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白眼狼事件”上熱搜:剛得救就賴賬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五一假期,原本是放鬆身心,休閑享受的時候。

但可惜的是,總有人拿生命去作死。

陝西鼇太線,是很多戶外旅遊愛好者的心之所向。

" 鼇太線 " 是縱貫秦嶺鼇山與太白山的主山脈,太白山為秦嶺山脈主峰,海拔 3767 米;鼇山是第二高峰,海拔 3477 米。



由陝西的鼇山沿秦嶺山脊徒步到太白山,中間一路風景優美,奇峰仙境,令很多驢友心馳神往。

但也因為地理環境險惡,天氣變化無常,路況複雜等因素,導致這一條線異常危險,所以一直沒有對外開放。

可以說,這是一個美麗與凶險並存,天堂與地獄盡在咫尺的生命禁區。

多年來都曾有驢友因穿越 " 鼇太線 " 發生事故,據不完全統計,2012 年至 2017 年,短短五年時間," 鼇太線 " 就累計走失、失蹤、死亡驢友多達 46 人。

秦嶺 " 鼇太線 " 成為國內死亡率最高的一條線路。

陝西官方已全麵禁止秦嶺 " 鼇太穿越 ",非法穿越 " 鼇太線 " 要接受 3000 元的行政處罰。

然而,即使國家三令五申,呼籲旅遊愛好者不要擅闖,但還是有人以身試險,將寶貴的生命留在了這裏。

今年 5 月,鼇太線又出事了。

五一期間,短短 5 天的假期,就有 20 多人被困。

陝西曙光救援隊進行了 3 起搜救行動,但遺憾的是,仍有兩名驢友不幸離世。

在自然和生命麵前,不懂敬畏,不夠珍惜,這樣的行為,本身伴隨著足夠的危險和慘烈。

然而,這次營救中,更令人寒心的一幕出現了。

據人民網報道,5 月 6 日,陝西寶雞 2 名擅自非法穿越鼇太線的驢友,在進山後就遇險,家屬報警後,救援隊組織 38 名隊員進行緊張搜索。

救援隊在山中辛辛苦苦搜尋了一天,十分勞累,口幹舌燥,又饑又餓,偌大的荒山野嶺,到處都是叢林險峻,可以想象出救援難度之大。

幸好就在這個時候,兩名驢友來到了有信號的地方,自己打了一個電話報告位置,救援隊得知情況之後,馬上安排就近的村民去接應,通過 20 多小時的努力,救援隊終於和村民一起把這兩名驢友救出。



然而,人救出來之後,卻出現了令人極為心寒的一幕。

1:在救人前,原本承諾的每輛車 500 元車費,但在人救出來之後,隻同意按 200 元結算。

2:要錢可以,但是你必須到 7 小時車程外的地方領取。誌願者們勞累了一天,又怎麽能開車 7 小時去領取,難道不能網上轉賬?

說實話,我看到人民網的這個報道,真的是出奇地憤怒。

一個電話,出動 30 多個誌願者,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援。

他們拿自己的最寶貴的生命,為你的錯誤買單,不求你銘記感恩,但生而為人,最起碼的感恩應該要有吧?

而他們是怎麽做的呢?

出爾反爾,之前答應的 500 一輛車的費用變成 200,還強行逼迫誌願者開車去 7 小時之外的地方領取,這簡直是在羞辱他們,打他們的臉!

救人之前,哭爹喊娘,痛哭流涕,救人之後,冷漠無情,翻臉不認人。

這到底是人,還是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事後,搜救隊員陳先生表示:人沒事就好。救援一直是免費的,就是一分錢不給該救也得救,隻不過前後反差挺好笑的。



這些話裏,有施恩不圖報的豁達,也有對人性的失望。

就算沒有錢,救援隊該救援還是會救援,隻是這前後兩幅嘴臉,翻臉太快,讓人寒心。

很多網友在評論裏表達不滿:







這些人之所以引起震怒,是因為他們自私自利,人性冷漠至極!

