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榜一大哥,直播巨頭做起了相親生意?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圖源:Pixabay

繼虎牙、鬥魚、映宇宙(原 " 映客 ")之後,又一家直播平台準備衝刺 IPO。

近期,花房集團第三次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2019 年、2020 年、2021 年和 2022 年前 5 個月,花房集團的收入分別為 28.31 億元、36.84 億元、46 億元和 20.87 億元,其中花椒的收入分別為 21.66 億元、28.26 億元、34.69 億元和 14.93 億元,貢獻比例超 70%。

早在四年前,虎牙、鬥魚、映宇宙和花椒,幾乎在同一時期傳出計劃上市的消息。2018 年 -2019 年,前三家公司相繼登陸二級市場。如今,花椒直播終於再次搭上了末班車。不過," 千播大戰 " 的幸存者們,活得似乎並不好,今年以來,市值均已大幅縮水。

今年 5 月,四部委聯合發布《關於規範網絡直播打賞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其中規定,網絡平台應在該意見發布 1 個月內全部取消打賞榜單,禁止以打賞額度為唯一依據對網絡主播排名、引流、推薦,禁止以打賞額度為標準對用戶進行排名等。

曾經風靡一時的直播平台如今生存狀況如何?隨著花椒母公司上市衝刺,以及其他平台三季度業績的披露,直播行業交出了首份轉型成績單。

寒氣來襲:營收下降、用戶增長乏力

曾經一度靠瘋狂打賞變現的直播間,少了讓人上頭的動力。這對於直播行業來說,可謂一場 " 地震 "。

從三季度業績上看,直播收入依然是虎牙和鬥魚的主要收入來源。

2022 年 6-9 月,虎牙營收為 23.8 億元,淨利潤為 6040 萬元。其中,直播給虎牙帶來的收入為 20.17 億元,與 2021 年同期的 26.02 億元相比減少 22.5%。

虎牙在財報中表示,這主要是由於付費用戶數量減少,以及每位付費用戶在直播上的平均支出下降所致,因為近期的宏觀和監管環境對公司付費用戶情緒產生了不利影響。

鬥魚第三季度的營收為 17.98 億元,與 2021 年同期的 23.48 億元相比下滑 23.4%,淨虧損為 660 萬元,同比去年大幅收窄 95.4%。其中,直播收入亦下降 22.9%,為 17.05 億元。

鬥魚表示,下降的主要原因是 " 持續實施審慎的經營策略 ",主要包括對某些交互功能和相關運營的調整,以促進其平台的長期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兩家公司在財報中不約而同地強調了降本增效的重要性。從支出上看,人力成本確實在減少。

第三季度,虎牙的研發費用從去年同期的 2.06 億元下降 16.7% 至 1.72 億元;鬥魚的研發費用下降 31.5% 至 8440 萬元。而究其原因,兩家公司都提到了是人事相關費用的減少。

得益於各項成本的控製,虎牙在連續三個季度的虧損後實現了扭虧為盈,鬥魚虧損也在不斷收窄。

另一個不可忽視的關鍵是,失去了榜一大哥的直播間,用戶增長也不似從前。

以花椒直播為例,用戶增量顯著下降。2021 年前五個月,其用戶增量約 871 萬名,而今年同期的這一數字為 625 萬。

2019 年、2020 年、2021 年和 2022 年前五個月,其平均月活躍用戶數分別為 2360 萬、2738 萬,2988 萬和 3063 萬;其中平均月付費用戶數分別為 80.2 萬、74.2 萬、93.5 萬、101.8 萬,增長明顯放緩。

第三季度,虎牙和鬥魚的平均月活用戶數分別為 8600 萬和 5710 萬,去年同期則是 8510 萬和 6190 萬,前者緩慢增長,後者則出現下滑。

在付費用戶方麵,虎牙的付費用戶總數從去年同期的 600 萬下滑至 550 萬,鬥魚季度平均付費用戶數則從去年的 720 萬下滑至 560 萬。換句話說,願意花錢的人變少了。

另一方麵,時代財經注意到,花房集團招股書顯示,在用戶增長乏力的同時,獲得新用戶的成本持續走高,而能從單個用戶手中獲得的收益卻在變少。

2019 到 2022 年前五個月,花椒的獲客成本從 14 元一路上漲至 22.6 元,增加約 64%,但每月平均每名付費用戶的收益,從 2018 年的高位 350 元下降到 2022 年的 293 元。

