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名媛的21天:現實中她素顏清爽 與“假名媛”判若兩人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圖為鄒雅琦假裝“名媛”在機場頭等艙候機室

9月18日下午,法治周末記者見到鄒雅琦時,素顏清爽、有些靦腆的她,跟網文和視頻中精心打扮過的“假名媛”形象判若兩人。交談中,鄒雅琦向記者還原了自己21天的“假名媛”經曆

文 | 法治周末記者 鄭超

責任編輯 | 尹麗

近日,一篇講述北京女大學生不花一分錢卻在城市中“優雅”生活了21天的故事在網間流傳。這個年輕女孩精心裝扮,衣食住行全部靠“蹭”,卻過得“像名媛一樣”。

“蹭”社會資源的21天免費之旅

故事中的主人公,是中央美術學院實驗藝術專業2021屆本科畢業生鄒雅琦。在央美,實驗藝術專業分為三個方向,鄒雅琦主修其中的社會性藝術。

5月,鄒雅琦憑借手機和折疊三腳架將自己免費生活21天的經曆記錄下來,拍攝了整整256G的素材。經剪輯製作後的視頻短片《瞬間所有製》,於今年6月在央美畢業展上首次呈現給公眾。



圖為鄒雅琦作品《瞬間所有製》在央美畢業展上展出

鄒雅琦這樣描述自己的作品:“我通過蹭社會資源的方式在北京市免費生活了21天,衣食住行梳洗娛樂全部蹭來,並且過得像名媛一樣優雅......通過21天的行為來達到對所有製的思考——瞬間與永恒的關係,以及(對)現實的反思——這個社會應當留有餘地還是應當檢查漏洞。”

她還寫道,“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思考,極少數人是否可以通過這個社會產生的某些過剩物資從容地活下去。在我的經曆中,這種免費‘過剩物資’的分配非常有趣,它們往往分配給看起來物資富足的人——免費睡覺的高級酒店大堂、免費洗澡的機場和酒店浴場、混入婚禮或自助餐偷吃……”,“我就扮成這種物資富足的人,混入其中讓一切都合情合理”。

確有擔心因違反規則而招致風險

線下展出後,《瞬間所有製》並沒有很快在觀展者中掀起大波瀾。作品第一次收獲熱度是在一個長期關注“美院日常”的自媒體號將短片更名在線上發布後。幾日內,該片在B站(嗶哩嗶哩)瀏覽量迅速突破200萬。

同時,許多自媒體將鄒雅琦的故事 “洗稿”後重新發布,一些公號還標注了“原創”標簽,標題中 “女大學生”“假名媛”等博眼球的字眼,讓一些公號收獲了“10萬+”的流量。鄒雅琦認為,有些公號洗稿後的文章誤導了讀者,故意放大了“名媛”一詞,讓很多網友誤以為她就是“真名媛”。

鄒雅琦強調,自己並非名媛,並且在生活中是一個樸素的人。她反對消費主義,偶爾會在慈善商店買東西。

不久前,假扮名媛央美女生回應的相關話題在微博衝上熱搜榜第一名。輿論關注把鄒雅琦和她的行為藝術作品推向風口浪尖。

9月18日下午,法治周末記者在其畢業後的住處兼工作室見到鄒雅琦時,素顏清爽、有些靦腆的她,跟網文和視頻中精心打扮過的“假名媛”形象判若兩人。交談中,鄒雅琦向記者還原了自己21天的“假名媛”經曆。

“在做這項行為藝術前,我做足了準備工作:去每個地方提前踩點,摸清哪裏有免費食物,哪裏可以免費過夜,哪家店24小時營業的……”,“首先確定去哪些地方,並且不能在一個地方待太久,否則容易被識破”。

這個項目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鄒雅琦用媽媽給的經費購置了用來裝扮成“富人”的裝備:假的愛馬仕挎包,一枚假鑽戒、兩條“山寨”項鏈和1個彩妝盒。

視頻中的鄒雅琦始終保持著精致妝容。她特意用口紅把嘴唇畫得很紅,以達到“生人勿近”的效果。脖子上戴著的那條項鏈,則在光照下反射出閃亮的光。

經過前期調研和備齊裝備後,5月1日,鄒雅琦的行為藝術項目正式開啟,她把完成精心設計好的不同行程稱為“通關”。

第一關從離學校不遠的一家女仆主題酒吧開始。“我去他們組織的漫展幫忙,不要報酬,酒吧老板則讓我免費吃住,這樣度過了三天。後來,酒吧老板給我買了最便宜的機票,並報銷我往返機場的車費。”

機票是進入第二關—機場候機廳的“通行證”。在機場候機廳,鄒雅琦用事先打印好的頭等艙專屬牌混進了頭等艙候機室。在那裏,她“吃免費自助餐,睡紅絲絨沙發”。



圖為鄒雅琦在機場頭等艙候機室

隨著項目向前推進,鄒雅琦覺得自己的“表演”越來越自然,剛開始時的緊張感也逐漸消失。



圖為鄒雅琦在機場母嬰室內

第二關“通關”後,她從容混進過拍賣會會場,在拍賣會上試戴價格不菲的翡翠鐲子,吃會場提供的高級點心。此外,她還成功混進了五星酒店的大堂、自助餐廳和淋浴房。5月21日,所有“通關”結束,鄒雅琦回到學校。



圖為鄒雅琦“混入”五星酒店淋浴室

隨著鄒雅琦的作品在網上引發熱議,有人質疑她背後另有拍攝團隊。對此,鄒雅琦解釋,“我有一個可以折起來的三角架,打開之後有一米高。它還有一個遙控器,在拍攝過程中沒有引發關注,可能別人覺得我隻是個同時用兩個手機的忙碌的人。”

還有網友發文提出:鄒雅琦“騙吃騙喝”21天,用假頭等艙休息室專屬牌騙過服務員,享用頭等艙休息室一日三餐,冒充酒店住客簽名偷吃自助早餐等行為盡管是藝術創作,但是否違反了相應的法律法規?

