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號患者”與新源頭? 謠言中論文遭刪(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新型冠狀病毒源頭在哪?至今都沒有確鑿的結論。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和病毒研究所都曾被指是病毒的源頭。現在又有大學教授提出了新的說法。

(image)

《新京報》記者15日直接向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求證。兩名研究員強調,所內目前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2月16日在網站上發布聲明表示,網絡流傳稱該所畢業生黃燕玲是所謂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經該所查證為不實信息。

聲明說:“黃燕玲同學於2015年在我所畢業獲得碩士學位,在學期間的研究內容為噬菌體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廣譜性,畢業後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這則傳聞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說“零號病人”是該所一名微生物學女研究生,名叫黃燕玲,並稱她在研究所進行實驗時被泄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屍體送往殯儀館火化時,又感染一名殯葬人員,才使得疫情傳播。

網民發現,黃燕玲在研究所網站上空有名字,卻不像其他學生一樣有照片和中英文個人信息。這也導致傳聞甚囂塵上。到了16日,《每日經濟新聞》報導,黃燕玲的導師危宏平朋友圈發文回應,稱黃燕玲2015年7月碩士順利畢業後,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目前黃燕玲同學身體健康,一切安好!”但這些訊息都未能平息網友質疑。許多人希望黃燕玲本人出麵辟謠。

於此同時,一篇論文遭刪的事件也引發網民關注。


來源是武漢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

中國華南理工大學教授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日前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Research Gate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源頭可能性》的報告。

根據網站上的摘要,報告對於海鮮市場是病毒出現源頭這種說法存疑,並引述市政報告和31名居民和28位遊客證詞表示,蝙蝠從來不是武漢的食物來源,市場上也沒有蝙蝠交易。接著內容就把來源可能指向距離海鮮市場280公尺的武漢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

根據報告摘要,這個疾病防控中心為了實驗目的,在湖北省捕獲了155隻蝙蝠、浙江省捕450隻。內容更提到負責收集蝙蝠的研究人員在2017年和2019年的全國報紙和網站上都提及,他曾經遭到蝙蝠的襲擊,過程中,蝙蝠的血液噴射在他的皮膚上。他因為知道有感染的極端危險,因此自我隔離了14天。在另一起事故中,蝙蝠尿在他的身上,讓他再度進行自我隔離。

根據這些證據,研究者擔心,中心裏麵蝙蝠的組織樣品和受汙染的垃圾可能才是病原體的來源,泄漏到周圍,並感染了第一批患者。不過這篇論文在發表後不久即被刪除,目前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上已找不到該論文。但是網路上依然可以搜尋到這篇論文的封麵與摘要。

陰謀論下的陽計策

雖然中國官方不斷辟謠,但是近日出台的措施紛紛引起議論。中國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15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布會上稱,科技部出台了《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 ,強調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吳遠彬還在會上表示,目前,研究人員已經初步排除新型冠狀病毒與已知家禽家畜的關係,並提出蝙蝠是最有可能攜帶新冠肺炎的源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月14日在中央會議上的一番話也讓外界充滿各種猜測。據新華社報道,習近平特別提到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並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安體係。

武漢疫情爆發是不是因為生物實驗室的管控不當? 不論來源是武漢病毒研究所還是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疫情曝露出法規不足的漏洞,已然威脅到中國國家公衛安全。

ily 發表評論於


不是人工合成的。

”SARS-CoV-2不會是實驗室工程製造而泄露的病毒,而應該是病毒自然進化的產物“

來源:
世界頂尖流行病學家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伊恩·利普金(W. Ian Liplin)、悉尼大學的愛德華·霍姆斯 (Edward Holmes)和斯克利普研究所的克裏斯蒂安·安德森等人
***virological.org/t/the-proximal-origin-of-sars-cov-2/398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Kristian G. Andersen1,2*, Andrew Rambaut3, W. Ian Lipkin4, Edward C. Holmes5 & Robert F. Garry6,7

1Department of Immunology and Microbiology, 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La Jolla, CA 92037, USA.

