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慘劫機案:三飛機相撞爆炸 128人喪生…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990年10月2日,國慶節剛過,第二天便是闔家團圓的中秋節。  

  這天早晨,在繁忙的廣州白雲機場發生了一場驚天巨災——三架飛機在此發生連環碰撞後爆炸,128個生命不幸罹難。                                             

  這場災難中的幸存者,在肢體傷殘甚至家破人亡的身心創傷中,度過了漫長的灰暗歲月。

  當年的新聞報道很少涉及受災人員的具體情況,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早已不知所蹤,記者經過多方探訪,聯係上數位當年的災難親曆者。       

捧花的劫機犯

  10月2日清晨四點半,天色未亮,到福建廈門出差的建材商人馮錦標和兩位同伴便早早起床。32歲的馮錦標正與同伴為一家香港公司籌辦內地辦事處奔波,當天要乘坐早上六點五十分的廈門航空波音737-2510號飛機返回廣州。家人正等著他們一起過中秋節。

  大約六點剛過,聽到候機大廳廣播提示後,馮錦標和同伴們前往櫃台換登機牌。

  快走到櫃台前時,一對年輕夫妻匆匆趕來走到了他們前麵。排隊時,馮錦標從這對夫妻的對話中聽出了老家的佛山口音。他主動跟他們寒暄了幾句話,得知他們是到廈門旅行結婚的新人。這對夫妻每人買了兩份保險。

  六點半,航班開始登機。二十年前,對很多中國人來說,乘坐飛機還是一項奢侈消費,即便對生意人馮錦標也是如此。他跟同伴們逐一站在飛機前興高采烈地拍照留念後,才登上舷梯。

  緊跟在他們身後的是那次航班的最後一名乘客。馮錦標至今還記得他的模樣:不到一米七的身高,穿著黑色西裝和黑皮鞋,身材瘦削,一頭短發。印象如此深刻,是因為看上去二十出頭的那名年輕男子一手提著黑色行李箱,一手裏捧著一束鮮豔的塑料花。這讓馮錦標感到很詫異,他當時還悄悄跟同伴們打趣說,這個年輕人真奇怪,居然坐飛機去給女朋友送塑料花。

  他們一前一後地走進了機艙。馮錦標跟同伴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靠近飛機前艙逃生門的第九排A、B、C三個座位。那個年輕男子則徑直走向飛機後艙。

  六點五十分剛過,在機艙乘客的歡聲笑語中,飛機順利起飛升空。

  起飛後的半小時裏,一切都很正常。乘客們有的跟同伴小聲閑聊,有的觀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殷勤的空姐已經給乘客們送上了飲料。

  但溫馨的場麵不久就被打斷了——靠近機艙通道的馮錦標看到那個手捧塑料花的年輕人猛地衝向前方,在快接近駕駛艙時,他把塑料花一扔。隨即近乎瘋狂地用雙手錘擊駕駛艙門。而他的右手裏,已經多了一個香煙盒大小的黑色塑料盒。

  直到現在,馮錦標也不知道那個劫機男子當時為何很快便拽開了駕駛艙的艙門。“他高舉著那個小塑料盒,一邊晃動,一邊大聲威脅機組人員馬上把飛機開往台灣,否則就要炸毀飛機”。

  為了保證飛機安全,按照劫機男子要求,除了駕駛員外,機艙裏其他幾位機組人員全部退出了駕駛艙。

  目睹此情景的前排乘客一時間慌亂不已,而後排的大多數乘客直到空姐走到客艙宣布飛機已被劫持時,才得知發生了空中險情。數年之後,馮錦標偶然聽到一位知情人士說,被劫持的飛機從廈門機場起飛後,一直按照原定航線飛行。而在那次劫機事件的兩年前,這架飛機已經有過一次被兩名歹徒劫持到台灣的經曆。但在上一次劫機事件中,全體乘客和機組人員在次日便安全返回了廈門機場。

  馮錦標還記得那位空姐當時滿臉悲傷,剛說了幾句安撫乘客的話,就淚流滿麵地回到了機艙前部。驚恐的問詢、低聲的抽泣,隨即傳來。但無人敢站起來。

  劫機男子麵朝客艙站在駕駛員旁邊,緊緊握著那個充滿死亡威脅的黑塑料盒。

  大約過了二十分鍾,征得劫機男子同意後,一位機組人員拉下了駕駛艙與客艙之間的門簾。坐在馮錦標前麵的二十多位乘客也陸續被安頓到了後艙,前麵八排座位隻剩下七八位機組人員。