直播平台需要花費更多的成本來持續獲客,但換得的收益卻並不如前。

投資 AR 眼鏡、上線數藏平台,向元宇宙發力

原有直播業務陷入瓶頸,元宇宙以及相關概念成了直播公司的一條出路。

大手筆更名並押注元宇宙的映宇宙就是代表。今年 6 月,映客互娛集團正式更名為映宇宙,宣布業務全麵向元宇宙進軍。今年以來,映宇宙相繼推出了 3D 虛擬語音社交產品 " 原原世界 "、專屬情侶互動的戀愛元宇宙產品 " 情侶星球 ",以及麵向歐美 Z 世代用戶的 "The Place"。

與此同時,除了開發在線產品之外,映宇宙也在元宇宙的入口 VR/AR 硬件上展開布局。近期,映宇宙領投了 AR 公司 Dream Glass 數千萬元 Pre-A 輪融資,該公司的新款 AR 眼鏡 Dream Glass Flow 已在今年 9 月開啟眾籌。

在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的半年報中,映宇宙尚未提及元宇宙相關業務的成果。" 元宇宙所涉及的技術和基礎設施目前仍處於初級階段 ",映宇宙表示,在 2022 年下半年,還將在 web 3.0 等領域繼續探索。

花椒直播則推出虛擬主播 " 上古玄兒 ",上線了數字藏品平台 " 花椒粒 "。在招股書中,花房集團還表示,在選擇潛在投資目標時,標準之一就是與現有業務相關的技術研發能力,如 3D 引擎及增強現實。

相比之下,虎牙、鬥魚並未直接表明踏入元宇宙,而是以虛擬直播間代之。虎牙方麵,其近期在小程序平台上推出了 " 虛擬直播間 " 工具,進入直播間的觀眾可以建立自己的虛擬形象。鬥魚也推出了類似的玩法 " 雲觀賽 ",例如主播可以切換虛擬場館畫麵和賽事直播流,或者調整鏡頭,付費觀眾的虛擬形象、禮物特效等都可以在直播中展示。

目前,鬥魚的 " 雲觀賽 " 場景已經應用到了《CS:GO EPL S16》賽事和《2022 CS:GO Major》賽事中。虎牙的虛擬直播間則是在今年 8 月 " 穿越火線職業聯賽總決賽 " 期間應用,同時在 "2022 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 " 中推出了專為賽事定製的 "VR 觀賽 " 功能。虎牙表示,今年夏天,平台已經舉辦了 100 多場主題虛擬活動。

不過,具體來看,虛擬直播間尚未大規模推廣。對於虛擬直播間是否能夠帶來實際收入,鬥魚方麵提到,該公司正在探索更多商業化方式,比如主題場館定製、館內 3D 道具以及圖片或視頻等廣告讚助形式等。

" 今年以來,各大企業都想辦法通過元宇宙,包括數字藏品、數字人等進行發力,來獲得收入的增長。"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告訴時代財經,直播公司布局元宇宙是大勢所趨,但目前看來,元宇宙的發力要轉換為現金流收入,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為營收另辟蹊徑,有公司盯上 " 單身狗 "

麵對國內直播間的激烈競爭,賽道玩家們不得不另辟蹊徑。

今年 10 月,A 股公司中青寶 90 後董事長李逸倫以自己的婚禮為原型,推出了 "MetaLove 元囍 "APP,讓元宇宙婚禮進入不少網友的視野當中。

《2021 年中國互聯網婚戀交友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21 年中國互聯網婚戀交友市場規模達到 72 億元。

情侶星球活動截圖 圖源:映宇宙官網

時代財經注意到,映宇宙也把目光投向了單身青年的相親市場,先後推出對緣、超級喜歡等平台,不僅有 " 雲相親 ",還在北京開設了線下門店。財報數據顯示,2022 年上半年,相親產品占映宇宙總收入的 5.5%。

花椒則把目光投向了耳朵經濟。2022 年上半年,花椒的語音直播產品產生的收益已經達到 4.5 億元,基於此,花房集團還推出了專門的音頻直播平台 " 奶糖 "(現已更名為花吱),其今年上半年的收入約為 1.1 億元。兩者約占該公司同期直播收益總額的 28%。

同時,向海外掘金也是直播公司的探索方向。例如,花房集團麵向海外推出 HOLLA 和 Monkey 兩個平台,截至 2022 年 5 月 31 日,來自海外平台的注冊用戶為 1.13 億名,收入為 6640 萬元,同比增長 86.5%。

映宇宙則表示,2022 年下半年要把更多的精力聚集出海賽道,目前已在歐美上線了閱讀產品,在東南亞地區上線社交產品。

此外,據證券日報報道,虎牙在今年 9 月對其國際化業務 Nimo TV 進行戰略調整,由高級副總裁李萌兼任國際化業務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