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萬日本老人要來中國養老?” 輿論炸鍋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數十萬日本老人要來中國養老?”

近期,一條“《日本老年人赴中國五年規劃(2021-2025)》正式啟動”的消息在網上受到關注。消息稱,人口老齡化是中日韓三國麵臨的共同問題,而該規劃計劃在未來五年,為數十萬日本老人來華康養提供服務。

對這一消息,網友議論紛紛。

有聲音認為,中國的老齡化壓力在增大,還要引進日本老年人來華養老,將擠占中國的養老資源;

有聲音認為,如果是新建設施及培養相關人才,拉動一些人口淨流出省份的就業也未嚐不可;

有聲音認為,如果其中有當年侵華日軍的子女,中國人情感上難以接受;

更有聲音將其與日本對華情報工作聯係在一起,稱日本向中國輸出老人是在“下一盤大棋”。

所謂“規劃”究竟是個什麽項目,什麽機構在實施,對中國養老事業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01

“補壹刀”查詢到,“數十萬日本老人要來中國養老?”來源於一家媒體去年6月12號的一則報道,報道稱健康中國研究中心和日本岐阜新魅力會共同編製的《日本老年人赴中國養老五年規劃(2021-2025)》日前已正式啟動。目前該規劃項目正在進行前期調研等工作。

2019年12月24日,中日韓三國在中國成都舉行的第八次領導人會議期間,聯合發布了《中日韓積極健康老齡化合作聯合宣言》。報道稱,該規劃就是落實這份宣言的第一個中日聯合實施項目。預期該規劃項目的實施,將對我國康養服務體係的發展升級、康養資源優化使用、健康旅遊基地資源導入、康養人才培養和輸出、創造優質就業機會等方麵起到積極作用。

2020年12月5日,再度有消息指,《日本老年人赴中國旅居養老五年規劃(2021-2025)》(下文簡稱《五年規劃》) 發布會在日本岐阜正式召開,未來將有數十萬日本老年人來華旅居康養,消息稱該規劃“開啟了日本老年人跨境旅居和介護保險跨境結算的新模式”。日本自民黨代理幹事長野田聖子、厚生勞動省副大臣三原順子、中國駐名古屋總領事劉曉軍出席會議並發表主旨演講。



公開信息顯示,該項目目前處於推進當中。今年6月,規劃的主辦單位健康中國研究中心相關負責人到山東濰坊護理職業學院、山東康養集團調研座談,稱根據中日簽訂的據五年規劃,日本老人旅居中國項目在青島、威海、煙台的開展情況及專業技術人才培養計劃。項目提出50萬日本老人分5年進入中國養老,需培養1萬名國際化高端養老服務人才予以應對。



除了準備相關的專業服務人才,相關的養老院也正在建設過程中。

根據介紹,“規劃”的日方實施單位銀色時代株式會社已在北京首厚大家、上海頤和苑建設了銀色時代中國館,計劃今年接納首批赴中國旅居康養的日本老年人。

02

“規劃”在日本方麵牽頭的岐阜“新魅力會”,2017年11月創立,創建人叫帝井少輔。

根據日媒報道,帝井少輔出身於北京,30年前赴日本山口留學,1996年取得日本國籍,現在是日本自民黨成員。

帝井少輔現在在日本積極投身政界活動,多次參加岐阜的地方選舉。

他同時還是銀色時代株式會社的社長。而銀色時代也就是,之前提到的,依托這個項目已經開始在中國建養老機構的企業。

根據中文媒體介紹,銀色時代株式會社是一家在日本設立的中資企業,其中國母公司是中科合拓健康養老有限公司。

由日籍華人、中國企業牽頭,在日本推動這個項目,在日本社會內部受到質疑。

今年2月,自民黨籍參議員山口宏在公開論壇上稱,該項目不涉及日本政府,他向厚生勞動省問詢,得到的回複是:“不了解這個項目”。

而且他說,應日本外交部的要求,中國駐名古屋總領事館網站刪除了文章中看似得到厚生勞動省指導和支持的措辭。

有不少日本網民認為這個計劃“出賣日本人福祉”,有網友稱,“將日本老人送至中國養老機構度過餘生的計劃正在進行中。那麽,如果日本老人在中國當地死亡,中國養老機構不予公布,且將日本老人的養老金轉給第三方,並亂用去世老人的護照,變更去世老人在日本不動產的戶主名稱,並使該房產成為中國人的。這將是一個恐怖的事情。”

還有聲音認為,讓日本老人在中國接受照料。100%中國資本,100%中方雇傭人員,然後,使日本養老金和醫療保險用於支付中國員工,這樣的計劃正在進行中。這可能就意味著,一名中國雇員及其家人都有可能享受到日本醫療保險的福利恩惠。(注:就是說,日本醫療保險的資金將有可能由於養活中國雇員)

