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軍深陷醜聞風波還未脫身,如今妻子又被曝拖欠員工工資!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今天,小妹兒帶大家來嘮一嘮朱軍。

近日,許久沒有出現在大家視線裏的朱軍又有新動作了。不過不是他,這次是他的妻子。
近日有網友在社交平台上爆料自己在朱軍妻子的八八空間教育機構上班,如今公司倒閉了還欠著自己一萬多的工資,結果對方不認賬也不理會,各種推脫也不給工資,仲裁之後就沒有了下文,言語中很是委屈,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就拿不到手裏。

有吃瓜網友問是什麽情況時,這名爆料者稱跟疫情沒有關係,從去年11月就拖欠公司,如今更是借著疫情名正言順不給了,本來以為那麽大的明星開的不會出現問題,結果卻是令人唏噓。

爆料者稱自己是成都分部的,一直都沒有開業,家長們也在鬧著退學費,結果他們就各種推脫不想還。雖然他們都不缺那點員工工資,找到譚梅要工資對方理都不理,手下的人也是踢皮球,感慨自己賺點錢太難了。

小妹兒仔細查了查這個公司,發現該舞蹈機構是譚梅與朱軍結婚後不甘做一個家庭主婦,在朱軍的支持下開辦的。2006年就成立了,教育的主要方向落在藝術培訓、藝術考級、兒童劇場、演出策劃四個方麵。規模和影響力都挺大的:在全國又建立了15個分校,培養了數萬名的藝術生,先後有學生考上藝術高等學府中戲,北電等。不僅如此,有的學生甚至登上了央視的《星光大道》等王牌節目。

看起來師資環境各方麵都是靠譜的,再加上是朱軍和妻子聯合創辦,名人效應的加持下,按理不該出什麽亂子。
但是早在4月份就有網友在社交平台上喊話朱軍妻子譚梅,稱自家孩子報名幼兒舞蹈班後因為孩子對老師抵觸協商要退錢,結果將近一萬元的學費簽過合同答應春節前退回,已經快五一了還沒有退回,直接艾特了譚梅的名字。

結果當然是到現在也沒有得到回應。

這不禁讓人思考,到底是老板譚梅的問題,還是各分公司管理人員經營不善?據悉,早前此公司在業內口碑都非常好,譚梅自己也會去教學,在采訪中她多次表示“我們立誌培養高素質高水平的人才”。

“高水平”倒是不知道,“高素質”反正現在是打臉了。

當事人還沒有出來回應,小妹兒也和吃瓜群眾們一起等一個後續。當然,不管回應是怎樣,去年十一月到現在已經近六個月時間的回避責任以及繼續拖欠,已經讓公司在網友心裏的風評沒辦法挽回,在“涼”的邊緣了。
當然,也有網友提出疑問,如今朱軍幾乎被封殺,難道要靠妻子拖欠員工工資來維持生計了嗎?更有網友諷刺,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回看譚梅的個人社交平台,還停留在4月26日的“秀恩愛”,她曬出自己和老公、媽媽的合影,還發文為朱軍和媽媽慶祝生日,並且感謝其他朋友送上的祝福。

圖片上譚梅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袖子上麵有著獨特的設計,泡泡袖配上了花紋刺繡,平添幾分秀美,挽起了長發,即使不化妝也是很美很有氣質,親切地扶著朱軍媽媽的肩上,朱軍媽媽站在中間,穿著紅色的衣服,精神狀態極好,反觀朱軍,花白的頭發,滿臉的皺紋,精神不佳。

朱軍似乎離我們的記憶很遙遠了,在1997~2017年間他一直與春晚相伴,與全國人民共度了20個年頭。
2017年2月朱軍在主持完雞年春晚後寫下的感言:我不是一個好兒子,我也不是一個好丈夫和好爸爸。每年的除夕時分,如果說,我屬於誰,隻專屬於親愛的春晚觀眾。你們的笑容彌補著我生命中的遺憾,撫慰著我心中的憂傷,成就著我藝術的夢想!
這份感言,為他從2018年開始退出央視春晚舞台做好了鋪墊。
就在朱軍退出春晚的這一年,弦子爆出了4年前(2014年)的涉嫌性騷擾事件。

2018年7月,網上有一個麥燒同學突然爆料稱“朱軍性騷擾實習生”,爆料稱他的朋友在2014年的時候去央視做實習生時,朱軍在化妝間隔著衣服對他的朋友“猥褻”“強吻”,幸虧閻維文進來了才中斷。隨後,女生報警,但是此事還是不了了之。

此文章一經發出,頓時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8月,弦子被朱軍告了,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在其社交平台上發布“朱軍律師聲明”,聲明表示“朱軍性騷擾實習生”有關的信息不實,向法院發起名譽維權案。

按理說以朱軍的名聲地位,發出這樣的聲明很有壓迫力。
但爆料的女生可一點沒有退縮的想法,直接開通社交平台賬號否認造謠,還說自己留下了證據。

於是,朱軍方把這位“弦子”與爆料的朋友“麥燒同學”一並起訴。而兩人都積極應訴。
“麥燒同學”在爆料之初就表示與律師進行了接觸。

被起訴時還曬出了起訴狀的訴訟請求部分。
據“麥燒同學”透露,朱軍方共提出了四項訴訟請求→分別是刪除弦子、麥燒的微博賬號中發布的涉及朱軍的侵權內容,並披露相關博文數據,爆料人與當事人還被要求在報紙與個人社交平台上道歉,賠償朱軍65萬元人民幣的精神損害撫慰金並承擔本次訴訟費用。

