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反革命罪”,坐牢57年,出獄時家裏人都死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作者:袁小兵 汪豔霞 周定兵

原標題:雲南真實版《肖申克的救贖》

原載於 2010 年 8 月 4 日《南方都市報》

五十七年,他可能是雲南省乃至中國服刑時間最長的 反革命 犯,在國外也屬罕見。一個月前,77 歲的他獲釋,被人攙扶著走出官渡監獄,家鄉敬老院收留了他,可是衰老的身軀和淡漠的親情,讓他隻能整日蜷縮在床上,就像來到另一個監獄。自由和故土就在門檻之外,這麽近,卻又那麽遠。



他的刑期為何長達五十七年,在牢獄中怎樣度過漫長歲月?處於中國曆史上最大變革期的這五十七年風雨,是否也逾越高牆波及其命運流轉?五十七年之後又如何麵對一個全新世界?他會是電影《肖申克的救贖》裏那個被體製化然後又被自由所殺的假釋老頭嗎?

五十七年牢獄結束後,他在自由世界的孤獨中等待死亡。



新街鎮敬老院坐落在鎮郊田野中一棵巨大緬樹下。它借用了隔壁一座殘敗古廟的一角,泥牆上掛的還是撤鄉並鎮前的 新街鄉敬老院 木牌,儲物櫃外側可見 30 年前漆寫的 新躍公社 字樣。正在膨脹的小鎮上的居民少人知道它的存在,它似乎活在時光與塵世之外。6 月 28 日,這裏來了一個同樣命運的老人。兩名監獄警察開車從幾百公裏外把他送來,懇請敬老院收留: 他以前犯有反革命罪,坐了 57 年牢,現在釋放,可是家裏人都死了。



老人被安置在小院東北角烤火屋的隔間裏,曾先後有 4 名老人在此度過最後時光。現任主人離終老也並不遙遠,他佝僂得厲害,雙腿像竹竿一樣細,需要扶著旁物才能走一點路。工作人員買來一個塑料小桶做夜壺,這樣就不用去院外的旱廁。用塑料袋包了一件毛衣,把口子紮上,讓他坐地上時墊著,還可以手拉著袋口在地上挪動。

他來這裏 10 天後,我們首次前去敬老院探望。他正這般姿勢坐在地上抽煙,地上散落著一些煙頭。他瘦骨嶙峋,牙齒幾近掉光,但目光依然犀利。大家扶他坐在凳子上,給他點上一支煙,他吸了一半就把火掐滅,獨自發呆。 你出去多少年了? 我們湊近他耳朵大聲問。 十多年了。 你知道你現在在哪嗎? 在家了嘛! 這時他臉上露出一點笑容。再問他多大年紀,他回答說 二十幾了 ,還說 想做點事業 ,繼而用含混不清的語言說了些什麽,大家都沒聽懂。

我們遞給他一個本子和一支筆。 歐樹。 他抖著手,兩次寫下他的名字,再慢吞吞加上一句 老歐感謝政府與幹部 ,全是繁體字。然後繼續發呆。

他有時清醒有時糊塗。 敬老院院長戴學義說。更多時候,他坐在床上,斜靠著牆,眼睛似閉非閉,看著白晝升起和黑夜沉降。他如果在想著往事,往事就像蚊帳裏的蒼蠅,嗡嗡地在腦海裏進出。



1953 年,歐樹 20 歲,生活在雲南省彌渡縣城北麵一個叫黃旗廠的村莊,母親死得早,跟父親賣豆腐為生。85 歲的堂姐歐馬蘭說,他 人好,肯幫人 ,但有一天在村裏 被公社捆走了 ,他父親在賣豆腐時也被抓, 聽說是參加了一貫道,但我不知道這是什麽組織。

這年 11 月 19 日,歐樹入監,次年被彌渡縣法院以 一貫道案 判刑 4 年。由於現存檔案裏找不到這份判決書,無法得知其犯案經過。當時,這是 反革命罪 的一種。



一貫道是一個多神教,同時信奉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道教、儒教,所謂 五教合一 ,興盛於明清,建國之初已成為中國各會道門中勢力最大的一個,中共華北局調查認為 該道上層多為地主富農及國民黨反動的舊軍人,一般道徒則多為中貧農 已為特務組織所掌握和利用,成為反革命活動的有力工具。

取締一貫道是隨著大規模鎮壓反革命運動而進行的一場廣泛、劇烈、深刻的群眾鬥爭。1951 年 2 月,中央人民政府出台《懲治反革命條例》,第八條規定 利用封建會門進行反革命活動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其情節較輕者處三年以上徒刑 ,為打擊會道門提供了強大的法律武器。

歐樹父子倆被送往 60 公裏外的賓川縣牛井勞改農場。4 年勞改就要結束時,他卻被指 抗拒改造,裝瘋作傻,堅持反動立場,思想極端敵對 ,一天深夜企圖奪槍逃跑。隨後拒絕吃飯和勞動, 幾次收拾行李,東張西望,隨時打算逃跑,自稱是自由人,公開對抗管教, 在又一次逃跑被抓後不久,1958 年 1 月,賓川縣法院判他 加刑 15 年 。

