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中國言論審查紀要:在荒誕中奮起反抗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五月出現了不少荒誕的事。

首先是五四青年節,一位大叔聲情並茂朗誦《後浪》,在滿屏都是404中告訴年輕人有選擇的自由,最後激情祝福:那麽奔湧吧,後浪,我們在同一條奔湧的河流。有網民為他補充完整說:我們在同一條奔湧的河流擱淺。

五月另一件荒誕的事是:68歲的渾元形意太極掌門馬保國對決50歲搏擊愛好者王慶民,開場30秒馬保國被3次KO。事後,馬保國對自己之前的一次失利嘴硬,堅稱功夫點到為止,本可以把對方鼻子打骨折。為此,網友有一句精彩的評論:把這老小子調外交部,真是奇才啊。

馬保國笑話三天後,5月21日,兩會開始在北京舉行。全國人大審議有關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議案:一國兩製似乎成為笑話。網友調侃:一晃就50年,感覺像20多年。而被憲法規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及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幾乎淪為荒誕展,今年也不例外:中醫藥文化融入中小學基礎教育、一生喝奶計劃、因疫情歸國留學生可入學高職高專、可借鑒手機卡經驗推廣交通卡實名製等等人大提案,都成為網民盡情取笑的話題。

如何與荒誕對抗?如何與極權之下的大規模的完美之罪對抗?法國作家加繆在《反抗者》中指出,此時,人的唯一出路便是在荒誕中奮起反抗,隻有這樣,才可以在荒誕與絕望中活下去。這正是中國民眾正在努力的。從香港街頭成千上萬的遊行民眾,到中國網絡流傳的倡議書公開信,再到網絡上每天層出不窮的政治笑話和諷刺,每一篇被刪除的文章、被封的公號,再到每一句真話每一個笑聲,都可視為是與極權主義的荒誕的一次格鬥。

對於馬保國的民間比武,學者趙士林認為:格鬥狂人的重要意義遠遠不僅是打扒了幾個江湖騙子,格鬥狂人是在和虛偽格鬥,和欺詐格鬥,和流傳久遠、貽害無窮的騙子文化格鬥。這對淨化傳統文化、淨化社會風氣無疑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趙士林:士林夜話 | ‪格鬥狂人的意義何在?)

同樣地,每一次與極權主義的荒誕的格鬥,都會有著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一 不反抗的成為反抗的

五月依然有不少人因言獲罪。

據網友統計,自2013年到今年5月,因言獲罪的文字獄已多大909起,因新冠病毒相關言論而獲罪的事件多達493起。

在幾年前的一次訪談中,記者江雪說:人自由了一段時間後,你就會期望有一種更自由的表達。顯然,江雪的期待落空。5月的一天,江雪突然被警察帶走問話,原因是她4月5日發表在端傳媒的一篇文章《江雪:在國家哀悼日,我拒絕加入被安排的合唱》。四個小時後,江雪平安回家。她說,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學者張雪忠身上。因發表近萬字致中國全國人大公開信,呼籲國民製憲、和平轉型之後,於5月11日被上海警方帶走,約二十四小時後獲釋回家。

對於前媒體人張賈龍、山東詩人魯揚來說就沒有那麽幸運,前者因尋釁滋事後者因顛覆國家政權遭到起訴與刑拘,實際上都是典型的因言獲罪。更引人注意的是已經被三次刑拘的前律師張展,最近兩個月她住在漢口火車站漢廣賓館,每天播報武漢百姓在疫情期間的眾生相。5月15日,她因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

在疫情期間,端點星項目用來保存被官方刪除的新聞,4月底的時候,三名90後誌願者失聯,一個星期後其中兩人證實被當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五月消失的還有獨立媒體NGOCN。世界在沉默,我們有話說,這一句閃亮的口號,獨立媒體NGOCN堅持了十五年,像微弱的光,曾照亮很多孤獨前行的人。雖然N記不在,但它留下的理想主義光芒,就像那落地的麥子,不死。(影子經紀人 | NGOCN 理想主義十五年)