  馮錦標聽到機組人員低聲商量著什麽。不久後,一位空姐走向飛機後部,從儲物倉找出劫機男子攜帶的黑色行李箱,然後小心翼翼地提回前艙。他們想查看箱裏是否確實有爆炸物。

  但行李箱已被劫機男子上了鎖。在稍有差錯便會機毀人亡的巨大壓力下,無人敢輕舉妄動。

  在令人窒息的緊張氣氛中,大約八點,飛機飛到了廣州上空。

驚天巨災

  此時,剛參加工作一年的梁華正坐在停放在廣州白雲機場的另一架波音757-2812飛機裏煩躁不安。梁華當年是廣州市社科院下屬一家公司的員工,他當天打算飛往上海跟朋友一起過中秋節。但在原定的起飛時間過了之後,客艙廣播卻通知乘客們由於上海方麵的天氣情況惡劣,要延後起飛。

  梁華第一次乘坐飛機,他的座位在機艙中部,剛好處於一胖一瘦兩位乘客中間。體肥的男乘客正兩手搭在扶手上閉眼休息,絲毫沒留意到這占用了梁華的一部分空間,而另一位瘦小的女乘客則一直側麵望著機艙外,對梁華的主動寒暄毫無回應。

  這讓梁華感到很煩悶。不久後他便取出行李,一個人走到後艙找了排空位坐下。而這一舉動讓他逃過了此後的劫難。

  一個人坐在後排時,梁華透過機窗看到了這樣一幕:不少武警戰士正在機場內調動。梁華以為這是機場在進行反劫機演習。當時,正在北京舉辦的亞運會尚未結束,國內機場對安保工作保持著高度警覺。就在兩周前,廣州市的公安、武警、消防等有關各方還在白雲機場進行了一次反劫機演練。

  等了近一小時,依然沒有起飛。百無聊賴的梁華幹脆把扶手搬了起來,橫躺在座位上。但剛躺下沒多久,他就聽到飛機通道另一側位置上的一位中年男人驚恐地高聲叫喊道,“完了,完了!”

  沒等梁華反應過來,一陣短暫的劇烈碰撞和巨大的爆炸聲後,火焰和濃煙便已在他的四周蔓延開來。

  馮錦標乘坐的737飛機在廣州上空盤旋了一個多小時後,終因燃油即將耗盡而強製降落白雲機場。737飛機在將停機坪上一架成都飛來廣州、剛下完乘客的波音707飛機機頭撞掉之後,一路前衝,最終正麵撞上了梁華乘坐的在機場裏停留已久的波音757飛機。

  當飛機強行降落,輪胎著地的最後時刻,馮錦標曾聽到一陣短暫的鼓掌聲。那些備受煎熬的乘客以為飛機順利降落了,情不自禁地歡呼起來。而馮錦標看到,劫機男子正猛烈擊打著駕駛員,與此同時,一位手握消防斧的機組人員正往駕駛艙猛衝進去。此時飛機搖晃著失去了控製。

  或許是駕駛員在最後時刻突然發力,在即將撞擊757飛機前,737飛機的機頭突然抬升。但為時已晚,它的機腹迎麵撞上了757飛機的機身中部,直接將其撞成兩截。同時斷裂的737飛機前半段,在空中翻滾數圈後,腹部朝天重重砸在地麵上。

  馮錦標跟其他的乘客和機組人員一樣,倒掛著懸吊在飛機殘骸裏。濃黑的煙霧、炙熱的火浪,這半截機身在痛苦的呻吟聲中如同地獄一般。

  處於斷裂口邊緣的馮錦標和兩位同伴奇跡般地逃過撞擊、爆炸。當他解開安全帶摔到地麵上時,看到身旁的兩位外國女孩依然人事不省地倒掛在座位上。他使勁地拉了一下其中一人,對方毫無反應。

  在求生欲望的驅使下,馮錦標飛快爬出了機艙。他沒想到的是,剛爬出去就迎麵撞上了一支手槍——一位衝到現場的警察雙手緊握手槍指著他,大聲喝道“不許動”。

  “飛機要爆炸了啊!”馮錦標大喊著不顧一切地頂著槍口往前衝,而那位警察則緊張地大喊著“不許動,不許動”,倒退著試圖控製住馮錦標。

  跑了大約五十米後,驚魂未定的馮錦標兩腿一軟,癱坐在地上。他的兩位同伴此時也從逃生門爬出,跑到另一側埋頭喘息不止。當時一同逃出生天的,還有另外幾名乘客和兩位機組人員。短短十幾秒鍾後,那半段殘骸發生了劇烈爆炸。一股巨大的蘑菇雲隨即猛然升起。

  官方統計的信息顯示,在這次慘烈撞機災難中,共有128位乘客和機組人員遇難,三架飛機全部報廢。而警方的調查結果是,那個名叫蔣小峰的劫機男子其實並未攜帶爆炸物。

  當年第一時間參與救災的消防戰士陳岸英至今不願回憶當時的慘狀。他說,即便是參與救災的工作人員,心理上都會留下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