但歐樹仍 不認罪服法,堅持反動到底 ,包括 3 次把棉桃摘了 110 多個埋在土中,盜竊犯人物品,侮辱、誣蔑女幹部、女犯人、女學生和過路婦女,公開稱一名一貫道女犯為師母,並默念 三寶 。再次逃跑未遂後,1959 年 6 月他接到了無期徒刑的判決書。

1960 年,歐樹被送入省城的雲南省第二監獄,它剛從一家管訓所轉變不久,後來成為全國唯一一所以關押重刑毒品罪犯為主的高度戒備監獄。歐樹檔案裏的兩張 1 寸黑白頭像,可能就是在那時照的。他留著短發,掛著 334 號囚牌,眼神似笑非笑。

50 年後,一名獄警開車帶我們進入這塊神秘之地,道路如迷宮般曲折,到處是高牆電網,監舍的走廊和窗戶都被鐵條密封,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當年輕的獄警們笑著說這裏的生活多麽單調時,我們在驚歎歐樹竟然在這裏呆了 48 年,直到 2008 年轉入另一個監獄。

48 年裏,他換了好幾個中隊(現在稱為監區),經曆了三代獄警的管教,對監獄的曆史也許比許多獄警都清楚,但沒人能詳細聊起他在這裏的 48 年生活,因為獄警換崗頻繁,而他隻是流水般進出犯人中沉默的一個。

1963 年和 1972 年,他兩次被雲南省精神病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症。 在省二監時,說話東拉西扯,語無倫次,說女犯是他老婆,有 80 幾個,他母親是他大老婆,兩個姐姐是小老婆,石科長是他父親,他原名叫石漢。勞動中打瞌睡,不遵守紀律,一會報自己 18 歲,一會又報 19 歲。

對自身情況缺乏應有的認識,雖一再給予加刑處分,也是無所謂的樣子,且說:來這裏是打百分,玩玩,說話顛三倒四。詞語結構上邏輯性極差,有明顯之思維破裂現象。

1971 年,歐樹以 二流子 的 個人身份 參加這年度的評比檢查,小組會上表達了 不敢對罪惡推卸 的懺悔和 不逃跑,不無理取鬧 的決心 政府不殺我給我寬大改造,我要很好的接受改造 。小組長稱讚他 勞動是埋頭的幹 不推辭,成天拉車,不說二話 很冷天氣,穿單衣不叫苦 ,同時批評他 態度極為惡劣,不接受監督,開口罵人 等等。

最後,中隊因他 精神不正常 ,給了一個比較正麵的評價: 表現較好,遵守紀律一般,未發現突出違反的情況。

1979 年,新中國第一部刑法出台,極大扭轉了持續 30 年靠政策定刑量罪的人治局麵,《懲治反革命條例》宣布廢止。但由於曆史的慣性,這部刑法仍然帶有較強的政治色彩,最為典型的是把 反革命罪 寫入其中。

不過,它對像歐樹這樣 組織、利用封建迷信、會道門進行反革命活動的 罪犯的刑罰,要遠輕於建國之初。而且規定,無期徒刑罪犯如確有悔改,可以減刑和假釋。

1980 年,雲南省二監決定為 勞改時間已長 的精神病犯歐樹申請 清除釋放 ,但主管機關沒有同意。對此,雲南省監獄管理局一名官員推測,反革命罪當時仍是重罪,涉及政治因素複雜,再可能加上一些臨時性的政策,歐樹沒有達到當時的釋放條件。

1997 年,修改後的新刑法頒布, 反革命罪 退出曆史舞台,代之以 危害國家安全罪 。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在《關於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中明文指出,無期徒刑罪犯如確有悔改,在服刑 2 年後,可以減刑至 13-20 年。

1999 年,雲南省二監再次上書,建議將歐樹的刑罰減為有期徒刑 10 年。此時,歐樹作為一名無期徒刑犯已服刑整整 40 年。這在中國司法史上極為罕見。我國著名刑法學者陳興良教授指出,無期徒刑的實際執行刑期為 12-22 年,一般為 15 年左右。

歐樹並不能逾高牆感知外界春秋,但他的獨特經曆見證了那段風雨如晦的歲月。不擅表達的他也可能隻是被遺忘了,從而一呆 40 年。現在,加緊完善中的司法製度開始給他帶來轉機。

2 個月後,雲南省高院裁定為歐樹減刑至 18 年。雖顯保守,但從此開啟了減刑的閥門。2002,2004,2006,每兩年就減刑一次,從 1 年 3 個月到 2 年不等。

這期間發生了一個小插曲。也許是打字員的疏忽,或許是 一貫道 這個詞實在讓當今法官生疏,2006 年的裁定書,居然把 一貫道罪 誤寫成 一慣盜竊罪 ,發現後補文改正,又錯寫成 一慣道罪 。

2005 年 2 月,72 歲的他轉入新成立的十一監區,這裏關押老病殘犯為主,一名叫劉濤的警官說: 如果身邊都是中青年人,他們會發現自己動作遲緩,思維退化,容易產生自卑感,回歸社會的信心不足。