2Scripps Research Translational Institute, La Jolla, CA 92037, USA.

3Institute of Evolutionary Biology, University of E...  查看完整評論
ily 發表評論於
***virological.org/t/the-proximal-origin-of-sars-cov-2/398

不是人口合成的。
helix22 發表評論於
我登的一篇探討病毒起源的文章(幾天前由UCSD等幾個大學教授發表的),卻總是被刪,為什麽?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心虛!
閑雲看霧 發表評論於
市場離中心距離如此近,推測有一定依據,但還是個推測。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不想查清楚就查不清楚。
論文遭刪還是作者撤回的?
大蘋果123 發表評論於
昨天看油管上有人說國內已經這樣做了,簽保密協議,不準對外說。

—----------------------------—------------------------------------------------------
現在最擔心的是,黨媽為了複工強行下達指標,要求各地新增病例歸零。比如湖北就說了,以後再有人發病,就問責社區。這樣會造成大量瞞報,如果開春後病毒依然活躍,恐怕會再次大爆發。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現在最擔心的是,黨媽為了複工強行下達指標,要求各地新增病例歸零。比如湖北就說了,以後再有人發病,就問責社區。這樣會造成大量瞞報,如果開春後病毒依然活躍,恐怕會再次大爆發。
getstarted 發表評論於
80%\u7684\u88AB\u611F\u67D3\u8005\u662F\u8F7B\u75C7\uFF0C\u7C7B\u4F3C\u611F\u5192\uFF0C\u5F88\u5FEB\u80FD0\u53F7\u60A3\u8005\u5C31\u662F\u8F7B\u75C7\uFF0C\u56E0\u800C\u4ECE\u6765\u6CA1\u6709\u53BB\u5C31\u533B\uFF0C\u60A3\u8005\u81EA\u5DF1\u4E5F\u4E0D\u77E5\u9053\u5C31\u597D\u4E86\u3002
7000miles 發表評論於
國安,公安那麽曆害,調查零號,小菜一碟,要不然怎能稱曆害國呢?
va_landlord 發表評論於
許多人希望黃燕玲本人出麵辟謠----她她她 就是不!
Bluebell 發表評論於
我也是覺得很奇怪,黃燕玲一切安好的話,自己發個朋友圈或者隨便露個麵說個話不就破解謠言了嗎?為什麽這麽大的鍋卻一聲不吭。
aAa2018 發表評論於
又是德國之聲、又是NTDTV 、又是法廣、又是這些煤體.......

