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老師不是你老師":一己之力完勝各大媒體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化名"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的推特用戶發出的一幅圖片 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whyyoutouzhele推特截圖

化名"李老師不是你老師"的推特用戶近來頻繁上傳大量有關長沙富士康工人抗議以及全國各地民眾抗議封控措施的視頻、照片等信息,其及時性走在諸多傳統媒體的前麵,在輿論界引起廣泛關注。有人說,"李老師"以一人之力完勝世界各大媒體,也有人說,眾人都在追看"李老師衛視"。本台記者王允專訪了"李老師",請他講述傳播中國信息的心路曆程。

每秒鍾收到四十個投稿

記者:李老師,你最近就國內幾大事件轉發的視頻和圖片等在推特上廣受關注,尤其是烏魯木齊火災之後,國內民眾對封控政策的反抗等消息,有人甚至說你以一人之力完勝世界各大媒體。您高密度地轉發這些消息,已經超出了一般網友的偶發性行為,請問,您這樣做是出於什麽想法?

李老師:其實這是偶然發生的事情。我本身會經常閱讀和接收國內網友的投稿,這些投稿不僅僅是正在發生的社會事件,很多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或者心情等等。並不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匯集信息的人,而是因為大家知道我接收投稿,就形成了向我投稿的習慣。那麽,當社會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們就會主動向我投稿,在這個過程中,有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我,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向我投稿。

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的帳號被人發現,所以他們希望別人能幫他們發出他們想說的話,以及國內正在發生的事情。

記者:您這兩天轉發頻率挺高的,您一天睡了幾個小時?

李老師:富士康發生抗議的那一天,我其實隻睡了三個小時。後來我實在是受不了,我就強製自己一天一定要睡六個小時。

記者:您在推特上說,國內的人從後台給你發的資料太多,甚至連電腦的CPU都快受不了了,是個什麽情況?能描述一下嗎?

李老師:中國現在各地都在發生民眾抗議,在今天意大利當地時間下午5、6點(指11月27日),也就是國內事件最激烈的時候,我每秒鍾大概能收到30到40個投稿。也就是說,當一條消息我剛確認好,想要去編輯的時候,那條消息就被彈沒了,被其他消息不知道彈到哪裏去了。

而且它不是同一時間有一件事情的不同消息,而是有無數件事情的不同消息。我今天晚上就同時報道了北京、上海,廣州,還有成都、武漢,中國最大的這些城市,他們都是非常多的人使用推特,非常多的人在現場給我投稿。還包括一些小的地方,一些學校,他們的學生也在想要做一些什麽,他們也給我投稿,包括他們的學校裏正在發生什麽。

有無數多的稿件,非常多的稿件。包括一些網友他們會重複投稿一些內容,他們自己並不知道是重複的,所以我的私信是非常非常滿的。

非典型信息平台 及時是第一位

記者:您得到的消息很多,您是如何從中挑選上傳的?您挑選的標準是什麽?您如何從中鑒定真偽呢?

李老師:首先我會從經驗來判斷真偽。另外,同一件事情,如果同時有十多個人投稿的話,那基本可以判斷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如果一件事情被說得很誇張,但隻有一個人投稿的話,那麽就說明這多半是一個假消息。

對我來說,我希望我可以客觀、準確、及時地報道這些信息,但是,我作為一個自媒體,作為個人的話,我是把及時放在第一位的。我是想盡快地傳遞消息,所以你可以看到非常非常多的消息,我可以在事件發生幾分鍾之內就可以獲取消息。也因此,我也會出現一些錯誤,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但我盡量去修正它。

記者:您所傳遞的這些信息中,哪一條或幾條是讓您印象最為深刻的?您看到這些信息時,您的感受是什麽?

李老師:讓我感動的消息非常多,因為這些是我從沒有見過的。1989年的時候,我還沒有出生,我隻是在紀錄片裏知道他們在幹什麽,圖片上他們在幹什麽。但是,在今天,當人們真的走上街頭,當他們喊出那些口號的時候,我一打開手機、打開私信,我真的就是一邊眼淚流著,一邊就去編輯這些內容。但是這幾天上收了太多的東西,我實在不知道是哪一條了。

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兩個吧。一個就是在直播裏,當看到富士康的大門被民眾點燃,然後這些人和警察對抗的時候,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因為很多年了,我沒有見過這種群體性的事件,特別是以這種現場直播的方式讓我看到這件事情。

另一件就是上海昨天(26日)晚上,大家一起大喊,罷免國賊習近平、共產黨下台。這兩件事情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有就是成都。成都今天(27日)晚上非常不一樣,因為他們在遊行的時候,時刻都在保護身邊的人,他們會不斷提醒防止踩踏,然後互相幫忙。然後非常感動的是上海,當警察去抓人,大家就去阻止,互相去把那個人拉回來。

記者:這一波抗議頻發,可以說是一波風潮,您覺得這是民變嗎?