監獄大門離歐樹越來越近,但他的背也越來越馱,走路蹣跚,其他犯人必須完成的輕微勞動任務,他老得無需理會,跟當年那個憤怒、叛逆,隨時想要逃跑的形象相隔萬裏。

十一監區宿舍是一棟嶄新的外走廊式結構大樓,通風、采光均佳,樓下是開闊的放風活動區。歐樹住在最頂層 4 樓,劉警官說, 他意識比較清楚,生活能基本自理。

透過鐵柵欄,歐樹可以看到正對麵小山坡上的紅磚舊平房,那是監區值班室,警官下班後有時坐在露天藤架下的椅子上抽煙,這是高牆內留存不多的舊印記。四十多年過去,監獄也在變化之中。除了硬件的改善,也包括讓自身去神秘化。2007 年起,每年都有海內外人士在開放日進入這座監獄參觀。劉警官認為,這不僅是新時期獄務公開的要求,也是對服刑人員人性化管教的全新方式。

2008 年 1 月 22 日,歐樹和 200 多名犯人轉入官渡監獄。由於警車不夠,一些犯人坐著旅遊大巴開始了 1 個小時的奇妙旅程。雲南省二監已從當年的郊區納入二環市區,通往官渡監獄的 101 省道擠滿了形形色色的汽車。對歐樹來說,隔著汽車玻璃,1 個小時看盡高牆外半個世紀前後的變遷,不知是欣喜還是殘酷。

官渡監獄七監區。歐樹在此度過 57 年監禁的最後 2 年半時光。7 月 21 日下午,管教警官王桂春帶我們走進這棟紅白相間的 3 層樓房,裏麵關押的大多是 50 歲以上的重刑毒品犯、暴力罪犯和老病殘犯。他們在走廊踱步,或安靜呆在房間裏,門都開著,上下層鐵架床,不像西方電影裏的監獄,倒很有些大學宿舍的模樣。穿過貼滿了健康宣傳內容的走廊,王警官進入一樓最裏麵的房間,一名在床上斜靠著牆的 85 歲老人緩慢起身以示敬意。 你多大了? 王警官探身問。100 歲。 吃過飯沒? 吃了。 老人木然回答。

全答錯了。 王警官轉身悄聲告訴我們, 歐樹差不多也這個樣子,但要矮些,身上更幹淨。

歐樹以前就住這裏,房間裏有飲水機,帶馬桶和太陽能淋浴的衛生間,馬桶旁特配置了不鏽鋼扶手。大樓還駐有其他監區沒有的醫務室,18 名護理人員 24 小時照顧老病殘犯的生活起居,監區長?說,這裏就像地方上的敬老院。

歐樹適應新環境的能力很差,剛來時病懨懨的,顯得自閉,監區以他 患有老年癡呆 申報老病殘犯。3 個月後,一名健壯的中年犯人被分配負責照料他,包括打飯、端水、洗碗,每半個月為他理發、剃須、剪指甲,晚上還要睡在鄰床上,警惕可能發生的意外。

歐樹樂於享受這一切,身體和精神狀況開始好轉,體檢的主要指標甚至好於很多老犯。 他保持著當年參加一貫道的習慣不吃肉,但他胃口挺好,一點醃菜就能吃光一碗飯,感冒極少,心態樂觀,逗他還會笑。 王桂春說。他既是他這 2 年半的責任警察,也是醫務室的負責人。同樣與西方電影裏獄警形象不同的是,他戴著近視眼鏡,侃侃而談,像名語文科教師。

歐樹不熱衷與同齡犯交往, 腦子有點昏,有時答非所問, 但護理幫他理發或者洗澡後,他就來了精神,哼起革命紅色歌曲,尤其喜歡《跨過鴨綠江》,一次還動情流淚。但如果講故事,又全是國民黨執政時期的,稱蔣介石為 蔣委員長 ,汪精衛為 汪主席 。

除此之外,歐樹從不提及家人和此前漫長的牢獄時光。當少數 三無 犯人(無親人會見、書信往來、無匯款)感到被家庭拋棄而絕食、自殘時,歐樹從不顯得同病相憐、自怨自艾。王警官認為,他早已習慣了這種 三無 生活。

歐樹也在習慣另一種生活被尊重的集體生活。他抽煙時,別人會給他點火(他手腳不靈便);他和犯人們互相打煙,盡管不多,足可彼此慰藉。早上 6 點半,護理會攙扶他在露天活動區散步,點名前他就站在走廊上大叫 點名了,點名了! 似乎這是他的責任。逢年過節,他被邀請參加監獄座談會,吃到水果,得到毛巾、牙膏、香皂之類的禮物,還可以觀看犯人們的歌舞表演。

他從不和犯人們交惡,偶爾大家開玩笑過了,他假裝生氣,脫下鞋作勢要打人,最後在一片哄笑中輕輕落在對方身上。他和警官們 吹牛 ,對方從不置疑其內容真假,這是一種被認為是 善於傾聽 的工作方法。王警官說: 隻要他高興,覺得被認可,有存在的價值,這有利於他改造成功,早日回歸社會。再說,置疑一名老人也沒啥意義。

