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好了我要殺他”,住院老太一句話引全網憤怒...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朱一旦拍過這樣一個頗具諷刺意味的視頻。

一個女性在路上摔倒了,他準備過去扶,但是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人訛,於是要人拍下自己救人的全部過程。



而那個給他拍視頻的人,害怕自己被人說是和朱一旦是一夥的,於是要別人拍下自己拍朱一旦救人的視頻,以證清白。



另外一個人也害怕自己被說是一夥的,也要另外一個人給他拍攝……

於是,他們就這樣形成了一個連鎖效應,朱一旦救人,從頭到尾有幾十人在拍攝。

直到最後麵一個人說可以了,然後層層向前麵一個人傳遞,朱一旦才能彎下腰救人。



辛辣嗎?辛辣。

諷刺麽?真的很諷刺!

但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比救人更重要的是保證自己的清白,可是當自己找來那麽多人拍攝的時候,或許已經錯過了最寶貴的救治時間。

朱一旦用拍攝視頻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他並沒有想到的是,現實可能比這個情況更殘酷:即使你拍攝了視頻,也難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公交車司機馬師傅就因此極其鬱悶和寒心。

一天,他正在開公交車時,有位老太太從他的公交車下車之後,沒走幾步路,就一個沒注意碰到馬路邊緣摔倒了。

看到這一幕,他想起自己家裏的老母親;而且他擔心老人摔倒在公交車站牌會很危險,其他公交車進站的時候會壓到她,於是,他毫不猶豫跑過去扶老人。

報警之後,他把老人送到醫院。醫院住院需要交錢,他又墊付了2000元醫藥費。



這不做好事不要緊,一做好事就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痛苦和麻煩。

他把老人送進醫院之後,老太太一家人就訛上了他。

“不是他弄倒的老人,他把老人送到醫院幹什麽?還墊付醫藥費?這就是心虛!”

老太太一家人死死咬住了他,馬上就要動手術了,他們不斷打電話要馬師傅送錢來。

陳老太堅稱是馬師傅的車沒有停穩,導致她下車摔倒,且她還好像被車門夾了,她之所以這樣,都是馬師傅害的。

陳老太戾氣很重,一直在醫院叫囂著:病好了我要殺他!



老人或許是因為有點糊塗又眼花耳聾,搞不清真相,可陳老太的家人也一口咬定是馬師傅害的。

他們訛上馬師傅,要他承擔所有責任。

馬師傅感覺自己跳入黃河也洗不清了,他怎麽也想不通:自己明明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可是卻成了他們眼裏的罪人?

更讓他寒心的是,他自己親手救了一命的老人,卻揚言病好了要殺他。

同事們都說他傻,家裏人對他的行為也不理解,他慢慢開始懷疑自己做好事的意義。

其實,他的家庭條件也不好,上有老下有小,他早出晚歸開公交車,就是為了給家裏賺點錢。老太太一家人獅子大張口的那個錢,他根本拿不出來。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拿出老太當時摔倒的照片,說明老太是碰到馬路邊緣摔倒的。



他還親自模擬當時老太摔倒的場景,證明老太是自己摔倒了。



可是,無論馬師傅怎麽說,老太的家人就是不信。

“照片不行,必須有更清晰、確鑿的證據!”

這個事情壞就壞在公交車沒有記錄功能,隻有實時監測功能,也就是說,公交車公司這邊,無法提供視頻。

既然公交車公司這邊拿不到視頻,那就隻能找當時的路段監控攝像頭了。

三天後,警方終於找到一段事發時28秒的視頻。

視頻非常清楚地記錄了老人是因為自己腳步不穩摔了一跤,和馬師傅沒有任何關係。



視頻非常清晰,有力地證明了馬師傅的清白。

馬師傅看到視頻非常高興,自己終於洗清冤屈了!

可是,即使是有視頻,事情還沒結束。

當記者把這個監控視頻拿到醫院給陳老太看時,陳老太情緒極其激動,連說了五個自己沒有錯,她堅稱是馬師傅自己搞(的視頻)。



她不斷地對記者說:我老人家是不會撒謊的。



老人的家人們也堅持之前的看法,陳老太的兒子說:我們不能單靠一個鏡頭就馬上要下結論。



意思就是,馬師傅這個老實人,他們訛定了!