反複講、重複講、目的就是"與美國沒有關係"。

這些中國的磚家叫曾們也隻是給美國做做下手的。

當有一天這些做下手的中國的磚家叫曾們都被德國之聲、NTDTV 、法廣.......滅光了, 有一天美國不需要德國之聲、NTDTV 、法廣.....做打手了, 下場不會比這些中國的磚家叫曾們好多少的。因為都長的黃色中國種。
jj191 發表評論於
法律上實行無罪推定原則,不能你懷疑誰誰就要自證清白,我懷疑你是間諜有意在武漢放毒,是不是你就該上央視證明你的清白?
kkx 發表評論於
法廣的錢不夠了,一部分 民運分子 轉一到了 德國之聲。都是下三賴
平湖2016 發表評論於
\u6765\u6E90\u662F\u6B66\u6C49\u5E02\u75BE\u75C5\u9884\u9632\u63A7\u5236\u4E2D\u5FC3\u53EF\u80FD\u6BD4\u8F83\u9760\u8C31\u3002\u79BB\u534E\u5357\u6D77\u9C9C\u5E02\u573A280\u7C73\u3002\u5DF2\u7ECF\u6709\u56FD\u5185\u534E\u5357\u7406\u5DE5\u5927\u5B66\u7814\u7A76\u5458\u5173\u4E8E\u6B64\u7684\u6587\u7AE0\u8981\u53D1\u8868\u4E86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這主貼引來幾名大雞園寫手出現。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開展這種研究,肯定存在很大風險,有很多文章對此表示質疑。好吧,我和石正麗研究員的對質,基本就到這裏了,石研究的實驗室員擁有2019-nCoV原始的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樣本以及冠狀病毒的數據庫,也掌握了改造成為2019-nCoV的方法,我的話就就到這裏,至於過程,我沒有見到,不分析。
這個新病毒,本來永遠封存在保險級別的最高的實驗室的,封存或者永遠銷毀,但是很不幸,它逃脫了,造成了幾萬人的感染,幾百人的死亡,這個罪魁禍首我們雖然看見它了,抓住它了,但是我們還沒有銷毀它消滅它。為此無數的醫生和救援人員奔赴一線參與救援,那才是石正麗研究員說的以命擔當。
那麽最後我要說幾點:
1,我們就是借石正麗十個百個膽子,她也不敢把病毒放到社會上,那是反人類罪,不僅她不敢,所有的科學工作者都不會這麽做,這是違背我們的誓言的:為了人類的健康所在。
2,這個不是中國的陰謀,這個項目2014年是美國方麵資助的,那麽停...  查看完整評論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那麽,一種被修改了S蛋白的病毒,在宿主之間傳播,這裏的宿主變成了可選擇的SPF動物——小鼠、大鼠、和猴子。病毒傳播的方式常見的有集中,1.飛沫傳播,比如流感病毒 2. 血液傳播 比如艾滋病病毒 3. 母嬰傳播,比如乙肝病毒。那麽這時候科學家,其實是實驗員在修改病毒的時候,就會選擇病毒和宿主的那段蛋白以決定傳播方式。好吧,這就是考驗科學家良心和利益的時候了,如果選擇了母嬰方式傳播,即使是繁殖最快的小鼠,等小鼠成熟懷孕,也要22天為一個孕育的周期,雞也要21天孵化。選擇血液傳播比較危險,如果操作不當很容易汙染。那麽為了盡快的出成果,一般會選擇最快的傳播方式,呼吸道傳播了。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據:2019-nCoV通過人體呼吸道和肺部細胞上的ACE2(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蛋白受體入侵人體的。患者剛開始的時候一般是以發熱、乏力、幹咳為主要表現,但是鼻塞、流涕等。那麽,病毒是怎麽準確無誤的選擇到這個人體的開關呢?石正麗有篇論文做過詳細...  查看完整評論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2、好吧,讓我們再看一下冠狀病毒這個紫色的小蘑菇(S蛋白),人為的換掉它,難嗎?不難啊,如果你不會換這個,那根本不是學生物的,可以這麽說吧,中國80%的生物研究生都會,武漢大學的生物學研究所隨便挑幾個學生都會換掉,因為導師很厲害。別說饒博士領導的北大生命科學院,對研究生物的研究生來說,如果不會,就沒法拿畢業證。操作過程就不必講了,是一種體力活。
3、新冠病毒是如何傳播的: 好吧,拿到或者換掉冠狀病毒的紫色小蘑菇丁之後,實驗室接著要做什麽呢?當然是要把病毒種在新的宿主身上啊,記錄這些病毒宿主的一些列生化指標和傳播途徑。這些宿主是什麽呢?那就是實驗室的實驗動物了,他們真的非常可能,不亞於水深火熱的患者,我們稱這些動物為SPF動物。我還養過SPF動物,哎,我真為自己身為人類而感到羞愧和深深的懺悔,即使我終身食素,也無法擺脫這種懺悔的心理,何況是身在水生火熱疫區的那些可憐的病患,每每想到這些,我就能想到那些...  查看完整評論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那麽,從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變異成2019-nCoV冠狀病毒,怎樣才能發生變異呢?有兩種可能:
(1)自然變異:首先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要在自然界找到1-2個中間宿主,通過這1-2個中間宿主逐漸找到人類的基因密碼發生變異。這種情況基本在2019-nCoV冠狀病毒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如果發現了2019-nCoV,那麽首先發現的是這個中間宿主,比如sars病毒會首先追到果子狸身上,但是2019-nCoV卻缺少這個中間宿主,卻被高福院士直接追蹤到了蝙蝠身上。高福院士是非常清楚2019-nCoV缺少這一環的,但是他沒有說或者沒有說清楚,隻能說除了科學家,他還有官員身份,這個身份不能讓他說。所以大自然的變異基本排除。
(2)實驗室的修改變異: 為什麽高福院士能越過中間宿主直接找到2019-nCoV的源頭蝙蝠身上呢?唯一的依據就是擁有大量的蝙蝠病毒的大數據庫。好吧,到這裏終於追到石正麗研究員這裏了,看看石正麗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工作,她的數據庫裏擁有不少於50種以上...  查看完整評論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1,從蝙蝠到人,新冠病毒是如何變異的?
