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女神去世:80歲仍跳“林妹妹” 曾揭秘中南海舞會…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即便在彌留之際,陳愛蓮依舊想把美好留給所有人。

|作者:楊學義

|編輯:阿曄

|編審:蘇蘇

11月21日零點59分,著名舞蹈家陳愛蓮平靜地離開了人間。

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馮雙白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在陳愛蓮病重期間,他多次想去探望,均被陳愛蓮婉拒。臨終前,陳愛蓮要求家人為其換上《春江花月夜》的演出服,這是她風華正盛時,最美的樣子。

記得去年3月,《環球人物》記者來到北京愛蓮舞蹈學校。初見陳愛蓮,她正在指導一群十八九歲的小夥子排練,他們是要在大型舞劇《紅樓夢》的全國巡演中跳賈寶玉的演員,而當時80歲的她,就跳林黛玉。

忙到大汗淋漓,看到記者來了,陳愛蓮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補妝、換衣服,並且和身邊的女兒商量了一會:哪一套衣服接受媒體采訪時穿過,哪一套沒穿過。最後,她挑了一套從未在媒體麵前穿過的衣服,楚楚動人地朝我們走來。一年過去了,她還是這樣,即便在彌留之際,依舊想把美好留給所有人。



大水缸邊學“魚美人”

作為一個舞者,陳愛蓮生逢其時。1959年7月,經曆5年科班訓練的陳愛蓮即將出師,而這一年恰逢國慶10周年。北京舞蹈學校決定,將畢業班編排的畢業作品《魚美人》作為一部國慶獻禮舞劇上演。

這部舞劇的總編導是蘇聯著名舞蹈專家古雪夫,他認為,中國舞的上身和芭蕾舞的下身結合在一起,將會是世界上最美的舞蹈。民族舞和芭蕾舞基礎都非常紮實的陳愛蓮進入了古雪夫的視野,被選為這部舞劇的主角。

古雪夫告訴陳愛蓮,既然是“魚美人”,就要具備魚的特征。她跑去公園看魚,在大水缸旁邊看到魚尾擺動,也忘我地擺動手臂,模仿著舞起來,過往的遊人紛紛投來異樣的目光,以為她是精神病人。

陳愛蓮又借來大堆古代仕女畫,成天觀察畫中人的神態和線條,揣摩魚美人該怎麽走路,怎麽回眸。《魚美人》首演就大獲成功。這是中國芭蕾舞劇民族化的第一部作品,後來的《紅色娘子軍》《白毛女》等芭蕾舞劇都深受其影響。



·陳愛蓮表演《美人魚》。

演出結束後,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走上台,祝賀大家。劉少奇握著陳愛蓮的手說:“小陳啊,祝賀你演出成功!”有人在一旁說:“今天還是陳愛蓮的生日呢!”劉少奇露出驚喜的神色,笑道:“是嗎?祝賀你雙喜臨門!”這一幕深深印在了陳愛蓮的腦海中。

《魚美人》給了陳愛蓮藝術生涯一個很高的起點。此後,從舞蹈《牧笛》中的農村姑娘,到小舞劇《張羽與瓊蓮》中的瓊蓮公主;從《春江花月夜》中的閨中少女,到朝鮮舞劇《紅旗》中的革命烈士福順……她跳出了一個又一個經典形象。1962年,她代表中國赴芬蘭赫爾辛基參加第八屆世界青年聯歡節的舞蹈比賽,她跳的4個節目全部獲得金質獎章。



·陳愛蓮表演《牧笛》。

正當陳愛蓮嫋嫋婷婷嶄露頭角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陳愛蓮的丈夫是北京舞蹈學校的一名老師,在“文革”中無法忍受侮辱和批判,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不久,陳愛蓮也被定性為“壞分子”。1970年,她隨中國歌劇舞劇院的演員一同被下放到張家口蔚縣的農場,進行勞動改造。

消息傳到中南海,周恩來打電話給文化部部長,叮囑要保護好這批人,將來還要出人才。文化部根據周總理指示,特批舞蹈演員在勞動改造的同時,每天可以練功一小時。

陳愛蓮心裏牢記著舞校老師們的告誡,舞蹈這一行,必須“拳不離手,曲不離口”。如果一天不練舞,老師會看出來;兩天不練舞,同行會看出來;三天不練舞,連觀眾都能看出來了。“值得欣慰的是,總理的指示使得我每天練功成了合法的活動。”陳愛蓮打心眼裏高興。

勞動改造是非常辛苦的。白天勞動過後,回到住處已是太陽下山。晚飯後又是開批判會、搞運動的時間了。在如此勞累的條件下,堅持練功全靠個人的毅力。“兩三個月過後,就沒有人堅持了,隻剩下我一個人。”陳愛蓮的想法很簡單,“我是幹這一行的,還是這一行裏特別優秀的尖子,不幹這個幹什麽呢?”

