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radio/img/df_album.png">
總節目 9 總播放 75138 總點讚 0 總評論 0

打開喉嚨,向下唱是唯一科學發聲途徑

2024-05-05 15:45:59 播放 11625 評論 0
0:00

很多歌唱者都是經過長期的訓練或自我進化,歌唱者大抵區分為能唱的和會唱的,標誌點就是建立通道和共鳴的兩個途徑,前者是單向,後者是雙向

單向時動態範圍狹小容易發聲局促,聲音容易提拉卡擠懟吼叫,至少在一定段落上。雙向時動態範圍寬廣,發聲會敞亮自由,全程聲音通暢。
所以會不會雙向的歌唱是聲樂技術完善否的標誌點。

打開喉嚨,向下唱,和我們前麵提及的雙向歌唱是同一個概念,但是有一個值得重視的地方就是懂得正確向下唱會幫你自然有效打開喉嚨,打開喉嚨本身是一個意念,物理實現卻是通過向下唱, 向下唱可以以自然的狀態對抗後咽壁,達到自然打開喉嚨,所以不懂得向下唱就不會真正科學的在歌唱過程中自然有效打開喉嚨,就避免不了各種肌肉聲音,哪怕是聲名卓著的歌者。另外,打開喉嚨和意大利的u發音有直接關聯。

總結起來,打開喉嚨,向下唱是唯一科學發聲途徑,是歌唱技術是否充分發展的標誌。也是Melocchi技術和演唱方法的精髓所在。

現代歌唱的MASK, COVER 等都是技術支撐不力的敷衍方法,大師們如科萊裏,Monaco本人都多次批駁過,但時至今日,這些依然荼毒一代又一代年輕歌者。

其實中國傳統戲曲也強調向下唱的能力,但是做好的很少,比如京劇,我能想到的也隻有演李鐵梅的劉長瑜。最近看到呂劇,發現他們的不少演員發聲方法挺科學。於魁智在講解"叫小番"時說"越是高音,氣就越是要下沉", 但是理解和會向下唱是不容易的,在六個"叫小番"演唱者的視頻合集中,隻有耿其昌先生是正真理解和會向下唱的,其他的隻是能唱而已,不是一個境界。京劇藝術的能唱與會唱並非脫離於其他聲樂藝術技術,它們都遵循了同樣科學原理。高玉倩和劉長瑜是另外兩位難得的會唱的京劇藝術家,向這些教科書般的藝術家致敬。

我突然想起李瓊,雖然音色特別,但是發聲方法是很科學的,聲音上下通慣沒有羈絆。張暴默屬於天然懂得科學發聲的歌手,因為懂得向下唱,所以聲音通貫,即便高音也不會有夠,牽扯,拉拽,聽起來自然舒適。懂得向下唱將一生收益,受益無窮。

誨人不倦:可憐的張暴默
張暴默那麽好的發聲方法,那麽貫通的聲音,盲目投師,妥妥的被損毀殆盡,現在唱的真是慘不忍聽。

簡單點說,如果以脖子為界,技術充分發展的,聲音的動態形象是向上向下,這樣有寬廣的動態,既無所謂的換聲,也沒有所謂的難高音技術不好的聲音的動態形象就隻有一頭向上,動態範圍短了一半,隻能各種換聲,難高音還有,撐著口腔做聲音也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正確的發聲無需故作姿態。
其實作為聽者鑒別歌者發聲正確與否很容易,隻需聽著他的唱跟著無聲模擬,如果你不覺得不適,那麽他的發聲方法就是正確的。

聲樂的偽科學
如同自然科學研究中有偽科學, 聲樂中更是充斥了大量的偽科學,大量的閉門造車,盲人摸象,自欺欺人,更有勝者為了金錢爾虞我詐。為此,我們首先要培養正確的聲樂審美,從而從大量演唱中甄別良莠,選擇科學的發聲方法。

其實作為聽者鑒別歌者發聲正確與否很容易,隻需聽著他的唱跟著無聲模擬,如果你自己不覺得嗓子不適,聲音通貫,即便高音和所謂的換聲區也不會有夠,牽扯,拉拽,一直感覺起來自然舒適,那麽他的發聲方法就是正確的。

科學的發聲方法需要潛心揣摩去領悟,更需要不斷練習鞏固。說到練習,切記要控製發聲練習的時長,一次十幾二十分鍾就可,一天幾次就好。市麵好多一蹴而就的方法不是營銷就是製造迷幻,你浪費的不僅是金錢,是更寶貴的時間。

一旦理解了科學發聲,很多流行於聲樂界的練聲注入打嘟嚕哼鳴等都是沒有必要的,這些都是正對脖子以上肌肉的,科學發聲隻需要短暫的幾聲準備足矣。

陳瀅竹:聽起來很美 vs 發聲健康
雖然是新進金鍾獎,但是發聲方法的值得警惕。我們前麵有一期關於“縮擠可能聽起來很美,但並非是健康的”,後麵也會在電台裏說說。宮爽的問題更明顯,聽她歌唱,感到拚盡了本錢,根本就是豪賭。

