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這下,連西方媒體都開始譴責香港示威者了(組圖)


2019-11-13 22:30:32 by 路過地球

64的時候我還剛上初中,看到電視裏的遊行也是莫名激動,有種要上街的衝動。無他,隻是聽到“民主自由”幾個口號與青春期的逆反產生共鳴,以及過多精力無處發泄。有過思考分析嗎?當然沒有。直到有天看到解放軍被公然燒焦的鏡頭,才突然本能意識到這些示威者是混蛋,而且讓人憤怒。

長大後,在東西方都長期生活後再來看這些民主自由的口號,就會覺得太幼稚淺薄了。中國的製度和西方的製度如果有區別,也隻是各有千秋。一個偏向保護集體,一個偏向保護個體,實際上都有折衷。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沒有經濟的獨立和自由,在哪個地方都不會有真正的個體自由;而直接民主從不真的存在,也不應該存在。偏向集體主義因文化原因更適合東方,中國、韓國、日本、新加坡等東方運行比較成功的國家實質上都是偏向集體主義的威權體製,

不僅僅反對所謂民主自由運動,實際上我反對任何政治運動。少數人執拗於自己的政治理念而挑起社會大眾的盲目運動都是可恥的,都是有罪的,都應該被流放。

無論是美國、中國還是香港,既然現行製度和政府運行正常,少數不良之處可以促進其改革,就不要談什麽主義,更不能試圖去顛覆它。因為現行製度已經是前人經曆巨大犧牲才建立和穩定下來的,誰有權力讓全體國民重新來過?又有什麽根據相信新的一夥上台後會比現在更好?不存在完美的體係,也不存在完美的政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