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勢力”八問:到底指什麽?好好掰扯掰扯…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每次出現一些新聞,總有一些大聰明出來勸大家:“有人勾結境外勢力,大家不要被利用了”。這話聽多了,我不免好奇,這“境外勢力”到底是個什麽東西?今天,我就想好好掰扯掰扯這個問題。

問題一:“境外勢力”到底指什麽?

字麵上看,很簡單。境外勢力,大概就是指的“非中國境內”的勢力。但是,細究起來會發現問題非常大。

首先,“境外勢力”這個詞,似乎隻在特定場合使用。比如有群眾聚集起來,要求點正當權利,並且看起來似乎有點不好控製時候,就會有人說“勾結境外勢力”;而像火災啊、極端防控啊、死人啊、孕婦不能進醫院啊、老百姓被打啊……等等群眾處於弱勢的情況下,“境外勢力”就沒出現過。

其次,“境外勢力”似乎有特定的指向——比如,大家不太會說俄國、朝鮮屬於境外勢力;但是美國英國日韓之類,基本是屬於境外勢力的。至於波斯,以前肯定不屬於境外勢力,但是現在,到底屬不屬於境外勢力呢?看起來還不太好說。

再次,“境外勢力”似乎也隻和特定群體聯係在一起。我們知道,現在官員子女普遍西洋留學,愛國大v們比如司馬南這類,也普遍有海外資產,更多的舊勳新貴們、乃至一些兩會代表、高級官員,甚至都有美國綠卡、家屬定居海外,但是從不沒見有人說他們“境外勢力”。反而是,沒有留過洋、沒有海外資產,甚至大多數都沒有出過境的……底層老百姓們,總與“境外勢力”這頂帽子如影隨形。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會發現,“境外勢力”的出現,往往有以下特征:

當你是一個底層老百姓、當你為自己爭取合法權利、當有一點點進展的時候,所謂的“境外勢力”,就出現了。

問題二:判斷“勾結境外勢力”的依據是什麽?

通過幾次事件,我發現的大家判斷依據,最多是以下兩個角度:

1、通過語言判斷——有人會說英語,或者不說方言說普通話,所以是境外勢力。

2、通過相貌穿著——穿的很洋氣,我沒見過,所以是境外勢力。

不過可悲的是,這些判斷依據,全都是站不住腳的。

九年義務這麽多年、經濟發展這麽多年,很多年輕人穿著時髦、已經不會說方言了,而因為這兩點就判定他們是“境外勢力”?太荒謬了。在邏輯上,這叫“弱相關謬誤”——就是你判斷一個東西,所提供的證據,得是“實錘”,得是“強相關、有效的”,而這類證據太弱,沒法有效判斷。

好比你說小王和小李通奸,那你得有實錘證據。不能說他們走在路上互相看了一眼,就肯定通奸。這不行。

這不僅不行,而且極其危險。因為如果這種“弱相關證據”可以定罪,那麻煩了,回頭可以找一堆弱相關理由,證明你犯罪了,證明你也勾結境外勢力。你一樣也跑不了。

問題三:多大程度的介入,才算得上“勾結”呢?

有人說:剛才那兩條不算。我看到了外國人,並且聚會的地方靠近使館區。這下總可以說是“勾結境外勢力”了吧?

那這就是另一個問題:如果現場有外國人,那在多大程度才算“勾結、介入”?總不能說隻要有個外國人,就是境外勢力在搗亂吧?那“外國人”也太牛了,隨隨便便出現一下,咱們就亂成這樣?外國人又不是三頭六臂,他怎麽能有這麽大本事?中國生活著這麽多外國人,照這個邏輯,中國早就玩完了!這是得把中國人看得多蠢多矮多扁,才會得出這種愚蠢結論?

還是剛才的老話:得有實錘證據。

在社會上混的都知道,要想介入一件事,要麽得花大錢,要麽得有具體、深入的行動支持。而這類證據很好找:轉賬記錄、交往次數、具體行動,都可以量化出來。要知道,發一塊五毛的,根本不解決問題;僅僅有個記者拍攝,也算不上“勾結外國勢力”——因為中外互派記者、采訪報道新聞,是國際常規化做法,雙方記者都受到法律的保護,他們的行動是合法的。如果來個記者就是“勾結境外勢力”,那國家還派記者外出幹嘛?還留那麽多外國記者幹嘛?

