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公主”隔離記:被打亂的金婚紀念之旅 意外成網紅(視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月19日,在經曆了14天的海上隔離後,備受關注的“鑽石公主”號郵輪首批新冠病毒檢測呈陰性且未與確診病例同艙室的443名乘客終於回到了陸地上。

與此同時,因幾乎每天在社交媒體“臉書”上發布視頻和文字“直播”船上隔離生活而被全世界網友關注的74歲英國乘客大衛·亞伯(David Abel),卻和妻子莎莉·亞伯(Sally Abel)憂心忡忡地在自己的客艙內等待著。

亞伯夫婦本應在當天結束隔離,但就在此前一天,一名無法用英語交流的日本檢疫工作人員敲開了亞伯夫婦的房門,示意他們可以準備下船。“我問,‘那麽,(病毒檢測)是陽性(positive)?’對方點了點頭。”亞伯隨即在“臉書”上宣布了這一結果。但一夜過後,亞伯覺得,對方的點頭可能隻是表達對亞伯夫婦即將下船一事是“positive(肯定)”的。

然而,不到兩個小時之後,亞伯再度更正稱,在一位會講英語的醫生的幫助下,他終於搞清楚了,“我們被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盡管亞伯夫婦倆都覺得自己身體狀態很好。

這一過山車似的烏龍事件,讓一直以來關心亞伯夫婦的全世界網友頗為憂心——他們不願意相信,這個每天發布隔離生活點滴、總是樂觀開朗的“網癮爺爺”,會在隔離結束前的最後一天收到這個壞消息,甚至有人懷疑確診信息是亞伯的“臉書”賬號被“黑客”入侵後的惡作劇。19日中午,亞伯不得不在“臉書”上發布了他的第61條Vlog(視頻博客),向網友證明一切都是真的,“他是他自己”。

截至20日晚,停靠在日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3711名乘客和船員中,已累計確診634人,其中兩名80多歲的患者不治身亡。此外,已有近千名乘客結束隔離下船,包括美國、韓國等多國組織了撤僑行動。

2月20日下午3點,亞伯更新了“臉書”狀態,他貼出了自己和莎莉接受治療的畫麵,並稱夫妻倆在一家“可愛的”醫院,“我們的兩個護士很漂亮,莎莉也很喜歡醫生。”亞伯似乎又恢複了此前的樂觀和幽默。他說,次日他將進行胸片、心電圖、尿檢等項目,網友們的信息他已收到,隻是他之後或將不便回複。

被打亂的金婚紀念之旅

大衛·亞伯來自英國北安普敦,是一名婚禮主持,並開辦了相關的培訓公司。在他的個人主頁上,他還稱自己為“環球旅行者”和“自然攝影師”,經常和妻子莎莉到世界各地旅遊,在“臉書”上發布用單反相機拍攝的照片。

“鑽石公主”號之旅本來是亞伯夫婦為了慶祝結婚50周年而特別製訂的行程,亞伯為此訂了一間昂貴的套房,房間約有80平方米,是一般無窗艙房的五倍,房間外還有陽台,可以吹海風看海景。1月20日,郵輪從母港橫濱啟航,先後停靠了日本鹿兒島、中國香港、越南下龍灣和中國台灣等地。

每到一個景點打卡,亞伯都會在他的“臉書”賬號上分享自己和妻子拍攝的照片。1月22日,他們在日本鹿兒島看活火山和日本園林;1月25日,來到了中國香港; 1月28日,夫妻倆在越南爬上了數百級階梯去參觀寺廟……

此時,新冠病毒疫情已在中國發生,平時就有“網上衝浪”習慣的亞伯是這艘載有來自五十多個國家的乘客的豪華郵輪上,較早關注到疫情的人之一。1月30日,亞伯記錄道:隻要觀測體溫、勤洗手、不使用公共廁所,病毒在這艘船上應該不會成為問題。但是,回到英國後,他會和莎莉自覺隔離14天,因為這艘船上有來自中國香港的乘客。“除了恐懼,我們享受著船上的每一刻。”

然而,這艘被選為亞伯夫婦金婚紀念之旅的豪華郵輪,最終未能免受疫情的襲擾。

2月1日,一名曾搭乘郵輪從橫濱前往香港的乘客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2月3日,郵輪提前一天返回橫濱港,但沒有靠岸,日本厚生勞動省開始進行全船檢疫。

