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碩士被網暴第70天:她隻是染了粉色頭發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這場 " 戰鬥 " 還在繼續,不止是她一人。

作者:付玉梅

那原本是鄭靈華期待已久的一天。

這個出生於 1999 年的杭州女孩,在今年如願被保送至華東師範大學讀研。

7 月 13 日,她帶著剛到手的錄取通知書,去探望醫院裏 84 歲的爺爺。

對她來說,爺爺是世上最愛她的人,成為爺爺的驕傲也是她考研的動力之一。

她連信封都沒舍得拆。病床旁,她打開通知書念給已經不能動彈的爺爺。她把這一幕記錄了下來,發在社交平台上。



· " 雞蛋姬 " 是鄭靈華的網絡昵稱。

她以為這隻是一次普通的分享。直到第二天,她被私信 " 轟炸 " 了,並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照片被盜用,已在各個平台擴散。

各種不堪入目的評論映入眼簾,有人造謠 " 老少戀 ",有營銷號搬了她的圖,編出 " 專升本 " 的故事,賣起了課。被攻擊最多的,是她粉紅色的頭發。

" 一個研究生,把頭發染得跟酒吧陪酒的一樣!"" 你的頭發把錄取通知書毀了!"



隔著屏幕,那些素未謀麵的陌生人的惡意像潮水一樣襲來。鄭靈華意識到——自己被網暴了。

她決定拿起法律武器維權。



粉色頭發

社交平台上曾住著一個 " 元氣滿滿 " 的鄭靈華。

她是音樂學院的學生,朗誦、唱歌、跳舞、主持、表演樣樣行,拿過許多獎項。



舞台上的她自信耀眼,生活裏的她和許多 "95 後 " 女孩一樣,喜歡拍照、美食、旅行,會到廈門的海邊看一場日出,或去南京的音樂台喂鴿子,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雖然愛折騰,但她幹起正事也毫不含糊。比如,她曾經 "20 天通過高中音樂教資筆試 ",也順利 " 保研逆襲 " 至心儀的院校。



今年 5 月,為了拍畢業照,她把頭發染成了喜歡的粉色,還被一些網友要了 " 攻略 "。她如願拍到滿意的照片,配文 " 在明媚的夏日開懷大笑 "。



這個暑假,她原本打算記錄自己備考雅思的過程。突如其來的網暴打亂了一切。

8 月底的一個深夜,《環球人物》記者撥通了鄭靈華的電話。她剛結束圖書館一天的學習,聲音略顯疲憊。

" 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每天都很漫長。" 一邊說著,她一邊翻起了筆記本。

她有記錄每天日程安排的習慣。但她發現,從 7 月 14 日起,自己的日程表幾乎都空著。

那正是她發了爺爺照片的第二天。她說,自己在社交平台上一直是個 " 小透明 ",但那天的點讚和私信突然和 " 瘋了 " 一樣。

" 你的照片被盜用了!" 許多好心的網友跑來提醒她。

一夜之間,她的 " 粉色頭發 " 成了原罪,變成 " 肯定不是什麽正經人 " 的鐵證。

於是,她俯身和爺爺說話、握著爺爺手的照片被造謠成 " 老少戀 "。她 " 師範大學 "" 教育學院 " 的身份信息被攻擊,被問 " 陪酒女能當老師嗎 "。

在那些賣課的營銷號下麵,網友痛罵她利用爺爺的病掙錢,還說她 " 嫌爺爺走得慢 "。

起初,她震驚、憤怒,又很快冷靜下來。她覺得隻要趕緊舉報,局麵應該是可控的。

但她沒料到,這場網絡世界的鬧劇愈演愈烈,很快傳到了她身邊人的屏幕裏。

" 有人認識咱們學院的鄭靈華學姐嗎?她的個人信息和一些相關資料似乎被無良營銷號盜走,炒熱度掙黑流量了。底下的評論更是沒眼看。" 一個學弟發了條朋友圈四處找她。

" 那是我最崩潰的一天。" 鄭靈華說,那些 " 沒眼看 " 的評論、身邊朋友的慰問,慢慢占據了她全部的精力。

她試過報警,當地警方建議她先在平台上投訴反饋。她聯係平台客服,發了整晚的郵件,但關聯的平台、規定、賬號實在太多。她輾轉找到一個律師朋友,對方建議她先去做公證,留存證據。