歐樹越來越離不開影子般的這名護理,半個月過去,他會像鬧鍾般精準地提出剪發, 一刻耽誤不得。 他把監獄當成了家。 王警官說。這讓他想起電影《肖申克的救贖》裏那個在監獄裏服刑 50 年的布魯克斯。他把監獄圖書館整理得井井有條,從中得到樂趣和尊重。他的黑人囚犯朋友對此生出感慨: 監獄很有意思,剛開始時你厭惡它,漸漸你適應它,最後你離不開它。這就是被製度化了。

2008 年 6 月,歐樹獲第五次減刑。但對他這樣的老犯來說,假釋或保外就醫也許是最好的方法。不久他得到了這個機會。由於 老衰 和 重度貧血 ,他所在的七監區被下達病危通知書,建議 聯係家屬,並辦理保外就醫 。其時,歐樹家鄉的行政隸屬關係已隨時代巨變發生多次變更,監獄輾轉找到當地派出所,得到的回饋卻是 親人亡故多年 ,無法具保。

布魯克斯得知假釋消息,用利器脅持一名犯人妄圖阻止自己走出監獄。相比之下,歐樹無法保外,對自由的渴望卻沒有消退。他會繼續從墊被下掏出那個用塑料袋和衣服層層包裹的減刑裁定書,讀給同室人員聽。 回家,回到出生所在,盡管這記憶模糊零碎,卻是他這個老人的本能。 王警官說。

可是,歐樹對外界是否也像布魯克斯那樣心存恐懼?半個多世紀來,監獄是他唯一認識的地方,盡管他每天收看新聞聯播,參加時事政治和文化課學習,但世界變化太快,昆明新機場就在監獄附近開建,七監區正前方 500 米,象征著 時不我待 的機場高速似乎一夜之間就鋪好了,飛機起降的轟鳴聲正在迫近。夜深時,護理能感覺到歐樹睡不好,說一些難懂的夢話,有時會突然驚醒。

2010 年 6 月 18 日,歐樹第六次減刑成功,定於 9 天後出獄。 歐大爹,你要出去高興不高興啊? 一些犯人前來道賀。 高興。 歐樹這幾天的笑容不斷,但也時常念叨著: 我不曉得家在哪,這麽老了,不曉得怎麽回去了。

6 月 27 日早上,歐樹吃過最後一頓囚餐,脫去深藍色囚衣,換上監獄買來的深藍色西服,穿上嶄新布鞋,把 57 年的全部家當幾件衣服,幾頁減刑裁定書,一頂毛線帽,幾張說不清來由的紙,一張閑來用鉛筆寫上 伍圓 再加個線框的 紙幣 ,幾片藥板裝進一個深藍色旅行包。兩名警官和一名司機帶著速效救心丸送他上路了。

歐樹不知道,他可能是雲南省乃至中國服刑時間最長的 反革命 犯,在國外也屬罕見。2007 年,英國一名被判終身監禁的犯人病死在監獄,因坐牢 55 年居全英之最,而被世界媒體廣為報道。

車特意開得很慢,歐樹不停抽著煙,一直盯著窗外。傍晚終於到達大理州彌渡縣新街鎮,這就是他的家鄉。當新街派出所所長用家鄉話歡迎他回家時,他喜笑顏開。

歐樹在當地已無任何資料,鎮政府從來沒有麵對這樣的事,第二天一早召集各部門緊急磋商,決定安排他住進鎮敬老院,日後再申請辦理 五保戶 。派出所當天為他辦理了戶口, 宗教信仰 一欄注明 無 。他小心翼翼想把戶口本放進胸口的西服內袋,可是手抖得厲害。隨行警官幫他放好,係上扣子,他又緊了緊衣領。

他被攙扶著走進鎮敬老院。安置好後,警官正要離開,他突然站起來似乎想要跟著走。警官扶他坐回去,告訴他: 你到家了,就在這裏安享晚年! 他攥緊警官的手,舍不得放開。

歐樹已經告別舊身份,迎接新生活。外人如果擔憂他無法適應這個嶄新時代,可以去他寄居的敬老院看看,會發現他並沒有像布魯克斯那樣,被街頭疾馳的汽車驚擾,一把年紀了還要去超市打工,因為動作遲緩而遭受顧客和老板的白眼。中國的年 GDP 和財政收入在高速增長,有能力讓歐樹這樣的老人隻需呆在房間裏休養生息,所以他沒有理由像布魯克斯那樣說 我不喜歡這裏,我決定離開 ,然後懸梁自盡。

實際上,歐樹已經老得無法 離開 。7 月 22 日我們第二次探望他時,他比兩周前老了很多,工作人員扶他到院子裏散步,他幾乎站不直,壞了鬆緊帶的褲子幾次滑落到腳麵。我們把翻拍好的那張檔案裏年輕時的黑白照給他看,他麵無表情看著,左眼卻滲出一滴渾濁的淚珠。

這天是他住進敬老院後唯一一次走出小屋,其他時間全在那個泥牆和木棉瓦搭建的屋子裏度過,包括吃飯、洗臉、擦身子、大小便、想心事等等他所有能做的事情。

每天早上 6 點半,他不再早起散步,而是躺在床上,睜眼看著房頂。想抽煙了,他就慢慢挪到門檻前,坐在地上,舉著煙,對著院子裏喊: 火!火!