2月3日上午8點,郵輪廣播向乘客通報,船隻將會提前到達橫濱並接受檢疫,但廣播並未提及那名被確診的香港乘客。當天,亞伯在他的“臉書”上轉發了一則新聞,提及“鑽石公主”號將因被確診乘客而進行檢疫,“天啊,這就是我們乘的這艘船!”亞伯大呼。他說,這時,已經有乘客猜測,他們會被強製隔離,這艘船將“無處可去”。

2月3日晚,檢疫人員登船,檢疫工作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亞伯4日立即取消了下船後飛回英國的航班,他幾乎百分之百肯定,自己和莎莉無法按時回到英國。

2月5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宣布郵輪上首批被檢測者中有10人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為防止疫情擴散,日本官方要求所有乘客和船員在郵輪上集中隔離14天,除了當值的工作人員和每天一個半小時的“放風”時間,所有人必須呆在自己的房間裏。

這一消息讓船上很多乘客一時難以接受,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是和亞伯夫婦一樣的老年人——2666名乘客中,60歲以上占八成。他們中的一些人患有各類基礎疾病,也無法從網絡上獲取信息。突如其來的兩周隔離生活讓他們無所適從。

樂觀的“網癮爺爺”

相比之下,盡管行動受到限製,亞伯似乎並未被隔離生活所困擾,閑來無事,他在網上頻繁發布視頻和文字,講述自己和妻子的隔離生活,更以自己的樂觀幽默,以及“話嘮”式的視頻風格,成為了收獲全世界無數粉絲的“網紅爺爺”。

“鑽石戴夫和公主莎莉(Diamond Dave and Princess Sally)在郵輪上接受檢疫的冒險之旅。這是一個真誠的頻道,你會比任何人都先聽到最新消息。”亞伯在自己視頻網站Youtube主頁介紹一欄寫道,“戴夫”他名字大衛的昵稱。



2月4日上午9點,亞伯發布了檢疫開始後的第一條視頻,介紹自己和船上乘客的處境。“船上信息不及時”,“檢疫太慢”,亞伯開啟“吐槽”模式,由於網絡信號差,他將視頻分為兩段發。在第二則視頻裏,他戴著墨鏡,站在陽台上,背靠大海,仍是一副正在度假的悠閑模樣。

在證實將被隔離14天後,亞伯在視頻中說,幸好他訂了有陽台的房間,“我們從中吸取了一個教訓,多花點兒錢訂一間有陽台的房間特別值得。”

2月6日,亞伯上傳了一張自己架著三腳架,用單反相機拍攝橫濱夕陽的照片。夕陽下的大橋、海麵、遠處的高樓和富士山,一切都很美。

2月8日,亞伯說,他想念自己的兩條狗“布丁”和“蜂蜜”了,他上傳了一張自己與愛寵的合影,引發網友們在評論區爭相曬出自己與狗的照片。

同一天,亞伯還在房間的陽台上,與兩名相隔不遠的“鄰居”打招呼。“這是一個美麗的早晨,生活是美好的。”亞伯寫道,“他們精神都很好,莎莉和我周圍都是一些可愛的人啊!”

不僅如此,麵對隔離的苦悶,74歲的亞伯還不忘“皮”一下。2月8日,他發布了一段妻子莎莉跟著電視節目學太極的視頻,配文打趣道:“她不知道我在拍(她),所以隻有你們和我知道。”

除了分享自己的日常,亞伯還會留意並分享郵輪上發生的新聞。

2月5日,亞伯說,早上7點,“兩架直升機和四艘船一直停靠在我們船邊”。2月6日,“昨晚有一位女士沒有收到晚餐,她走出房間想找人問問,工作人員發現後立刻對她大喊,讓她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

這天,亞伯還拍下了一張乘客對外呼救的照片,“美國,救救我們!”這句話被寫在一張布上,掛在陽台上。

12日,亞伯關注到了船上的汙水處理,“消毒液被倒進了郵輪廢水中,希望媒體能看到並報道。”

