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問晉"!山西洪災史無前例 中國媒體卻沉默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山西祁縣的一段鐵路被洪水衝垮(微博視頻截圖)

今年十一長假期間,中國山西經曆了多天強降水,發生了罕見的洪災,但是關注度遠不如河南洪災,幾天後才衝上微博熱搜。多位山西災民告訴本台,當地河堤決口,房屋和道路等基礎設施損毀嚴重,農作物和經濟損失重大,目前基本進入災後重建階段。

10月2日至7日,山西出現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強秋汛,平均降水量達到119.5毫米。太原、陽泉、臨汾、長治、呂梁、晉中等大部分地區都創下了10月上旬累計降雨量紀錄,多地出現洪水、內澇、滑坡等災情。

山西省12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一共11個市76個縣(市、區)將近176萬人受災,因災死亡15人,失蹤3人,農作物受災麵積350多萬畝,直接經濟損失大約50億元。

暴雨肆虐多日之後,寒潮來襲,使得救災工作雪上加霜。14日,山西省發布霜凍和寒潮藍色預警,預計48小時內大部分地區地麵最低溫度將要下降到0℃以下。

“我們已經進行自救,基本上成功。今天晚上剛接到鎮上的通知,今晚十點從上遊泄洪,開始往瓷窯河倒灌。我們必須做好防汛準備。現在已經安排了二十輛大車、四五十個勞力、兩台挖機、四個裝載機,往河邊走開了。” 山西晉中介休市桑柳樹村村主任徐延峰告訴本台。

決堤倒灌,農田被淹,窯洞坍塌

截至11日,山西省10市、87縣、653個鄉鎮的水利設施出現不同程度損毀。烏馬河、象峪河、汾河、磁窯河等沿岸地區出現決堤現象。

桑柳樹村處於汾河幹流與磁窯河交匯地帶,直到6日上午,徐延峰還沒有意識到磁窯河決堤的危險,“我們沒有收到通知,隻是兄弟單位給我打電話:我們孝義收到通知了。我趕緊匯報鎮長書記,作出決定,下一步轉移。”

徐延峰回憶說,洪水來得又快又猛,最深處能到兩米,“10月6日淩晨兩三點,基本上就決堤了。7日中午12點多,洪水基本上就倒灌進村了。全村土地麵積2230畝地、村莊占地480畝、在村裏麵的老百姓有1200多人,所有的土地全都受災。現在地裏還有水,三分之二的玉米和高粱都沒有收回來。”

6日晚上九、十點鍾,村內七八百個勞力聯同社會救援人士,一共近一千人,調動二三十台機械裝備,開始試圖設立防線。

“我跪下祈禱千萬不要在我手上決堤,必須保護老百姓。我們村上了年紀的人都哭了,我也流淚,鎮長書記都跟著我流淚。三天兩夜沒合眼,防汛工作功虧一簣,一下就蒙了,沒想到一下就淹了。我們自己做的第二個防線一衝毀,立馬就感到無望了,特別無助。7日淩晨兩點多,我們去堵最下遊,陷進兩台裝載機、兩台挖機,現在還有一台直接報廢了。”徐延峰感慨道,桑柳樹村眾誌成城,可是抵不住來勢洶洶的洪水。

除了無法控製的天災,讓桑柳樹村的村民無法釋懷的是,村西邊的團結渠一直被鄰村修廠占用,這次沒能發揮到排水的作用。

徐延峰:“我們村倒灌的原因是,最下遊有個堤壩平了,讓別的鄉鎮、某些人給破壞了,為了個人利益。老百姓罵我,雖然堤壩不是在我手裏推平的,但是他們的意思是,如果堤壩有人堵住,這次或許能保住。”

10月5日下午,烏馬河水位迅速上漲,出現漫堤。山西太原清徐縣堯城村的村民時海強對本台表示,河堤雖有裂口,但是全村自救成功:

“除了小孩、殘疾人、年紀特別大的,全村將近1500人全部出動,肩扛人挑,才把河堤保住。如果發生一次,起碼五十年不會再發生,後續河堤的修繕加固、各部門的應急方案(會加強)。鄭州為什麽死了那麽多人?應急預案不完善。”

此外,山西省截至11日公路災損達6千多公裏。因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全名的後溝村村民李女士告訴本台,祁縣來遠鎮的宋家莊村、後溝村、下坪村多地出現道路中斷,房屋塌陷,村民被困長達一周。她當時得不到關於父親的任何消息,5日開始打不通電話,直到11日才能順利通話。

她的父親被困在窯洞裏,沒電沒網,洞裏裂了縫,炕上濕透了,隻好睡在地上,平時燒柴火做飯。豬圈被衝倒後,死了八頭豬,損失慘重。

“我們住在盤曲的山路,山體有滑坡。整個鄉的信號完全中斷。現在好很多了,13日好像就已經通電,10日人也可以進去送食物,路在連夜修。” 李女士說,災區信息流通不暢,目前沒有聽說人員傷亡。

災情信息滯後,媒體監督不力

與山西省的受災嚴重形成對比的是互聯網的低關注度和一線報道的稀缺,中國民眾沉浸在十一黃金周和《長津湖》的愛國激情之中,“無人問晉”成為山西人的自嘲。

澎湃新聞發布社論寫道,災情如何提升信息傳播效率,增加防汛救災工作的透明度、能見度,是提升中國災害應對能力的題中之義。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對本台表示,中國領導人這次對山西洪災明顯不夠重視:“汾河將近一半以上的庫容被泥沙淤積,幾乎在防洪上沒有功能,隻要汾河開始泄洪,山西省所有小水庫都需要往下泄水,無預警泄洪。防洪需要對上流有很清晰的了解,一個是靠內部指令,一個是靠新聞媒體。為什麽2日出現的洪水,9日官方才報道?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山西洪水的信息很不完整,報道質量也很不好。”

山西古建築告急

除了175萬災民,山西2.8萬餘處古建築也在洪災麵前搖搖欲墜。紅星新聞的記者實地走訪後發現:丁村民居遭遇地基塌陷,台駘廟的西北城牆垮塌了五六米,魁星樓也在此次暴雨中倒塌。

古建築畫家連達在受訪時表示,許多國寶級古建築散布於鄉村,沒有專門設置景點和圍牆,缺乏修繕保護;且山西氣候幹燥,古建防雨排水係統差。

截至10月10日,山西損壞不可移動文物達1763處。山西籍導演賈樟柯呼籲,政府和公眾要高度重視偏遠地區文物受災情況的排查和搶救,“大家出力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