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照這樣清零下去 20大前會有意料不到的事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鄧聿文



上海抗疫出現的種種亂象讓越來越多的人對習的能力和統治失去信心。(美聯社)

最近外界又在傳習近平的權力被架空,甚至有說法稱習被軟禁,而中共之所以沒有宣佈,是出於維穩的考慮,到20大,自然地解除習的職務,恢複黨的任期製。這個傳言的背景,是中國的疫情近期再次惡化,特別是上海的封城導致清零政策在黨內外遇到極大質疑,也造成經濟一落千丈。民眾要求自由和恢複經濟的壓力讓黨內似乎浮現兩條路線的鬥爭,姑且稱為清零派和救經濟派的鬥爭。

前者當然以習為代表,強調控製疫情少死人是中國當下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對習而言,抗疫既然早已政治化,那就不能隻從經濟的角度看待清零政策,不死人、少死人才是衡量抗疫成功與否的標誌。所以才會有政治局常委會用嚴厲的口氣宣示防控方針是由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的,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我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打贏大上海保衛戰。後者以總理李克強為代表,作為中國經濟的直接負責人,經濟不好,民生艱難,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儘管中國經濟的決策大權被習搶走了,但總理的分管領域和主抓事項畢竟是經濟,如果因清零和封控讓內資躺平,外資逃走,民不聊生,作為第一責任人的總理自然是要首個被問責的。可李也不想就這樣輕易被替罪問責,但對他來說,不想被問責就隻能救經濟,而救經濟就必須改變清零政策,和病毒共存。

這是外界一些人臆想的中央兩條路線的鬥爭。在他們看來,現在正是中共權力鬥爭激烈的時候。由於這波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實在太大,而經濟向來是支撐中共合法性的基礎,以致習近平也擔憂封控太嚴造成經濟突然休克影響20大,從而不得不向救經濟派暫時退讓,因此外界才看到政治局會議對穩經濟的高度重視,並做出一係列部署。換言之,這次中央兩條路線的鬥爭,以習近平的失勢李克強的勝利結束。它的表現是李近來的媒體曝光度大增,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媒黨媒不時有李的照片、新聞和講話登上頭版二版,搶了習的風頭。連某些權威的外媒也以李的新聞曝光率來判斷中國政策在最近的調整,以及習李二人關係的微妙變化,似乎李在他總理任期的最後幾月,要硬氣一把,對習說“不”。

專製政體的決策內幕是人們無法知曉的,外界多半從一些蛛絲馬跡去揣測政策的調整信號和領導人個人關係的變化。儘管如此,出現路線鬥爭的可能性不大,因為目前雖是中共的非常時期,但鑒於習對高層的嚴厲控製以及李謹慎的個性,還有怕擔分裂黨的罪名,他不大可能公開和習唱反調。不過,路線鬥爭沒有,不等於不存在政策分歧。另外,此次傳言流出,也反映中國社會包括黨內有相當多的人對清零政策以及嚴苛抗疫的不滿,希望習下台,讓中國重回正軌。中共向來強調所謂黨心民心,習倘若真正在乎這點,他應該看到,黨心民心正在發生不利他的變化。這一趨勢確定無疑。

上海抗疫出現的種種亂象讓越來越多的人對習的能力和統治失去信心。上台9年多,習在黨政軍和意識形態各層麵建立起了一個維護其一人統治的獨裁體製和局麵,現在它受到了疫情的衝擊,導致習的權力和地位有一定程度的動搖,但要把他從金字塔頂端拉下來,現有的民怨和黨心民心的不滿還遠遠不夠。大眾的不滿基本是在網絡發洩,雖然這也很重要。而在現實中,這種不滿和反抗更多是以一種零散、個案的形式呈現,尚未串成一線,更不用說一片。

但按目前情形,中國的清零政策照這樣走下去,20大前,還會出現一些意料不到的事情,好比上海,誰也沒想到它的抗疫會一團糟。因為作為中國最現代化的大都市,它的管理水準和市民的素質在全國差不多是最好的。故有了上海這個例子,未來幾月哪個地方再出現疫情失控都不奇怪。即使沒有上海這般慘重,對習也會是如臨大敵。他最擔心的就是疫情影響20大,對他來說,一切的一切,是確保20大如期順利召開,所以務必在20大前防範各種黑天鵝或灰犀牛事件,尤其防範它們由疫情引發。



有了上海這個例子,未來幾月中國哪個地方再出現疫情失控都不奇怪。(美聯社)

在過去這些年,儘管習的反腐,對官員的高壓,對資本和知識精英的打壓等,讓他得罪了很多人,但基本沒有遇到像樣的反對力量,除了武漢疫情爆發初期,那兩三個月他幾乎成了孤家寡人,若不是封城後較快控製了疫情,以及隨後疫情在西方蔓延,估計在全民討伐下會遭遇黨內逼宮提前下台。現在是他疫情以來的第二個艱難時期,不過其地位要比前一個時期穩得多,即便再出現上海這樣的慘狀,黨內也無男兒敢向他發起挑戰,除非民眾先反。

然而習沒遇到像樣反對,不表明在當下他的權力不會得到某種程度的削弱,發生某種變局。假使這種情況出現,會在人事上得到體現。習應該在去年下半年就在醞釀20大中央委員會的人事佈局,包括政治局和常委會的人選。以中國去年抗疫取得的結果和經濟增長的水準,他的政治權威達到了上台後最穩固階段,中共的六中全會就是證明,因此那時他對人事安排和政策議程有絕對主導權。但上海的疫情破防讓他的政治權威受損,雖然他理應還能主導人事,可是也不得不聽從其他派係的意見,安排他們的人馬進政治局和常委會。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能否入常是檢驗習現在的權威還有多大成色的一個標籤。若沒有上海這波疫情,李強是篤定入常,甚至有很大可能問鼎總理,然而現在未必。我早前講過,假如習硬要把李強塞進常委,其他黨魁亦無可奈何,然而這樣一來他就不得不麵對外界的詰問,強行安排李強入常的理由是什麽。習總不能說李是自己的親信,要找別的理由。李強的強項據說是經濟,這次上海疫情李也被安排負責抓經濟,而把抗疫的任務交給中央派下來督導的副總理孫春蘭。有人因此說習是有意要保李強。不管習有沒有此意,也不管李之前將上海治理得怎樣,上海的防疫搞得天怒人怨,作為上海的最高領導,李強脫不了幹係。安排這樣一個人入常有著嚴重的政治後患。習當然可以為凸顯自己的權威逆眾意讓李入常,可恐怕連他的其他親信都會滋生不滿。但犧牲一個李,對習來說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而且李空出的常委名額還可安排其他親信。所以在這件事上習應該還有基本理性,雖然李對他忠心耿耿。

其他派係當然會借著眼下中國身處疫情和經濟的雙重困境,習政治權威受損的時刻向他提更多要求。習的應對之道一方麵可能對他們敲打恫嚇,另一方麵也要照顧這些派係的情緒和利益,不能完全置之不理。所以在20大的人事安排上,他會和他們協調,聽取意見和建議。

目前,各方就高層人事特別是政治局和常委人選,還在討價還價,沒有定數。假使未來幾月中國疫情或經濟再失控,習怕要釋出更多權力給其他派係。因此從時間上看,中共20大的人事安排大概要到8月底9月初才能定案。8月初的北戴河休假是習和各派係及元老進行最後協商的時間,9月距20大的召開也就一個多月,如果9月還確立不了人選,時間來不及。所以對習來說,不管發生什麽大事,這個時間點前必須確保人事佈局完成,否則就真出大問題,20大恐怕得延遲。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