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下第一水司樓"要拆?景區:運營3年 沒1分錢回報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9月13日,繼荊州花巨資拆除1.72億元造的關羽雕像後,有信息稱,曾引起全國輿論關注的貴州省獨山縣淨心穀景區“水司樓”已經在“洶湧輿情中開始拆除”,相關圖片顯示這座耗資2億多元修建的氣勢磅礴的水司樓,樓外已經修建了塔吊準備拆除,同時部分樓層的木質結構構造物已經被拆除。

據天目新聞報道,記者從淨心穀景區實施團隊、現湘西太陽樹副董事長張和林處了解到,網絡上關於原水司樓已經拆除的消息並不屬實,目前正在對存在安全隱患的木質部分進行拆除,後續水司樓將改建為酒店對外營業。





▲2021年7月,貴州獨山縣水司樓拆除現場。

圖片來源:抖音網友暴走兄弟視頻截圖

貴州獨山縣正在拆“天下第一水司樓”?

當地回應:不屬實

從今年5月份開始,獨山縣當地就有傳言稱,水司樓已經被拆除。據天目新聞,記者從淨心穀景區多位商家了解到,水司樓目前隻是在施工,並非拆除。他們還表示,淨心穀景區雖然全天免費開放,但近年來受多重因素影響,人流量較少,商家經營較為困難。張和林也表示,景區運營3年多,“一分錢也沒有回報”。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據上遊新聞,對於網傳的水司樓拆除等圖片、信息,獨山縣回應表示,相關工作是因為水司樓部分外掛的木質結構損壞,造成了嚴重的安全隱患,從今年5月開始,負責水司樓後續開發的匯福公司就開始了木質結構改造作業,封閉了淨心穀廣場進行施工,不存在拆除水司樓等情況。

據天目新聞報道,張和林告訴記者,水司樓地處淨心穀景區,是這個景區的一部分,目前已升級改造為當地五星級酒店,更名為“淨心穀大酒店”;由於消防沒通過等問題,公司決定拆除外掛的木質結構部分,用鋼結構代替,“但不影響主體結構”。

資料顯示,更名為“淨心穀酒店”的水司樓在2016年10月20日啟動建設,原項目投資主體為淨心穀旅遊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後因企業資金斷裂,存在欠付民工工資和工程款隱患。為推進項目建設,後轉由獨山縣國有企業貴州匯福投資開發有限公司進行建設,項目計劃總投資3億元,已完成投資約2.64億元,資金由匯福公司融資解決。

年收不足10億,卻欠下400億巨債還花2億建“魔幻大樓”

這一幕還得要追溯到2020年7月,當時媒體報道,隨著一段主要內容為“獨山縣燒掉400億”的視頻在網絡上熱傳,獨山縣罔顧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個億的實際,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的事件引發了公眾關注。

在這個視頻畫麵中,主持人實地走訪了位於貴州省黔南州獨山縣的標誌性景點,包括號稱擁有頂級硬件設施的獨山縣古風博物院、預估造價3000萬的獨山鍾樓,及造價花費2億的天下第一水司樓等。



視頻中拍攝的獨山縣古風博物院



視頻中拍攝的天下第一水司樓



視頻中拍攝的獨山鍾樓

視頻中還提到,獨山縣還有一個大型項目,是盤古莊。盤古莊商旅項目位於獨山經開區。項目建於2013年,占地麵積一平方公裏,建設形成建築麵積110萬平方米的大型商旅綜合體。據視頻介紹,預計造價56.5億。



目前,關於盤古莊能查到的最新消息是2018年1月5日,2018年盤古莊論壇暨經貿合作洽談會在獨山盤古莊(湘企商都)舉行。

視頻中主持人質疑,獨山縣位於貴州黔南州,隻有一個街道和8個鄉鎮,借了400億的債打造的景觀,部分卻已成為爛尾景區。

除了景區之外,視頻中主持人還探訪了獨山·香港科技城,獨山經開區大數據中心等產業園區,稱其現在“空空蕩蕩”,“都是400億債務的成果”。



視頻中拍攝的獨山·香港科技城

據獨山縣人民政府網,獨山經濟開發區大數據中心項目於2017年8月正式開工建設,主要由1#、2#、3#三棟五層廠房以及研發中心樓組成,總投資2.6個億,總建築麵積約17.5萬平方米。



