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唱“社會主義好” 閆妮張嘉譯願意把億萬財產都捐出來嗎?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白話:冒牌的無產階級

2021年9月22日 



閆妮和張嘉譯是中國大陸觀眾非常熟悉的演員,出演過多部影視劇,而他們兩人合作出演的也有多部,像《一仆二主》、《少年派》、《玩命三日》、《裝台》等,都受到不少粉絲追捧。

九月十五日,在第十四屆中國全運會開幕式上,閆妮和張嘉譯同台演唱了一首《社會主義好》,雖然受到一些粉絲的褒獎,但也有人說他們聽得都起了雞皮疙瘩。尤其因為有一句“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引起所謂熱議。

現在據說視頻全線下架了。下架了就不說了嗎?有些人想怎麽“表演”就怎麽“表演”,拿觀眾當猴耍,那麽,我等也就想評論就評論。再說,他們是公共人物,是名人,普通人享有的某些權利他們並不享有。就像我在評許家印一樣:利也要,名也要;或者拿利換名,拿名換利。而這兩個演員,其實也一樣,為了“重在政治表現”,既想過奢侈的“資產階級生活”,又要表現出熱愛無產階級,這不就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嗎?他們兩個跟許家印其實一路貨色。

一個人有多少錢或多少財富,除了他自己要上什麽“富豪榜”之外,完全屬於個人隱私,一般人無權過問。可張嘉譯不是無產階級,更非無產者,這是肯定的。那麽他在西安全運會上為什麽要著工裝呢?不管別人怎麽看,反正本人覺得這很有意思,因此想說一說。

此次開幕式上唱社會主義好的一對男女,估計他們兩個人至少都是億萬身價,一個權且稱億萬富婆,另一個叫億萬富翁,因此,如果說他們兩個是無產階級,那麽中國真正的無產階級大概要罵娘了。現在閆妮不說——不管怎樣,她沒有做作到穿工裝,因此隻說張嘉譯。

前麵說了,張嘉譯肯定不是無產階級不是無產者。那他為什麽要穿工裝,要裝扮成無產階級無產者呢?首先是為了與所唱的歌曲和諧,這一點能理解。其次,就隻能說張嘉譯傾向無產階級,認為無產階級好,或者假裝傾向。你看他在演唱時那種誇張地表演,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個演員真心喜歡社會主義,真心喜歡無產階級,真心想做個無產者哩。

可張嘉譯是真心喜歡嗎?可以說,張嘉譯既不喜歡社會主義,也不喜歡無產階級,更不喜歡做個無產者。他就是在表演,像騙子一樣地表演,欺騙所有觀看這場開幕式的人。

不然,他真的願意做個無產者嗎?願意加入真正的無產階級大軍嗎?別看中國現在人均收入有多高,中國絕對貧窮或者仍可稱之為無產者進而可算作一個階級的絕對人數並不少。前兩天看到一個統計數據:我國546萬人收入為零,有2.2億人月收入在500元以下,有4.2億人月收入低於800元,有5.5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90元。

既如此,張嘉譯願意把他的億萬財產全部捐出來嗎?或者他今後做演員接戲能不能不讓自己的經紀人去跟請他演戲的製片人談片酬?如果這兩條都能做到,我就認為他是真的喜歡社會主義,尤其喜歡無產階級,喜歡做個無產者。

現在他倆的演唱視頻已全線下架,到底什麽原因,我等局外人不得而知。果真如微信上所言,也有可能。在當前外企大量撤出中國的形勢下,國家為什麽還要火上澆油?

有位作者在帖子中有段話說得非常好:“斯時,東芝、馬自達、三星等各大外企正紛紛撤離神州大地,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正麵臨失業的窘境,這時你整出這樣一出戲,你是歡呼帝國主義企業撤離,還是看這些失業者的笑話?而那些麵臨失業者的心情怎能用悲傷能形容得了的?而你此時卻歡天喜地歡呼‘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你這是怎樣的一種歹毒心裏?這是怎麽樣的一種幸災樂禍?要不說有些文化人是豬腦子呢,隻惟上,不惟下,根本不顧人民群眾死活,更不消說疾苦了。你們歡呼,你們歌唱,‘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你們痛快了,但是然後呢?那些失業人員的生活怎麽辦?他們孩子的學費怎麽辦?那些失業者的房貸誰來還?你能給他們解決就業問題嗎?沒有就業吃什麽?吃西北風嗎?一群豬腦子!有人說:‘全運會高唱“社會主義好”,震得帝國主義肝膽俱裂’,這純粹是高度腦殘,哪個帝國主義會被你的歌聲嚇死?你是在意淫嗎?你這是在拉仇恨,你這是讓人家把你看成一群精神病,讓地球人都恥笑你,知道嗎?在這種重大場合,唱‘社會主義好,反動派被打倒,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這樣的所謂革命歌曲,這是在向世界傳遞什麽信號?哪個帝國主義的資本家還敢來中國投資?如此高調唱‘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這會帶來什麽效應?”

至於這兩位演員,不知是組織上選拔還是他們主動要求演唱;特別是張嘉譯,是什麽人指派他穿工裝還是他主動要求著工裝?如果是後者,隻能說明這個演員太有心計,或者太想表現了,而一個演員居然也想“撈政治資本”,這種人,我很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