還有,經常聽說有外國人在活動現場發錢。我也就納了悶,現在通訊手段這麽便捷,發現這情況,隨手拍照視頻記錄下來,不比啥強?可惜,這幾天看到好幾條招募打手維持秩序的信息,就是沒見過“外國人現場發錢”的實錘證據。

問題四:沒有“境外勢力”的實錘證據,但我可以懷疑麽?

首先我要說:任何人都有選擇做傻逼的權利。

沒有證據,那你懷疑什麽?沒有證據你還懷疑,那這是多疑的心病,心理不健康,得治。生活中絕大多數的痛苦,就是來自這種莫名其妙的多疑。

如果你警惕懷疑你的敵人也到罷了;你整天懷疑你最親近的朋友、家人,你不痛苦誰痛苦?胡適先生有句話,我特別喜歡。大意是:做學問,當於不疑處生疑;與人交當於可疑處不疑。

邏輯上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則,叫做“舉證原則”——即“誰主張、誰舉證”。在正常交流中,假如你認為誰是境外勢力,那你就有責任給出實錘證據。如果沒有實錘證據,還要這麽說,那就是誣告、構陷。

“誣告構陷”也是不對、且有極大危害的。因為一旦它們大行其道,每個人包括你自己,都是受害者。你可以誣告張三,李四王五也可以誣告你。

於是,大家一起互相陷害、一起玩完。

問題五:“勾結境外勢力”是扣帽子麽?

綜合以上幾條,我們大概可以畫出“勾結境外勢力”的畫像:

當一群普通老百姓,在爭取自己正當利益的時候,如果事態較小,就悄悄解決了;如果事態大了、有點棘手,那麽,也不管有沒有實錘證據,就先說老百姓“勾結境外勢力”。為什麽呢?因為有的人說普通話、有的人穿著漂亮。對了,有的群眾還看到了一個外國人。

然而,當一群權貴富豪勾結在一起,核酸造假、疫苗造假、食品造假,高價賣菜、高價賣油、高價賣電,限製出入、興建方艙、嫖宿幼女……等等,哪怕這些權貴富豪們,有海外資產、家屬就住在美國,自己呆在中國,吃著特供食品、穿著世界名牌,開著德國汽車、用著蘋果手機,然後挖空心思壞事做絕,把好好的中國糟蹋成這樣子……也依舊不算“勾結境外勢力”!

如此神奇的“勾結境外勢力”,能不是一件鬥爭法寶、好帽子麽?它當然是扣帽子,是最肮髒的打法,是最卑劣的武器。

想來無比悲催!

那些坐擁萬億資產、家屬身居海外的權貴富豪們,像鬥蛐蛐一樣,拿個“境外勢力”的小棍子,時不時逗一下盆裏的蛐蛐;而老百姓們,立刻被分化為兩撥人,就像那盆中的兩隻蛐蛐,立刻血脈賁張,互相撕咬起來。權貴們則看得不亦樂乎、哈哈大笑。

這都特麽的什麽世道啊?

問題六:為什麽說“給別人扣境外勢力的帽子,才是對自己國家的抹黑”?

其實,拋開身份職業不談,動不動說別人“勾結境外勢力”,也是一種非常糟糕的認知。因為說這句話的同時,是對我們國家、領導、人民的嚴重抹黑。 

1、抹黑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朋友遍天下。哪裏來的“境外勢力”天天和我們作對呢?動不動說“境外勢力”,等於預設了一個專門和中國作對的“敵人”。這個“敵人”整天沒事啥也不幹,就盯著和中國作對。這種想法,既是對外國的無知,更是對中國外交成績的嚴重抹黑。

2、抹黑領導的生活方式。很多領導的子女在海外留學,家屬常年身居海外,有些領導還有外國身份。你動不動就喜歡說“境外勢力”,是對領導生活的嚴重不滿,是在抹黑領導們的生活方式。