但是,這都無法讓那些評論即刻消失。取證時,一個熱門帖子已經達到了近 300 萬的閱讀量和近兩萬的負麵評論。

更讓她恐慌的是營銷號。不止一個被坑害的消費者聯係她說," 他們(指營銷號)不是一個人,是一個產業 "。



· 聯係鄭靈華的網友向她說明情況。

批量生產的賬號將她的照片包裝成 " 專升本 " 的引流廣告,收取 1680 元的課時費,並謊稱贈送多個獎品。

結果,這隻是一場騙局,而她被迫成了 " 作案 " 的工具。



· 一個營銷號的發文。

" 我一開始還有點混亂,但想到這,不再猶豫。我不想放過每一個網暴的人,要讓他們受到製裁和懲罰。" 她說。



維權

那個鄭靈華用來記錄生活片段的小世界,開始被 " 維權日記 " 占據。

01:正在走法律途徑,如果大家在其他平台還有看到盜取我身份、照片內容的行為,煩請私信評論,我會全部進行取證。

02:昨日迫於大家的言論壓力,對方(指侵權賬號)隱藏了視頻,但還是沒有刪除。我一直是個忍耐的人,但是這次不行,我隻希望他們向我爺爺道歉。

03:今天和爺爺視頻時,我給他讀了一段之前存的溫暖評論,很長一段時間聽不清楚話、也認不出我是誰的爺爺居然聽懂了,還笑了。

04:暑假本是我用來學習雅思、提高專業的修煉期,沒想到因為維權變成了磨練期。我在維權的同時,會堅持每天的學習計劃,希望屏幕前關心此次侵權事件的你也不要過於擔心。

在第五篇維權日記(7 月 24 日)更新前,她等來了一些好消息。

為了做公證,她花費了 4000 元,將 15 張微博截屏照片、165 張百家號截屏照片及 1 份抖音視頻光盤送去取證。她幾乎掏光了存下的錢,正在為接下來的律師費發愁。



沒想到,有杭州當地的媒體采訪了她,並給她介紹了一位願意無償幫助的律師。還有越來越多網友力挺她,給她出主意,幫她舉報侵權者,甚至去評論區 " 對戰 "。

維權路上,她不再是一個人。



· 鄭靈華的律師聲明。

也有一些壞消息:她被診斷出了重度抑鬱症。

" 雖然有很多支持我的人,但我眼睛裏容不得一點沙子。" 她選擇了維權,也意味著必須要一次次直麵那些讓她恐懼的評論。



· 一些網友惡評。

" 被網友、朋友告知時要看一遍,搜集證據時要看一遍。做公證、在律師處做筆錄時,也都必須把每條言論看一遍。"

她開始整夜失眠,白天在雅思課上走神。她不理解,為什麽有的人可以堅持從每天早上 9 點一直騷擾她到淩晨 1 點,被禁言了就申請小號再繼續。

" 他們辱罵我的人格,搜索我的聯係方式、家庭住址,電話短信騷擾,還威脅要找學校乃至家人等。他們好像不需要做別的事,除了網暴我。"

她忍不住去每條惡評下辯論,告訴他們:" 我是當事人鄭靈華,請你直接與我對話。"

隻是,鮮有 " 施暴者 " 會因為幾句質問就感到愧疚,反而是身為 " 受害者 " 的她越陷越深。

7 月 24 日的照片裏,她的粉頭發突然變成了黑色。那天的日記裏,一向要強的她表露出另一麵。



05:染黑了頭發就能為人師表了嗎?現在每天隻要沒在十點前睡著,我真的就糟糕透了,為什麽總被這些不幹淨的東西糾纏。很想問一句," 蕩婦羞辱 " 和 " 造謠他人 " 真的會很開心嗎?