SARS病毒模型上有個漂亮的紫色蘑菇丁,請做筆記,它叫spike glycol protain, 簡稱S蛋白,這個蛋白很重要,他就是鑰匙,能不能傳人,就靠它。蝙蝠身上的病毒,它的S蛋白,是不能傳人的,否則,一隻蝙蝠可以殺死幾十萬人不止,所以吃蝙蝠這個謊言,基本是不可能的。正所謂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子。
但是,病毒在地球生活了40萬年了,他們為了生存下去,他是要不斷尋找宿主和變異的。那麽,從蝙蝠到人,冠狀病毒要通過不斷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如果僅僅依靠人來吃,至少要吃一萬年以上,“活著”的病毒才能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而且,蝙蝠又不是伴侶動物,很難從血液、體液等方式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比如貓也有HIV病毒,俗稱貓艾滋,但是即使和人親密接觸,貓HIV貓艾滋病毒也不傳人,因為貓艾滋打不開人的密碼。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以下為武小華博士揭露石正麗謊言的文章,特轉發。
麵對幾萬人的感染,幾萬家庭的支離破碎,幾百條人命,石研究員公然撒謊也就算了,還罵這些不幸的人活該,因為是你們自己不文明習慣的懲罰,請問這些人都是吃蝙蝠吃的嗎?荒唐!而且要質疑你的研究的科學家閉嘴,你已經喪失了最基本一個科研工作者的最基本要素:實事求是,以及一個科研工作者的社會底線:人性。當你說出這樣的的話的時候,我真的是被你氣的咬牙切齒,那麽我就公開的把你的謊言揭露一下吧,揭露一下你的赤裸裸謊言。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1.這篇文章除了石正麗,還有排名較靠前的葛行義,葛行義現在也在武漢病毒所
2.石正麗團隊做了大量的蝙蝠和冠狀病毒研究,2018年他們還編輯過豬流感的冠狀病毒,加入S蛋白摻進HIV!參見以下論文節選:
To evaluate the incorporation of S proteins into the core of HIV virions, pseudoviruses in supernatant (20 ml) were concentrated by ultracentrifugation through a 20% sucrose cushion (5 ml) at 80,000g for 90 min using a SW41 rotor (Beckman).
全部論文:nature. com/articles/s41586-018-0010-9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的這篇論文概括起來說,就是他們的醫學研究發現,隻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裏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而且毒性巨大。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而且治療SARS的藥物和疫苗全對其失去作用。
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麽意義,而且風險很大。由於缺乏技術,當時石正麗團隊是和美國北卡羅萊納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2014年美國疾病控製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物化學武器時,立刻已經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撥款給相關的研究。以下是Declan Butler 在Nature上發表的質疑文章:
nature. com/news/engineered-bat-virus-stirs-debate-over-risky...  查看完整評論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注1:這裏所謂“SARS-CoV反向遺傳係統2”,即在RT-PCR和體外轉錄RNA技術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全長感染性cDNA克隆技術,也叫反向遺傳操作技術(reverse genetics manipulation ),又名“病毒拯救(rescue of virus)”,它解決了對病毒基因組RNA難以操作這一難題。從cDNA克隆拯救出負鏈RNA全病毒是90年代分子病毒學研究領域最振奮人心的突破之一,它開啟了人們對病毒基因組進行人工操作以及詳細了解病毒基因及其產物功能的大門。
注2: 這裏的“SARS-CoV backbone”,就是2003年肆虐全球的SARS病毒被克隆到老鼠身上的相同病毒。這裏的SHC014就是中華菊頭蝠身上提取的冠狀病毒。
布衣齋主 發表評論於
黃燕玲已經火化了?十四億人中有幾個燕玲?
泰傻 發表評論於
習慣撒謊的人,無論怎麽辯解他的清白,都不會有多少人相信。
琴韻聲聲 發表評論於
會不了了之嗎!
thumpup 發表評論於
俄羅斯官方已經公布文章,明確指出中國的新冠病毒是人工重組!這篇文章刊登在官方網站,由俄羅斯衛生部長簽署,坐實了新冠病毒是中共製造。難怪俄羅斯在疫情爆發後立即決絕地關閉邊境,又立即包機撤僑,還揚言把染病的中國人遣送,最新的決定是直接禁止全部中國公民入境,檢查境內中國人,因為他們內部已經認定這是生物武器!俄羅斯不像美國,美國發現真相後還要進一步論證,還委婉地跟中共商量希望派專家去現場去調查,俄羅斯直接就采取措施了。沒想到關鍵時候是俄羅斯在背後猛捅中共一刀,也難怪,戰鬥民族嘛,你偷偷發動生物襲擊,老毛子能咽下這口氣,還和你溫文爾雅?如果有俄羅斯人死了,戰鬥民族可能會向中共索償的,中共則可能又偷偷割地賠款。
進城見朋友 發表評論於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來源於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2018年最先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然後被更改適合於人類傳播。中共為了掩蓋病毒是人工製造,就大肆報道喝蝙蝠湯等“民間陋習”,但動物身上的病毒要傳到人身上並能穩定存活下來,還能變成人傳人以及保持強變異其實是很難的,必須要人工促成,靠自然原因在概率上小到幾乎不可能, 這就是為什麽非洲人吃野生動物很厲害卻很少染上動物病毒的原因。

