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徐敏已歸案,她舉報的公安局副局長如何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供貨商舉報珠寶女商人

在唐山燒烤店打人案的持續發酵之下,一個接連一個的受害人趁著輿論風口,在節骨眼上實名舉報。

在眾多舉報案當中,一位叫做“徐敏”的珠寶女商人,出現在了網絡大眾的視線。



以個人的名義舉報單位或者他人,在此時的“實名舉報浪潮”不算什麽新鮮事。

但同一個人被多人集體舉報,這還是個例。

事發之後,人們對徐敏的態度也可謂是一波三折,從最初的憤怒,到理解,最後深表同情。

這到底發生了什麽?

在6月11日,多人在社交平台對著鏡頭,舉起身份證實名舉報被徐敏詐騙的經曆。

舉報者們聲稱都是徐敏的供應商,在2021年,徐敏以在唐山市的珠寶店開業為由,向行業內10多個商家借走總價值超3000萬元的玉器商品。



但徐敏收到貨後卻將他們的貨物抵押,既不打款,也不歸還商品。

因為涉及的數額巨大,導致大部分商家的供應鏈受到嚴重影響,導致生意癱瘓,失去生活來源。

商家們隻能報警,將徐敏告到派出所。2021年5月20日,唐山路北分局正式立案調查,徐敏也被警方羈押。

之後商家們配合警方錄筆錄,提供相關證據。



沒想到一個月後,路北分局將徐敏釋放,但供應商無論是貨物還是款項都未追回來。

每次去相關單位尋求幫助,都會被告知“證據不足”。立案已經一年,仍然沒有後續的推進。



走投無路之下,商家們隻能抱團取暖,趁著唐山這股舉報浪潮還沒退下,便趁熱打鐵在網上公開舉報徐敏,希望能引起社會關注,追回相關款項。

而且供應商還曬出了合同,什麽物品,價值多少,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還按了雙方的手印。



但是不知為何徐敏至今安然無事,警方也沒再采取行動?這蹊蹺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麽?

舉報登上熱搜後,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

網友評論都一邊倒認為徐敏詐騙套路供應商錢財,之所以敢明目張膽的這麽做,是因為有後台背景。

事情發酵了幾天,徐敏本人始終沒有現身回應。

一直到6月13日,戲劇性的一幕又出現了。

人們驚奇地發現又一個實名舉報的視頻被頂上熱搜,而發視頻的人正是之前被供應商舉報的對象徐敏。

2、被舉報人反手舉報

在這一則3分鍾左右的視頻當中,徐敏完完整整地講述了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稱自己同樣也是受害者,並不涉嫌詐騙,與供應商隻是民事糾紛。



徐敏所說的內容可以總結為以下幾點:

1、徐敏從2011年就開始從事珠寶行業,隨著做這一行的時間越長,生意也越做越大,積累了不少忠實客戶,也不斷有供應商找上門,尋求合作。

於是徐敏就與供應商達成了賒銷模式。

簡而言之,就是店家先從供應商那裏拿貨,等店家把貨賣出去一部分後,或者雙方以約定的期限時間結賬。

這種現象不僅是在珠寶行業普遍,在其它行業也同樣如此,已經成為行業內約定俗成的規矩。

開始幾年,由於銷售量高,合作並無問題,雙方都得以盈利。

2、轉折點是發生在2020年前後,受疫情影響,珠寶行業不景氣,導致資金鏈斷裂,為了維持生意的正常運轉,不得已才把貨物抵押到了紅柏典當行貸款。



本來按照正常情況,資金壓力得到緩解後,生意就能夠維持下來。但偏偏這時候出了問題,紅柏典當行違規操作,設局要求徐敏提前贖當。

可由於抵押的金額太大,疫情又遲遲不過去,一時間徐敏湊不出這麽多錢還款。

這時候怎麽辦呢?

