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沂人大職員豐曉燕發傳單求民主,被關精神病院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山東省臨沂市人大副調研員豐曉燕4月28日在北京王府井發傳單、呼籲民主改革,被王府井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扣留,之後被強製關入臨沂第四人民醫院,當作“精神病”強迫治療。豐曉燕的女兒也因四處維權被當局監控和軟禁。請聽本台記者薛小山對豐曉燕的女兒Alice Yang的專訪:

薛小山: 豐曉燕為什麽會被送進精神病院?

Alice Yang:4月29日中午被強行送進去的,原因就是她在28日在王府井發傳單,希望推行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

薛小山: 你最後一次見到豐曉燕是什麽時候,她的狀態怎麽樣?她被喂什麽藥?

Alice Yang:5月16日,當時她很著急地拍門,希望我能把她救出去。她說話很不流利,有點大舌頭。她告訴我,因為藥品副作用,她無法思考、無法入睡、無法行動,坐下都很困難,思考問題都很困難。(醫院)說她是精神分裂症,每天三次被強迫用藥,用的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精神分裂症藥物,名字不知道。她不吃藥就會有很多醫生強迫服用。醫生對病人的態度很不好,動輒大呼小叫。之前我給她送的換洗衣物、書、家裏用的東西,他們都沒有給她

豐曉燕力挺六四、香港反送中,體製內苦守二十餘年

薛小山:豐曉燕擔任臨沂市人大副調研員時做了哪些工作?她在體製內工作,為什麽做出這些 “離經叛道”的事情?

Alice Yang:我也不清楚幹了什麽工作。我母親年輕的時候可能就是比較激進的人。1989年,她還是山東師範大學新聞係的學生,曾跟隨全國大學生到天安門。畢業之後她本想奮鬥在一線扛機子,陰差陽錯到了臨沂政府。從市委宣傳部到市人大,二十多年來,她從認清(這一切)開始就一直反對現有體製。2003年左右她被市政府組織的黑社會撞斷了腰,導致現在腰椎間盤突出一直好不了。後來市委市政府一直不給她升職、也不讓她出國、考博士學曆職稱。2009年春天她想退黨退公職,單位也不允許。2019年10月,她在小區張貼大字報,支持香港反送中。

薛小山:她認清了什麽,為什麽會有這種轉變?她反對的是什麽?主張的是什麽?

Alice Yang:具體發生什麽我不知道。她從年輕時就希望這個製度是民主自由、公開透明的,抱著這樣的信念到單位工作,發現體製內尤其是領導的腐敗貪汙。我記得她說好像在市委宣傳部工作時,被當時的領導丁鳳雲(原臨沂大學黨委書記,後被判處貪汙罪)欺負,還打她。

2016年時,她給楊光發短信,“你沒有任何權力,隻有在寒風中等待。你沒有把他們選下去的任何權力。” 從中能看出她對選舉權缺失的不滿。

豐曉燕的辦公室能看到樓下來信訪的人,她也表達過憤慨,可能市政府對信訪的人態度都很糟糕。同時她還和我聊過,體製內抱團、徇私舞弊、打小報告、貪汙腐敗、任人唯親、官員作風奢侈、公款吃喝玩樂、下級對上級恭維奉承。疫情期間政府的失職瀆職,也讓她十分不滿。

薛小山:你發來了一些作品,豐曉燕還喜歡寫詩和攝影?

Alice Yang:因為不允許出國,全中國她基本上都走遍了,累積了一些攝影作品。年輕的時候,她很喜歡《飄》和斯嘉麗,英國的《傲慢與偏見》、《簡愛》。

楊光曾任臨沂市高官,多年家暴豐曉燕並送至精神病院

薛小山:你的父親楊光在整個過程中扮演著什麽角色?

你之前在微博中提到,楊光曾任臨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2019年6月辭職後在臨沂做房地產。他曾多次濫用職權組織地痞流氓、警察把母親送進精神病院,聽任警察掌摑、拖行她。判定豐曉燕精神病也是以楊光是第一監護人為由。

Alice Yang:據我母親說,他就是政府的走狗。他可能就是一個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妻子和女兒的人。他還是個家暴狂。

他家暴我母親多年,導致她兩隻耳朵半聾,一隻眼睛的視網膜幾乎破碎。去年六月在天津亞朵酒店,更是在地板上拖行、暴打,都被當時的攝像頭拍下來,當時為逃脫家暴罪行,就說我母親是精神病,第一次送進去。這一次,王府井派出所28號聯係我父親,他又說我母親是精神病。王府井派出所就聯係我父親把人帶回臨沂。現在住院的手續、各種簽字協議、病例都是隻給楊光看。

薛小山:放棄妻子和女兒,他能得到什麽好處呢?

Alice Yang:我不知道,可能就是讓他的政治履曆更加的紅色吧。

薛小山:你的父親為什麽要毆打她,還送精神病院?你能夠理解他的行為動機嗎?

Alice Yang:我母親35歲左右還是很愛我父親,拚命地為他在政府裏說話,他當年好像也受到過打壓。我父親的學曆,還是我母親翻資料幫他考的。最初結婚時家裏經濟困難,隻能上一個碩士,還是我母親把機會讓給了我父親。

好像是有個上麵的領導一直提拔他,但是領導這次說:豐曉燕這次觸犯了底線,沒有辦法再忍受,不是精神病也要是精神病。

薛小山:底線就是在王府井發傳單?傳單上麵寫什麽?

