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女網上雇凶殺前夫 “殺手”寒風中苦等3天 結果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18 年 1 月 5 日下午,寒風凜冽,上海市長寧區武夷路某棟寫字樓門口,一位二十歲出頭的男青年在門口來回轉悠,不時跺跺腳、往手心嗬口氣。到了 17 時許,寫字樓裏的白領們陸續下班,男子也來了精神,一邊打量著樓裏走出的麵孔,一邊低頭看手機,似乎在尋找什麽目標。

19 時許,天已經徹底黑了。兩個小時一無所獲,又冷又餓,男子的耐心逐漸耗盡。" 也許那個人早就走了,還是明天再來吧。" 男子轉身離去,消失在夜色中。

當時還沒有人知道,他是一名活躍在互聯網上的 " 殺手 "。這次,他是來尋找目標。

" 殺手 " 苦等三天不見人影

事情還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2017 年 12 月,手頭拮據的周某偶然間加入了一個名叫 " 賣命群 " 的 QQ 群。顧名思義,這個群裏都是些替人 " 賣命 " 的人。比如說,一個叫 " 茉莉花開 " 的網友就在群裏發布了這樣一條信息:想讓一個人消失,有沒有人可以接單。

周某心動了,他加了 " 茉莉花開 " 為好友,詢問起具體細節。對方告訴他,目標姓張,不知現在的住址,但知道他在上海武夷路的一棟寫字樓裏上班,一般在傍晚 5 點多下班。" 茉莉花開 " 要求周某,跟隨張先生到他的住處,然後殺了他並處理屍體。這個過程中需要有視頻為證,收到視頻後,會支付給周某 15 萬元作為報酬。

周某一口答應,還許諾 " 兩天內搞定 "。第二天,他便乘火車到上海,揣著張先生的照片,直奔武夷路而去。第一天,一無所獲,沒什麽錢的周某隻好在附近的網吧裏住了一宿。第二天上午 7 點,周某又來到寫字樓門口蹲守,直到日落西山,還是沒找到張先生。算了算口袋裏的錢,周某默默地買了一張回去的火車票。

20 天後,周某終究舍不得那 15 萬元報酬,又一次坐火車來到上海。還是熟悉的劇情,還是熟悉的網吧,不同的是,第二天淩晨,公安民警找到了周某。

雇主竟是前妻?

順著周某這條線索,民警找到了 " 茉莉花開 "。但眼前的房產中介小龍卻說,這個號是他幫別人注冊的,自己從未使用過。

2017 年 8 月的一天,小龍在街邊發廣告。一名看上去 40 歲左右的中年女子看起來對廣告很感興趣,她告訴小龍,自己是外籍華人,想在上海投資買房,希望能有靠譜的中介推薦。女子自稱 " 鄧玲 ",兩人便加了微信。不久之後," 鄧玲 " 表示自己長期居住在國外,不會注冊 QQ 號,詢問小龍能否幫忙。雖然覺得這個要求有點奇怪,但為了留住潛在的大客戶,小龍就用自己的手機號碼注冊了一個 QQ 號碼,交給 " 鄧玲 "。

" 鄧玲 " 究竟是誰?通過 " 茉莉花開 " 發給周某的照片及公司地址,民警找到了周某一直沒等到的張先生,原來他早已從該公司辭職。張先生很快通過小龍的微信認出," 鄧玲 " 其實是自己的前妻蔣女士。

十多年前,張先生與蔣女士經人介紹相識並結婚。但婚後因生活習慣和脾氣性格差異較大,逐漸產生矛盾,雙方聚少離多終致分手。兩人沒有生育孩子,離婚後蔣女士和一名外籍華人結婚,並移民去了國外,基本斷了聯係。

2017 年五六月間,張先生為處理房產,需要前妻蔣女士配合簽字,但蔣女士沒有同意。之後沒多久,蔣女士說自己回國了,想和張先生見個麵,張先生也沒有同意。" 雙方在電話裏有爭吵,但不是很激烈。" 張先生回憶,再後來,張先生從單位辭職並更換了手機號碼和電子郵箱,雙方就再也沒有聯係。

上海的天氣成重要證據

2019 年 8 月 28 日,蔣女士再次入境為父奔喪時,被民警抓獲。到案後,蔣女士自稱患有精神分裂症,矢口否認買凶殺人的事實,也不承認使用過涉案 QQ 號。

抓獲蔣某時,公安機關依法扣押了其隨身攜帶的兩部手機,但手機上隻有微信沒有 QQ,如何確定 QQ 號是蔣某在使用呢?

突破口出現在了周某身上。周某曾兩次到上海踩點,為了能快點拿到酬勞,他曾多次試探 " 茉莉花開 " 是否也在上海。2018 年 1 月 25 日 13 時 10 分許,他詢問 " 茉莉花開 " 上海什麽天氣,是否正在下雪。對方回答," 上海在下雪 "" 還在下 "。

蔣女士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在周某發問後的幾秒內,她便頻繁詢問上海的朋友 " 上海什麽天氣 "" 上海是否下雪 "" 還在下雪嗎 "。朋友答複的時間,與 " 茉莉花開 " 在 QQ 上答複周某的時間僅有幾秒之差。

" 這不可能是巧合。" 長寧檢察院檢察官楊竑卿說,2018 年 1 月 6 日,蔣女士還請朋友調查前夫張先生在上海的具體地址,這與周某手機內接單 " 死亡訂單 " 的 QQ 聊天記錄內容相互印證。與小龍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蔣女士曾要求小龍發送 QQ 驗證碼,證明該 QQ 號確係由小龍的手機注冊後交給蔣某使用。

在確鑿的證據麵前,蔣某承認自己就是 " 茉莉花開 "。被問到犯罪動機時,蔣女士聲稱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症,因此才折騰出這樣一出鬧劇。不過,經過司法鑒定,她的涉案行為被評定與 " 精神障礙 " 無關,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這個 " 殺手 " 隻想騙錢

2021 年 2 月 23 日,長寧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以犯故意殺人罪判處蔣女士有期徒刑 4 年,並在刑滿釋放後驅逐出境。此時,蔣女士在網上找的 " 殺手 " 周某已經刑滿釋放。不過,周某的罪名不是故意殺人罪,而是詐騙罪。

原來,膽小的周某哪敢真的去殺人。接到蔣女士發出的 " 亡單 " 後,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麽演戲才能把這筆錢騙到手。於是,他三次到蔣女士給的地址守候,希望等到張先生,告訴他有人有害他,請他配合一起拍個 " 假死 " 視頻,再躲起來一段時間。等錢到手,對方自然也就不會繼續 " 追殺 ",那時張先生再出來活動也不遲。

2018 年 9 月 3 日,長寧法院對被告人周某涉嫌犯詐騙罪一案進行公開開庭審理。周某對自己的犯罪行為表示認罪悔罪。在法庭詢問周某當時對自己行為性質的認識時,周某表示 " 沒有多想 "。

法庭認為,周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騙取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依法應予懲處。本案中,被告人周某已經著手實施犯罪,由於其意誌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屬於犯罪未遂,依法比照既遂犯減輕處罰。鑒於周某到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從輕處罰。遂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周某有期徒刑 1 年半,並處罰金 8000 元。

欄目主編:王海燕 本文作者:王閑樂 文字編輯:王閑樂 題圖來源:上觀圖編 圖片編輯:蘇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