弦子麵對朱軍的控訴也沒有畏懼,在疑似遭遇電話恐嚇的時候,還勇敢地在社交平台曬出通話記錄截圖進行指控。

在接到海澱法院的起訴書的時候,她甚至勇敢曬出自拍照,並宣言“開始準備戰鬥”。

庭前證據交換當天,弦子也準時現身法院,反倒是朱軍沒有出現。庭審結束後,朱軍的名譽權案申請被駁回,看來是無憑無據。

弦子拿到了四年前報案的卷宗,並向法院提交了將本案改為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並且要求對方進行測謊。過後,弦子還底氣十足地回應“等法院通知,等正式開庭。”她把這稱作是“階段性”的勝利。

盡管也有人質疑弦子,覺得她相貌平平,朱軍不會看上她,支持朱軍,但弦子不為所動。

相比氣勢十足的弦子方,申請被駁回的朱軍方麵的情況讓人有種心虛的感覺。朱軍的妻子當然是堅定支持自己的丈夫,發文表白朱軍“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相信你,並且一直在身後陪伴你。”

作為“受害者”弦子則不會這麽“放過”朱軍,朱軍父親節發文悼念父親,弦子衝上去質疑他。

弦子稱:你父親知道他兒子是性侵犯嗎?你兒子知道他父親是性侵犯嗎?

麵對弦子的不依不饒,朱軍也不是沒有反擊,投訴了弦子。

但弦子直接回懟,要求讓延後的性騷擾案子盡快開庭,諷刺朱軍心虛。

一直以來,麵對弦子的控訴,朱軍均沒有正麵回應過,唯一一次試圖洗白,就是告弦子侵犯自己的名譽權。然而,這次訴訟也被法院駁回了。麵對性騷擾這樣嚴重的控訴,作為公眾人物,朱軍竟然都沒有一個正麵的回應,難道是心虛了?
直到近期,小妹兒發現女當事人弦子倒是不停出現,甚至在媒體上放出了自己的表達心情的照片。
這也是她在事件隔了這麽久之後在2020年裏再一次有了新動向,難道她再提朱軍猥褻事件已經有了一些突破性的進展?

甚至是在4月20日晚間發長文解釋了關於事件的全過程,告訴大家真實的情況,背後並沒不簡單。
弦子發布的長文,主要講了自己為什麽當初選擇勇敢報警:朱軍既不是我老師,也不是我未來上司,也不直接決定我在學校的情況,當然朱軍自以為和我存在權利壓製關係,所以肆無忌憚地去做了。還講了自己第一時間報警所帶來的益處:至少沒有給我帶來更大的麻煩,甚至還避免了後續可能的騷擾。
網友紛紛表示:到底弦子與朱軍之間的案子有沒有結束,何時能有一個結束,朱軍老師的表態為什麽一直拿不出?

也有網友質疑說弦子弦子發聲的原因是朱軍快要複出了?早前央視主持人金龜子曬出了一段視頻,附文“這也太業餘啦”,視頻中有四位主持人露臉,包括劉純燕(金龜子)、劉芳菲、管彤,朱軍站在三位女主持的身後,他穿著黑色紅領T恤,皮膚曬得黝黑,眼窩深陷,55歲得朱軍暴瘦顯得很老氣。朱軍配合幾位女主持做手勢,偶爾點讚,偶爾做個花的造型,很少看到朱軍能卸下主持人的正經。

社交媒體上有10.4萬粉絲,認證為藍V的賬號也發布了一條動態,網友根據該動態內容來看,央視知名主持人朱軍疑似要複出參加節目。

宣傳海報上,朱軍還是穩居C位。

湖北衛視的這一操作,引來網友的一直抵製,在網上掀起"抵製朱軍複出"的行動。幾個小時後,該藍V 刪除了此動態。還有人爆料,春晚錄製時,朱軍還出現在了台上,等到播出時,卻被換成了別人。

朱軍在新年也發表了視頻,祝大家“新年快樂”。不過盡管如此,還是有細心的網友發現他的社交平台是受限的。

經曆了性騷擾風波後,朱軍的狀態雖然想複出但屢屢碰壁,現身婚禮主持也是麵容憔悴,整個人氣場都頹了。

對比下名譽權案申請被駁回之前他和妻子主持頒獎典禮的照片,差距實在太明顯。

現在這事情也沒個定論,但看女生的反應也會一直緊盯的,這“複出”怕是無望了,再說他妻子譚梅公司拖欠工資也引發了網友眾怒!這夫妻二人的表現真是徹底顛覆了他們的形象,想要翻身恐怕是難了!

小妹兒以為,無論一個人擁有多光輝的人生,也會被那一點雜質汙染,越是幹淨,越是如此。雖說每一個人都會犯錯,也都有被原諒的權利,但是作為公眾人物的你們,實在是令人失望。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色字頭上一把刀
markyang 發表評論於
比起他的同伴已經去了天堂,他還是不錯的了
胡同巷 發表評論於
都是職業騙子了,

這些都不稀奇了。
瑪瑪米亞 發表評論於
一臉齷齪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