為了抗擊新冠疫情,我們讓渡了很多隱私,但這暫時的,不是永久的。要當心權力得寸進尺,把暫時的權宜之計變成長久的方便之門。(人間思想筆記 | 我可以恐懼嗎?)5月23日,新華網官方報道《國標規範各地健康碼建設運行標準》提到,《個人健康信息碼》係列國家標準於近期正式發布,會對現有的健康碼實行統一的國家標準規範,未來健康碼將接入全國一體化政務服務平台,並可能在其他領域展開更廣泛的應用。這種健康碼將有可能長期化和永久化。在杭州,已經準備推出漸變色健康碼,這種萬能健康碼跟新冠病毒已經沒有多大關係了。它把你的病曆、運動軌跡、作息時間統統集中在一起,綜合評分判斷你夠不夠綠。然後再通過排行、評比這些外部約束倒逼你不斷提高自己的綠值。 這會是一個什麽樣的世界?這不正是《我,機器人》《銀翼殺手》《西部世界》《黑鏡》等一係列描繪未來社會的科幻作品中的荒誕世界嗎?你難道不恐懼嗎?(人間思想筆記 | 我可以恐懼嗎?)

極權主義的這種荒誕與恐懼不隻是停留在國家層麵上,更是滲透到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中。比如武漢50萬人曾感染的新聞迅速被消失;比如隻因太像習近平?歌唱家劉克清形象違規遭封號;比如,B站第一個視頻《河蟹你全家》已遭和諧;再比如,近日,有推特網友發現,在百度檢索關鍵詞武漢肺炎時,會出現一段溫馨提示,內容為:病毒無關地域和種族。新冠肺炎的英文名為COVID-19,中文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這樣的提示內容,卻並沒有在類似的非洲豬瘟、西班牙流感等病名搜索結果中出現。再比如DADA錦拚因同音大大近平而被列為敏感詞。再比如南京先鋒書店因發布李誌的我愛南京盲盒,公眾號被永封。

這種荒誕與恐懼還輻射到香港台灣和澳門。在香港,一名13歲學生記者在采訪時被押走 ;在台灣,一名教授因提武肺及中華民國被陸生舉報遭校方強迫道歉;在澳門,三十年來頭一遭禁了天安門。

在荒誕中奮起反抗,不敏感的成為敏感的,不反抗的也就成為反抗的。這也是中國民眾所選擇對抗極權之路。端點星的遭遇,讓同時做疫情相關新聞和記錄的收集者Blockflote感到短暫的恐慌而關閉了自己的項目,但隨後更多是憤怒與反思,反思之後,ta決定用書寫來反抗:

關閉項目還有一個更有趣的意義。如前所述,我參與的項目其實並不如端點星那樣敏感,但正是在寒蟬效應下,我們開始喪失這種信心。自認敏感,才會關閉。而關閉又迫使我反思自我審查,最終決定不能這樣,必須透過書寫來反抗它。如此,關閉和書寫都構成我對於自身敏感性的確認,書寫更確認了我的反抗性質。諷刺的是,這種身份的成立,都是我在得知端點星的遭遇後才發生的。也就是說,審查的寒蟬效應,以及反抗這一效應的欲望,逼迫我重新解釋了自己所參與的存檔工作,重新建構了自己的身份。不敏感的成為敏感的,不反抗的成為反抗的。(MATTERS | 記錄、聯結與反抗:我所知道的端點星)

二 請給中國人自由與你們擁有選擇的權利

五月四日青年節,兩個給中國青年的演講刷屏。

五四青年節,美國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用中文發表演講,請給中國人以自由。搏明認為,如果中國政府不放鬆對言論自由的控製,讓人民更多的參與治理,就有可能激發平民主義。他讚揚了具有公民意識、敢於反抗壓製的中國人,被他點名的有李文亮、艾芬、方方、許章潤、任誌強、許誌勇、伊力哈木、20位天主教神父和香港的示威者。(華人學者、媒體人評價美國鷹派對華高官博明五四青年節中文演講)

