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真的水深火熱:被汙名化的海外防疫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今天的內容主要是說說並不存在的所謂防疫“躺平”。

疫情出現以來,從英國媒體首先提及群體免疫概念,到現在絕大多數國家恢複正常生產生活,不少“封控愛好者”無一例外都嘲笑某某國家又躺平了,又民不聊生了。這種錯誤的認知來源是垃圾信息的大量灌輸,他們接觸到的所有信息幾乎都與事實完全相反,比如:

在他們的認知中,歐洲能源價格上天,老百姓民不聊生,然而事實是,原油價格和歐洲天然氣期貨價格早已大跌,歐洲用來儲存LNG的所有設備基本全部裝滿,對俄氣依賴最大的德國,天然氣儲備足夠用到明年春季,而且民用能源價格漲幅還全由國家發支票進行補貼;

在他們認知中,俄羅斯威武霸氣把北約懟的不知所措,然而事實是北約根本沒有參戰,隻給了點不入流的舊時代武器,隻用了遠不到一成的功力,就讓俄羅斯節節敗退、國際地位一落千丈、集安組織麵臨瓦解;

麵對疫情,他們的認知同樣與事實相反,而且由於疫情本身就時刻在影響我們每一天的生活,所以在疫情這個主題上的認知錯誤帶來的實際影響更大、損失更多。

客觀來說,我們在前期防疫上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這一階段成功地應對了重症率和死亡率很高的原始毒株和Delta毒株,以較短時間較小代價保護了國民健康和生命,並且發展了經濟。然而進入新階段後,新冠也進化到了奧密克戎,其傳染性空前增加,但症狀卻輕了很多,這個時候曾經行之有效的老方法也麵臨嚴峻挑戰,包括新加坡、越南、日本、韓國等原本相對嚴格的國家,也都在這個問題上做了重大調整。

不存在的躺平

對於疫情,世界各國不存在任何一個躺平的案例,而是結合不同的國情進行不同方法的防疫,並且最終用可行的措施和盡可能小代價的方式進入共存。

大多數國家政府能要求民眾做的事非常有限,根本做不到說靜默就靜默,畢竟說了也白說,因為違憲,不要說民眾不配合,就算落實到州和縣,地方執行者也不會配合。所以他們隻能提供建議,告訴你應該怎麽做,讓你自己成為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

94%的美國人至少感染過一次新冠肺炎;97.8%的美國人對新冠肺炎有免疫力

以美國為例,盡管美國醫療資源豐富,但仍然是將資源有側重地向重症、基礎病患者和老年人傾斜。比如一個人陽了,隻是發燒咳嗽,沒有其他任何基礎病,血氧也在95以上,去看病,醫生隻會建議吃一些常規的退燒藥和止咳藥,然後在家休息。實際上,這些建議早就寫在CDC的官網,逐漸成為患者常識,最終讓任何一個人陽性之後也不慌不忙。而在公共場合,口罩令一度被嚴格執行,各個室內場所門口一度貼滿了口罩令和保持距離的建議、所有提供公共服務的室內場所(包括DMW、社安局)都有隨處可見的酒精洗手液和專人清潔衛生。所以,隻要你出國親自走一看、看一看,就會發現躺平是一個偽命題,沒有哪個國家是真的在躺平,隻不過大家的方法不同、程度不同、效果不同。

今年上半年 加州的口罩令仍在執行 這是一家小商店的入口

加拿大阿爾伯塔省 班夫國家公園的一處洗手間門口

以香港為例,今年下半年香港進入實質性的共存階段,但香港的做法絕非躺平,香港目前有比內地更嚴格的口罩令,公共場合不戴口罩就可能被檢控,所以在香港逛逛街、乘坐一下公共交通,幾乎一個不戴口罩的人都找不到。

死亡率之謎

死亡率是我們恐懼的最大來源,然而dead of Covid和dead with Covid這兩個概念差異巨大,前者是因新冠而死,後者是攜新冠而死。根據新加坡最新數據,奧密克戎目前dead with死亡率大約千分之1至2;dead of死亡率大約為萬分之2至萬分之6,兩者相差非常大。

2021年在疫情的嚴重衝擊下 美國新生兒數量居然上升 這信息量很大 包括生育功能後遺症、醫療資源崩潰等等傳聞不攻自破

還是做一個簡單計算,美國每年死亡者數量大概有300萬人,那麽平均一天就超過8200人去世,如果在這一天中,美國有百分三的人是陽性,那麽按照比例,每天死亡的人中也有3%是攜帶新冠死亡的,那就是246人。在各國統計新冠死亡者數據時,是不分死亡原因是否為新冠,隻要是陽性就統計進入了新冠死亡者數據,這就是美國疫情死亡上百萬人的最重要原因(尤其是在奧密克戎成為主導毒株後)。

因此,我們要做的是做出科學詳細的統計和分析,研究現階段新冠對社會帶來的超額死亡率;而另一方麵,接種有效疫苗可以大幅降低因新冠而死的概率,所以即使我們現在看到每天的新增數據還在大幅上升,但我們對於當下的疫情完全不用恐慌。

越南模式

不久後我們也許會發現,不是你想共存就能共存,共存是需要資本的,是需要充足準備的。這裏我們看看越南的情況,畢竟從國家製度及文化背景來看,越南的防疫路徑的演進對我國借鑒意義很高。

越南在疫情初期也采用了嚴格的封控措施,但到了2021年9月,越南的疫情開始不可控。這時越南順勢解除了之前嚴格的封控,當時很多人都說越南要完了,然而沒有看到越南在做更長遠的準備,那就是大力推進疫苗接種,尤其是針對更脆弱的老年人,越南當時秉持實用主義和開放原則,無門檻大力度地引進海外的行之有效的多種疫苗,包括BNT/輝瑞、莫德納等美國、歐洲、中國的主流疫苗,在短短三個多月的時間裏,越南18歲以上人群的疫苗完整接種率從25%上升到90%以上,幾乎全員(99.6%)接種過至少第一針疫苗。

至2022年初,越南成為新冠疫苗接種率最高的6個國家之一

越南在2021年的最後三個月大力度推進疫苗接種的效果是明顯的,2022年奧密克戎毒株襲擊越南,盡管這一階段越南的感染者數量飆升,單日新增感染者超過20萬,是2021年9月疫情時的20倍水平,但死亡者數量卻遠少於2021年9月,同時越南社會和經濟發展並沒有受到奧密克戎太大影響,在2022年:越南經濟一季度同比增長5.1%、二季度同比增長7.8%、三季度同比增長13.7%。

總結

全世界沒有任何國家走的是躺平路線,麵對疫情,我們絕非隻有兩個極端選項、一刀切的封控之外也絕不是隻有躺平,我們還有更多可選的中間路線,這些路線給了科學、精準更大的發揮空間。下一階段隻要讓感染者上升曲線不那麽陡峭,讓疫情對醫療資源的壓力不再形成威脅,那就成功了一大半。

總之,無論局麵是否有利,我們都應該科學理性應對一切情況。防疫的最終目標是解決問題不是增加問題,是盡可能減少疫情對我們個人生活和社會運行的綜合影響,而不是用來證明誰的製度更好、誰比誰更強,麵對客觀規律和科學常識,鬥氣的想法絕對是行不通的,心平氣和、就事論事,這才是應對疫情應有的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