優秀的發聲技術:朱逢博-由方瓊談朱逢博的科學發聲
朱逢博的科學發聲簡單歸納,就是充分做到打開喉嚨向下唱,至於歌聲的潤飾,都是次要的。做不到打開喉嚨向下唱,就會像方瓊說的碰嗓子,不可避免的肌肉聲音。朱逢博後來不聽施鴻諤的是正確的,施完全走在錯誤路線上。北方李穀一南方朱逢博的說法一度流行,但從科學發聲來說,朱是遠遠高於李的。李雖然得益於金的幫助,但彼時金還沒有形成正真科學的發聲思想,所以對於李而言隻是幫助她提高了能唱的水平,到不了會唱的境界。朱則不同,完全憑借自己的悟性,通過實踐,深刻理解了科學發聲的真諦。


金鐵霖與馬秋樺:想教好難

看了幾個金鐵霖與馬秋樺教學視頻,談談觀感。確切公正的說,金鐵霖在國內倡導科學發聲的努力,遠比沈湘老師值得稱道。盡管金鐵霖在晚期已經較好理解科學發聲的思想,但缺乏自身實踐,導致他的學生們,悟性好的如陳笠笠,就能很好的掌握打開喉嚨向下唱的科學發聲,而金鐵霖也從中教學相長,大部分悟性一般的學生即便有金指導,也隻能拚肌肉了,比如視頻中的第二個示範。馬秋樺從金那裏繼承了不少理念,懂得打開喉嚨向下唱是科學發聲,但麵對學生的信天遊的任性,也是無能為力,隻能感歎想教好難,第三個示範整個聲音飄在脖子上麵還唱的滿麵春風,馬秋樺想把他向下拽都拽不下來。打開喉嚨向下唱的科學發聲剛需,國內實現起來好難。

國內聲樂導師們的力有不逮
我相信國內聲樂導師們是有心提高中國聲樂水平的,可是國內聲樂導師們的確力有不逮,傳承的謬誤多多。

看了有限可得的沈湘老師的教學視頻。從視頻中看出國內聲樂導師們一味追求的是脖子以上的功夫,根本沒有領悟科學發聲的本質,這種謬誤貫穿了沈湘老師的一生,金鐵霖老師雖然後期對科學發聲的本質有較好的理解,但是前期的誤導不可謂不嚴重。這樣對聲音形象的追求而不是科學發聲的本質,導致一批能唱卻不會唱的所謂歌唱家。

國內聲樂導師的喜與哀
我們在往期視頻中反複陳述科學發聲就是打開喉嚨向下唱,喜的是近年國內聲樂導師逐漸意識到科學發聲就是打開喉嚨向下唱,除了金老師夫婦,鄒文琴在這段視頻裏表達的很清楚,盡管用了不同的詞匯表述。哀的是包括金老師夫婦和鄒文琴老師,他們都錯過時機從而缺乏自身實踐,導致他的學生們,悟性好的如陳笠笠,王麗達等,就能很好的掌握打開喉嚨向下唱的科學發聲,而金鐵霖也從中教學相長,大部分悟性一般的學生即便有金指導,也隻能拚肌肉了,鄒文琴老師教的雷佳是個典型,當和陳笠笠,王麗達等同台時,技術的相形見絀讓人扼腕。我們說打開喉嚨向下唱是科學發聲,唱好歌的根本技術,打開喉嚨和意大利的u發音有直接關聯,也直接關係到共鳴的建立和質量,但做好向下唱確實極為困難和難以掌握的,是喉嚨以下的身體肌肉群的協同作用,而且要鞏固。而打開喉嚨和向下唱又是相輔相成的,隻有打開喉嚨才有可能做到向下唱,而向下唱又是打開喉嚨的支持。歌唱中胸腹間形成空洞的感覺是必要的,才能達成發聲,特別是高音的自如。打開喉嚨向下唱的科學發聲剛需,國內實現起來好難。 金鐵霖,鄒文琴老師雖然後期對科學發聲的本質有較好的理解,但是前期的誤導不可謂不嚴重。這樣對聲音形象的追求而不是科學發聲的本質,導致一批能唱卻不會唱的所謂歌唱家。做好唱好歌,科學發聲的主要努力是喉嚨以下的練習,是專業上判定技術有沒有充分發展的鐵律。


盲人摸象的奇葩產物“咽音”技術
在國內頗有市場的“咽音”技術完全是盲人摸象的奇葩產物,想當然的把注意力放在跟喉嚨有關的部分。老祖宗有句話叫功夫在詩外,豈不知唱好歌,科學發聲的主要努力是喉嚨以下的練習,專業上叫技術有沒有充分發展。我們說打開喉嚨向下唱是科學發聲,唱好歌的根本技術,打開喉嚨和意大利的u發音有直接關聯,也直接關係到共鳴的建立和質量,但做好向下唱確實極為困難和難以掌握的,是喉嚨以下的身體肌肉群的協同作用,而且要鞏固。而打開喉嚨和向下唱又是相輔相成的,隻有打開喉嚨才有可能做到向下唱,而向下唱又是打開喉嚨的支持。歌唱中胸腹間形成空洞的感覺是必要的,才能達成發聲,特別是高音的自如。

免責聲明:本節目內容為媒體或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文學城電台(海外電台)的觀點、立場以及投資建議。
評論
評論不支持HTML代碼
注意: 請不要在評論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類似侮辱性的言辭。
快來發第一條評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