事實上,有些時候,鄒雅琦也擔心自己的行為藝術因違反規則而存在風險。比如,她確實“偷吃”了宜家的麵包。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性別與法律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鄧麗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對於行為藝術的主體來說,的確存在法律風險。最終這種風險是否會轉化為現實的處罰,要看具體法律法規的適用,包括各種消費場所製定的規則,這些場所如何看待違反這種規則的行為及其造成的損害,如何主張自己的權益等。

鄧麗覺得,鄒雅琦經曆了一場冒險、一場奇遇,成就了一部作品,但也要做好承擔相應責任的準備。

“名媛”一詞的外延越來越開放



圖為鄒雅琦“獨享”的五星級酒店大堂

“名媛”話題並非首次登上熱搜。一年前, “上海名媛拚單群”就曾成為網友談資。拚單購買奢侈品、定頂級酒店、打造高端人設的“假名媛”群聊被媒體揭露後遭到網友群嘲。

鄧麗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名媛”一詞的外延越來越開放,最初在較狹窄的意義上主要指向名門閨秀,現在似乎有錢有名又經常出入社交場合(包括網絡社交)的女性都可以叫“名媛”。在過去,名門閨秀或者嫁入名門望族的女性之所以備受矚目,是因為她們往往體現出良好的教養和風儀,代表著美好的女性形象。

當下一些社會媒體、娛樂界使用“名媛”這個詞,可能並不強調文化意蘊,主要是指有一定名氣又時時顯示出富足甚至奢侈狀態的女性。

“名媛”新聞廣受關注,這背後也折射出大眾的“獵奇”心理,這是意味深長的,鄧麗說。

屢屢出現的“假名媛”現象說明了什麽?

有網友把鄒雅琦的經曆比作現實版的《百萬英鎊》。在馬克·吐溫的這部小說中,流浪漢偶然獲得了一張無法兌現的百萬英鎊的支票,一個月後,他不但沒有餓死或被逮捕,反而變成了富豪。之後,用網絡語言來說,他“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另有網友感歎:“社會縫隙多如蛛網。”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認為,“這種說法是文學式表達,不能描述真實社會,對於真正遇到困難的人來說,社會更像四麵牆,走投無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對於鄒雅琦的21天“假名媛”藝術作品試圖表達的批判,張建偉也不以為然。

而在鄧麗看來,一個社會的資源分配如果清爽分明,不存在接駁、縫隙以及模糊含混的角落,是理想化狀態,社會本身有它混沌的一麵。美院女生的作品引發爭議,真正的原因在於,大家認為這種友好體驗隻向高收入階層開放,是友好還是區別對待?如果是區別對待,它是製度層麵的還是人性層麵的?平等的權利訴求能應用於到這樣具體而微的消費情境嗎?這些問題都值得思考。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社會與人口學院副院長黃家亮將鄒雅琦的行為藝術作品看做是一項社會學、人類學中所講的田野調查或社會實驗。

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黃家亮表示,階層地位高的人士確實存在著諸多隱性福利,享受著這諸多隱性便利。這不是現代社會所獨有,其根源在於人性中的“勢利”傾向,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黃家亮進一步分析,社會上屢屢出現的“假名媛”現象反映出,當前隨著物質生活的富足,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都發生了急劇分化。一部分人心態浮躁、觀念畸形扭曲,追求物質享受而忽視內在提升,希望通過外在的符號來提升自己的階層地位。

黃家亮還告訴記者,按照法國社會學家鮑德裏亞在《消費社會》裏的說法,當前社會是一種消費社會,商品已經成為一種“符號體係”。在物質豐裕的後現代社會中,人們的消費理念發生了深刻變化,正在從“勞動力消費向身份消費轉變”,人們消費不僅僅是滿足物質的需要,人們需要通過商品和消費建立自己的身份認同。

社會也更傾向於通過消費符號來判斷人們的階層地位,黃家亮補充道。

目前,畢業後的鄒雅琦已與一家畫廊簽約,成為一名年輕的藝術家,為即將在日本展覽的全新作品做準備。

“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我的作品。但是沒有關係,這是一個探索的過程,我也沒有設定實驗結果,並且會一直探索這個議題。”鄒雅琦表示,她將在社交平台陸續更新“21天裏發生的細節”以及之後新的藝術作品。

“21天的時間不夠用。”鄒雅琦說, “假如我有更多的時間,我會嚐試接觸富人階層,結識‘真名媛’”,她還向記者透露,“已經答應了學校的老師和他的製片,在不久的將來參與製作與21天‘假名媛’經曆類似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