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要走了 阿富汗塔利班總攻在即 中國西疆安全告急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從5月戰事全麵擴大以來,塔利班武裝的戰果令人吃驚:阿富汗全境34個省,塔利班已占據17個;在最具象征意義的喀布爾,塔利班兵鋒甚至距首都西郊僅20餘公裏……

不到一個月時間,中國外交部對身在阿富汗的中國公民的提醒,從“如非必要,請盡快離阿”變成了“盡早離境”。

這背後,是阿富汗國內局勢的急劇惡化,安全變量急劇增多。阿富汗地緣政治地位獨特,今年以來隨著美國的阿富汗駐軍政策發生重大變化,其局勢變化對地區及國際社會都有重要影響。中國社科院國家全球戰略智庫研究助理鄭海琦表示,阿富汗國內和平事關中國西疆的安全與穩定,其意義絕不僅限於在阿中國公民的個人安危。

戰場態勢“一邊倒”

目前的阿富汗戰場,幾乎呈現一邊倒的態勢。一邊是攻勢如潮的塔利班武裝;另一邊是軍心不穩的阿政府軍。

從5月戰事全麵擴大以來,塔利班武裝的戰果令人吃驚:阿富汗全境34個省,塔利班已占據17個;在本屬於堅定反塔的原“北方聯盟”控製區,塔利班已經攻入昆都士等大城市的近郊;在最具象征意義的喀布爾,塔利班兵鋒甚至距首都西郊僅20餘公裏……

頗為諷刺的是,三周前,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信誓旦旦地稱,阿富汗政府軍有實力靠自己站穩腳跟。而三周後,世界所看到的是,大批受過北約訓練的政府軍士兵臨陣倒戈。他們有的領取路費回家,有的甚至被塔利班收編,以操作先進的外國軍械。

被俘虜的阿政府軍士兵。圖源:liveumap
再度重燃的內戰,受苦最深的還是無辜民眾。在喀布爾郊區的荒地上,越來越多的難民在此搭起帳篷,度日艱難。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統計,在阿富汗5歲以下兒童中,就有約130萬人嚴重營養不良,遑論其它弱勢群體。
上月針對喀布爾一所女校的血腥恐襲,導致200餘名女生死傷。 圖源:Haroon Sabawoon

“普遍的腐敗,以及缺乏民眾支持,造成阿政府軍戰力總體低下。”鄭海琦表示,“美國倉促的、不負責任的撤軍,則給塔利班創造了戰機。”

當地安全專家表示,在掌握空中優勢、獲得充分補給的情況下,阿政府軍大體可以與塔利班保持均勢。但阿空軍的所有戰機都是由美國承包商幫助維修和保養。美國倉促撤軍,導致美國承包商不知所措,阿空軍也陷入癱瘓。

美國總統拜登4 月下令,所有美軍將在9 月 1 日前撤離阿富汗,以終結持續了20年的漫長戰爭。截至目前,撤軍工作已完成近半。

美國圖謀在巴駐軍

撤與留的問題看似解決,實則不然。

五角大樓發言人約翰·柯比當地時間21日表示,鑒於塔利班武裝在阿富汗全境勢力擴大,美國軍方可能會放緩從阿富汗撤軍的步伐。

據柯比所言,雖然9 月前全部撤出的最後期限仍然有效,但他強調,美軍可以根據情況調整撤軍步伐,“希望能保持這樣做的靈活性。”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美國政府將於22日召開會議,以討論在塔利班控製更多地區的背景下,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問題。

鄭海琦認為,完成撤軍事關給美國國內民眾以交代,因此撤軍的總體趨勢難以逆轉。但從確保阿富汗不再淪為恐怖主義溫床,以及在大國地緣政治博弈中占據優勢的角度出發,美國很可能會謀求在阿富汗,或者在中亞與巴基斯坦等阿富汗近鄰實現其他形式的軍事存在。

20日,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在接受美媒采訪時正麵回應了這一問題,他表示巴基斯坦“絕對不會”允許美國中央情報局在美軍撤出阿富汗後,使用巴基斯坦領土上的基地執行跨境反恐任務。此前,美國媒體還出現在中亞重設軍事基地的聲音,但遭到俄羅斯的堅決反對。
伊姆蘭·汗在采訪中還批駁美國媒體隻知炒作新疆問題,卻對印控克什米爾真實的“露天監獄”隻字不問。圖源:Axios
巴基斯坦對阿富汗和塔利班擁有特殊的影響力。鄭海琦表示,同意美軍進駐巴基斯坦對伊姆蘭·汗而言無異於政治自殺,但美國有可能通過私下的讓利,使得巴基斯坦在某種程度上配合美國對塔利班的限製和打擊。

本月上旬,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美國與巴基斯坦就確保阿富汗不再成為恐怖組織襲擊美國的基地進行了“建設性討論”。伊姆蘭·汗在接受采訪時也證實,中情局局長威廉·伯恩斯最近對巴基斯坦進行了非公開訪問,商討相關事宜。

周邊合作至關重要

在重重生存壓力下,阿富汗總統加尼和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主席阿卜杜拉將於25日訪問白宮。阿富汗政府一名高級官員表示,加尼將尋求美國保證在撤軍後繼續支持阿富汗政府軍。

美國的支持不難有,但很難說是否足夠。塔利班發言人比烏拉·穆賈希德15日在接受美媒《外交政策》雜誌采訪時聲稱,由於阿富汗政府拒絕履行承諾,塔利班會“繼續戰鬥”,直到建立一個服務全體阿富汗人的“伊斯蘭政府”。

鄭海琦表示,塔利班之所以在美軍尚未完全撤離阿富汗之際發動大規模進攻,主要希望在後續與美國和阿富汗政府的博弈中占據優勢。
駐阿美軍5月2日將一座軍事基地移交給阿富汗政府軍,而這裏恰是塔利班圍攻的重點。 圖源:Getty
去年2月,美國與塔利班達成曆史性協議,約定美軍從阿富汗逐步撤軍。作為對應條件,塔利班保證對恐怖組織"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進行打擊,並在外國部隊撤出阿富汗後與阿富汗政府進行和平談判。

“對於阿富汗政府而言,能否在9月,即外國部隊撤軍前遏製住塔利班的攻勢至關重要。”鄭海琦表示,目前的戰局充滿變量,不僅事關阿富汗政局走向,也關係到周邊國家的安全福祉。

鄭海琦認為,防止阿富汗再次淪為恐怖主義溫床對中美兩國都至關重要,這也許能為中美提供開展合作的空間。拜登4月宣布撤軍命令時表示,美國將呼籲其它國家為阿富汗提供支持,其中包括中國。

值得關注的是,本月初第四次中國—阿富汗—巴基斯坦三方外長對話以視頻方式舉行。會議就推進阿國內和平和解進程、深化三方務實合作與反恐安全合作等達成重要共識。5月7日,中美俄巴四方會議還就阿富汗問題發表了聯合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