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更易感染新冠病毒?No,吸煙者才危險!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此前一項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受體ACE2在亞洲男性肺泡細胞中高表達。據此,“亞裔更易感染新冠肺炎”的說法引發廣泛關注。

不過,一項發表於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的最新研究顯示,亞洲人與白種人之間,新冠病毒受體ACE2基因的表達沒有顯著差異。

不僅如此,年齡、性別統統都不是造成易感性差異的因素。

唯一可能的因素是:吸煙。也就是說,吸煙者更易感染新冠病毒。

為此,論文作者提出,在確定易感人群和標準化治療方案時應考慮患者的吸煙史。(注:medRxiv的所有論文未經同行評議)

(image)

根據以往對SARS冠狀病毒和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的研究,不同的人群對這些病毒的敏感性差異很大,男性比女性具有更高的發病率和死亡率。

因此,不同人群對新冠病毒的敏感性也可能存在差異。

研究清楚新冠病毒對哪些人群具有更高的感染性和疾病嚴重性,能為特定人群提供有效的預防和護理。

此前,同濟大學醫學院附屬上海東方醫院左為團隊采用單細胞RNA測序的方法,對8名(其中5位是非裔美國人、2位白種人、1位亞洲人)肺移植捐獻者的肺組織進行了研究。

根據測序結果,唯一的亞洲男性肺組織樣本中,2.50%的細胞表達ACE2蛋白,而其他7位白人中僅有0.47%的細胞有相應表達。

鑒於SARS及本次疫情均以亞洲為中心爆發,這是否提示亞裔是冠狀病毒的易感人群,尚有待進一步的驗證。

這項研究發表後,引起廣泛關注。據此,“亞裔更易感染新冠肺炎”的說法甚囂塵上。

不過,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環境健康科學部的Guoshuai Cai認為,該研究樣本量太小,無法就此得出ACE2表達存在種族差異的結論。

為此,Guoshuai Cai分析了4個正常肺組織的大規模數據集,以調查與種族、年齡、性別和吸煙狀況有關的ACE2基因表達差異。

作者分析了來自肺癌患者的兩個RNA-seq數據集和兩個DNA微陣列數據集,具體為:來自TCGA的白種人RNA-seq數據集、來自GEO的亞洲人RNA-seq數據集(GSE404196)、來自GEO的亞洲微陣列數據集(GSE198047)以及來自GEO的白種人微陣列數據集(GSE100728)。

所有數據集均包含成對的腫瘤和正常樣本,研究人員僅使用了正常樣本數據。他們總共分析了TCGA數據集中的54個樣本、GSE40419數據集中的77個樣本、GSE19804數據集中的60個樣本以及GSE10072數據集中的33個樣本。

主要發現如下:

在種族(亞裔與白種人)、年齡(大於60歲與小於60歲)或性別(男性與女性)之間,ACE2基因的表達沒有顯著差異。

但是,在包含吸煙史的3個數據集中(GSE10072、GSE40419(即下圖中的korea)、TCGA),ACE2基因的表達在吸煙者中均有升高。

在調整其他因素(年齡、性別、種族和數據集)後的多因素分析中,吸煙者仍表現出顯著的ACE2升高(p=0.008)。

(image)

這一分析表明,吸煙者可能更容易感染2019-nCov,因此在確定易感人群和標準化治療方案時應考慮吸煙史。

作者同時指出,需要注意的是,這項研究也具有一定局限性。

這項研究所分析的數據來自肺腺癌患者的正常肺組織,這可能與健康人的肺組織有所不同。

這些分析基於大塊組織的平均表達,這不利於評估特定細胞的ACE2表達水平(例如AT2細胞能夠特異性表達高水平的ACE2)。

ACE2是否為2019-nCov的唯一受體尚不清楚。

吸煙為何與ACE2表達升高相關尚不清楚。

levinzx 發表評論於
之前不是還說吸煙者不易感染嗎?信息好亂,讓人無所侍從
novtim2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許多男性被迫吸煙的很多,雖然自己不吸煙,但是家裏長輩都吸煙,經常和父母在一起,從小沒少被迫吸煙--
novtim2 發表評論於
同是亞裔,男人死亡率是女人的260%,一個很可能的解釋就是男人吸煙比例高--
前後左右 發表評論於
從文中統計分布圖看抽煙者和未抽煙者沒有區別。雖然吸煙比較讓人討厭。但要實事求是。不能先下結論,再無視數據胡扯,像那個思蘆寫手似的。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要抽高級煙。好煙有益健康。
技術員 發表評論於
如果新冠病毒式人造的,誰最可疑?
wjhwsh 發表評論於
統計結果這次感染者吸煙比例為0,洋人為0。
neoreturn 發表評論於
第一篇論文說的是細胞能被感染的percentage 雖然樣本少, 第二篇說的是expression.根本不是同樣的東西,雖然樣本多。 都什麽亂起八糟的文章。
Panda2017 發表評論於
統計一下 這次感染有%是吸煙者。
L-Seven 發表評論於
前兩天看到有人發帖子說吸煙可以幹掉病毒呢。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這個結論盡管有一點說服力,但是也有一些問題是:一是樣本數似乎有點兒低,一個是和現實似乎不完全符合。無法解釋為何老年人是易感人群,孩子是非易感人全,如果真是這樣,從現在的病例來看,似乎隻能說ACE 受體的表達水平並非是新冠的唯一受體?不過,真正的研究要細膩很多:比如表達水平不能說明什麽,也許,表達高的有的受體是基因突變的,沒有活力的,不能和病毒結合的,等等等等,沒有完整的結構學和氨基酸的證據說明一下,也不知這受體的修飾問題,這種研究尚顯初級。
路過地球 發表評論於
大爺的,取肺癌患者數據,可不吸煙的多。
肺都失去功能了,一片死組織能有什麽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