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水已破,等不來120!” 暴雨打破鄭州神話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鄭州氣象官方微博7月19日發布消息稱:“今天夜裏到明天白天鄭州地區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天氣,大家出行請避開低窪、積水路段,注意行車安全。”縱然天氣預報已為暴雨來襲打下預防針,但雨勢仍令一些鄭州市民措手不及。
 

鄭州市媒體工作者汪小姐(化名)7月20日對美國之音說,她覺得這場大雨太過突然。她說:“本來前兩天還沒什麽,昨天是下雨了,但是沒有停,到今天也沒有停。現在城市路麵都是積水。”

“這場雨下了一年中三分之一還是三分之二的量,這是巨量的降雨,” 汪小姐說。

她還表示,目前城市交通已經癱瘓,她說:“我就是下午沒當回事,其實中午的時候路麵已經開始積水了......我們小區地下車庫的車已經全部移到院子裏了,本來院子裏是不過車的。還有一些路段積水比較嚴重的,車就漂走了。基本就是洪水內澇的感覺。”

汪小姐被困公司,雖然尚未停水停電,但是網絡並不穩定。她說:“我隻關心我什麽時候可以回家。”

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的視頻顯示,鄭州市的地鐵站內全是湍急的水流,而在地鐵車廂內,灌入的積水已經漫至乘客腰部。

在另一條視頻中,鄭州市東四環七裏河南道積水頗深,已至行人大腿乃至腰部,道路上的一些井蓋亦被水衝走。

暴雨還導致許多市民被困家中。一位微博網友發文說:“我真的好害怕,停電,自己在家,手機要沒電了,陽台還漏水,難過的坐在地上哭了出來。”還有一些網友則是在網上發布求助信息:“家中孕婦羊水已破,即刻分娩,在家中等120派不出車,求助附近產科大夫及醫院。”

鄭州市中原區一位早餐店老板當地時間21日早晨表示,雨還在下,路上的積水目前基本有一、兩厘米深。

這位老板說,20日晚上整個店都泡在水裏,一樓積了半米深的水,“我們昨天收拾了一晚上”。他還提到,整個小區都已停水,他們購買了純淨水,這樣餐廳可以正常開門營業,讓讓小區裏的人吃上飯。

截至21日中午左右,鄭州市的雨已經停了。汪小姐表示,鄭州暫時是不下雨了,但其他一些城市還在下雨。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說,鄭州曾投入巨資建設“海綿城市”,希望讓這座城市成為具有蓄水、吸水等功能的海綿體,但一場暴雨似乎打破了這個神話。

報道說,一些公眾在網絡上發出了質疑聲,例如官方預警暴雨是否及時,各個部門采取了哪些應對措施,地鐵有哪些相關備案,救援係統上的應急彈性是否不足等等。

鄭州市氣象服務中心官微發文說,暴雨預報預警屬於世界性難題。就暴雨而言,它是不同時間尺度、不同空間尺度影響係統相互作用的結果,不在一定的空間和時間範圍內,對與暴雨有關的各方麵條件和資料進行全麵和綜合分析,很難得出正確的預報結論。

不隻鄭州,不隻河南

除河南省省會城市鄭州外,還有多座城市遭遇了暴雨襲擊。路透社報道說,在鄭州西南的汝州市,洪水衝走了街道上的汽車和其他車輛。

報道還說,水位上漲的伊水可能會衝擊龍門石窟。龍門石窟位於河南省洛陽市,是世界上造像最多、規模最大的石刻藝術寶庫之一,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世界遺產。此外,位於登封市的少林寺也已暫時關閉。

路透社還說,河南省的鐵路服務已暫停,許多高速公路關閉,航班亦延誤或取消,使得該省9400萬人的日常生活已經被交通癱瘓所擾亂。

中國官媒新華社稱,針對河南省防汛搶險救災工作,中國國家防總已啟動防汛Ⅲ級應急響應。國家防總河南工作組已緊急趕赴現場協助開展抗洪搶險工作。

河南省位於中國中東部,黃河中下遊,黃淮海平原西南部。河南省全省總麵積約16.7萬平方公裏。境內有黃河、淮河、衛河、漢水四大水係,其中淮河流域麵積占53%。

曆史上,河南曾發生過史稱“75·8大洪水”的重大暴雨洪災,傷亡慘重,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中國氣象局說:“中央氣象台表示鄭州此次極端強降雨最大小時降雨量為201.9毫米已超過‘758特大暴雨’,曆史紀錄為河南林莊的1小時降雨量紀錄(198.5毫米,1975年8月5日)。”

據中國媒體新京報報道,自7月16日以來,強降雨造成平頂山、安陽、焦作、三門峽、南陽、信陽、周口、駐馬店和濟源示範區等所轄17個縣區14萬餘人受災,救援轉移10152人,農作物受災麵積9200餘公頃,直接經濟損失7200餘萬元。

除河南外,內蒙古自治區7月18日也遭遇了暴雨和洪水侵襲,連日暴雨導致兩座水庫潰堤,橋梁及國道被洪水衝垮,車輛被淹,人員被困,村莊田地淹水變成一片汪洋,受災人口數萬。

路透社及雅虎新聞等媒體報道稱,內蒙古呼倫貝爾市17日起連降暴雨,當地部分地區出現洪災。上傳到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18日下午,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內開放式溢洪道永安水庫和新發水庫相繼潰壩,巨量河水傾瀉而下。

北京近日也遭逢暴雨侵襲,山區坍方、小區被淹,市民的生活受到了影響,北京房地產業從業者郭先生(化名)說,北京的這波降雨強度堪比曾經造成數十人死亡的7.21北京特大暴雨。

“有的同事住在北京天通苑,汽車都泡在水裏了,水都淹到汽車車輪子了,”他說,“門頭溝下安路還發生了塌方。路都封了,山上的落石挺大的的。”

極端天氣頻次增多?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與中國國際民間組織合作促進會以及華風氣象傳媒集團上星期共同發布了一項對中國部分主要城市集群區域麵臨的高溫災害和暴雨災害進行係統性評估的報告,報告稱中國一些城市極端強降水等氣候災害的發生頻次和強度都在顯著上升。

這項題為《與“洪”共存——中國主要城市區域氣候變化風險評估及未來情景預測》的報告指出,全球氣候變化已經對城市區域造成了嚴重的災害影響。而在中國,以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為代表的主要城市區域的高溫熱浪和極端強降水等氣候災害的發生頻次和強度都在顯著上升,而且正麵臨氣候變化帶來的係統性風險挑戰。

中國國家氣候中心高級工程師、這項報告的主要作者任玉玉表示,“對中國主要城市集群的氣候變化風險分析揭示了,風險不僅集中在經濟社會高度發達的一線和二線城市,中小城市、小城鎮區域的氣候變化風險也在快速上升。”

任玉玉強調說:“本已匱乏的財政資金,相對落後的基礎設施建設,由於人口流動導致的老齡人口等脆弱人群比重上升,這都將導致這些區域脆弱性增加,成為氣候變化影響的高風險區。”

這項長達53頁的報告建議中國政府相關部門從4個方麵入手,促進中國城市區域應對係統性風險挑戰,例如整合各部門數據,推進跨學科跨領域研究,打通科學與政策接口;加強國家層麵政策框架的靈活性和指導性,加速推進氣候風險評估和適應的本地化進程;加強城市氣候變化減緩和適應工作協調,完善治理機製;同時提升認知,凝聚共識,建立開放、多元、包容的合作機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