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棉條止血 紅利曼慘敗成狗 誰來救救戰鬥民族?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0月1日,俄羅斯國防部稱,由於受到被包圍的威脅,俄軍已從紅利曼撤離到更有利的位置……雖然俄國防部補充說明烏方傷亡遠比俄軍更慘重,但這不是傷亡多少的問題,而是山可崩地可裂,紅利曼絕對不能丟!

九月初的伊久姆慘敗讓俄軍丟盡了碧蓮,堂堂世界第二軍事大國居然被昔日小弟烏克蘭“教學閃電戰”,一下丟了數千平方公裏土地!為此,俄羅斯各大媒體已經把前線俄軍罵成了翔,聲稱伊久姆慘敗是俄羅斯三十年所未見的國恥……

嗯,國不國恥等以後再說吧,重要的是俄軍必須盡快取得一場勝利,以彌補伊久姆慘敗造成的影響。不然,軍心都散了,還打個錘子?

So,過去一個月俄軍都把進攻重點集中在烏東戰略重鎮,巴赫穆特。這座原有70萬人口的城市是烏克蘭控製頓涅茨克地區的入口,戰略地位絲毫不亞於伊久姆。

一旦拿下巴赫穆特不僅能一洗伊久姆之恥,還能進一步……可惜啊,駐守的烏軍太特麽硬了。


占據絕對火力優勢的俄軍一次又一次宣稱攻入了巴赫穆特地區,但駐守烏軍也一次又一次以慘重代價將俄軍反推出去,硬是把巴赫穆特變成了一座“plus版亞速鋼鐵廠”……隻是,為毛又成了亞速鋼鐵廠?已兵力充足的烏軍為毛不增援巴赫穆特?

不是故意不救,而是當俄軍強攻巴赫穆特時,烏軍調集了五萬重兵圍攻紅利曼。簡單的說就是,雙方互相捅刀子,看誰先扛不住。

好吧,既然俄軍無法拿下巴赫穆特也隻能再特麽退一步了,必須守住紅利曼。畢竟,自9月30日之後紅利曼已經不是戰略要地那麽簡單,還代表著戰鬥民族祖宗十八代的碧蓮!

9月30日,大帝在克裏姆林宮向全世界宣布,允許烏東四州以聯邦主體身份加入俄羅斯聯邦。當晚,大帝又前往莫斯科紅場舉辦慶祝烏東四州入俄活動,發表演講並高呼“勝利與我們同在,烏拉”,引得現場無數俄羅斯老鐵淚流滿麵……你覺得,已是俄羅斯領土的紅利曼還能丟嗎?





紅利曼當然不能丟,克裏姆林宮對前線俄軍下達了死戰不退的命令!與此同時,怒噴烏東四州入俄的澤連斯基也對前線烏軍下達了死命令,必須不惜任何代價拿下紅利曼……於是,自烏俄衝突爆發以來,最血腥殘忍的紅利曼保衛戰開始。

在烏克蘭五萬重兵,全套美式裝備,空軍火力支援……的強攻下,紅利曼俄軍雖然死傷慘重成狗,但依然堅決不退,血戰到底!直到烏軍切斷所有後勤路線後,被包圍的俄軍才不得不退。最終,紅利曼入俄不到48小時就被烏軍解放了。

毫無疑問,紅利曼的慘敗丟盡了戰鬥民族祖宗十八代的碧蓮,讓入俄公投成了人類史上永恒的笑話!不過,在這個笑話背後卻是一場屬於全人類的巨大悲劇。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顧問阿列斯托維奇稱,“因為俄軍拒絕從紅利曼撤軍,導致最後突圍時損失一千五百多人……”



哎,最新的前線視頻顯示,已不是以前那種“零散的幾具屍體”,而是整條“紅利曼死亡公路”都鋪滿俄軍屍體,讓人反胃!至此,這場戰爭已經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你怎能不同情俄羅斯?