Alice Yang: 我沒有見過那個傳單,我母親說有貼她自己的兩張照片,包括重選中國主席、推行民主改革、反對社會不公。我問楊光,你說的上麵的領導是誰?臨沂市還是山東省?他說是整個中國的。

薛小山:傳單上有提到過習近平這三個字嗎?

Alice Yang: 好像提過。

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強迫病人用藥

薛小山:楊永信曾經在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用電擊治療網癮少年。還有其他人被“精神病”嗎?現在裏麵是什麽情形?

Alice Yang:裏頭經常對病人大呼小叫,我母親說他們還會對病人強製用藥。5月7日我見到母親抱頭痛哭,醫生好像都很冷漠。我持續地和主治醫師潘虹說,你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母親的政見問題 ,最好不要給她強製用藥,是不人道的。

有個護士還威脅我,再鬧就把我關進警察局。5月17日,我到精神病院打算拍證據,楊光突然衝出來,搶走我的手機,打電話給醫生要安排精神檢測。出來了兩個不知道是醫生,還是監督委員會的人,對我盤問:你想當大官嗎?對社會有什麽不滿嗎?樓上鄰居吵鬧的話你想謀殺他們嗎?

我當時做了一些妥協,刪除了微博。他們現在把我處在軟禁、監控的狀態,包括手機、微信、推特。楊光沒收了我的身份證。

薛小山:豐曉燕接下來可能會麵臨什麽?

Alice Yang: 有兩個醫生說,我母親現在意識不到自己有病,他們希望達到的結果就是,讓我母親通過吃藥,意識到自己有病,而且放出來之後還持續地用藥。

薛小山: 你心中的豐曉燕是什麽樣的一個人?

Alice Yang:在5月7日之前見到豐曉燕之前,我都還是消極逃避的態度,想著幹嘛非要這麽努力的反對現有體製。但是5月7日見到我母親,她說,“寧可站著死,也絕對不要跪著活”,還說這是一種在走獨木橋式的抗爭。

之前作為一個學生,我對中國政治都不知道。最近忙我母親的事情,我才慢慢發現這麽多浮在水底的事情,我這樣慢慢撈出來之後,感覺我母親確實是一個很高貴、很偉大、很勇敢、很了不起的人。她這麽多年的抗爭,被當地政府總結為“鬧”的行動,也是一種很頑強、很堅持不懈的做法。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樓下的回豬圈去,滾
goldfishbt 發表評論於
獨裁!!!中國的精神病們寧可去美國被警察踩斷脖子!!!
unanimous 發表評論於
中國政府進步了,以前是強奸,酷刑,割喉管, 現在把人變成神經病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精分的典型就是伍毛,一麵罵人是牧羊犬,一麵裝作自己在牆外
soleil2002 發表評論於
既然求碰撞求改變,那就撞個粉身碎骨吧。 求仁得仁。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新王朝演藝 發表評論於 2020-05-29 21:10:00 應該讓這爛女到美國嚐試一下民主自由的黴鍋警察
——
垃圾汙耄狗當心被遣返
Panda-2020 發表評論於
現在談什麽民主 民以食為天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看看吧,這是怎樣的一個人間地獄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張誌新精神!
wx3000 發表評論於
精神病通常也覺得正常人是神精病。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雞蛋碰城牆。
泰傻 發表評論於
新時代的張誌新
新王朝演藝 發表評論於
應該讓這爛女到美國嚐試一下民主自由的黴鍋警察
tw1234 發表評論於
比法西斯還殘暴!!!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裏不聽話的(極少數)都是異類。

在中國求民主的人被關精神病院是“正常的反應”。
競選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統一,但是隻有建立在言論、出版、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麵,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澤東,1944)
Science_東岸01 發表評論於
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蒼鬆翠柏 發表評論於
撒旦國裏出英雄
女兒是龍男是蟲
巾幗奇誌當頌讚
豔麗曉燕董瑤瓊
===============
下午看到湖北公民劉豔麗因呼籲官員公開個人財產而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四年監禁的新聞,對中國大陸敢於跟惡勢力抗爭的女性肅然起敬,現在又看到一個偉大的女性,豐曉燕。她們真是比爺們還爺們,想想趙家大會堂裏幾千男性代表在習近平的淫威下投票迫害香港人民,真是要說,竟無一人是男兒。再次向劉豔麗,豐曉燕和董瑤瓊致敬,祝福她們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大讚這些在末日瘋狂的匪國、依然不屈脊梁的中國人!!事實&史實證明,七十年裏壓根隻想著“把中國人民or香港人民當牛做馬”的馬列殖民者,腦袋裏隻有【權力的維護和棋子的擺布】!馬列人一日不被趕回西方祖宗發祥地,就一日會讓中華大地生靈塗炭、萬念俱灰!所幸,百年來,一直沒有忘記中國人的美國人民,終於“再次”在對的時間(七十年後)&對的地點(中國的土地上)、做了對的事情(幫助中國人民)!20200529



ljcn 發表評論於
在一個集體(幾億人)斯德哥爾摩綜合征的國家,有個想逃脫枷鎖的人反倒成了“精神病人”,這樣的故事寫在幾百年後的教科書裏,不知道我們的後人讀曆史書時會不會罵這個時代的厲害國人蠢。
溫暖海洋風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要求民主的都是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