李老師:我認為其實並不是,因為大家的訴求很簡單,就是要吃飯,要生活,不能這麽“變態清零”下去了。就是很基本的訴求,所有的這種憤怒都是來自於封控。長期的封控帶來沒有收入,帶來經濟下滑,包括限製出行,以及各種各樣“清零”過程中的亂象。即使他們現實中接觸的憤怒,以及心靈上遭受的傷害,包括長期以來的言論管製、信息管製的傷害。隻是到了昨天和今天(26日與27日)晚上,大家開始喊共產黨下台,罷黜習近平。這樣的口號其實主要在大城市。

實際而言,事情一開始在烏魯木齊,或者在一些小城市,包括武漢這樣的大城市,我們好像都沒有聽到這樣的口號。所以,我覺得這不是大部分人的一個需求。大部分人根本的訴求其實是解封和反對清零。

中國人大部分其實是接受愛國主義教育長大的,他們其實是把中國和政府合而為一的,因此他們隻要是愛國的人,就肯定是擁護政府的。他們沒有這樣的概念去說,我愛這個國家,但不愛這個黨。我猜測,他們可能會認為,反對政府是一件大不敬,或者不應該的事情,是和自己價值觀相衝突的事情。他們的訴求還沒有到一定要改朝換代的這一步。

自稱國安的人要我死

記者:您在推特上用了化名“李老師不是你老師”,您是否擔心自己的真實姓名曝光呢?

李老師:李老師這個名字是我的一個外號,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有的一個外號。因為我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兼職做老師,所以,李老師這個名字就一直被喊到現在。我並不擔心我的真實姓名曝光,因為我並不是一個完全匿名的人。對於我以前的網友和粉絲來說,我幾乎就是一個實名的人。

記者:您在推特上說,有國內水軍在幹擾您的推特,現在情況如何?

李老師:從今天(27日)晚上開始,我收到大量水軍的攻擊,包括一些人身的威脅,他們就說自己是國安的人,知道我在哪裏,要我死。國內也有一些人開始抹黑我,因為國內很多人開始使用我的新聞來源。他們抹黑我,認為我是這件事情的策劃人,我發幾條推特,整個中國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這其實很有趣。

記者:您在推特上警告國內的警方不要去騷擾您的家人,這件事情發生了嗎?

李老師:其實今天就有警察去我家,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想幹什麽。這些警察去我家做調查,想知道我在哪裏,就這樣問了一下,但也什麽都沒說。也不知道他們是知道我了,專程過來確認的,還是怎麽回事?

隻是火種傳到了我手裏

記者:按照以往中國的政治邏輯,有可能您會被指責為“境外勢力”、海外的幕後黑手,您會怎麽回應這種指責?

李老師:我的應對方式就是我隻報道新聞,而且我堅持中立,客觀,真實,以及及時的標準下去報道。我盡量避免破綻,讓他們覺得我在煽動或是號召大家做什麽。我隻是在報道正在發生的事情。但現在他們已經把帽子扣在我頭上了。

盡管如此,我還是會堅持這樣做,原因很簡單,我認為在推特的中文社群裏,需要一個這樣的聲音,需要一個人中立、客觀、及時和真實準確地去報道中國的事情,因為需要有人把這些記錄下來。

其實在推特的中文社群裏,是聚集了很多以前在國內無法正常說話的人,他們發的內容裏其實是有情緒的,我非常理解這種情況。但我認為,應該有這樣一個人。之前是有這樣一個人,他在國內,然後他被警察抓了,就把帳號給刪了。我就受到了感召,於是我就接過了這件事。我覺得這是一個火種吧,一個個地傳到我這裏。

記者:這一波消息高峰中,以您為代表的社交媒體影響力確實走在前麵,很多傳統媒體都緊跟其後,您如何評價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在向外傳遞中國真相方麵的作用?

李老師:我們和傳統媒體有差別吧,您這樣的傳統媒體,需要非常準確的信息,需要絕對真實的信息,時效性可能是在第二位的。這一點我們好像正好相反,因為在社交媒體上,速度其實是第一位的,也因此出現很多謠言和假消息,但對我們來說,速度就是第一位的。

而且中國人已經養成了使用社交媒體的習慣。如果一件事情發生,它會通過微信以極隱秘的、極私隱的方式快速地去傳播。你收到一個信息,然後一鍵轉發,發給無數個群,然後無數個群裏的無數個人看到這個信息,他又會立即傳播出去。這個傳播速度是超乎想象的。現在就是社交媒體太快了,每個人都有手機,社交媒體就是可以走在傳統媒體的前邊。

但我認為這一次,我所代表的推特上的這些推主,我們是在向內傳遞,因為中國是無法去傳播這些消息的。你無法去打字,出了突發事情,就會立即被掩蓋掉,會立刻消失。所以,在中國你沒有辦法去傳播消息,你隻有跑出來去看牆內的消息。我們最大的作用是讓牆內的人知道牆內正在發生什麽,而不是向外,向使用其他語言的人展示中國發生了什麽。我當然知道還有很多了不起的推主也在做這件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把這些事情翻譯成英文,把這些信息傳遞出去。

記者:感謝李老師接受我們的采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