說實話,寫到這裏的時候,我也忍不住要罵髒話了。

你不是要證據嗎?視頻明明白白記錄了人不是馬師傅撞的,你還要怎麽樣?

見過不要臉的,還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

無奈,麵對咄咄逼人的陳老太家人,老實又善良的馬師傅,隻能繼續尋找證據。

他打印了無數“尋人啟事”張貼到公交車站牌尋找事發時候的目擊證人,希望熱心人士能夠幫他作證,還原真相。



這個“尋人啟事”的落款看得讓人無限心酸:無奈的公交車駕駛員。



為了貼這些告示,他風裏來雨裏去,付出了很多很多。

終於,一個熱心人士聯係上了馬師傅,他站出來說自己是目擊者,老太太是自己摔倒了。

看到有熱心人士出來幫自己作證,老實的馬師傅感動得眼淚快要掉下來。

人證物證俱在,這下老太一家人無話可說了吧?

可是老太依然不承認,依然胡攪蠻纏,老太的大兒子也是堅持之前的看法,反正就是不肯去給馬師傅道歉。

這件事情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馬師傅所在的公交車公司,對馬師傅的見義勇為大為讚賞,並獎勵了馬師傅三千塊現金,而馬師傅也成了所在城市的知名熱心人。



雖然馬師傅被獎勵三千塊錢現金,但他給陳老太墊付的2000元,陳老太一家一直沒有歸還。

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在事件的最後,馬師傅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

車子都需要拐彎,給老太和她的家人一個轉彎的時間。

馬師傅心態很好,覺得陳老太一家人會拐彎,但我覺得這“惡毒”而“狡詐”的一家人,這一輩子應該不會轉彎了。

很多事情都講究基因和遺傳的,一個三觀不正的老太太背後,也同樣站著三觀不正的一家人。

說實話,看完這整個事件,我感到背脊發涼,一陣陣後怕。

要是馬師傅所在的路段沒有那個監控視頻呢?

要是馬師傅的告示張貼出去並沒有好心人幫他站出來作證呢?

是不是陳老太一家人就像吸血鬼一樣依附在馬師傅身上吸食一輩子,直到把他啃噬幹淨?

我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人性的深淵,不值得去凝視。

這件事情真正讓我深思的是,陳老太一家人這樣去訛詐馬師傅,這樣去欺負他,竟然沒有付出任何代價。

訛詐到了就是錢,沒有到手也沒有損失,那何不去試試?

或許,這就是陳老太一家人那麽囂張,那麽蠻橫跋扈的原因所在。

《道士下山》有這樣一句話:壞人之所以猖狂,是因為好人的沉默和縱容。

如果一味地以“我弱我有理”、“我老我有理”、“我病我有理”為主導,去縱容他們,那麽這個社會將會變成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社會。

最後的最後,馬師傅說:祝老太太早日康複,希望她再坐我們的公交車,我會去看望她。



這……大可不必了吧!

這個司機就是太老實,太善良!

他真正應該做的,就是惡狠狠地去起訴這不要臉的一家人,把自己2000塊錢給要回來!!!

這件事情真的讓我極其氣憤,到現在心情都久久不能平靜。

老太太的事情被媒體曝光之後,也引發了全網一片憤怒。

其實這並不是個例,社會上像這樣的事件太多太多了。

今年2月,河南兩位少年扶起一位老太太,可老太太卻反咬一口:“如果他們沒有責任,他們會送我去醫院?”

那兩個做了好事的孩子總是躲在廁所裏偷偷哭泣,覺得給家裏惹了麻煩。

大家還記得彭宇案嗎?