亞伯的視頻引來世界各地網友的評論和祝福,他們感謝亞伯一直用積極的態度來應對這場危機。每天,亞伯都會開啟一個話題,話題下的評論區成了人們討論此事的最佳場所。

有人稱,看了亞伯的視頻,“襪子都笑掉了”,還有無數媒體在其狀態下留言,想采訪他,邀請他做節目。有粉絲留言稱,“亞伯,一夜之間成為明星的感覺如何?”“我不想成為明星,我隻想引起人們的注意。”亞伯回複說。

成為“網紅”之後,亞伯還當起了“中介”——來自世界各地的“鑽石公主”號老年乘客的子女通過亞伯的“臉書”頁麵了解船上真實情況,並將自己無法熟練使用互聯網的父母的名字及在船上內部電話的號碼告訴亞伯,亞伯一一找到他們,通過電話線和網絡,為郵輪內受困的老人和郵輪外憂心的子女架起了橋梁。

亞伯與莎莉的兒子斯蒂芬·亞伯(Stephen Abel)接受了英國獨立電視台(ITV)25分鍾的獨家采訪,但在最終播出的節目中,隻保留了4分鍾的采訪內容,讓斯蒂芬最遺憾的是,自己父親通過直播來幫助船上乘客的內容被刪去了,他本希望更多人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找到亞伯夫婦,讓自己的父母“有事可做,不致於被憋瘋”。斯蒂芬因此在自己的“臉書”主頁上再次分享了父親的主頁,希望更多人留下積極的信息,幫助父母度過隔離的最後幾天。

等不到的糖尿病人菜單

盡管亞伯時時表現得樂觀甚至有些調皮,但在“鑽石公主”號上的隔離生活對身患糖尿病的他而言並不舒適。

據斯蒂芬透露,父親亞伯患有2型糖尿病,患者通常會表現出高血糖、伴有意識水平下降以及低血壓的症狀,容易被感染。亞伯幾年前還被診斷出患有早發性癡呆,這也是糖尿病的並發症。

隔離第二天,亞伯在視頻直播中說,自己已經有十六七個小時沒有進食,對於患有糖尿病的他來說,這很可能導致昏迷。他的直播奏效了,工作人員響應這一請求,隨後送來了食品,雖然亞伯後來又在視頻中開玩笑似的喊話“想吃香蕉”、“想要一瓶威士忌”都得到了滿足,但他長期需要的“糖尿病人特殊菜單”卻一直沒有得到回應。

2月13日,淩晨5點,“地獄般的一個晚上”,亞伯依然醒著,旁邊莎莉已經熟睡,他默默打開手機,敲下一行字:“我很喜歡與他人聯係,但不擅長向他人尋求幫助。”

“鑽石公主”號提供的餐食雖然是一流的,但對患有糖尿病的亞伯來說,卻並不友好,隔離一周以來的困擾在這個夜晚傾瀉而出:“自從被隔離以來,沒有超過三頓飯是符合我要求的,我的胃一天24小時都在咕咕叫,我真的很餓。”亞伯列出了郵輪每天提供的早餐:橙汁——對糖尿病人有害;兩杯酸奶——含乳糖的奶製品對他來說是致命的;三個麵包圈、一個餡餅和一個鬆餅——都是高碳水化合物,它們轉化為葡萄糖後會讓他的血糖“高得嚇人”。所以,亞伯說,他一天當中的大部分時間不吃東西,隻是喝水。

亞伯於是鄭重地提出了自己對船上三餐的要求,他還表示,為了方便廚房,早餐隻需要一杯不含乳糖的牛奶和玉米片就可以了。“我每天就隻需要這一些,這就是我想要的。”然而,亞伯也知道,直接給餐廳打電話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因為他們壓力很大,從他們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來。”他寫了一封信,希望通過船員間接轉告給廚師。2月14日,他終於收到了需要的早餐。

(image)

2月14日,亞伯終於在吃到了他要求的早餐

“光總會勝利”

除此之外,隨著隔離時間的推進和越來越多確診病例的宣布,亞伯也越來越難以掩飾自己的沮喪。

2月9日,他在直播中說,自己受夠了。

2月14日,距離隔離結束還有5天,亞伯上傳了一個長達42分鍾的視頻,分享他在 “鑽石公主”號一路以來的經曆,他表示,自己收到了來自船員和岸上朋友寄來的非常多的驚喜。但是,亞伯還是在當天的視頻中表達了焦慮的心情。他向英國維珍航空公司老板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喊話求助,他希望布蘭森能派一架飛機來接走困在郵輪上的所有英國乘客,讓他們在英國繼續接受隔離。亞伯還批評了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稱對他不信任。

“我是認真的。”亞伯情緒激動道,“我們現在不知道該怎麽辦,希望您(布蘭森)不要讓我們失望。”“我們受夠了,真的受夠了!”

