性的拱門不遠,有一條以墨西哥與得州接壤的北方省份Coahuila街,叫Calle Coahuila。這條街上鱗次櫛比的開滿了脫衣舞店,而脫衣舞店的二樓就是自家的一條龍酒店服務。從一美元起的毛手毛腳,到70美元的“大保健”,是這條街的最大賣點。

以Coahuila街和Primer Callejon Coahuila為中心,Tijuana政府設立了所謂的容忍區。各色妓女們隻要每個月做一次健康檢查,並且交稅,就可以在這個區域內合法的賣淫。

然而,這樣的容忍區既不能滿足尋歡客的胃口,也不能滿足操縱皮肉生意的大鱷們對金錢的欲求。所以,非正式的紅燈區範圍漸漸以這兩條街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一直到了與革命大道商業街中心相接的Calle Primera大街。

墨西哥政府和警察也對這種非法的灰色地帶不太過問。在Calle Primera路口就是一個警亭。警察的存在隻是讓妓女們把她們的生意收斂在街內,不要在革命大道主街上招搖過市就好。

而在這些附屬的灰色地帶工作的妓女,據Garcia說,似乎本地人更愛光顧。因為她們要價便宜,15美元到20美元就能來一次30分鍾的“大保健”,還包括房費。不過,這些人並不向政府納稅,也不會定期接受健康檢查。

有很多人是家裏窮,自願來賣身的,Garcia說,也有欠了錢被逼著過來賣肉還債的。大叔告訴我,那些拉客特別急迫的妓女,甚至5美元就可以和本地人來上一番雲雨交易。因為,她們大多是欠了惹不起的人的錢。如果在時限之內還不上錢,可能她們就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你晚上千萬不要一個人去這幾條街,Garcia囑咐我說,這都是黑幫的地盤。他們也在那裏交易毒品,大麻,海洛因。有時候會有很暴力的事情發生,也有搶劫外國人的。

看我笑了笑,Garcia有些尷尬的說,“你看起來也不像是來找Chicas玩的人。要不怎麽會有空和我一起吃飯。”

“那倒不一定,”我故意調侃他,“我可是知道Tijuana有個HongKong Club。”

“你們中國人都愛去那裏,”Garcia大叔當真了,“那裏有什麽好去的?”

這個HongKong Club在去Tijuana的尋歡客裏可以說是大名鼎鼎的“天上人間”,與之齊名的還有一家“Chicago Club”。都是屬於酒池肉林,進去就開喝,然後點上一個脫衣舞女,談好價格上樓的路數。

你們亞洲人都喜歡嬌小苗條的女人,Garcia說,而“petite”在這裏並不那麽受歡迎。所以,他載過許多去HongKong Club的中國人,喝了一夜酒,一直喝到打烊,又回自己賓館睡覺,什麽也沒幹。

“他們說不喜歡這裏的女人”,Garcia笑著說,“他們在回去的路上還想問我能在哪裏找到中國女人呢!可我跟他們說不明白,我們英語都不好。”

“是嗎?HongKong Club沒有中國女人嗎?”我倒是有些好奇。

“這就是一個很酷的名字而已。其實和香港和中國都沒有關係。不過吸引了不少亞洲遊客去玩。聽說,他們現在也開始盡量招一些苗條嬌小的Chicas。”

“那麽,這裏什麽地方有中國妓女呢?”我追問Garcia。

“中國妓女當然是有的,不過不在這裏,不在Calle Coahuila。你們中國人的生意做得太廣了”,大叔幹掉了杯裏的酒,開始切入正題了。

“你知道嗎?你們中國人的黑幫,控製著許多這裏的Chicas。”大叔這句話,差點讓我一口冰茶從鼻腔裏噴出來。“我一個中學時候的好朋友幫他們做過事,是個小頭目,後來被他們打殘廢了腿。因為他愛上了一個被他們控製的妓女,還讓她懷了孕,想帶她一起跑。”

大叔說,聽他的這個好朋友講,這裏的中國人黑幫控製了不少販賣婦女甚至是幼女的人口走私生意。而Tijuana其實隻是這些Chicas們“實習”的地方。她們在這裏學習接受出賣自己的肉體,張開雙腿償還永遠還不盡的債務。然後,在這種大浪淘沙中,有的被淘汰到更偏僻的地方繼續接客,如何終了人生不得而知。而“業務”熟練的,則在“實習”結束之後被重新分配到"更高級"的下一站,或是洛杉磯,或是拉斯維加斯,或是日本東京......

“墨西哥政府難道不管嗎?”我對我聽聞的這些“內幕”異常吃驚!

“這裏的警察,都是可以用錢買通的。”Garcia說,“我那個好朋友沒有被打死,已經很幸運了。你們中國人的生意在這裏做得很大!還有泰國人、柬埔寨人給中國人打工。”

我又喝了冰茶壓了壓驚,請服務生給我拿過來一張紙一支筆,把大叔剛才說的內容作了簡短的記錄。然後讓Garcia繼續說下去。

其實,我曾為這一篇算是采寫報道的博文想過一個非常激烈的標題,叫做“Tijuana那些醜陋的中國人”。後來又覺得,這樣的標題過於偏頗和情緒化。畢竟,客觀的說,在邊城Tijuana還生活著那些靠勤勞工作養家糊口的同胞,開著裁縫鋪或是中餐館,過著奉公守法的日子。

革命大道路邊花花綠綠的小店我一家也沒進去過。它們似乎絲毫不能引起我的興趣。

然而,在我腦子裏卻總是有另一層揮之不去的疑問。在Tijuana,有成熟的華人商會、僑團社區,直飛上海浦東的航班甚至吸引了一些人從聖地亞哥過關來乘坐,還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領事館。不知我們的僑務領事們是否有在駐地了解掌握這些中國人參與的醜陋犯罪?是否有向國內匯報相關情況?國內相關部門又是否有像打擊湄公河犯罪一樣,狠狠地打擊這些喪盡天良的犯罪?