視頻中拍攝的獨山經開區大數據中心

2020年7月14日,獨山縣對外進行了回應。獨山縣在《獨山縣切實推進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問題整改》一文中表示,獨山縣新一任領導班子針對此前因盲目舉債、亂鋪攤子遺留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爛尾工程問題進行整改,通過續建、緩建、轉建和壓縮建設規模等方式,分類分批推進整改。目前,續建項目已完工18個,在建項目32個,轉建項目17個。耗資2億多元修建的水司樓,獨山縣方麵表示已經將其變為了“淨心穀大酒店項目”,通過市場化運作模式簽訂合作協議盤活資產。

天下第一水司樓的“操盤手”

據獨山縣政府官網介紹,獨山縣地處貴州省最南端,與廣西壯族自治區接壤,全縣總麵積2442平方公裏,轄8個鎮,總人口達36萬人。2018年,獨山縣全縣地區生產總值94.34億元,增長12.5%,增速排州第3位。

此前,獨山縣也因“400億債務”的問題引發關注。2019年8月1日,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通報了一則“黔南州獨山縣委原書記潘誌立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的消息。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的貴州省紀委監委梳理的典型案例匯編,其中披露,為了政績,潘誌立不認真落實黨中央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策部署,罔顧獨山縣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個億的實際,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他被免職時,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潘誌立因此被輿論稱為“全國最會借錢和最敢花錢的縣委書記”。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最敢花錢”的縣委書記,曾是貴州省從江蘇省引進的“優秀幹部”。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2010年至2011年,貴州分兩批從江蘇、浙江等省(市)引進12名優秀幹部擔任縣委書記,潘誌立正是其中之一。

他早年曾在江蘇工作,於2007年8月起任海安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副書記等職。2010年7月,潘誌立跨省調赴貴州獨山縣委書記,並擔任該職務8年,直至2018年12月被免職。

獨山縣農村基礎設施落後、經濟結構單一、工業底子薄弱、缺乏發展條件,於是潘誌立開始了借債求發展之路。他聲稱“以最大的優惠、最優的服務和最實在的作風”迎接各方投資。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由於敢於瘋狂借錢發展項目,潘誌立被稱為“潘大膽”。他借債“技巧”,除了宣傳獨山縣的各種交通優勢、政策優勢外,主要的是以政府信譽為擔保、成立多個融資平台、高息吸引投資人。

為了融資,獨山縣還成立了多家融資平台。據該縣新聞傳媒中心2017年的一篇報道透露,全縣共有融資平台公司36家,其中,總資產規模達到60億元以上的5家、30億至60億元4家、10億至30億元10家、10億元以下16家。

獨山縣的融資項目對外宣稱高效益,又以政府信譽為擔保,很容易獲得投資人信任。

獨山縣瘋狂舉債背後,是入不敷出的財政狀態。2018年潘誌立在獨山縣的最後一年,獨山全縣財政總收入完成10.08億元(含出口退稅),2018年末戶籍人口35.6065萬人。據此推算,400億的債務意味著獨山縣人均負債達11.2萬元。

自2018年10月起,獨山縣已出現多個政府融資產品違約。

據新華社報道,“天下第一水司樓”的修建,讓獨山縣影山鎮翁奇村一些村民失去了土地。一位村民告訴記者,她家的土地被征用,新修的房屋被強製拆遷,家裏的豬、牛不知去向,“田土沒有了,把我們農民害苦了。”

在這些工程建設的過程中,潘誌立和家人也大肆收受賄賂、“名利雙收”。

此外,在部分貧困村還沒有產業扶貧項目落地的情況下,為了凸顯“政績”,潘誌立安排8個鄉鎮每兩個月輪流舉辦一次項目觀摩會,每次花費在60萬元至100萬元左右。

從開始收受企業老板拜年的茅台酒開始,潘誌立被一點點滲透,進而發展到大肆收受服務對象財物,其家人也跟著效仿,有過之而無不及。

按潘誌立的話來說,“什麽東西都敢收,什麽人送的東西都敢收”。由於自身不正,潘誌立對全縣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不願抓、不願問,對違紀違規黨員幹部,他曾多次表示隻要不是貪汙就可以不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