塞外冬日,天寒地凍。當同伴們農忙前用織毛衣、下棋、玩撲克打發時間時,陳愛蓮總是在清晨8點形單影隻地練功一小時。練功地點是住處附近的一個窪地籃球場。

陳愛蓮一個人跑步、踢腿、壓腿、翻跟鬥,成了農場裏的一道風景。一群老大爺每天叼著煙鬥,圍蹲在籃球場周圍,看著身形婀娜的陳愛蓮翩翩起舞。這些村民的出現激勵了陳愛蓮,“舞校的老師多次對我們說,我們國家60位農民的口糧才能培養一個舞蹈演員。如果荒廢了,才是真正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

3年後,勞動生活結束了,不少同伴恍然大悟,開始重拾舊功夫。“有很多人練得很好,後來也恢複了,但是藝術生命畢竟還是沒有我這麽長,因為你中斷得太多,歲月一定會留下痕跡,對不對?”陳愛蓮常常想,自己80歲還能站在舞台上,哪有什麽訣竅,就是得益於一生不曾間斷一天的訓練。



36 歲開始練“毯子功”

“機遇,就像是一趟不定時的、調皮的幸運列車,什麽時候來不一定,停多長時間也不一定。”經曆過世事沉浮的陳愛蓮向《環球人物》記者感慨道,有人在等這趟列車時,耐不住寂寞跑掉了,有人在這趟列車來的時候,卻不具備上車的資格了。“而我都做到了。即便有石頭砸在我的腳上,我也不會走,我會一直等!”

其實,陳愛蓮不光在等,還在不停創造“上車”的機會。

1975年,沉寂多年的中國歌劇舞劇院開始重新排練節目了,這讓陳愛蓮心花怒放,盼著機會的到來。尤其是《草原女民兵》的上演,讓陳愛蓮心頭一震,她找到編導,請求安排一個角色給她。編導卻非常惋惜:“這裏麵的角色你都能勝任,但領導不安排你。”陳愛蓮又去找領導,領導一句話深深刺痛了她:“你沒有革命氣質!”猛一聽很傷心,但細想想也不無道理,陳愛蓮之前的舞台經典形象雖然多,但大多是“才子佳人”。



“我想,除了我自己編一個節目,證明我可以演英雄形象以外,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於是,陳愛蓮開始自學編導,取材當時的流行電影《雞毛信》,編成《敵後交通員》。這部舞劇講述的是一名村姑化裝成放羊娃,衝破敵軍防線,順利完成敵後交通員任務的故事。劇中有大量男孩子的戲份,而在舞台上,男演員和女演員的技巧是不一樣的,有“旋子”“側空翻”等高難度動作。

陳愛蓮狠下心來,找到舞校的一名武功老師。“當時我已經36歲了,還要重新開始練‘毯子功’。”所謂“毯子功”,包括翻、騰、撲、跌、滾、摔等高難度動作,需要在毯子上練習,保護練習者不受傷。

為了演好這個節目,她每天早上5點就出現在公園裏加練,6點10分到團裏繼續練功,下班回家,還要練到深夜。最終陳愛蓮出現在舞台上,前手翻、旋子、搶背,一係列高難度動作看得人眼花繚亂,再也沒人說她“沒有革命氣質”了。

《敵後交通員》是陳愛蓮的複出之作,也是她編導的第一個節目。節目上演後不久,“文革”就結束了,文藝事業迎來春天。1979年是共和國三十華誕,一次規模空前的文藝獻禮演出在北京拉開帷幕。壓抑多年的文藝界人士鉚足了勁兒,都想通過這次機會展示自己。從1979年1月到1980年2月,獻禮演出共進行了18輪,128個全國各級藝術團體共演出了931個節目。