也許是這樣的內容太過敏感?至少在我的印象裏從來沒有看到國內有過相關的報道。

而人口販賣走私之外,據Garcia大叔說,同一幫中國人黑勢力還經營著販賣走私珍稀野生動物,走私假冒偽劣產品和走私製毒原材料的生意。

像美國和墨西哥的保護動物Big Horn,海龜,都經過這些人轉手,成為中國某餐廳桌上的菜品。而墨西哥的地理位置,也讓它成為走私品的轉口地、來自中南美洲各國,如哥斯達黎加等地的犀鳥、蜂鳥、猴類等等珍稀野生動物有許多也都在這裏交到中國黑幫手中,運往亞洲市場。

同樣的,在買通墨西哥海關和警察之後,來自中國的大量假冒名牌產品也大張旗鼓的運到Tijuana。然後再通過墨西哥黑幫的渠道,北上加州,為害全美。與假冒名牌一起到達Tijuana的,還有來自中國的製毒原料。在墨西哥,它們被合成為新型毒品,銷往美國和加拿大。

“你們中國人,什麽賺錢就做什麽,”Garcia說,“中國離墨西哥很遠,但是中國人離我們很近。”

聽過了Garcia大叔的這些敘述,第二天我在Tijuana的酒吧街市閑逛時,突然看到這家店鋪上的一句中文廣告詞的時候,卻覺得有些陌生,有些五味雜陳。

今天的墨西哥人,讀著曆史書感歎說,自己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

明天,墨西哥人會把這句話裏的美國,替換成中國嗎?但願不會!

回到Garcia大叔的故事。講完了這些讓人毛骨悚然的犯罪,Garcia大叔竟然開始拿我打趣起來,“要是你寂寞,我可以帶你去找中國女人。”

原來,在Tijuana紅燈區,還真是難得見到中國甚至亞洲麵孔。然而,在離Tijuana兩個半車程的地方,卻有墨西哥曆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中國人社區。這就是同樣位於加州的美墨邊境墨西哥一側的Mexicali城。大批中國人作為勞工來到這裏,並在曆史上一度大大超過了墨西哥本地人口。

據Garcia說,Mexicali至今仍有很多純正中國血統的人和與中國人混血的墨西哥人。在Mexicali有一個叫La Chinesca的地方,簡直就是墨西哥的小中國。

當晚回賓館,我簡單查看了維基百科,給自己補上一課。上麵提到,Mexicali的中國人因為爭奪賭博和賣淫等地下產業的控製權和當地人發生衝突,而引發了墨西哥政府所鼓勵的曆史性大規模排華。

墨西哥政府排美,結果得克薩斯獨立了,接著又丟了新墨西哥州、亞利桑那和加州。

墨西哥政府排華,華人社區倒是的確受了不小創傷,不過也沒有滅絕。在排華浪潮之後,華人社區又重新壯大。特別是二戰和民國時期,La Chinesca是重要的領區,是解救猶太人的“中國版辛德勒”何鳳山先生視察過的地方。這種關係一直持續到墨西哥和台灣當局斷交,轉而承認北京政府。

而Garcia大叔所講述的中國人黑幫在Tijuana的犯罪行為,我也在回美國後找到了不少相關的英文報道,和他的描述大體是一致的。

那一夜,躺在Tijuana革命大道的賓館裏,我輾轉反側。

或許是因為胃裏塞了太多美食。

也或許是因為聽了大叔太多故事。

又或許,兩者兼而有之。

Mexicali這次是沒有機會去探訪了,甚是遺憾,留待下次成行吧。

等天亮了,我要抓緊時間,在回美國北上灣區之前,再好好的看看這座複雜,讓我意外的城市。

明日預告:Adios Tijuan,灣區下著難得的雨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讀完也很意外。謝謝介紹和信息。
無齒小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露得' 的評論 : 聽完這些故事 走在Tijuana的夜色裏 那才是帶感!
露得 發表評論於
看得一驚一驚的,如此罪惡的城市黑幕辜負了那麽美好的陽光。
無齒小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邊走邊看66' 的評論 : 你看我的博客,既不賺錢也不叫座。何以見得這飯沒白請啊?
邊走邊看66 發表評論於
你這頓飯沒白請啊!
無齒小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rstuncle' 的評論 : 調查報告不敢當,一顆追尋人間八卦的心,勢不可擋。
無齒小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香水雨' 的評論 : 謝謝!我現在是在家裏寫“回憶錄”呢!有佛祖和上帝同時加持,應該很平安:)
firstuncle 發表評論於
小編寫個黃賭毒都有調查報告的味道,佩服!
香水雨 發表評論於
祝無齒小編旅行平安 阿彌陀佛 阿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