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女孩連線中國親生父母:謝謝你們把我扔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姑娘叫喬伊 · 瓊斯,是一名美籍華人。

在外人看來,喬伊 · 瓊斯的人生光鮮順遂——

美國長大,耶魯大學畢業,如今已經結婚生子,家庭幸福美滿。

誰能想到,這樣優秀的她,是一名棄嬰。

喬伊 · 瓊斯出生沒多久,就被親生父母遺棄,後來被送進了福利院,又被一對美國夫婦領養。

夫婦倆將她帶到美國,就這樣,喬伊 · 瓊斯在大洋彼岸,度過了自己的前半生。

24 歲那年,她通過國內媒體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然後進行了一次跨洋視頻對話。

這次對話,顛覆了很多人對 " 久別重逢 " 的想象——

時隔 24 年第一次見到親生父母,喬伊 · 瓊斯的表現,很冷靜。

沒有指責,沒有怨恨,甚至沒有問當年被遺棄的原因,有的隻是全程禮貌性微笑,感謝父母給予她生命。

反而是當初拋棄她的母親,情緒激動,一邊哭著一邊道歉——

「女兒對不起,你那麽一點,媽媽就把你扔掉」

「媽媽這麽遠,媽媽保護不了你」

不知如今痛哭流涕的母親,是否想過,當初尚在繈褓的嬰兒被丟棄在馬路邊,稍有不測,就會有生命危險。

麵對母親的道歉,喬伊 · 瓊斯的回答,可謂 " 溫柔一刀 " ——

她隻是淡淡說了句,沒關係,真的很感謝你,扔了是件好事。

也正是這句話,將喬伊 · 瓊斯推上了風口浪尖。

有人說,喬伊 · 瓊斯太冷血了,對方好歹是親生父母。

可在主頁君看來,「感謝」這個詞,諷刺,卻也誠實無比——

喬伊 · 瓊斯很清楚,沒有當初的拋棄,她就不會遇到如今的養父母,一步步長大,長成一張沒有被生活欺負過的臉。

是素不相識的養父母,給了喬伊 · 瓊斯第二次生命和嶄新的人生。

而她的親生父母,無論出於什麽目的,重男輕女的糟粕思想也好,生活所迫也罷,當初拋棄親生骨肉,就是一種不負責的行為。

生而不養,那又何必生呢?

喬伊 · 瓊斯的故事,也讓主頁君開始重新審視那句話——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很多人從小就被灌輸" 養育之恩大於天 "的思想。

可實際上,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當父母的。

做父母不用考試,是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哀。

我們看過太多自私的父母,親手毀了孩子的一生。

還記得" 殺魚弟 " 孟凡森嗎?

9 歲那年,他因為一張蹲在地上殺魚的照片迅速走紅。

後來人們才知道,小男孩早已輟學。

身為家中長子的他,在堅信「讀書無用論」的父親的 " 逼迫 " 下,早早接過了生活的重擔。

父親不僅剝奪了孟讀書的權利,因為性格暴躁,還總是打罵孩子。

在孟凡森走紅後,父親更是將他變成了賺錢的機器——

以他的名義開店,帶他上節目,掙快錢,榨幹兒子的價值。

就這樣,孟凡森被父親推入一個利益熏心的世界,和本該有的美好純潔的校園生活,漸行漸遠。

這樣窒息的成長環境,導致孟凡森心理有些扭曲。

長大後的孟凡森,幾次重回大眾視野,都是因為負麵新聞——

打架鬥毆;被父親毆打,差點摘除眼球。

這每一條新聞背後,都帶著原生家庭的傷。

最令人心痛的,還是他 17 歲那年,喝下百草枯試圖自殺。

喝下毒藥之前,他和父親大吵了一架。這是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麽多年過去了,原生家庭還是沒放過他。

和孟凡森的父親一樣,是利己主義者的,還有演員毛曉彤的父親

在之前,很少有人能想到,一向以甜美形象示人的毛曉彤,有個千瘡百孔的原生家庭——

她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父親沒有參與她的成長。

可長大後,那個沒有盡一點義務的父親卻出現在她麵前,張口就要五千萬贍養費。

女兒不給,他就鬧到電視台,放出狠話「咱們一塊下地獄吧」。

毛曉彤父親的所作所為,常常讓人想起那句——

做父母的唯一門檻,就是有生殖器官且功能正常而已。

不過,上麵這些例子,終究是極端個例。

大多數原生家庭帶給孩子的創傷,是藏在細枝末節裏的。

有多少孩子,第一次感到絕望與無力,是拜父母所賜?