他的老家黃旗廠村就在 4 公裏之外,但他從沒提出去老家走走,倒是他八十多歲的姐夫、堂姐帶領一幫親戚來看過兩次。姐夫馬支說,歐樹父親勞改十多年後就釋放回家了,直到 1990 年去世;歐樹 1960 年轉入雲南省二監以後就失去聯係,後來大家都以為他死了,每年清明節會給他燒些紙錢。

村幹部給他介紹每個親戚時,他隻是笑笑,不說話,眼淚在眼眶裏打轉。他隻記得自己和村莊的名字,小名裏有個 福 字。親戚們哭了,他也跟著掉淚。

這是歐樹重獲自由後與家鄉僅有的兩次接觸。敬老院其他 5 個老人從不進他的屋子和他聊天,也許嫌這裏太髒。歐樹來後頭半個月還能吃些東西,敬老院變著花樣給他做米線、餌絲、米飯、稀飯,但後來他就很少吃,而且好幾次把大小便拉在床上,把敬老院院長戴學義嚇著了,連忙跑去鎮政府匯報,鎮領導也沒有好辦法,隻吩咐叫他每天作好記錄。

戴學義說,歐樹是建院 20 年來最費心的老人,他和另一名男性工作人員都 50 多歲了,照顧歐樹顯得很吃力,尤其是麵對一大堆的髒床單、衣服,想花 100 元請婦女來洗都無人願意。

這個小小的鄉村敬老院,有自己的豬欄、魚塘和菜地,全靠自己種養,去年的開支僅 1 萬多元,但戴學義表示,這不是不送歐樹去醫院的理由。他懂些醫療常識,覺得歐樹沒有生病,隻是老年癡呆。由於多日隻靠米湯為食,他擔心歐樹將不久於人世,等不到春節搬進敬老院新大樓的那天。

7 月 23 日上午,戴學義去黃旗廠村找到村幹部和歐樹的親戚們。大家對他熱情相待,稱讚他 菩薩心腸 ,對歐樹的照料 比農村裏很多人對親生父母還要好 。但當他提出,希望村裏能有人去幫忙洗洗髒衣物時,村幹部微笑而堅決地說: 不可能。 歐樹的堂侄媳說,她天天忙著要烘烤煙葉,實在脫不開身。

歐樹父親去世後,歐樹的大堂侄最後繼承了他家的草房,幾年前用在外做破爛生意賺的錢,在上麵建起一棟 3 層小洋房,在村裏顯得鶴立雞群。我們問,是否考慮過接歐樹回村裏走走?二堂侄沉默片刻後說: 他一樣都不認得了 。 歐樹 85 歲的堂姐則揮手搖頭 麻煩!

他們強調對歐樹父親當年的親情:他釋放回家後給生產隊喂豬,後來眼睛和腿都壞了,主要是這兩個堂侄長年照顧,直至去世。現在再冒出一個 死了多年 的人,還需要他們照顧,他們覺得已仁至義盡。歐樹姐夫馬支說: 政府要麽早年放了他,要麽就一直關到老死,現在把他放出來,對大家、對社會都是個累贅。

歐樹釋放後遭遇的親情冷遇,和健康狀況的持續惡化,讓遠在官渡監獄的原責任警察王桂春感到吃驚和難受。他否認在歐樹 77 歲高齡後釋放是監獄 甩包袱 ,而是他的刑期到了,就必然要出獄。

他獲釋時身體還是不錯的,而且確實想回家,但出去後一切都變了,對一名老人來說,適應起來比較痛苦。更可能出去後,失去監獄裏原有的精神支撐。 王警官仔細詢問後,這樣分析歐樹的變化。

那就是,監獄裏他遵守監規,受到尊重,作息規律,有獨立人格,對自由和家鄉的想念讓他覺得還有盼頭。但出去後這個念想就沒了,不知道活著該幹什麽,應該怎樣與別人打交道。他本來特別愛抽煙,但如果現在都不接你的煙,說明他把心門關上了。他一直是個倔強的人。

近兩年,四川、江西等地監獄相繼提前釋放大批老病殘犯,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褒貶不一。主流意見稱,這批犯人由於政策限製滯留監獄,加劇了監獄醫療、警力資源的緊張,應該讓他們在通過人身風險評估後早日回歸社會。雲南省監獄管理局也在進行同樣努力,尚未得到上級答複。

反對聲音裏,有兩種互為交鋒:一種認為,就應該讓他們在監獄裏品嚐失去自由的恐懼,以對犯罪形成震懾;另一種認為,讓習慣了監獄生活的人回到社會,那才是真正的恐懼。

由於歐樹不能言說,無法得知他從一個渴望自由卻又習慣體製化生活的囚犯,到獲得自由卻反被自由困在床頭的糟老頭,他的內心究竟傾向何方。也許他真的老到無法辨別,任由時代將他推波逐流。