首先是明知道前方凶險,不允許穿越,卻還作死前行,最後要政府和他人為他們的錯誤行為買單。

這是毫無顧忌的任性。

然而把人救出來之後,就開始過河拆橋,克扣救援者的車費,倒打一耙。

這是讓人憤怒的無恥。

這種恩將仇報的行為,給我們上了一堂深刻的農夫與蛇的課。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複旦 18 驢友的故事。

2010 年,以複旦大學學生為主的 18 個驢友組成了一個業餘探險團。

在毫無準備、毫無經驗的情況下逃票違規進入黃山 " 探險 "。

他們沒有向導,沒有雨衣,身上唯一帶的,隻有一台 GPS 信號器和一張等高線圖。

黃山未開放的景區,人跡罕至,地理環境十分複雜,非常凶險,景區也明令禁止驢友進入。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依然貿然前往。

當晚,沒有戶外生活經驗的他們,毫不意外地迷路,被困山中。

手機信號時斷時續。

生命危在旦夕。

其中 1 位驢友給在上海的親戚發信息稱 " 被困黃山,救命 "。

親戚立即聯係安徽省有關部門,要求搜救。

很快,黃山市組織 200 餘名聯防隊員和公安幹警,連夜冒雨進山搜救,其中一個搜救組找到被困的 18 名大學生。

當夜,他們要求連夜冒雨下山,搜救隊員在前,為後方 18 名大學生開路。

警察張寧海,那年才 24 歲。

他舉著火把,對身後的 18 名學生說:

我來給你們照路,你們跟著我走。

沒想到,這句話,竟成了他在人間,最後的遺言。

當晚,山險路滑,加上視線不好,張寧海不幸墜落懸崖,就這樣失去了自己年輕而寶貴的生命。



然而,事件的發酵點,卻是在警察犧牲後,學生們的反應。

他們表現出了驚人的冷漠,

不僅無視犧牲民警,閉口不言自己的過失,反而忙著回上海、搞 " 危機公關 ",甚至沒有第一時間表達要去參加犧牲警察的葬禮。

當年一位參與這個事情的采訪記者在文章中寫道:

" 學生冷漠的樣子讓我心寒,他們匆匆登上火車返回上海,不願意接受媒體采訪,把車門重重地關上。那一刻,有些東西比天氣還冷。黃山,下雨了。"

一名警察同行說:

當我們穿上了警服,就做好了為危險犧牲的準備,但不是這種無謂的犧牲。

是啊,用自己年輕的生命,為 18 個人的愚蠢買單,尤其是不懂感恩和敬畏之人,太不值得!

" 一個青年的血,洋溢在我周圍,使我艱於呼吸視聽,哪裏還有什麽言語?長歌當哭,是必須在痛定之後的。"

魯迅先生的話猶言在耳,就像一根根的刺,刺向麻痹且自私自利的大眾。

那個犧牲的英雄張寧海,是家中的獨子。

張爸爸在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說:

不怪他們,他們還有很長的人生。不要背上這個包袱。

寧海的犧牲已經毀了一個家庭,不要再讓這起悲劇毀了 18 個家庭和 18 個人的一生。

說真的,看到這段話,每一個人的內心都為之深深動容。

張寧海出殯的當天,有很多民眾紛紛湧上街道,自發前往送別英雄。



張寧海的父親和當地的民眾,對比這 18 驢友的行為,高下立現。

而今,複旦十八學子,都有了不錯的生活。

但張寧海的父親,卻失去了他唯一的兒子。

有網友評論說:

考試過濾掉了學渣,卻過濾不掉人渣!



學曆的高低,受教育程度的深淺,都不能跟人品畫上等號。

對自己生命不負責任,對他人生命極端漠視,害人害己,

甚至對施救自己的人沒有最起碼的尊重。

這樣的人,遠比毒蛇更可怕。

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裏說:

有些人不習慣認錯,反而有一萬個理由,掩蓋自己的錯誤。



這種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的故事,仍在我們的生活中不斷上演。

有這樣一個故事。

有個人,他的朋友是個工薪階層,卻一直捐助著幾個貧困家庭的孩子。

可天有不測風雲,他的朋友被診斷出了肝癌晚期。

為了幫助朋友,他幫忙接手了這幾個捐助的孩子。

他和對方說明情況,可是對方卻不管你是不是得了癌症,劈頭蓋臉來了一句:

" 你不要和我講什麽,我聽不懂,你答應捐助孩子到上大學,到底還給不給。我們還要靠你走出大山呢?"