網暴者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裏,爺爺是她的軟肋和盔甲。

她在六個月大時沒了母親,是爺爺把她帶大的。小時候,爺爺抱著她去了杭州大大小小的景點。長大後,每天送她上學、接她放學的人也是爺爺。

" 爸爸不給買的東西,在他那裏都會得手。他是我在家裏唯一的傾訴對象,完全替代了母親這個角色。"

在她印象裏,爺爺的身體一直很健康。因此,去年 11 月,爺爺因腦梗、心梗和腸癌住院的消息傳來,對她來說宛如晴天霹靂。

她常夢見爺爺,醒來後發現淚水浸濕了枕頭。要見一次麵很困難,她隻能用視頻代替。她想多給爺爺分享些好消息,讓他心情好一些。

那份通知書是她最期待的驚喜。

" 我給爺爺拍照片、錄視頻完全是出於想紀念。在所有的惡評裏,我最討厭的就是說我吃爺爺‘人血饅頭’的。他們不知道爺爺對我的意義,我特別想讓他們給爺爺道歉。"

在她的堅持發聲下,一個糾纏多日、名為 " 杭州土匪 " 的用戶最先向她公開道歉,承認自己對粉色頭發有偏見。

讓她震驚的是,她一直以為網暴者大概都是法律意識淡薄的人,而據 " 杭州土匪 " 自述,他不僅是個刑法學專業的畢業生,還有一個 90 多歲的爺爺。

另一個顛覆她認知的女孩,曾為了 " 黑 " 她不停地發帖辱罵。" 我以為是生活不如意的人才會有那麽大的惡意。後來知道,她條件很好,準備出國留學。她說罵我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心情不好。"

有人因為害怕被起訴,主動前來道歉:" 實屬被一些言論帶昏頭腦,抱歉。"" 無論任何原因,都成為不了對別人網暴的理由,對此我很後悔和痛心。"

這場 " 戰鬥 " 還在繼續,不止是她一人。她還常常會收到這一類人的私信——被網暴者。" 他們也莫名其妙地被盜用圖片,或因為某些謠言被網暴,不知道怎麽辦,就來谘詢我。"

她才知道,原來,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那個 " 被選中的人 "。

遇到網暴到底應該怎樣做,她不覺得有最好的答案。但如果再選一次,她依然會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 和這些人死磕到底 "。

事實上,越來越多的網暴者嚐到法律重錘的滋味。

去年 11 月,一名博主和外公拍攝的合照,被人造謠為 " 老夫少妻 ",源頭發布者 " 飛哥在東莞 " 不僅賬號被封,也因誹謗他人涉嫌刑事犯罪被刑事拘留。

2020 年 7 月,杭州一女子取快遞被便利店店主偷拍並造謠 " 少婦出軌快遞小哥 ",後者也因誹謗罪被判刑。

所以,不要覺得躲在屏幕後麵就能肆意妄為。隨著網暴治理體係日益健全,那些 " 按鍵 " 傷人的網暴者、" 吸血 " 造謠的營銷號,終將無處遁形。

【後記】

最近,鄭靈華開學了,以研究生的身份進入了新階段。但網暴這一頁還沒翻篇。她社交平台上的置頂內容依然是 " 律師函 "。目前,法庭已立案,預計 10 月開庭。

其實,7 月中旬,因為診斷出抑鬱症,她曾拒絕記者的采訪。一個月後,她在接受心理治療後覺得狀態好些了,才主動提出采訪。聊了一整夜,她覺得自己好像不害怕說這些事了,但又無法不被它影響。為了盡快回到正常的軌道上,她試著繼續記錄和分享生活,像原來一樣。

麵對網暴者時的勇敢、剛強,麵對生活的積極、努力,與自己和解時的敏感、小心翼翼,都是她。等風波平息,她想寫一本書,記錄下這場特殊的經曆。但她最希望的,是不再有像她一樣的網暴受害者。

Liantao 發表評論於
她雖然很冤 但是不明白怎麽能維權 照片是自己主動上傳的
灣區範兒 發表評論於
漂亮青春,粉色頭發,橘色頭發就是為她這樣的女孩子發明的。
深不可測 發表評論於
挺漂亮的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女孩子愛美,年輕的時候打扮一下無可厚非,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這頭發不是很漂亮嗎?為什麽要網暴?染成栗色黑色就可以?為什麽其他顏色就不可以了呢?
topten 發表評論於
粉紅色的頭發太出格了。 讓人產生聯想。 對一個大學生來說,確實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