雖然博明的演講被有的學者認為是今年最值得閱讀的五四紀念文章,但它在中國遭到嚴格的刪除,真理部命令,嚴格刪除各平台,網站和互動環節任何和美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中文演講的轉發,評論以及相關內容,不留死角。如被網管辦部門檢查發現或者遭網評員舉報,將嚴肅處理。(【真理部】美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中文演講)不過,博明的演講依然以各種方式刷屏。

與此同時,更是引起轟動的演講是B站推出的朗誦《後浪》。在這篇爹味十足的演講中,中年演員何冰聲情並茂對年輕人說:你們擁有選擇的權利。

這句話的惡心之處在於,它透露出一個邏輯:膚淺的烏合之眾擁有選擇的權利,真正關於嚴肅知識的探討和表達卻不配擁有那樣的權利。(嚴肅旅行|我不喜歡B站的《後浪》視頻)

網友MoreLess犀利指出了前浪與後浪、鐮刀和韭菜之間的關係:

前浪討好後浪,隻是為了告訴後浪,你們是最好的一屆韭菜,不需要獨立思考,隻需要玩微信抖音娛樂至死,共青團號召帝吧出征,網絡紅衛兵就可以指哪兒打哪兒。所以韭菜們,請按前浪指定的正確姿勢生長。

對此,時評人長平評論到:這則登上了央視的朗誦,絕非隻是一則簡單的廣告,而是針對年輕人的政治宣傳。大凡民主國家,代際政治都很緊張,年輕人對老一代充滿憤怒;大凡專製國家,年輕人都被鼓勵要懂得感恩與讚美。(德國之聲 | 長平觀察:我們在同一條奔湧的河流洗腦)

十幾天後,網上流傳,據說近期北京市委巡視組指出,北京電影學院人才培養有嚴重問題,學生作業灰暗,與社會主義文藝要求相距甚遠,必須整改。對領導班子辦學方向根本否定。隨著我們肉眼可見的北影學生正在失去創作自由,我們對中國電影的未來,隻怕也很難樂觀起來。(電影學院的後浪們正在失去創作自由)

三 這是趙安法,不是國安法

5月9日,學者張雪忠發表致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全體代表的一封信。在公開信中,張雪忠指明:我不認為你們是中國人民的正當代表,也不認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一個正當的代議機構。其理由有二:第一,人大代表不是中國人自由選舉產生的代表,缺乏國民的授予和委托,以及定期的、自由的和有競爭的選舉;第二,現行憲法也根本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並不體現全體國民的政治意誌,其製定和修改也不包含國民參與。

雖然憲法學者張雪忠已經指出了全國人大以及憲法的不正當性,但兩會依然是年年開,這可以說是極權國家最為荒誕的事情了。而每年兩會代表,更像是荒誕展。今年也不例外。中醫藥文化融入中小學基礎教育、一生喝奶計劃、單身女性禁止凍卵、因疫情歸國留學生可入學高職高專、可借鑒手機卡經驗推廣交通卡實名製、將個人電腦作為戰略必需品、建立全國統一的婚戀登記信息查詢平台、建議取消我國境內新聞發布會外文翻譯等等五花八門的兩會提案,都成為網民盡情取笑的話題,但荒誕的是,這些笑話卻能夠真真切切地改變我們的生活,讓我們的生活變得荒誕無比。

對香港熱愛自由的人來說,兩會的荒誕更是毀滅性的。在兩會第一天,全國人大5月21日晚召開記者會,宣布會議的一項議程將針對製定香港國安法進行討論。5月27日,全國政協會議閉幕,大會通過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並以2039票讚成,1票反對,通過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政治決議,決議內容提到了全國政協堅定支持從國家層麵建立港版國安法,支持行政長官及特區政府依法施政。5月28日,全國人大舉行最後一日會議,與會代表以2,878票,6票棄權,1票反對通過被稱為「港版國安法」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提請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製度和執行機製的決定(草案)》的議案」。