這次病毒人工重組痕跡十分明顯,很可能是中共軍方的武漢P4實驗室製造出來的生物武器,而且是故意投放,美國和國際上很多機構都在調查。中共的邪惡,超出很多善良人的想象,為了利益還在追隨它的等於是充當它肌體的一分子在壯大它,是在助紂為虐!人在做,天在看!大難降臨,抓緊時間退黨脫離邪惡吧,改邪歸正才能減去共業,才能獲得上天的佑護,才能平安度過!
zxxxz 發表評論於
又特麽是德國之聲
milkywayguy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最好的命運共同體已確定病毒是人工合成的,
習沒派人去協調一下嗎? 現在是幹被打臉,外交部
還要笑臉向迎。
真是慘不忍睹!
無煙煤 發表評論於
國安,公安那麽曆害,調查零號,小菜一碟,要不然怎能稱曆害國呢?
小山初築 發表評論於
找不到病源,不清楚傳播途徑,結果就是推遲特效藥的製造,進而大批韭菜死亡,中國繼續封國…… 嘖嘖嘖,韭菜自己都不在乎他們同類的命,海外的人擔什麽心呢?看熱鬧得了
orchid 發表評論於
中國政府就是頭號的謠言製造者,不敢麵對事實,製造謠言來否定一切。
山水如畫 發表評論於
用謠言辟謠,所以中國謠言泛濫
大洋洲20191011 發表評論於
中國謠言那麽多,原因是什麽呢?
中國人能不能聽到真相?
如果不能,那就不要埋怨老百姓造謠了。
更何況,很多情況下,老百姓造的謠確是真相。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強烈建議國際專家成立獨立調查組進駐武漢,追查病毒源頭。

包子國妄圖掩蓋真相,WHO不作為……
安倍退四 發表評論於
黃燕玲到新聞聯播上露個麵不就完了,現在搞一些假微博賬戶辟謠,哄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