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山4名地質調查人員或因不明氣體中毒致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1月13日,中國地質調查局昆明自然資源綜合調查中心的張金榜、楊敏、張瑜和劉宇帶著裝備,從雲南省普洱市鎮沅縣者東鎮章盆村進山調查。不幸的是,4人未能如約回家,被發現時已遇難。

對於4人遇難原因,目前眾所紛紜,而官方仍在調查,結果尚未公布。據媒體報道,救援者和相關專家分析認為,很可能是設備受強烈磁場幹擾造成迷路,在遇難者自身未認知到危險之情況下,發生失溫意外導致遇難。

然而,長期深入各地開展地質調查的成都理工大學教授王運生,提出了另外一種可能:這4人或因山中不明氣體中毒導致遇難。

王運生表示,哀牢山地處活動斷裂帶,不排除沿斷裂帶的有二氧化碳等有害氣體順著斷裂帶溢出,或其它來源氣體,如落葉層內冒出的氣體等。事發時,山中樹林密、雨霧多,有害氣體在一定時間內不易擴散。當4人進入充滿有害氣體的區域,剛開始可能沒感覺,但隨著吸入的有害氣體增多,人就會失去自救能力。

之所以提出這種可能性假設,王運生分析,第一,若真受到強烈電磁幹擾,也隻是說明那裏的信號不好導致發不出信號,但這不妨礙打開RTK。而實際情況是,經驗豐富的4名調查人員配備了4台儀器,沒有一個人打開,這表明4人在當時已失去求救能力。

第二,對於有人提出失溫導致遇難的猜測,王運生表示,如果人中毒後神經受到損傷可能會導致做出脫衣舉動,但此次事件隻有1人有脫衣表現,3人都穿著衝鋒衣,失溫導致的遇難可能性也很難解釋。

第三,新聞報道這些人都未有掙紮和搏鬥痕跡,也還有尚未吃完的食物,因此基本可以排除食物短缺、動物攻擊之可能,這說明4人很可能是因有害氣體中毒而失去自救或求救能力。

王運生說,查閱資料可知,國外就曾發生過二氧化碳氣體大量溢出導致群死群傷的事件。他建議,地質調查人員進山的裝備可增加有毒氣體探測儀,以此避免不必要傷亡。

延伸閱讀:

重裝突擊隊:在哀牢山發現強磁場幹擾 或發生失溫意外

11月22日,據普洱市失聯人員搜救聯合指揮部通報,此前失聯的4名地質調查人員,於11月21日被搜救隊伍發現時已不幸遇難。11月23日21時50分,4名失聯人員遺體已移交失聯人員單位。

11月20日,雲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曾派遣24名搜救人員組成3支重裝穿越小組,計劃在無補給的情況下,連續5天長途跋涉進行搜救。他們選擇的道路與遇難者被發現的地方僅相隔一條山脊。


↑搜救人員發現的失聯人員的雨衣碎片。圖據央視新聞

雲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會長胡文琨帶領了重裝突擊隊參加救援,他向紅星新聞記者詳細講述了救援過程。

“我們指揮部在測量該地的磁場時發現,救援地的磁場是四川黑竹溝磁力強度的兩倍。”胡文琨認為,失聯疑主要是受當地的磁場幹擾造成迷路,在遇難者自身沒有認知到危險的狀況下,發生了失溫意外。“在事故發生前,四名調查員可能還在尋找工作點樣地,他們個人認為還沒有產生危險,所以沒有打開裝備發出求救信號。”

24人重裝隊伍曾做好長期搜救準備

紅星新聞:這次派遣去哀牢山救援的重裝突擊隊是怎麽組建的?

胡文琨:我們帶領了三支重裝隊重裝突擊隊去哀牢山救援,因為這次搜救的道路非常艱難,在執行任務過程中,隊員也會發生摔倒、羅盤方向受到幹擾等情況,所以隊員都是從雲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中,挑選出搜索技能和自我保護能力強的成員,組成8人一隊展開搜救任務。

重裝的意思是吃穿住行的裝備全套。因為重裝穿越基本上沒有後援,所以吃穿住行的裝備全要背在身上保障自己。這次重裝突擊隊按照五天的給養定位,配備有帳篷、睡袋、GPS衛星電話、做飯的反應堆、燃料氣罐、五天的食物、防寒保暖的衣物等。


↑11月21日,救援組在哀牢山中搜尋失聯人員。圖據鎮沅縣委宣傳部

紅星新聞:重裝突擊隊進入哀牢山救援的情況如何?