既然錢還不上,紅柏典當行提出就隻能將徐敏抵押的貨物出售,抵成現金。

讓徐敏萬萬沒想到的是,紅柏典當行聯合了一位玉器商家劉某給她設下了“殺豬盤”,就等著徐敏往下跳。

徐敏稱劉某以抵押價的30%贖回了這批貨,再重新將貨抵押給了紅白典當行。

打個比方如果這批貨原本的價值1000萬,這位劉某隻花了300萬就買了所有的貨,又將貨再抵押回去。

這樣一頓操作下來,剩下的70%的貨款就需要徐敏來還。



這就導致徐敏的資金缺口進一步擴大,隻能繼續典當或借高利貸回籠資金。

徐敏稱劉某又夥同典當行以及其他珠寶經銷商,和放高利貸的李某等人共同設局,將徐敏的珠寶高贖低押,設置多條不合理的條件,從而達到以超低價侵吞高價珠寶的目的。

一環套一環,事情越來越複雜,也讓徐敏在“殺豬盤”中越陷越深,從而導致徐敏資金鏈徹底斷裂。

供貨商為了討債,多次帶人到徐敏家裏上門恐嚇騷擾,本人還遭受了暴力毆打。當時有報過警,警方有出警記錄,這都可以查詢到。

徐敏自稱她並非故意欠賬不還,一直都在積極還款。



賣了自己的房和車償還了一部分欠款,就連家中年老的父母也賣了房,為她籌集資金。

如今自己已經一無所有,和家人租房子住。

而她是一位單親媽媽,還要贍養三個孩子,與年老的雙親。

同時徐敏還稱,供貨商手裏有她的貨,扣去這些貨本身的價值再計算,隻欠供應商300多萬,並沒有網上傳的3000多萬那麽誇張。

如今自己仍有價值五千多萬的貨品,在放高利貸的李某劉某等人那裏拿不回來。

造成今天這個局麵,她也是受害者,可以說是一無所有,還要背負外債和罵名。



以上是整理徐敏本人敘說的事發經過。

站在徐敏的角度,她覺得自己並沒有任何過錯,這一切都是商家與典當行共同設下的局。

而對於徐敏的回應,聲稱被騙的供貨商又是截然不同的說辭,他們徐敏是在胡說八道。他們一個受害人被騙的金額就已經高達三四百萬,根本不是徐敏口中的總金額隻有300萬左右。

他們唯一的訴求就是希望可以把貨品拿回來,保護自己應得的利益。



大家說法各不相同,商家稱徐敏詐騙,徐敏稱自己被設局陷害,警方稱證據不足,而作為重要的一環典當行卻一直保持沉默。

作為旁觀者的網友,更是雲裏霧裏看不清?究竟誰真誰假?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典當行與玉商之間是否真的存在問題?

接下來徐敏又繼續實名舉報,其中涉及的人物來頭可不小。

舉報的是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副局長和詐騙案件主辦人涉嫌受賄。



同時還口述了相關的證據,希望能徹查此案。

6月15日,據公安民警稱,目前徐敏已歸案,並已向受害者進行通知。而徐敏詐騙案仍由原來的案件主辦人偵辦,至於公安局方暫時並沒有任何回應。

3、相關疑點

無論是供應商還是徐敏闡述的內容,截止目前為止,並未得到警方的任何證實。

但我們仍然從雙方公開的內容中,提取一些關鍵性信息,從而揪出一些不能解釋的矛盾點。

在這其中,最蹊蹺的地方在於,如果徐敏所說的屬實,她的確遭到了殺豬盤和套路貸。作為一個縱橫生意場上多年的商人,不可能請不起律師打官司起訴。



或者是直接向公安機關報案,針對此事件立案調查,哪怕是最終演變成與典當行的民間經濟糾紛,也至少能洗清自己詐騙的冤屈,還有可能追回自己的貨物和款項,讓自己徹底翻身。

不至於一直忍氣吞聲不報案,還因此傾家蕩產,賣房賣車,一無所有,還要被全國供貨商追著還債?

但是在徐敏的回應中,她隻說了因為被供貨商毆打和騷擾進行了報案。

何況如今在唐山市舉報浪潮的風頭上,她也並沒有主動將為她設套的典當行及其同夥舉報?而是等到被供應商集體舉報,才站出來回應。

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通。這背後,究竟藏著什麽樣的內幕?

是案中案,還是諜中諜?

另外,徐敏舉報公安部門人員受賄,而徐敏曾經被警方逮捕一個月後又因證據不足,將她釋放,是不是意味著她本身就有行賄的可能?

那是不是徐敏自己本身也有一定的問題,她未經供應商允許,就私自將供應商放在她那裏的貨拿去典當行抵押,這其中是否已經涉嫌詐騙?自己被騙並不是開脫自己行騙的理由。

如果徐敏真的構成詐騙罪,涉事3000萬的金額,已經達到詐騙罪數額特別巨大的標準,會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

那如今她舉報的目的又何在呢?是不是為魚死網破做準備?

目前我們都不得而知。

汙泥濁水,越來越渾。

我們站在岸邊,一時看不清。

不過在事實尚未定論前,我們靜待官方給出公正的判決,讓子彈飛一會兒,永遠不過時。

相信事情的真相,一定會調查清楚。

最倒黴的應該是供貨商,白白損失了一筆貨物,不知道事到如今,還能不能將錢貨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