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流氓大師,在用文化毒藥忽悠中國民眾智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這是一個沒有大師、但是大師泛濫的時代……

——題記

會忽悠的“大師”,更像真大師

  成都的李先生被人邀請參加據說是一個權威的張大師舉辦的國學講座,在交納了200元的茶水費和場地使用費後,他便被帶到成都某國學館。

  然而,當國學大師一上台,李先生不由大吃一驚,原來所謂的張大師竟然是自己認識的張先生。李先生記憶中的張先生一直遊走在江湖與市井之間,當過聯防隊員,販賣過火車票,做過網絡傳銷等。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混跡在三教九流,做事麵慈心黑,在成都人們將之俗稱為竄竄的張先生,半年不見竟然身穿長袍馬褂,手搖紙扇,留著胡須,搖身一變成為國學大師,道貌岸然的坐在講壇上為人傳經授道。

  壓抑住驚詫和狐疑,他悄悄坐下,看看張大師怎麽演完這場戲...

  當然,張大師本身就無文化,更不可能對傳統文化有什麽研究,無非講了人們數典忘祖,不懂孝敬父母、不懂三綱五常等,然後便是讚歎我們祖先的文化是多麽優秀。



  在現場的互動中,張大師用狂熱的激情大聲質問台下的聽眾,你們有給父母洗過腳嗎?給父母下跪磕過頭嗎?做到父母在不遠行嗎?台下聽眾們被張大師責問得一臉羞愧,紛紛低下頭。張大師隨即驕傲的告訴大家,他每天都要給90歲的母親洗腳,離開母親房間時是倒著退出的,我們學習傳統文化,就要從給父母跪下洗腳開始。

  李先生聽得胸口發悶,腦袋發漲,實在再也無法聽下去了,便悄悄的離開了...

  穿著長袍馬褂,掛著念珠,帶著手圈,搖著紙扇招搖過市的忽悠大師。



現在社會盛行國學浪潮

  在華夏大地如火如荼、洶湧彭拜時,無數易學、孔學、道學等大師如神兵天降,重現江湖。

  大街上不時可見穿著長袍馬褂招搖過市的偽國學大師。他們共同的特征是留著胡須、掛著念珠,帶著佛珠手圈,即便在冬天,也搖著紙扇,張嘴必然子曰詩雲,仿佛孔孟在世,顯得既滑稽猥瑣又高深莫測。仿佛恢複我們中華文化就是重新穿上清朝時代的長衫馬褂。

  縱觀這些所謂的大師,他們的忽悠水平其實並不高,無非老生常談的三綱五常或君臣父子那一套。他們無非教小孩下跪作揖,拿弟子規作為殺手鐧,奴化他人人格意誌,瘋狂鼓吹封建糟粕。或是狂熱的推崇某些屬於開曆史的醜陋文化,脫離客觀環境,大談形而上的道德,說一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假話。

  他們甚至連儒釋道最基本的區別都不懂,但他們卻深知我們的奴性文化根深蒂固,隻需宣傳這一套,便能迎合很多人的心理需求,不愁無人不信。更荒唐的是,很多人明知他們是忽悠大師,但是自己假裝不知道,還有意利用這些忽悠大師對自己身邊的人進行洗腦和控製。特別是一些企業老板,往往借助這些忽悠大師給員工洗腦。



這是偏執狂、自戀狂 以傳銷方式販賣的文化毒藥

  這場席卷全國的國學熱,是一群偏執自戀狂的忽悠狂歡,是江湖大師們對濃縮了幾千年的大偽之術的借屍還魂。

  他們高舉國學大旗,販賣著有毒的雞湯,實則在施實一場高明的更具隱蔽性的文化傳銷。他們利用人性弱點,以文化為幌子、以弘揚道德為手段、以銷售產品為目的,對他人實施瘋狂的洗腦,從而實現斂財及達到不可告人之目的。

  這是在以傳銷方式販賣的文化毒藥。這場文化狂熱之可怕,在於它具有溫水煮青蛙式的危害,百倍甚於黃、賭、毒。因為它的可怕之處在於能讓人在充滿強大的自信感、自豪感、道德感、沉醉感及愉悅感的狀態下,變成毫無自我思想的行屍走肉而不自知。

  心懷叵測者以傳播國學為幌子,用充滿道德感的外在包裝欺騙無知世人,從而實現個人可恥的目的。

  更可恨者,部分無知的受害者卻成偽國學的幫凶,時時不忘將有毒雞湯灌輸給心理失衡及人生失意的可憐之人!

  其實大學教授中,也有不少這樣的人,比如於丹之後,又有個複旦的所謂女神,他們似乎不食人間煙火,所以楊改蘭那樣枉死的,他們視而不見。

  於是社會上湧現的文化僵屍及喪失自我靈魂的行屍走肉將越來越多。他們的共同特征是滿嘴說著佛陀、孔子、老子等古人曾說過的話,以讓人敬畏的出世輕名利之態,似不食人間煙火之天神,威鎮世人。但可笑的是,倘他人對其觀點行為有半毫質疑,他們便露出惡怒之態,讓人頓不敢言。

  博士有次跟幾個做文化培訓的老板聊天,說現在很多大學老師,整天想著申請科研項目,然後把其中50%套現,現在更難了,也可以套現20%以上,比如一千萬經費,瞬間收入幾百萬,然後買別墅,好車。你問他人生還有他們想法,他說要賺更多錢(套更多科研經費),買更大豪宅。嗬嗬,做人文社科的教授,經費沒理工科多,但人生理想,最後落地也不過是更大的房子!

  世界上除了四大文明古國,還有數以百計的民族從人類誕生以來產生的文化,每種文化此長彼消,均有燦爛輝煌及頹廢暗淡的時期。人類發展的終極是文化融合、世界大同,因此,除了文化融合,沒有任何一種文化能主宰世界。

  當全民人人開始自我讚歎、自我拔高、自我優越時,這是社會群體精神失常,更是社會黑暗的開始。當人們不假思索的全盤照抄而不敢大膽批判祖先文化時,這是愚智社會的開始。

  不怕流氓沒文化,就怕文化耍流氓。

  還有很多傳銷出身的大師,利用自己極具煽動性的忽悠能力,不僅讓大批跟隨者自願繳納數千甚至數萬不等的學費,還讓那些女性跟隨者自願將自己作為禮物獻給大師享用。

  當民眾病態般迷戀某些遺留下來的糟粕文化,並以貶抑個人獨立精神思想為動機,實現意識奴役,這就是文化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