歐樹那個藍色旅行包裏,有一張紙上寫道: 夢緣:你說要來看我的嗎?我每天都在判(盼)忘你的到來,每次想到你,心都是那麽疼。你過得還好嗎?我真的好想你啊!你讓我疼的是撕心裂肺。二十幾年了,今天才明白想念的意思。想念會讓一個人情不自禁的流眼淚。

不是歐樹的筆跡,但歐樹在後麵寫上了自己的名字。旁邊是一塊淚(水)漬。

我們想念給他聽,他輕輕搖頭,蒼蠅從他長滿老年斑的頭頂飛起。一切都是過眼雲煙。他現在是一名 77 歲的垂死老人,躺在家鄉和自由的邊緣,等待死神的敲門。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小蔣也就是聽了一家之言,那個榜上連東條毛遮洞都沒有。
gunit 發表評論於
黑暗的大紅朝。
中號打狗棍 發表評論於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13:49:43
蔣介石的曾孫蔣友柏,公開指著他的曾祖父蔣介石是世界上著名的大屠夫,殺害了三千萬中國人。
————————————————————————————————

你能把蔣友柏講話的出處說一下嗎?在哪裏可以找到?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13:43:33 scbean,LBYD一貫道與你們功子是有曆史淵源的,突出了一個字“邪”。
——
沒搞錯吧,lbyd孝子賢孫敢罵它祖宗?
一條小路 發表評論於
毛澤東的流毒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沒做牢。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蔣介石的曾孫蔣友柏,公開指著他的曾祖父蔣介石是世界上著名的大屠夫,殺害了三千萬中國人。你們也不是蔣家的龜孫子,就不要唧歪了。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scbean,LBYD一貫道與你們功子是有曆史淵源的,突出了一個字“邪”。


西溫哥華 發表評論於
被毛毛蟲鄧小鬼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生。現在習包子還要這麽幹。
tamany_me 發表評論於
樓下,她說殺的不止30萬,還要加上一個坐牢57年形同死刑的人。
tamany_me 發表評論於
如果從原意來解釋,共產黨如果不是反革命,就不可能從國民黨手中奪得江山,所以中共才是地道的反革命,不過後來把這個帽子戴到別人頭上,早已失去了原意,那是為了鞏固政權,擴大打擊麵而已,為政權不為人民,一個邪惡至深的魔頭,如果不從中國清除,中國人根本不會有未來。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哦,殺了30萬,就留了一個 “邪教” 坐57年牢?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12:22:42你個五毛狗不要胡攪蠻纏,日本人南京屠殺30萬中國人是不是土共屠殺三十萬中國人就合理了?不知羞恥!
Moon_cake 發表評論於
中國共產黨應該下地獄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鴨蛋能防原子彈,牢底坐穿真可憐。
男女教徒絲不掛,若不信他不要臉。

邪教念念信仰傳,基督釋迦可一貫。
入得法門罵人狗,又喊屠殺三十萬。

笑話鬧了一籮筐,個個“五毛”叫得歡。
一邊念著民主經,一邊人狗分不清。

scbean 發表評論於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12:06:20
Good Job! Here is your treat!
=================
小樣,you are treated as a hen.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Good Job! Here is your treat!
scbean 發表評論於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11:47:38
你是說 歐洲人沒有信仰?您真是個要臉的狗?
===============
嗬嗬,罵人家是不要臉的狗,你是隻要臉的狗!賺大了!
scbean 發表評論於
魔黨百年,冤魂飄蕩不散,屍骨累累如山!
先秦後漢 發表評論於
中隊因他 精神不正常 ,給了一個比較正麵的評價
看一看笑一笑 發表評論於
樓下諸位對比國民黨和共產黨誰更壞是沒有意義的。你現在覺得他慘,可是在他那個年代,無論在台灣還是大陸,都有無數無辜慘死的人們。和那些無辜慘死的人們比起來,他還不是最慘的。同樣,無論是美國當年殘殺的印地安人,還是在運輸過程中慘死的黑奴,或是因新冠而死的十幾萬人,都是無辜的慘死,一樣的悲慘。問題不是在於任何一個政黨或是政體,而是人類邪惡的本性從起初到現在沒有變過。為了個人的利益,或是小團地的利益,人會不停的主動或被動的殘殺,奴役以及侵害其他人。就像新冠疫情中的川普,為了競選不惜犧牲十幾萬人的生命,幾百萬人的健康,其所作所為,和魔鬼無異。但川普隻是代表人類被魔鬼控製,自私自利的典型而已,他的邪惡告訴我們,人類的本質不發生變化,任何製度都沒有用,隻不過是更加放大人邪惡的本性。而人類唯一的出路是信靠耶穌,靠著神的恩典重生自己,因愛神而愛人如己,唯有這樣,才能夠擺脫被魔鬼圈套,最終拯救自己。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dxbei***/w/20120331/28912.html

您比沒了腦袋的這些人怎麽樣?

