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男孩在上海街頭露宿一周:女友隔牆送飯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5月13日下午,孫武穿上防護服,浦東警方將他帶到派出所等候安置。 本文圖片(單獨署名除外)澎湃新聞記者 李佳蔚

一名來自雲南的00後男孩在上海街頭露宿的求助引發關注。

5月13日,澎湃新聞記者從當事人孫武和上海浦東警方獲悉,當天下午民警將他接到陸家嘴派出所,協調能夠接收的隔離安置點,待孫武的核酸報告出來後將轉運安置。

14日淩晨,孫武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經孫武居住地所在的塘橋派出所協調,他已被送到塘橋街道安置點。


5月13日下午,孫武穿上防護服,浦東警方將他帶到派出所等候安置。

22歲的孫武是雲南大理人,在上海工作。4月4日他離開公寓去做誌願者,參與抗疫物資搬卸,賺點補貼也更自由些。4月25日因女朋友突然生病住院,孫武趕赴醫院照顧她。5月6日女朋友出院後被送回小區,而他既回不了原住地,也無法回去當誌願者,在街頭露宿了一星期。

5月12日,孫武在微博發帖求助,引起網友關注。上海公安、民政等部門迅速和他取得聯係,浦東警方聯係了救助站、隔離點、他的原住地,為其協調能夠住宿的地方。

截屏圖

“老婆老婆,現在公安已經到了,應該很快會送我回去的。”13日中午,當一位和孫武保持聯絡的陸家嘴派出所民警找到他,告訴他即將協調住宿地時,記者看到孫武給女朋友發了一條微信語音。

當晚,孫武通過個人微博表示,“感謝廣大網友的關心以及幫助,感謝人民警察,感謝一些為我提供幫助的組織。”


5月12日晚上,孫武在東昌路地鐵站附近露宿的地方。

趕赴醫院照顧女友

回顧這些天,孫武有苦有甜。

他從事餐飲行業,公司在浦東新區楊高南路的一所公寓租了幾間房給員工住,一間8個人。4月4日之前,孫武已在公寓封控近一個月,他想出去參加誌願工作,既能為抗疫出一份力、賺點補貼,也更自由一點。

他在網上找到一份裝卸物資的工作,地點在奉賢區一處倉庫。每當卡車將來自外省市的生活物資運到倉庫,他參與搬卸到附近居民小區。忙時和其他人員一起搬貨,閑時等物資車過來要等到淩晨。

4月25日,他的女朋友因為腹部囊腫疼得很厲害,必須就醫。孫武身在奉賢很著急,連著打120、110求助,120救護車開到女朋友的小區後,室友幫她送到上海市東方醫院。做完檢查,醫生判斷要手術切除囊腫。

此時,孫武想盡各種辦法從奉賢趕過來。他發動身邊的朋友一起幫忙,在滴滴貨運找到一名司機,小費加到500元,司機接單了。孫武說,趕到醫院時晚上10點多,他在手術單上簽字,晚上11點多女朋友送進手術室,淩晨2點手術順利完成。

那一晚孫武守在她身邊,睡也不敢睡,加上白天忙碌了一天,一晚上跟夢遊似的。4月26日,女朋友逐漸蘇醒,身體也日漸康複,“慢慢變得連打人都有力氣了,挺開心的。”孫武說。

但5月6日女朋友康複出院,由120救護車送回小區後,孫武自己卻沒了去處。

當初他從公寓出來時,答應管理方在解封之前不回來。5月6日他嚐試詢問能否返回,管理方回複說不行,公寓裏住的人多,沒有單獨隔離的條件,他回去萬一出現什麽狀況,對其他人都不公平。

孫武嚐試了一些途徑,都沒能找到落腳地,便開始露宿街頭。

露宿街頭

朋友幫孫武把自行車、帳篷送了出來,他從奉賢來浦東時帶著睡袋和防潮墊,這些裝備讓他在街上安心了一些。因為女朋友住在東昌路地鐵站附近一座小區,所以孫武的活動範圍主要在附近。