麵對批評聲,去年12月出席了發布會的野田聖子和杉山幹夫後來均發推否認了曾出席的新聞。

對此,以帝井少輔為名的推特賬號做出回應,他表示,日本老人不必去中國,但期待將日本優質的護理技術輸往海外。

以後,如果因勞動力短缺而無法進入日本的長期護理機構,那麽(將老人送往中國)不過是一個選項。另外,希望向全世界宣傳日本護理服務的優質之處。



而且他說,銀色時代正在推行“在中國獲得與日本相同的長期護理服務的商業計劃”。不是“日本老人在華五年計劃”。

他還說,我們不認為“日本和中國必須在那裏連接”。廣為談論的“五年計劃”不是我們的事。此外,尚未在政府層麵宣布。我打算在私人層麵出口長期護理技術。

他還表示:目前,如果不違法,中日之間做生意是好的,如果中日貿易完全停止,我們當然不會和中國做生意。

目前這個推特還沒有實名認證,但賬號與他的個人競選網站相連接。

03

中方牽頭的健康中國研究中心,根據它的官網介紹,是一家非營利性科研機構,也是國家健康第三方智庫和評價機構,按企業化管理,自收自支、自負盈虧、自主經營。



但“補壹刀”谘詢了多位專家,均表示對這個機構“不了解”,也沒有聽說過該“規劃”。

“補壹刀”按照健康中國研究中心官網留下的聯係方式打過去,顯示是“空號”,而官網的相關智庫活動更新停留在了2020年,在某app上查詢該中心的地址,確實有這個機構的掛牌。但“補壹刀”在民政部網站上沒有查詢到該機構的注冊信息。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相關專家告訴“補壹刀”,學會內部設有專門研究養老服務的分會和論壇,也跟日韓方麵養老領域的專家有密切的學術交流,但是從來沒有聽相關領域的專家提到過這個規劃。

專家對於規劃的內容表示很驚訝,中日韓三國在健康養老領域確實有很多可以共同交流的內容,但是不應該有這樣一個專門、成體係地組織日本人來中國養老的規劃。

專家表示,隨著我們養老項目的發展,有日本老人願意花錢來中國養老是可以的,中國老人也可以選擇去日本養老,但這些應該是在商業、個人的層麵上。

另一位接受“補壹刀”采訪的專家則表示,中日兩國在養老行業確實有很多可以學習合作的地方。

日本先於中國進入老年時代,日本的養老經驗值得中國借鑒學習。而且如果日本老人來中國養老,會帶來商機,給相關養老機構帶來經濟利益。而中國對日本老人來說也有吸引力,文化、語言、氣候、飲食都比較接近。

老齡化是多國共同麵臨的挑戰,政府之間進行合作,是一個雙向的好事,關鍵看政府怎麽引導,不能讓民營企業為了經濟利益違規操作,把好事辦壞了。

一位從事養老行業的業內人士則對“補壹刀”表示,讓日本老人成批來中國養老,目前業內還沒聽到有這樣的項目,也沒聽過這個機構。

首先,日本老人為什麽要來中國養老,有兩個很現實的問題,在入住養老機構期間,醫保怎麽解決,就算有商業保險看病也很麻煩。其次是語言障礙,雖然山東臨近日韓,可能會有相關人才培養,但養老行業是一個比較專業的行業,不是說一個帶團導遊的語言水平就能解決溝通交流照顧問題的。



中日養老行業內之間的合作還是比較頻繁的,包括養老機構的培訓,養老機構運營的指導谘詢,還有的日企在國內有落地的養老機構,之前還有很多麵對麵的交流,現在受疫情影響可能暫停了。但是我們在中國開展業務,主要還是圍繞中國老人,不是說為了有一天讓日本老人來中國養老,所以目前行業更多的考慮是希望跟中國當地企業合作,為中國老人提供更好的服務,提供更好的設備。

養老不隻是建養老院的問題,而是與整個醫療體製有關,接納日本老人來中國養老,這種項目可能還是噱頭大於內容。

有一位從事日本養老行業相關的人士也給出了她的看法:

她介紹,日本人有全民健康保險,但在中國肯定不能使用。同時有四五成的日本人有商業保險作為養老生活支撐,這一部分同樣不能在中國使用,因此能支付在華養老費用的隻能是退休金。目前日本由於老齡化嚴重,退休金普遍不高。日本老人來華住養老院單人間,按中國行情也得接近1萬元人民幣一個月,也就大致相當於普通日本老人一個月的退休金了,也就是說,來華養老的日本老人要把自己所有的退休金都投入中國的養老院中去。

她認為,養老有很重的屬地化特點,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方麵是方言,方言尚且難懂,更何況他國語言。日語也沒有那麽好學,更何況是介護上的專業語言。此外,飲食習慣等也是問題。

日本這代人對中國不是很了解,媒體對華正麵信息報道比較少,在當前中日關係的大背景下,日本人能不能接受來華養老也是個問題。

她介紹,目前中國養老專業方麵的人才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定向培養的學生一畢業就被市場一搶而空,也不需要刻意吸收他國老人來華來創造崗位。

這位業內人士說出了自己的一點猜測,她認為,養老產業被認為是將來會有很大前景的一個產業,而像房地產這樣的行業亟待轉型,可能有一些項目會鑽中國人對日本以及中國養老行業不了解的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