3、抹黑中國的反偵察能力。真要有“境外勢力勾結”的實,官方不早就知道了,還輪得著你來瞎操心麽?那國家都沒發現,你就能發現?合著果加安全部門還不如你?你這麽說,是對我國安全係統專業水平的否定,嚴重抹黑了中國的反偵查能力。

4、抹黑中國人和中國文化。扯“境外勢力”的潛台詞,是:如果沒有境外勢力,中國人就不會爭取自己的利益。那你把14億中國同胞當什麽了?你把中國五千年的文化當什麽了?中國老百姓就都是低等人嗎?中國文化就是一盤散沙文化麽?這麽說的人,嚴重抹黑中國人和中國傳統文化,實在屬於自扇耳光的蠢貨。

5、抹黑自己的智商。當然,最重要的,是你在抹黑自己的智商和形象。請再別問為什麽了,因為我這整篇文章,說的就是這個事情啊!

所以,為能夠正常出入而抗爭、為遇難同胞而哀悼的老百姓們,和口口聲聲說“勾結境外勢力”的大聰明們,到底誰才是真的愛國?誰才是一腦子漿糊、抹黑自己、抹黑他人、抹黑領導、抹黑國家的蠢貨?

問題七:“境外勢力”和“國際友人”的區別是什麽?

這倆詞的共性是:都是外國人。區別是:境外勢力是個貶義詞,國際友人是個褒義詞。那麽,兩者怎麽區分呢?

大家知道白求恩吧?不知道的同學,可以翻一下《毛澤東選集》,有一篇文章叫《紀念白求恩》,這篇文章是被選入學校教材的。

白求恩是一位加拿大醫生,抗戰時期不遠萬裏來到中國,幫助中國人民反抗暴力壓迫,最後犧牲在中國。毛主席稱讚他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像白求恩這樣的人,肯定是“國際友人”,而不是“境外勢力”。可是如何區分呢?

其實在《紀念白求恩》一文中,就提到了這個區分關鍵,那就是五個字——“有益於人民”。就像毛主席所說,如果有益於人民,就不要再用“狹隘的民族主義”、“狹隘的愛國主義”,來貶損和抗拒對方了。

畢竟,隻要是給廣大老百姓們提供幫助,讓老百姓的日子過得更好,又分什麽彼此呢?因為這和咱們國家的訴求是一樣的啊!好比馬克思、恩格斯,好比洛克,好比哈耶克,好比當年力推中國加入WTO的美國,好比當年檢測出北京霧霾嚴重超標的美國大使——從此之後,北京開始治理霧霾,很快,天氣質量就好多了,北京現在的天瓦藍瓦藍的。

有益於人民利益,老百姓得到健康和實惠,那當然是國際友人!

問題八:說了這麽多,感覺太理論化了。可以說得再簡單一點麽?

好的,那我就再說一個比喻,簡單明了講清楚,究竟什麽是“境外勢力”。

小明在村裏,活的像個受氣包。村長天天欺負小明,鄰居沒人敢說話。

有一天,村長把小明的孩子打死了。小明終於忍不住了,準備和大明、二明一起,去找村長說理。

村裏的宣傳幹事一看,事兒可能要鬧大,趕緊站出來說:“小明勾結了鄰村勢力。”

於是鄰居們義憤填膺,一擁而上,把小明胖了揍一頓。

事情,就是這麽個事情;情況,就是這麽個情況。

如果你是宣傳幹事,你說這昧良心話也就算了;如果你是村裏的鄰居,你也跟著宣傳幹事這麽說,那你就是活脫脫的傻逼。

因為他今天可以用這一招收拾小明,明天就會用這一招收拾你。

什麽?你現在給村長看大門、是宣傳幹事的小跟班,所以你就安全沒事?哈哈,遲早的 事,別急、別急。

結尾

對了,就在寫這篇小文的今天,我又看到一條消息。有八名從烏返鄉的人員,因為大雪受困,棄車步行返回站點,最終遇難七位。我很想問問那些大聰明們,導致這七名同胞遇難的原因中間,有沒有境外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