P152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9:50:41
gamlastan 發表評論於
CCP is Evil!!!!!
過濾詞 發表評論於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9:14:27
P152,你們台灣殺了多少共產黨,恐怕有幾十萬吧。

========================================================
被國民黨殺害的共產黨員不及被共產黨殺害的共產黨員的1%。
DavyZhong 發表評論於
無法理解為什麽讓他坐牢57年,他還認識不少繁休字,應該是念過書的人。中共的大小官員都是不好好念書的人,所以造成這種怪事。不知在大陸有多少官員能看完這篇文章。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一山不容二虎,蟻民們隻能信奉唯一的「偉光正教」,又名共產黨。
P152 發表評論於
彼采萍兮,XYZ94538
仔細看看本文照片裏押著跪地青年的一左一右那兩位,越看越像你們兩個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當年台灣學共黨在台灣搞土改,其手段就是凡是不願意搞土改的人,一律以“共匪”的名義處決。台灣著名的“二二八”事件,被處決的人都是冠以共匪的罪名。


世事滄桑 發表評論於
現代巴士底獄
Gooddevil 發表評論於
可憐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我可是在支持 你們平反“反革命罪”,支持你們同情一貫道啊。最好讓“一貫道”在台灣發揚光大啊。

P152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8:54:53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P152,你們台灣殺了多少共產黨,恐怕有幾十萬吧。

體溫37 發表評論於
太多的普通百姓給共黨的暴政草菅人命,隨意監禁。
P152 發表評論於
樓下評說一貫道的彼采萍兮 ,我問你,老舍招誰惹誰了?張誌新,林昭又犯了什麽罪?劉少奇一個國家主席為什麽死時連姓名都得用假的,還得在月黑風高夜用一輛破板車偷偷運走?
多少無辜的冤魂,多麽荒謬的罪名,又是多麽殘忍的暴行,你以為你可以置身事外?所有人都隻有兩種選擇,施暴者與受害者,那時叫階級鬥爭,必須選擇階級立場,現在則打著愛國主義旗號,強迫你選邊站隊,你要選哪邊?從你現在的言行知道你如果生在那個年代,肯定會選擇本文照片中拎著手槍的那個劊子手,肯定會選擇作那個往老舍脖子上掛上幾十斤罪行板的紅衛兵,一定會選擇作那個槍斃林昭割喉張誌新的“優秀”公安幹警。。。

你現在緊跟一尊,隻講黨性,所以你若生在彼時,定然追隨偉大領袖,沒有人性!
davidwt300 發表評論於
看了,我忍不住淚流。一個20歲農民,稀裏糊塗被關了一輩子。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現在“一貫道”在台灣是合法的,難怪什麽大陸吃不起茶葉蛋,原來是因為茶葉蛋威力超過原子蛋。男女還可以裸身入教。所以如果再有人“妨害風化罪”,直接說自己在入“一貫道” 就可以了,宗教信仰自由嘛。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下麵的是不是覺得,現在應該在美國宣揚“一貫道”,省的 黑墨木和 基督教,打的不可開交。趕快讓 信基督教的,伊斯蘭教的,天主教的,...的 都改信 “一貫道”,這樣大家信的同祖同宗。而且 “一貫道” 一隻鴨蛋包治百病,可防原子彈,新冠當然不在話下,就不用指望疫苗了。

(初期的台灣將一貫道查禁,部分民眾也蔑視地稱之為“鴨蛋教”[14],警備總部並造謠其信眾男女混雜、裸體崇拜,加以嚴格取締[15]。)
(1963年3月11日報道:鴨蛋教遍後龍,內有公教人員,秘密活動接觸頻繁,婦女被誘,加入甚多。  同年4月7日報道:打破鴨蛋問到底,台中破獲總教堂,夫妻二人任男女壇主,宣傳品中主張教徒奉獻身體,倡怪論說吃鴨蛋可防原子彈。)
(1970年6月23日報道:竹崎山區發現邪教,教友不分男女,都要脫光宣誓。)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就是邪教,判4年,在監獄中奪槍越獄,調戲女監獄官,女犯人,多次圖謀越獄,被加刑。