他說,露宿街頭的第一晚稍有點害怕,也沒經驗,於是找燈光明亮的大樓跟前睡,但帳篷剛支起來就被趕走了。幸好遇到幾位年長的大哥,帶他到上海灣附近,那裏既可以充電,還有衛生間。可是那座大樓很快被封控了。接著幾天,他常在陸家嘴、浦東南路一帶露宿,盡量找隱蔽的地方睡。

他女朋友是吉林人,在上海沒有親屬,住院時全靠孫武照顧。孫武每天問醫取藥、喂飯倒水,還給她洗衣服、洗腳,“各種伺候”。現在他流落街頭,她每天在家做兩人份的飯,把他的一份端到小區外牆跟前,從鏤空處遞出來給他吃。


東昌路地鐵站附近,孫武在女朋友所在的小區旁邊吃飯,女朋友從鏤空牆把飯遞出來。

5月13日,澎湃新聞記者剛見到孫武時,他正在吃飯。男生在外麵,女生在裏麵,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說笑,吃完她把碗筷端上樓。一堵圍牆分不開他們。

孫武去哪都騎著自行車,車後插了一麵小國旗,他說這樣上路更踏實。晚上睡覺時,他用鞋帶把車子綁在帳篷上。原來他一直想騎車去西藏,向往高原的純淨,但現在他更希望能和女朋友一起開車去,這樣更安全。

孫武說,女朋友經常很擔心他,晚上兩人共享位置,她給他打視頻電話,“每天討論最多的是吃什麽。”通常到了早上6點,他們一起在生鮮平台搶菜,加上社區發的物資,女朋友家裏生活物資充足。

在周邊活動久了,孫武在一處花壇裏找到水龍頭,早晚在這裏洗漱。世紀大道旁邊的支付寶大樓對麵有幾個插孔,他到那給手機充電,直到被保安趕走。上廁所去東方醫院,醫院內的一家羅森便利店偶爾還可以買些零食。


孫武在花壇找到水龍頭,早晚在這裏洗漱。

孫武笑說,自己生存能力更強了。不過,總不能一直在街頭漂泊。

他一開始沒跟家人說,怕他們擔心。前兩天發抖音時忘了屏蔽姐姐,結果爸媽也都知道情況了。媽媽給她打了好幾回電話他不敢接,後來還是接了,媽媽讓他在外麵注意安全。姐姐讓他嚐試求助。

前往屬地安置點

5月12日,孫武在微博發帖求助,希望找到一處可以落腳能夠吃飯的地方。晚上八九點發出去後,他睡著了,淩晨一點醒來嚇了一跳,成千上萬的轉發和評論。5月13日,網友的關注熱度仍在上升。

孫武說,看到網友的留言和轉發他很感激,還是頭一回有這麽多人關注他。有人發私信問他在哪兒,要給他送食物;這兩天上海下雨,有人說要送他些衣服,還有一些網友直接給他發紅包。但這些他都沒收,擔心造成誤會。

與此同時,公安、民政部門迅速聯係上他,想辦法為他解決住宿。浦東警方聯係到了孫武的原住公寓、救助站、隔離點,一個個詢問和協調,尋找最合適的地方。


5月13日中午,一直保持聯絡的陸家嘴派出所一名公安民警找到孫武。

5月13日下午,一名和孫武保持聯絡的陸家嘴派出所民警找到他,給他帶了食物和飲用水。當時民警正在和孫武的原住公寓聯絡,等待協調結果。民警讓孫武穿上防護衣,帶他回派出所等候,以免在外不安全。


5月13日下午,孫武的自行車被搬上警車,和他一起前往派出所等候安置。

由於種種原因,孫武原來住的公寓回不去。14日淩晨,記者從浦東警方獲悉,孫武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民警已將他送至居住地所在的塘橋街道安置點。


坐上警車的孫武。

稍早時候,孫武13日19時許在微博上寫道:“目前還在派出所等待民警處理,民警也給了我一些吃的,我也相信民警最終也會想辦法給我安置好的。女朋友的身體也已經恢複差不多了,謝謝大家的關心。”


孫武發微博述說近況。截屏圖

“願山河無恙,春暖花開,疫情早日結束。”他在末尾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