更悲劇的是,“紅利曼死亡公路”隻是戰鬥民族噩夢的開始……

港真,無比慘烈的紅利曼死亡公路出現後,西方民眾也該反思自己了。



必須承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演員,他太會利用大眾傳媒這個舞台了,硬是把烏俄衝突演繹成烏克蘭版《勇敢的心》。這導致絕大多數西方民眾也將烏俄衝突電影化,把“支持烏克蘭”視為不可討論的政治正確……

可是,當西方民眾都去看烏克蘭版《勇敢的心》時,卻忽略了戰爭的另一方,俄羅斯正在上演著一部真實的恐怖片。

什麽是最恐怖的恐怖片?就是以喜劇的形式演繹恐怖。比如,在大帝宣布局部動員三十萬預備役後,有個俄羅斯女軍士長對新動員入伍士兵的講話視頻在網上火了。

這段視頻拍攝於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背景中充滿了新兵對戰場的興奮與互相打鬧的笑聲,但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栗。女軍士長好心提醒新兵們:“自己準備好睡墊,我們除了給你們軍服和武器別的都沒有,防彈衣都是自己配的。準備好紅藥水,止血帶,這些我們也急缺!”



納尼,這還上個毛線戰場?懵逼的新兵問:藥店沒有賣的怎麽辦?女軍士長回答:“讓你們的親人寄包裹,實在不行,汽車裏的急救包也可以。記住一定要讓他們寄一些衛生巾,最便宜的就可以。衛生棉條必須要準備,有彈孔塞進去,它膨脹了就會止血……”

臥槽,確定這段視頻不是惡搞或烏克蘭造謠?真心不是,烏軍早已在前線實錘俄軍士兵的醫療包裏隻有創可貼……這也不是造謠或實錘的問題,而是學醫的老鐵都知道用“衛生巾止槍傷的血”,純屬特麽扯犢子!那麽,到底為毛?

哎,連最基本的紅藥水與止血帶都無法給新兵配發時,忽悠衛生巾止血就是讓這些新兵受傷後不要慌,老老實實原地等死……再或者說,大家還記得9月8日俄羅斯副財長寫給副總理格裏戈連科的那封公函(黑客曝光)嗎?



雖然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稱“自2月24日至今俄軍共陣亡5937人”,但這封“關於俄軍陣亡家屬發放補助”的公函卻顯示,截止八月,已有48759名俄軍士兵在烏克蘭陣亡!而且,這個數據還不包括大量失蹤士兵、烏東民兵、雇傭軍……美國機構保守估計,俄軍陣亡人數可能已超十萬!

你猜,這十萬俄軍有多少死於槍炮,又有多少死於救治不及時?當然,自古以來戰爭都血腥殘酷得一筆,所以俄羅斯犧牲有多大不重要,重要的是烏克蘭呢?

9月23日,烏克蘭國防部副部長安娜·馬爾亞爾稱,自戰爭爆發至今烏克蘭武裝部隊損失了9000多人……還不到俄軍的十分之一,這也太假了吧?聽起來確實假成了狗,但大家別光看美國北約對烏克蘭的武器援助,也看看海量的醫療資源援助!



先不說各種急救藥品不限量管夠,隻看美國援助了烏克蘭多少輛M113裝甲醫療運輸車?如果前線裝甲醫療運輸車無法處理傷員的傷情,還可以用歐盟援助的醫療直升機立刻送往後方基輔!這裏又要說了,知道現在基輔有多少醫療無國界組織嗎?

最後,如果涉及截肢或其他基輔難以處理的傷情,傷兵既可以就近送往波蘭,還可以直接空運至全世界醫療水平最高的德國……總之,歐洲多國都已宣布對烏克蘭開放醫療資源!那麽,俄烏十比一的陣亡數據又有什麽奇怪?

哎,真正的悲劇還沒開始,紅利曼的失敗意味著俄軍精銳部隊幾乎消耗殆盡,輪到三十萬“既沒有防彈衣又自備衛生巾”的俄羅斯年輕人上戰場了。更何況,美國已經開始援助烏克蘭“不道德”的M30A1火箭彈 ……



對於俄羅斯而言,最悲劇的新聞還不是美國在烏東四州公投後一次性援助烏克蘭18輛海馬斯(總量達34輛),而是美國還給了烏克蘭有著“平方公裏清除者”之稱的M30A1火箭彈。



M30A1火箭彈不同於之前專打俄軍彈藥庫的M31火箭彈,它是一種專門打步兵的彈藥。在其“替代戰鬥部”裝有182000個預製球狀鋼/鎢碎片,引爆後以3馬赫狂暴速度從天空橫掃一切生物!

那麽,如果34輛海馬斯同時向俄軍陣地發射這種人渣彈藥,將是怎樣的人間地獄?至少,那些自備衛生巾的N萬俄軍不可能再有全屍了。

So,西方民眾也別總想著如何幫烏克蘭取勝,難道不該想一想如何救救戰鬥民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