你或許看過最近刷屏的那個新聞——

一個媽媽,覺得《阿衰》這本漫畫書不適合小孩子看,再加上孩子考試馬虎出錯,一氣之下,當著孩子的麵,把書撕了。

她明明知道,孩子有多喜歡那本漫畫書。

那本《阿衰》,對孩子來說,或許是重壓之下的烏托邦。

如今這個心靈寄托,被媽媽親手摧毀。

孩子有多難受呢?

書被撕了之後,他再也沒有提起過。

悲莫過於無聲。

還有那個因為兒子和自己頂嘴,就借著酒勁兒,將兒子親手做的模型,全部砸了的父親。

等第二天酒醒了,看著心碎的兒子,他非但沒有悔意,甚至還放出狠話:

" 如果還敢頂嘴,就繼續砸。"

在這些家長眼中,孩子與他們從來不是平等的關係,而是服從與被服從的關係。

他們對孩子,毫無尊重可言。

這些家長或許都忘了,孩子也是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人,而不是附屬品。

不幸的童年各有各的不幸,但不幸的源頭,大多來自原生家庭。

這一個個揪心的故事,也讓主頁君再次意識到——

為人父母,絕不僅僅是生下孩子那麽簡單。

生下孩子,隻是開始,「育人」才是為人父母的根本。

孩子生來都是一張白紙,TA 們世界觀的搭建,性格的養成,都離不開父母的引導。

多少孩子,就因為父母教育方式不當,活在水深火熱中。

很多父母都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那一套,可實際上,它釀成的悲劇還少嗎?

一男孩落水後被救上岸,第一句話就是 " 爸爸別打我 ",在孩子的潛意識裏,爸爸的打罵比失去生命更可怕。

知名作家麥家,也是「棍棒下」長大的孩子,他從小對父親恨之入骨,恨到什麽地步呢?

20 多年,從未叫過父親,甚至自己偷偷改了身份證上的名字。

李玫瑾教授曾經說過,孩子早年的成長環境,家庭教育,決定了其一生的幸福。

的確。

主頁君一直認為,除了父母的教育,成長環境對孩子的影響,也是潛移默化的。

很多孩子,因為成長環境,變得不再相信婚姻。

比如春夏。

她說家族所有女性都離過婚,她無法在任何一個人身上看到婚姻幸福的影子,所以對結婚的欲望沒有那麽大。

還有人,變得渾身是刺。

比如《安家》裏的房似錦,她總是一副強勢的麵目示人。

那是因為,她從小長在重男輕女不被父母待見的家庭,她習慣穿上厚厚的鎧甲,保護自己。

太多人,從少年走到中年,再走到暮年,童年創傷卻從未結疤。

最可怕的傷害,從來不是山崩地裂的,而是瑣碎、平淡、且持久的。

多年前,《歡樂頌》熱播,樊勝美的一句" 一個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一個人的宿命 "戳中無數人。

可總有人,不信命。

美國年輕作家塔拉 · 維斯特弗,靠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

塔拉 · 維斯特弗在 17 歲之前,和父母家人生活在閉塞的大山裏。

在這裏,父親是絕對的領導者。

不許塔拉 · 維斯特弗上學,還從小給她灌輸 " 女人的身體和精神都是男人的附屬品 " 這樣的思想。

可以說,塔拉 · 維斯特弗的原生家庭糟糕透了,但她從未妥協。

她自考了本科,後來還拿到了劍橋大學的碩士學位,徹底走出了大山,擺脫原生家庭的桎梏。

還有我們熟悉的孫儷和上麵提到的毛曉彤。

她們都在小時候被爸爸拋棄,長大後把原生家庭帶來的傷害化為前進的動力,靠自己逆風翻盤。

所以,如果你曾經受傷,或正在經曆痛苦,

我想和你說——

原生家庭的不幸,從來不是你的錯。我們每個人,都無法選擇出身。

如果可以穿越時空,我想穿梭到你快要放棄的那個時刻,告訴你,

就算全世界都忽視你、為難你,你也要看見自己。

看見一個事實,那就是,你值得被愛,也值得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