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向日本海域發射導彈傳達了什麽信號?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多年來,朝鮮一直向日本海域發射導彈,但沒有發生重大事件。但是,一個日益強大和咄咄逼人的中國的相同做法——就像它在周四的軍事演習中那樣——令從東京到華盛頓的政治和安全界都大為擔憂。

分析人士說,北京向台灣東部的日本海域發射了五枚導彈,向美國和日本發出警告:如果台海地區發生衝突,美國和日本不要援助台灣。

前五角大樓官員、現華盛頓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主席托馬斯·曼肯說,北京希望提醒華盛頓,它不僅可以打擊台灣,還可以打擊該地區的美國基地,比如衝繩嘉手納空軍基地,以及海上的任何入侵力量。

他還說,這也提醒日本人,美國在衝繩的軍事存在使日本成為目標。

斯坦福大學研究日本外交關係的專家丹尼爾·斯奈德說,中國“想要證明他們有能力對台灣實施封鎖,他們想向那些願意援助台灣的國家——美國和日本——發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中國也可以把它們作為目標。”

“如果日本有人認為他們可以避免卷入台灣海峽的衝突,”斯奈德還說,“中國人已經證明了事實並非如此。”

分析人士還表示,中國大陸在台灣附近海域的軍事演習似乎有可能改變該地區的現狀,就像1995年和1996年的演習“抹去”了海峽中線一樣。

“這次演習隻會持續三天,”明治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小穀哲男說。“但這種大規模演習可能會在未來幾年成為常態。”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本周對台灣的訪問引發了地區緊張局勢。佩洛西周四晚間抵達日本,預計將於周五會晤日本高層政界人士,首先將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共進早餐。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如果北京的意圖是恐嚇日本,那麽發射導彈可能會對日本領導人產生相反的效果。

“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看到中國導彈落在日本的經濟區,實際上可能會助推有關加速增加國防開支的爭論,”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日本項目主管辰巳由紀說。

多年來,日本一直警惕地注視著這個鄰國不斷增長的實力,並已開始計劃為自己的防務承擔更多責任,與盟友加強合作對抗中國,減少對華盛頓的依賴。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日本獲得了新的動力,對戰後和平主義導向做出改變。在那之後,執政的自由民主黨建議將軍費開支增加一倍,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2%。

偏鷹派的政界人士一直在推動日本發展常規武裝導彈的先製打擊能力,甚至暗示日本有朝一日可能會部署美國的核武器,作為威懾力量。這樣的言論在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台灣距離衝繩縣與那國島的日本軍事基地僅109公裏,是東京安全關切的中心。它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是先進計算機芯片的主要來源,位於一條狹窄海峽的一邊,日本幾乎所有的能源都要通過這條海峽運輸。

政策製定者擔心,圍繞該島的任何軍事對抗都將不可避免地把日本牽扯進去。美國在附近的衝繩設有軍事基地,而日本與中國在釣魚島問題上存在領土爭端。

在最新的白皮書中,日本防衛省警告說,日本應當對美中對抗的可能性有“危機感”。

為應對這類事件,軍事規劃人員加強了與美軍的協調,並向日本南部可能處於衝突前線的島嶼部署了更多的部隊和導彈。

去年12月,於上月遇刺的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對一個台灣政策組織發表講話時警告說,“台灣危機將是日本危機。換言之,是日美同盟的危機。”

在今年4月《洛杉磯時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他呼籲美國澄清其對台灣的“戰略模糊”政策,認為它“鼓勵中國低估美國的決心,從而助長印太地區的不穩定”。

近年來,日本公眾對台灣的安全問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人們越來越擔心台灣的供應鏈、中國在該地區的軍事活動、中國對待維吾爾人的方式以及中國對香港民主治理的敵意。新冠疫情發生以來,公眾輿論已經決定性地轉向反對中國大陸,支持台灣的輿論迅速增長。

日本外務省在一份聲明中說,導彈落地後不久,東京向中國發出正式抗議,要求中國立即停止在台灣附近的軍事演習。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對記者說,該事件是“一個嚴重的問題,關係到我們的國家安全和人民的安全”。

周四早些時候,在導彈發射之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告訴記者,北京不承認日本的經濟區,隨後導彈就落在了該區域。

在七國集團發表聲明,對北京在台灣周圍的“威脅行動”表示擔憂後,中國還取消了外交部長王毅和日本外相林芳正的會晤。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樣的導彈事件對日本來說是家常便飯。自2016年以來,日本已經看到10枚朝鮮彈道導彈落在其經濟區。據分析人士辰巳說,短期內,日本對北京的反應可能會遵循與應對平壤相同的套路:外交抗議和提高警惕。

“日本肯定不想因為所謂的過度反應而被中國指責,”她說。“所以他們不會有任何實際反擊,但他們的監控會加強。”

但她說,從長遠來看,中國應該會看到日本在軍事上加強自身實力。

“這不會減緩日本關於增加國防開支的辯論,”她補充說。“真要說的話隻會加速,而且也會加速美日之間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