就這樣的,還要走出大山,不如好好在大山裏呆著更有益於社會。

有的人,其實是有兩副嘴臉的,當他有求於你的時候,是一副嘴臉,而當他不能從你這裏獲取利益的時候,又換了另外一副嘴臉。

在他們的眼裏,隻有利益,以及於感恩或者回饋,這都是他們不曾想過的事情,當不能從你這裏撈到利益的時候,他們就會露出惡狠狠的獠牙。

2014 年 4 月河南鄭州一家饅頭店給環衛工人免費發放饅頭,隻發了一個多月,就停止了。

有人說,饅頭 8 毛錢一個,你們發的三個免費饅頭我不要了,你把兩塊四毛錢退給我吧。



甚至還有人沒有領到免費饅頭,竟然對店主李女士當街破口大罵,什麽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



他們還非常不要臉地說:這是政府發錢給李女士,所以李女士才做的,這是環衛工人本來就該得的,李女士不給他們,就是把這錢給獨吞了!

罵人的時候,他們忘了自己之前在這裏足足免費領了一個多月的饅頭。

說起這些事情,李女士說著說著眼淚就出來了,她不斷用手擦眼淚,這些人的行為讓她徹底寒了心,最後終止了這場愛心活動。



這些人,能夠領取到免費饅頭的時候,默不作聲,不懂感恩,而當他們再也不能從店主那裏獲得利益的時候,又立馬換了另外一副嘴臉。

一場好好的熱心行動,卻變成了白眼狼們無休止的 " 吸血 ",實在讓人憤怒不已。

有句話說的很好,千萬不要低估了人性的惡。

你永遠不知道,上一秒笑著向你索取的人,下一秒會朝你伸出怎樣的爪牙。

你永遠不知道,那些隱藏在皮膚底層 " 惡 " 的基因,在對方的體內儲存了多久,又將在何時爆發,給人以怎樣的打擊。

歌手叢飛在胃癌晚期的時候,他資助的大學生中:

有的人問他什麽時候治好病繼續資助;

有的人不承認自己曾經被他資助,覺得丟臉;

有的人甚至說他資助大學生是為了蹭熱度,增長名氣。

在生命的盡頭,他的心該有多痛啊?

麵對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這些人不但沒有一點感激,反而用最壞的語言去攻擊,用最惡毒的行為去對待,這樣的人,實在是天理難容。

曾經受過你恩情的人,這種人翻臉比陌生人惡毒十倍。

因為他們明明知道自己是受過恩惠,倒戈就是小人,為了顧全自己的體麵,所以更要極力證實對方的罪過,才能掩蓋自己的無情無義。

所以,我們不得不承認:

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那麽一些人。他們自私自利,如吸血鬼一般喜歡索取。

他們不懂感恩,根本不會考慮到他人的感受。

貪婪和無恥,已經浸入到了他們的每一個毛孔。

對於這樣的人,我們就應該亮出我們的鋒芒。

我們都相信,生而為人,應該善良。

可是,當你的善良被有心人利用,當你的善意被無恥的人踐踏的時候,那我們的善良就應該長出牙齒。

比如驢友擅自闖禁區,那就應該自己承擔所有的搜集費用以及罰款。

比如捐贈或者資助,當你變成白眼狼反咬一口的時候,那我就要追回我所有的資助,你必須全額返回。

善良的存在,是為了成就更好的人,而不是無底線包容無知的蠢貨。

善良最大的意義,是為了讓受助者懂得感恩,而不是供養白眼狼。

當對方突破底線,或者變成白眼狼反咬一口的時候,我們我們就應該毫不猶豫地亮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