中國人大政協揭幕,最震撼港人的消息,應該不是北京下午「遍地黑暗」的奇異天象,而是人大即將審議在香港落實《港版國安法》的宣布。盡管過去北京對香港的滔天惡行已達罄竹難書級別,但《國安法》恐怕仍然在眾多罪行中穩佔頭三位:基本上,這是對《基本法》十八條中對什麽全國性法律才能列於《附件三》最直接和粗暴的違反:《基本法》十八條清楚列明,隻有「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才能列於《附件三》。《國安法》此等明確規定由香港政府自行立法(廿三條)的法律,按《基本法》當然不能列於《附件三》。(MATTERS | 端木皚:《港版國安法》:請國際手足出手相助!)

消息傳出的那個周日5月24日,有網民星期日發起港島區反惡法遊行,警方派出2千警力嚴陣以待,數以萬計市民突破警方封鎖遊擊式遊行,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並出動水炮車驅散,約180人被拘捕。有人高舉港獨旗幟及高呼口號,有高中生表示,引入港版中國國安法後高呼港獨口號肯定犯法但現在不站出來抗爭,恐怕將來連抗爭的機會都沒有。(美國之音 | 香港數以萬計市民遊擊式遊行 反對北京引入港版中國國安法)

而在中國網絡上,充滿了質疑的聲音:繞過立法會修改基本法,算是一國一製了吧?還有網友直呼:這是趙安法,不是國安法!

在網絡上,2002年11月19日,時任中共總理的朱鎔基出席香港特區政府在禮賓府舉行的歡迎晚宴時的一段演講,也被網友不斷轉發。在這次演講中,朱鎔基說:我就不相信香港會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港府官員有責任,北京中央政府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在我們手裏搞壞,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不會的!不過,這段視頻不久因違規被刪除。(【舊聞重溫】朱鎔基香港講話視頻違規:假如香港在我們手裏搞壞 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四 我們的孩子沒有名字和連說真話都要敢於了

母親節的第二天,5月11日,一名武漢婦女舉著政府隱瞞疫情真相 還我女兒的牌子到武漢市政府上訪,其核心訴求為:追究責任、賠償損失。該婦女的24歲女兒2020年2月死於武漢新冠肺炎,而這位婦女則是感染幸存者。這名婦女的新浪微博賬號為@哭泣的亡魂,在微博上,她在為自己的女兒喊冤。她的女兒雖然去世前早已新冠肺炎確診陽性,但病亡原因一欄卻仍寫為病毒性肺炎。在母親節這一天,她寫到:沒有你的母親節媽媽還給誰當母親。這位婦女最終遭到了警察和保安的暴力驅趕,並被奪取了抗議紙牌,並限製了出門,沒有人知道她現在如何。她的女兒的去世最終連一個數字都不算。猶如12年前,汶川地震中那些逝去的孩子,一如李承鵬所追問的:

為什麽911死難者都有名字,而我們的孩子沒有名字。(【舊文重溫】李承鵬:寫在5.12的愛國帖)

5月25日,《紐約時報》的頭版刊登了一篇前所未有的報道。大標題:美國近10萬人死亡,無法計算的損失。然後,以樸實到極點的方式,逐一列出了1000名新冠死者的名字、籍貫,和一句話的生平介紹。

這份名單,承載的絕不僅僅是悲傷、眼淚和死亡。

更有夢想的烙印,生活的餘溫。

他們曾是我們,一個個平凡的人類。(8字路口|他們曾是我們:登上紐約時報頭版的1000名新冠逝者全名單)

更讓人感到荒誕的是,在中國,死難者不僅留不下一個名字,甚至是數字,網絡上對作家方方以及支持者的攻擊卻是熱鬧非凡,無知的小蝌蚪們,罵完方方罵王小妮,罵完王小妮又罵郝海東,舉報批鬥隱約成風。

為此,作家六神磊磊敏銳的感覺到有一股潮流,正在襲來:

有一股潮流,正在襲來。

有兩個標誌性的事件:前一陣,張文宏說早餐不要喝粥,遭到了大批吃瓜群眾的阻擊。而就在最近,papi醬曬娃,遭到了許多噴子的棒喝。

張文宏和papi醬,一個是醫學專家一個是網紅。兩個公眾人物,原本沒什麽共同點,從性別到臉型都正好相反。但他們遇到的卻是同一件事,就是莫名其妙地激怒了一大批圍觀群眾,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踏入了糞坑,給濺了一身。(六神磊磊 | 從張文宏的粥到PAPI醬的娃)

5月28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記者會並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李克強表示,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發展中國家,我們人均年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是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後民生為要。

這段話如果不是總理說的,估計會被網上的戰狼、小粉紅瘋狂舉報。 即便知道是總理說的,很多人還是我不信我不信,一個個像被魯豫附體了一樣。(人間思想筆記|總理都叫不醒的人)

在微博上,凡是方方的支持者幾乎都掉入這樣的糞坑,無法表達一句真話:

隻因被方方轉發了一個微博的北京大學教授羅新,立即被扒出反毛、支持港毒、攻擊中國等(【立此存照】方方又帶貨:這次是北大教授羅新,反毛/支持港毒/攻擊中國);

方方轉發了新華社關於梁小霞的新聞 , 跳水奧運冠軍勞麗詩再轉發方方的微博,為此便陷入了圍攻;(人格誌|將爺:奧運冠軍勞麗詩炸出了一個糞坑)

在微博上,因為支持方方,中國前知名職業足球運動員郝海東,從曬豪宅、曬名畫到對五毛極左小紅粉們頻頻開火。在微博上,這位曾經的國足感歎:

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社會連說真話都要敢於了,是這個民族的悲哀是這個國家的悲哀是這個社會的悲哀,更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悲哀!(天狐觀察 | 郝海東挺方方連續怒懟五毛小紅粉,引爆輿論!)

這到底是一群什麽人?為什麽會如此荒誕?沉思的托克維爾 | 都市中的中產青年:小粉紅構成與動機分析試圖分析:

小粉紅在網絡空間的壯大堪稱互聯網時代最大的民族主義運動,他的崛起代表了新一代年輕人對過去政治話語的反叛,尤其是對對外隱忍,有自由主義傾向的父輩的反叛。經過各方學者調查,小粉紅的群體圖像是都市青年,其中主力軍是一二線城市的中產學生群體,他們出身優越,很多是高學曆群體,還有一部分有海外留學經曆。

對於小粉紅來說,愛國並不是嚴肅的政治行為,而是帶有娛樂性質的飯圈行為,對他們來說,國家和偶像、動漫並無本質區別,這隻是一場當代年輕人的追星運動。他們在這場運動中擁有了成就感,找到了存在的價值。這與昭和青年和特朗普的紅脖子有本質不同。

五 對荒誕說不

1946年,加繆在美國做了一場演講《人類的危機》,在這場演講中,加繆再次強調了反抗的意義:

在一個價值被剝離了的世界,在我們棲息著的心靈沙漠中,反抗可以昭示什麽呢?反抗使我們成為說「不」的人,然而同時,我們也是一些說「是」的人。我們對這個世界、對它根本的荒誕性、對威脅我們的抽象、對在我們四周建立起來的死亡文明說「不」。

五月,請一起對所有威脅我們的荒誕和死亡文明一起說不!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厲害,這cds是什麽鬼?
蕭逸軒 發表評論於
包子遺臭萬年是大概率事件了。
nikecap53 發表評論於
奇怪應該有很多回帖的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包子一手遮天,你已經沒有說話的權利了!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小兒科啦,馬列人當年通過外部勢力滅了中國;中國人借助外部勢力滅了馬列,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美帝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馬列人自己嚇唬自己&喊了七十年的“狼來了”&“崩潰啦”,結果,真的……當馬列人“自我感覺良好”&“自我強大崛起”地準備要革命世界、崩潰美帝的時候,“狼真的來了”“崩潰真的近了”。這零智傷能一路【用自己的手、刨自己的坑】,真是門大學問!202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