一句“不是你撞的,你為什麽要扶老人?”,讓中國的道德集體滑坡了十年。

深圳大學的一位教授曾做過一個統計,截至2015年,在149起因扶人引發爭議的案例中,80%左右的案件真相最終被查明,其中誣陷扶人者的案件竟然高達84例。

如果一味地縱容老者,縱容弱者,縱容死者,那麽他們就會打著“我老我有理”、“我弱我有理”、“我死我有理”的幌子,越來越囂張,越來越肆無忌憚。

公交車上一個老太太因為司機沒有按她的要求停車,用拐杖砸向司機,將司機打傷。

地鐵上一個老人要求別人為他讓座,被拒後猛扇對方耳光。



廣州六旬老人吳某在景區遊玩的時候,悄悄爬到樹上偷楊梅,由於樹枝枯爛斷裂,致吳某從樹上跌落,送醫院搶救無效身亡。

家屬憤而將景區告上法院,索賠60多萬元,說景區沒有做好安全防範,還有一個極其無恥的理由:誰叫你們的樹太好爬了?

網上輿論一片嘩然。

你知道這樣無限縱容他們最壞的結果是什麽嗎?

是社會道德的集體倒退,是人們變得越來越冷漠。

河南駐馬店,一個姑娘被撞後橫躺在冰冷的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路人視而不見。

後來,一輛汽車從她身上碾壓而過,直接奪走了她的生命!

四川攀枝花,一位老人摔倒在出站口,周圍的人來來去去,但就是沒有人敢伸出援手,任憑老人躺在冰冷的階梯上麵。



震驚全國的小悅悅事件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年僅兩歲的女童小悅悅走在巷子裏,被一輛麵包車兩次碾壓,幾分鍾後又被一小貨櫃車碾過。

讓人悲痛的是,在女孩小悅悅身邊經過的十八個路人,都選擇離開。



每次這樣的事情發生,總會有人感歎世態炎涼,總會有人大罵路人冷血無情。

對,他們都罵得很對,但這背後的真正原因是什麽?

其實很多時候他們不是不想救,而是不敢救,甚至救不起。

要是老人的家人訛上了怎麽辦?要是小孩的家人怪自己撞的怎麽辦?自己根本沒錢,怎麽招架他們的訛詐?

這就是我們長期對“弱者”縱容導致的最壞結果,整個社會都變得冷漠。

當救一個人,需要幾十個人拍視頻,為自己作證的時候,是這個社會的悲哀,也是這個時代的不幸。

世道的變壞,就是從縱容弱者的壞開始的。

如何做才能讓我們這個社會變得越來越好?

我以為,應該用法律和規則去製定一切。

不是“誰弱誰有理”、“誰老誰有理”,而是“誰違規誰擔責”、“誰違反誰受懲罰”,不應該以“老了”、“病了”、“死了”而逃脫這一切。

還記得那個著名的“老人偷拿超市雞蛋猝死案”嗎?

老人偷雞蛋出門被超市工作人員阻攔後,突然情緒激動,倒地猝死,家屬把超市告上了法庭,索賠巨額錢財。



最後法院判定家屬一方無理,超市一方無需承擔任何責任。

不得不說,這一次的判決結果真的是大快人心!

這不僅僅是一次正義的勝利,更是對無數“我弱我有理”、“人死哪我訛哪”的一次成功反擊!

如果判罰了超市需要賠償,今後可能會出現更多的人在超市偷竊,被抓到則以“我有病”理直氣壯地脫責。

以事實證據和法律法規為判決基礎,而不是“誰弱誰有理”,這才是真正正確的做法。

如果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那我們的社會會慢慢回歸到它原本的樣子。

長期以來,因為對弱者的縱容,讓“我弱我有理”的扭曲觀念大行其道,也讓弱者們嚐到了甜頭,越來越不把規則放在眼裏,以為所有的規則都會對他們網開一麵。

但是,社會不是他們父母,不會一直慣著他們的蠻橫無理。

犯錯就要受到懲罰!

最後用胡適的一段話結尾吧:

一個肮髒的國家,如果人人講規則而不是談道德,最終會變成一個有人味兒的正常國家,道德自然會逐漸回歸。

而一個幹淨的國家,如果人人都不講規則卻大談道德,最終會墮落成為一個偽君子遍布的肮髒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