中國歌劇舞劇院決定推出大型國慶獻禮舞劇《文成公主》,這是該院“文革”後的第一部舞劇。在排練期間,跳文成公主的陳愛蓮患上運動員才患的“過度訓練症”,一度在醫學上下了“終結舞蹈生涯”的診斷,但不服輸的她竟憑借毅力戰勝疾病。《文成公主》一演而紅,轟動京城。這部講述漢藏團結、有濃鬱民族風情的舞劇在國慶30周年獻禮表演中,獲得創作二等獎、表演一等獎。



·1979年,國慶30周年,陳愛蓮演出《文成公主》劇照。



80 歲仍跳“林妹妹”

陳愛蓮迎來了第二個事業高峰。1980年,她舉辦新中國第一個個人舞蹈專場,開創了先河。1981年,大型舞劇《紅樓夢》上演,但陳愛蓮要去香港開舞蹈專場,這個機會留給了中國歌劇舞劇院的年輕演員。陳愛蓮回到北京後,導演馬上宣布,陳愛蓮仍是林黛玉的A角。

陳愛蓮以為是意外收獲,但一些年輕演員的“忠告”馬上來了:“陳老師,您可別演,這戲臭死了!”原來,這部舞劇的排練效果並不理想,沒有人能成功駕馭林黛玉這樣一個複雜的舞台形象。既然難跳,陳愛蓮反而不能撒手了,她把《紅樓夢》前前後後讀了4遍,方才登台。但排練開始後,她依然覺得效果不理想,還是找不到一個方法表現林黛玉的性格。

“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林黛玉”,幾乎每個讀者都會根據自己的經曆和林黛玉產生共鳴,但每個人的共鳴又不一樣。所以,林黛玉這個角色必須跳出人人心中都有的神韻,又要跳出一份留白,可供每個人獨自共鳴。一個舞蹈演員,若沒有豐富的藝術修養和生活閱曆,是不可能跳出這種“增之一分則太滿,減之一分則太弱”的分寸。此時,孤兒的身世和“文革”中的苦楚經曆幫助了她,她有了跳好林黛玉這個角色的底氣。

舞劇《紅樓夢》上演後好評如潮,陳愛蓮被稱讚為“活林黛玉”。那一年,她42歲,《紅樓夢》成為她中年之後藝術修養達到爐火純青的代表作。



·陳愛蓮領銜主演大型舞劇《紅樓夢》。

“現在舞蹈界在技術層麵上做得很好,舞蹈演員的身體條件也超過我們那個時候了,但我怎麽總覺得是‘空心菜’呢?”陳愛蓮的眉目間有擔憂,“如果單純地炫技,就去看雜技好了,舞蹈是一門藝術,是需要文化底蘊的。”好比現在很多表現愛情的雙人舞,跳出來仿佛千篇一律,“可是,文成公主和鬆讚幹布的愛情、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柳夢梅和杜麗娘的愛情,各個都是不一樣的。”舞蹈演員年齡越大,越能理解沉澱在足尖上的文化底蘊,這也是陳愛蓮80歲仍在舞台上奪人心神的原因。

20世紀80年代末,為響應國家文化體製改革的號召,陳愛蓮率先“下海”,成立了陳愛蓮藝術團,後來又成立了北京愛蓮舞蹈學校。1997年,陳愛蓮看到一份資料上說,首屆中國國際歌劇舞劇年活動將要舉辦,而全國各地報上來的節目90%都是外來劇目,中國本土節目少得可憐。陳愛蓮看得不服氣,和幾名業界老友一拍即合,決定出資100萬元複排舞劇《紅樓夢》,參加舞蹈年比賽。後來,複排的《紅樓夢》上演了百餘場。

2019年,舞劇《紅樓夢》再次回歸,陳愛蓮要帶著愛蓮舞蹈學校的學生們開始全國巡演。在國慶10周年時,她跳了《魚美人》,那時的她灼灼其華;在國慶30周年時,她跳了《文成公主》,那時的她風姿綽約;當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她已不再用獻禮舞劇的方式為祖國祝壽,而是投身到市場經濟的大潮中,和年輕人一起登台,將滄桑和苦難銘刻在身後,將笑容與美麗展現給世人。