亞伯情緒的波動被大家看在眼裏,網友們試圖安慰他:

克裏斯蒂娜·安(Christina Ann)留言說:“情人節快樂!我已經追蹤你的故事大約一個星期了,你們兩個真是太神奇了!……希望您早日回家與家人和小狗相聚。”

金·米勒·凱利(Kim Miller Kelly)則用經典的英國食物“拉仇恨”:“給你看亞伯!這是三個星期前我吃的炸魚薯條配豌豆泥。”這條評論得到了亞伯的回複:“你這個混蛋。”

亞伯和莎莉在隨後的一則視頻中設想著萬一兩人中有人被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亞伯哽咽著說,最害怕與莎莉分開,如果其中一個人會得病,他希望是自己。

2月15日,亞伯和莎莉接受了病毒檢測,“這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很好的體驗,他們用棉簽蘸了我喉嚨裏麵,我都快吐了!估計結果出來需要2到3天。”

2月16日晚上9點,亞伯發布了一係列最新消息:“美國乘客現在下船了,他們可以坐飛機回家,回家終歸會舒服一些。36個小時以後,加拿大人也要回家了。中國香港也正在組織公民撤離。意大利政府宣布要把他們國家的人帶回家。韓國人正在組織撤僑。”

2月17日,亞伯忍不住了,他再次質問約翰遜,“是不是英國政府根本不在乎船上的英國乘客”,他感覺被遺棄了。

第二天,亞伯又發了一則視頻道歉稱,自己之前情緒處於極度崩潰的狀態,因而說了一些對約翰遜不禮貌的話。最後亞伯表示,將代表英國人,堅守住自己(完成隔離)的責任。

幾個小時後,亞伯得到消息,英國政府也決定派飛機來接回郵輪上的英國乘客。

但是,亞伯和莎莉卻無法登上那架等待已久的飛機。

2月19日,“鑽石公主”號第一批乘客結束了隔離、開始下船的時候,亞伯在經過一晚上的悲喜與等待後,最終在一名說英語的醫生口中確認了自己和莎莉確診感染新冠病毒一事。

亞伯的兒子斯蒂芬表示,希望不要將父母分開,“我父親患有早發性癡呆,他醒來後可能會有點困惑,所以我媽媽需要陪在他身邊。”

20日下午,斯蒂芬發布了最新一則視頻:你可以在最開始十來天的視頻中看到我爸媽是什麽樣的人,他們很棒,人人都愛他們,但是越到後麵,他已經(情緒受影響)不是他自己了。“他們目前的狀態都不好,特別是我爸爸,他已經24個小時沒有進食了,上一次我跟他聊天的時候,我說聽到他在衛生間嘔吐的聲音,但其實他不會吐,因為他的肚子裏已經沒東西了。”

亞伯在“臉書”主頁上對自己的描述有很多,其中一項是“自然攝影師”。2月8日,亞伯發布了一張在郵輪上拍攝的日落時的天空,雖然雲層密布,但金色的陽光仍然從空隙中射出。亞伯在照片上寫下“光總會勝利”,並配文說:“別害怕,隻要時間對,我們總會迎來新的黎明。”

orchid 發表評論於
樓下有些人,歎國人為什麽總是不能有善念?太多這樣的人最終會讓世界唾棄這個民族悲哀呀
pinger 發表評論於
啥叫“早發性癡呆症”?應該是“癡呆症早期症狀”吧?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中共國是禍害日本的元凶,通過此事也可看到日本官僚政府的軟弱無能,在大敵當前束手無策。日本也不要當世界大國了,申請加入美利堅,成為特區,就叫扶桑州。
一不做二不休 發表評論於
還金婚呢,沒有冥婚就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