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靜發長文談決定回歸舞台:想真正為自己享受一次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伊能靜發長文談決定回歸舞台

搜狐娛樂訊 6月1日,伊能靜發長文談決定回歸舞台的原因,她透露自己出道時為了賺錢養家,舞台對她來說不是夢想,是活下去的武器,所以備孕時決定遠離這個行業,沒有一點猶豫,但被製片人一句“你不想真正為自己享受一次舞台嗎”打到了心裏,“到我這個年紀,看見年輕的天後那樣的熱愛舞台,在舞台上綻放,用自己的光去照亮生命中的黑暗,自己給自己打光時,我才知道,我錯過了什麽。”

原文如下:

出發至今一個半月,對年輕的藝人媽媽來說,離開孩子數個月去拍戲,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對我來說,卻是艱難的選擇。

兒子即將讀大學,米粒最需要媽媽的時刻,每天的接送、每一餐飲食,陪伴聆聽,對媽媽來說一天都不能少。

最初姐姐節目來邀約,我真覺得是天方夜譚,這樣有個性的三十個人在一起,可能有趣也可能很有爭議,人格魅力是這個行業極重要的一部分。這三十個姐姐,都非常有魅力,也都很自我,訓練?比賽?組團?這是誰發的瘋提出的想法?

這其中,隻有我是幾乎專職的家庭主婦,離開舞台太久。過去的榮景,我很少回顧,23張專輯,合作的音樂人從最初的童安格到後期的周傑倫,日文單曲上過Oricon排行榜,也跟安室奈美惠合唱過,拍電影後兩次入圍金馬獎,隨侯孝賢導演去戛納影展,法國報紙頭版寫「Annie Viva」,唯一一次演電視迷你劇,就入圍了金鍾獎最佳女主角,出的書籍曾長達暢銷榜冠軍21周。在這些榮光背後,伴隨而來的侮蔑、媒體霸淩、爭議也沒少過,15歲活到現在,身邊許多人離開、消失,我卻還在這裏,曾經的亮光與汙泥一起迎向我,擊敗過我,也滋潤了我,我是強勢的生存者,也是鋒利口舌下的幸存者。

從備孕決定遠離這個行業,沒有一點猶豫,前半生光彩燦爛,後半生安家養育下一代,內心安穩比起伏跌宕的舞台更適合我。

百般婉拒,卻被不死心的製片人最後一次見麵時的一句話,打到了心裏。

你沒有享受過舞台,你不想真正為自己享受一次嗎?

出道時為了賺錢養家,舞台對我來說不是夢想,是活下去的武器。

被輿論傷害的最厲害的時刻,需要經紀公司抱著現金給我,我才肯上台表演,然後把錢給家裏還債,那些錢隻是流經我的手,沒有停留。為了省錢,我的舞台服裝自己手縫,於是有你們看到現在布置家的巧思。每一次演唱會,我隻想趕快唱完回去談戀愛,一度恐懼人群、厭惡采訪、害怕公開活動,長大於我是戰火硝煙的洗禮,唯一快樂的時刻,是寫歌詞,別人的青春陽光燦爛,我的19歲的最後一天,卻是陽光也被帶走。

在最紅的時候,我不快樂,白天笑、夜晚哭,我也不相信那時說會愛自己一輩子的粉絲,我是驚弓之鳥,怎麽活都是錯。

到我這個年紀,看見年輕的天後那樣的熱愛舞台,在舞台上綻放,用自己的光去照亮生命中的黑暗,自己給自己打光時,我才知道,我錯過了什麽。

但我真的好幸運,我前半生沒有的、錯失的,都在後半生,被上天一一償還。

兒子說,你支持我們做自己,我們也希望你做自己啊!去享受吧!對中年的我來說,這句話像是勇敢做自己的18歲兒子,送給18歲青春期曾經滿是驚恐的媽媽,最美的祝福。他牽起我的手,為我寫歌,教我舞蹈,身後有女兒的愛、丈夫的支持,更重要的是,那時愛我的歌迷,竟然都還在原地。

雖然和孩子分離至今都沒有適應,但我會克服一切,全力以赴,隻有好好享受,才能回應家人的愛。

出發備戰時的采訪被問,你是30個姐姐裏最年長的,所以可以站在C位船頭,這是對你年紀的褒義還是貶義?

我回答,那是最高的讚歌。

因為我知道,打不死我的隻會讓我更強大,希望我凋謝的,很抱歉,我隻會更綻放光芒,重新出道,對姐姐我來說,是我至此真摯用力活過來的冠冕,我戴得起,也昂得起頭說,這個位置是我的。

(也希望每個女孩,都能永不放棄,遺忘歲月,站上自己的船頭,永遠昂揚起帆、乘風破浪。)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伊能靜這個性格非常有研究意義:受迫害臆想中的人格定位和自我價值。既然是放不下聚光燈下的那個萬人矚目光鮮亮麗的自己,就好好回去,非要把自己的從前描述成為別人賺錢、受公眾淩霸的不幸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