讓人留戀的時光

2014年,陳愛蓮參加了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文藝工作座談會。“我很幸運,坐在了非常靠前的位置。”她常想,雖然經曆了很多苦難,但在人生每一個重要時刻,她都非常幸運。

從新中國一路走來,陳愛蓮和共和國的命運緊緊相連。1949年5月,上海解放。陳愛蓮和爸爸、媽媽、妹妹走上街頭,歡天喜地載歌載舞。歡慶的隊伍中,小孩子也成立了兒童歌舞隊,跳得最棒的陳愛蓮讓大人們讚不絕口,她也因此加入了街道劇團。但僅僅一年多時間,父母不幸相繼離世,拋下了她們姐妹倆。

1952年,孤兒院裏的陳愛蓮被選拔到北京中央戲劇學院附屬舞蹈團,這是為新中國培養舞蹈人才的搖籃。“孤兒的生活和環境的變化,使我隱約懂得了這樣一個道理:在生活和事業中,自己必須是一個強者,既然學藝就得學出個樣子來,絕不能落在別人的後麵。這種信念至今還牢固地留在我的身上。”



陳愛蓮回憶,“當時老師對後進的學生說,你就不能笨鳥先飛嗎?我並不是一隻笨鳥,但是如果也能先飛,會怎樣呢?”於是,她這隻聰明的鳥兒真的開始“先飛”了。

別人練一遍的動作,她要練兩三遍;古典舞中的“蘭花手”需要手指往手背方向扳,她養成了習慣,隻要雙手空閑,就左右手交替扳手指;吃飯時,她將一條腿放到欄杆上,邊壓邊吃;為了練好芭蕾舞,她睡覺時也把腳扳成“朝天蹬”——雙腿劈叉,一字馬貼牆,其中一隻腳的腳跟靠牆,腳尖越過頭頂。她買不起鬧鍾,就在自己腳上拴了一根繩子,將另一頭放到窗外,央求一名男演員每天早晨拽繩子叫醒她,“當我的同伴起床時,我已經練得滿頭大汗了”。

1954年,北京舞蹈學校成立,這是新中國第一個舞蹈學校,陳愛蓮成為第一批學生。陳愛蓮擅長抒情慢板舞蹈,但在速度和旋轉上比較差。入校後,她的老師要求她補短板。

民族舞裏有一個從戲曲中借鑒而來的動作“臥魚”,為了練好這個動作,陳愛蓮不斷躍向空中盤住身子,隨即臥下去,但還是沒有達到要求。不斷的練習磨破了她的膝蓋和腳背,每天脫下練功褲時,血都已經和練功褲粘在一起了,像被扒下一層皮。第二天,結痂的傷口又要被重新磨破,血重新和練功褲粘在一起,如此周而複始。最後,陳愛蓮終於達到了要求。

“那是一段非常讓人留戀的時光!”陳愛蓮向記者回憶起那個年代時,雙眼始終綻放著明亮的光芒。“我們的民族舞蹈藝術在唐宋時期達到了鼎盛,但唐宋之後,就沒有專業的舞蹈隊伍了。而新中國將斷層幾百年的舞蹈隊伍重新建立起來了!”陳愛蓮趕上了這樣的好時代,成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專職舞蹈演員。

1955年的一個秋日,陳愛蓮被選到中南海,參加同領導人的聯歡舞會。那天晚上,她和另外兩名同學乘車前往中南海。20時,毛主席出現在中南海舞廳,“人們的精神狀態明顯不一樣了,發自內心地興奮起來”。陳愛蓮和其他女同誌都坐到了舞池邊上,等著和毛主席跳一支舞。毛主席很有風度,為了照顧每一個人,他一首曲子下來,往往要換四五個舞伴。

“輪到我的時候,正好一首新的曲子開始了。”陳愛蓮開始和毛主席共舞。“毛主席問我叫什麽,是哪裏人,聽說我的祖籍是廣東番禺,他風趣地說:‘你是小廣東啊!孫中山的老鄉。’”親切的話語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一首曲子下來,毛主席居然沒有換舞伴。

之後,陳愛蓮又和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毅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跳上了一曲。

那天,朱德也給陳愛蓮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穿了一雙非常普通的布鞋,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笑眯眯地看著我們這些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像一位農村的老大爺。”陳愛蓮很難將眼前的這位“老大爺”和指揮千軍萬馬、屢戰屢勝的總司令聯係在一起。