胡文琨:在昨晚(23日)九點五十分,遇難者的遺體被護送下山送至鎮沅縣。這次搜救任務中,重裝隊扮演的角色是遠距離搜索隊,搜救選擇的道路與遇難者被發現的地方相隔一條山脊。因為當時通過總部對現場的分析判斷,認為這個方向比較重要,考慮到各種機會都不要放棄,所以重裝隊就沿著這條山路往下搜索,大方向沒有錯,隻隔了一個山溝。

事故原因疑為迷路+失溫 未打開RTK或因未意識到危險

紅星新聞:根據遇難者被發現的現場,您認為意外發生的原因是什麽?

胡文琨:通過對他們遺物的判斷,當時食物和汽油都還有剩餘,所以根據我個人的分析,我認為主要是受當地的磁場幹擾造成迷路,在遇難者自身沒有認知到危險的狀況下,發生了失溫意外。在外麵的搜救過程中,電子羅盤和機械羅盤都有受到磁場幹擾而紊亂。我們都是通過畫圖重新確定位置。

而14-16號三天大雨,山上一下雨就起霧,容易迷失方向。所以當時四名調查員受大霧和羅盤指向的影響,沒有尋找到工作點的正確方向,在這個過程中,可能他們還在工作的狀態,沒有意識到發生危險,而失溫的發展又很快,所以在很短時間裏,發生失溫意外。


因為意外發生得比較突然,遇難者沒有表現得不好的狀況,而是呈現失溫者微笑的麵部表情。四名遇難者相隔不遠,有兩個人並排躺在一起,一個人順著一個方向,另外一個人跟他們間隔10米左右。隻有戶外失溫這種情況才會很快地把人的生命帶走。

紅星新聞:遇難者都配備了RTK裝備(實時差分定位)幫助定位,但他們並沒有按下該裝備,您認為是什麽原因呢?

胡文琨:沒有按下定位裝置可能正是因為他們沒有意識到危險和問題。我們指揮部在測量該地的磁場時發現,救援地的磁場是四川黑竹溝磁力強度的兩倍。所以在事故發生前,四名調查員可能還在尋找工作點樣地,他們個人認為還沒有產生危險,所以沒有打開裝備發出求救信號。

遇難者野外生存經驗豐富,救援難度巨大

紅星新聞:您在看到救援現場和遇難者的照片後,您對四名遇難者有什麽判斷嗎?

胡文琨:四位遇難者一位是幹部,三位是戰士。他們以前都是中國人民武警黃金部隊的戰士,最大的32歲,最小的是25歲。我們在這次任務中和他們的戰友一起搜救,戰友告訴我們,他們的能力非常強。他們主要負責林地調查、地質調查、冶金礦產等工作,至少有三年以上的工作經驗,在野外工作中積累了豐富的野外生存經驗。

他們作為戶外調查的地質隊員,戶外生存能力比我們普通戶外愛好者強大得多,甚至在某種意義上比我們有些戶外專家都要強大。這也是為什麽他們沒有帶那麽多裝備的原因,因為他們野外生存經驗很豐富,就像獵人一樣。


↑消防、武警、當地村民等組成搜救小組,在哀牢山中搜尋失聯人員。圖據鎮沅縣融媒體中心

他們能認識雲南山地95%以上的可以吃的東西,可以就地取材尋找食物和水源。說個小技巧,他們可以用冷水把袋裝的方便麵煮熟,所以他們不會帶很多東西上山。剛好哀牢山在14-16號連下三天的大雨,大雨就會有霧,有霧就會容易產生意外,而這次失溫就是個意外。

紅星新聞:在您從事的10多次救援行動中,您認為此次救援的難度如何?

胡文琨:哀牢山的地質地形格外複雜一些,這一次測了他們的磁場,發現是四川黑竹溝磁力強度的兩倍。我們戶外運動協會成立有六七年了,組織了包括山地、洞穴等多次救援行動。今年哈巴雪山就有三次,蒼山有兩次,洞穴有一次,但從來沒有遇見過比這次大的任務。

這次救援行動在中國來說都是最大的了,它的救援難度應該是排在第一。它和其它的救援不一樣,比如梅裏雪山救援、泰國的洞穴救援和珠峰的雪崩,因為他們的位置比較明確,上山的道路比較簡單,指向性非常明確,所以救援很容易開展。

但這一次是在幾十平方公裏進行大範圍搜救,再加上遇難者沒有信號、沒有報警、沒有定位,沒有各種信息資源,救援全靠大海撈針。所以這次救援在世界山地救援史上,其難度都算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