上流Man 發表評論於
監獄和法院係統玩忽職守,草菅人命,國家應該賠償,並追究責任人。
warara 發表評論於
見過這麽忠心的奴才嗎?
~~~~~~~~~~~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3:55:13幾十年前,我村有一個坐監回來的,說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數年大城市的遠親坐監回來,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費,很快租給一間平價屋。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一貫道",下麵的是不是心有戚戚焉啊?
nyfan 發表評論於
不幸的老人,出來要見證毛爺爺的接班人領導的新一輪文革
Panda-2020 發表評論於
坐牢能長壽
見證人之一 發表評論於
哇,高,真是高!這樣一來不是把共產黨的功德牌坊上又多加了一條活脫脫證據。這人就為了信仰被關了一生,在彌留之際被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寬大政策福祉所惠,恢複自由,還讓人家致死都感恩載德共產黨的仁慈。
7000miles 發表評論於
GCD 是最邪惡的邪教!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今年在香港不讓紀念六四,理由是新冠病毒。國安法一實施,香港變得和大陸的任何一個城市一樣,變成土共獨裁統治下的死水一潭,萬馬齊喑,明年有“新國安法”在手,更是堂而皇之不讓人紀念“六四”了,從此香港天下“太平”。這就是土共首領習三濫的想要的“國安”。他無法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的意識,應該讓他們自由表達,那樣的社會才會充滿活力,充滿著創新。西方國家,西方社會,無不是這樣運行的。看上去亂轟轟的,其實充滿著活力。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
liu12345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6:04:01
曆史在重複,現在不又來了國安法?折騰內地不夠,香港也開始了。
老大粗 發表評論於
汙茅又可以歌頌gcd了。本來應該是無期徒刑,現在讓他隻坐57年監獄,而且比其他家人活得久。這難道不要感謝gcd?
InNorthTexas 發表評論於

毛毛們,為了保命緊跟中共反人類。
ButterflyGarden 發表評論於
信個一貫道就把人家關一輩子,太黑暗了!
ytren 發表評論於
GCD 是最邪惡的邪教!
bashfulx 發表評論於
本人老爹就是一貫道信徒。謹慎作人。一輩子沒事。不信道的人照樣被整死。
分與合 發表評論於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信仰,就是善與惡的信仰,有多少人都信仰撒旦,所以起了個名字叫GCD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在監獄裏做了一輩子的免費勞動力。到幹不動了就放他出來自生自滅。活生生的現代奴隸版。
liu12345 發表評論於
曆史在重複,現在不又來了國安法?折騰內地不夠,香港也開始了。
yhr 發表評論於
悲慘人生,一貫道就是一個普通信仰,為一個普通信仰殺了,關了多少人,悲慘人生。
海灣1013 發表評論於
全是垃圾評論
肥肥乖乖 發表評論於
這個比納粹還邪惡的黨,是中國人民真正的敵人
richelle 發表評論於
關了幾乎一輩子,已經失去生活能力了,老弱病殘,太不人道!
Rubin717 發表評論於
反革命罪???吃人不吐骨頭的政府
正義的門徒 發表評論於
迫害你一輩子,還要逼著你說新社會好,這就是共產黨的手段
OldPortland 發表評論於
沒有人權的國家
我要真普選 發表評論於
奉勸一句,

不要在這個國家浪費時間、浪費青春了!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在醬缸國,土共時期,它叫做“反革命”罪,在土共以前幾千年的各個朝代裏,它叫做“犯上作亂”罪。如果一個人這麽去想,他/她就會珍惜自己的生命。:)
Fransh 發表評論於
原載於 2010 年 8 月 4 日《南方都市報》,現在2020年8月還能載嗎?
老爺們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奇事” 在中國多了去了!一貫道係列的隻是迫害手段之一。總之,我黨一直是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成功的管了你肚子,又封了你的嘴,..., 14億人民衷心擁護黨!——央視報道。
InNorthTexas 發表評論於

習國人不死就要感謝黨。
弟兄 發表評論於
整個中國也在高牆裏
相信事實 發表評論於
犯罪服刑,有什麽不對的?國有國法,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法律,中國有的法律美國可能沒有,美國有的中國可能沒有,很正常啊。

他並不是冤案,而是刑滿釋放,沒有任何問題。
kry999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真壞
wx3000 發表評論於
欠下血債太多,誰才是反社會?
Tan7th 發表評論於
把人變成了鬼,這個該死的邪教黨!
wantong 發表評論於
看到這些真是心痛,心酸。這就是他的一輩子!
goldenman 發表評論於
“反革命罪”非常有中共&中國特色。這可是純意識形態之罪。奇葩乃至慘絕人寰。

消滅反人權反人類現象當以廢止此罪開始。
十裏桃花在水一方 發表評論於
中共篡政七十年欠下了滔天血債,累累罪行罄竹難書!人在做天在看,這筆債早晚是要還的!打倒共產黨,解放全中國!
有空聊聊 發表評論於
你妹呀,這些照片看的人毛骨悚然,真是慘無人道!
大號 發表評論於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3:55:13幾十年前,我村有一個坐監回來的,說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數年大城市的遠親坐監回來,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費,很快租給一間平價屋。


小五毛有點兒智商好不好?
大號 發表評論於
中共真他媽的邪惡,不過愚民活該被中共統治
van1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的罪行罄竹難書!
競選 發表評論於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2020-08-11 03:55:13幾十年前,我村有一個坐監回來的,說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數年大城市的遠親坐監回來,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費,很快租給一間平價屋。
--------------------------------------------
如果你向往這樣的生活,也可以讓你坐牢57年,罪名是現成的:叛國罪,或者翻牆罪(裏通外國罪)。
unanimous 發表評論於
政治迫害是中國共產黨的拿手好戲, 毛澤東殺死人是希特勒的六倍, 中國人不覺醒
fkkn 發表評論於
我黨的權利來路不正,心裏怕阿!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幾十年前,我村有一個坐監回來的,說坐、牢生活比在家好。前數年大城市的遠親坐監回來,有每月一千六?生活費,很快租給一間平價屋。
每天都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建議知《故事會》全文轉發
不敢相信是真事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中國就是個人間地獄,摧殘人性。
Trumpeter 發表評論於
最高統帥,冠絕全球,紅色旗幟,飄揚世界,一統天下,萬歲萬萬歲!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第一張照片,犯人夠種。
泰傻 發表評論於
此事美台天天有
中國百年才一回
此文缺少正能量
快刪快刪快快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