陳毅則是風趣幽默。他從事外交工作,又有留洋經曆,因此很受舞伴歡迎,女同誌爭相與他共舞。陳毅夫人張茜擔心他身體吃不消,就在一旁勸:“該回去休息了吧?”“最後一曲,著啥子急嗎?”一口濃濃的四川鄉音,讓周圍舞伴一片歡笑。

那天晚上將近22時,陳愛蓮才和同學乘車離開中南海,回到學校。“從那以後,我就逐漸明白,我們國家的領導人一點也不神秘,他們就是從我們普通老百姓中走出來的。”後來年歲漸長,陳愛蓮更加明白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良苦用心,“不管是在延安,還是在新中國成立後,我們的領導人一直在用各種方式,跟我們文藝界人士近距離接觸。”

在此後各個曆史時期,陳愛蓮多次參加黨中央舉辦的文藝界調研活動,並在活動間隙為黨和國家領導人表演舞蹈節目。陳愛蓮說,隻有充分了解文藝界的規律,才能製定和推行更加行之有效的文藝政策。“從毛澤東到習近平,從新中國成立到進入新時代,新中國文藝就這樣一路走過來了。”

“你知道嗎,這個世界有一件事特別公平。”采訪即將結束時,陳愛蓮對記者說,“一天24小時,最公平了。你怎麽用,決定了未來你是什麽樣的人。”

是啊,共和國70年是多麽宏大的詞,但在她身上,是可以定格到一分一秒的畫麵:在舞蹈團學員班宿舍,有一名學生腳上拴著“叫醒”的繩子;在公園大水缸旁,有一名妙齡少女隨魚兒遊動在擺動身姿;在早晨8點的蔚縣農場,隻有一名舞蹈演員遵照周總理指示,準時練舞……

有一句話用在她身上再合適不過: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隻爭朝夕。



laocaige 發表評論於
文革的確有問題。但是,你也不能揪著不放。畢竟毛的功績太偉大了。
Ginger123 發表評論於
第三張,吹笛子的那張,倆人臉上刷了層白粉,和脖子眼睛框不一樣的顏色。
ME868 發表評論於
竟沒被老毛看上,難道還不如那玉縫
潛伏999 發表評論於
發動文革,整死一大批,保護一小批,剩下的都是感激之情。簡直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患者
潛伏999 發表評論於
怎麽這麽惡心,發動了文革,然後又暗中保護了一些人,於是就沒有罪了,留下的都是感激之情。全國人民都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患者
十具 發表評論於
59年畢業作品還是《魚美人》,後來20年舞台就隻剩紅娘+白毛雙女記了。毛很虛偽,嘴裏罵文化部才子佳人部,不為工農兵服務,手摟林妹妹不撒手。81歲的毛還舔菲律賓獨夫民賊馬科斯的夫人(全世界臭名昭著的惡女人)的手,那時候他的嘴連哈喇子都包不住,大失國格。
swj2000 發表評論於
一個月前發現患胃癌並已骨轉移.發現癌症已是晚期,沒辦法,走得很快。

======================================
beepee 發表評論於 2020-11-22 16:01:00
80歲還能跳林妹妹,81歲怎麽就死了?
wx3000 發表評論於
先帝是這出曆史劇裏的醜角。
beepee 發表評論於
80歲還能跳林妹妹,81歲怎麽就死了?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沒啥可頌讚的,一輩子為襠文化吐盡最後一口絲的蠶蟲。
stevecanada 發表評論於
昨天有文章介紹這位演藝界名人了,我看標題還以為是陳寶蓮,點進去發現不是,不是那個時代的人,她的作品都沒看過。名字都是第一次聽說。
不愛說就不說 發表評論於
原來以為東莞的失足婦女才這樣, 原來55年就這樣了

"1955年的一個秋日,陳愛蓮被選到中南海,參加同領導人的聯歡舞會。那天晚上,她和另外兩名同學乘車前往中南海。20時,毛主席出現在中南海舞廳,“人們的精神狀態明顯不一樣了,發自內心地興奮起來”。陳愛蓮和其他女同誌都坐到了舞池邊上,等著和毛主席跳一支舞。"
nyfan 發表評論於
中南海神秘舞會老百姓比較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