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患精神疾病,19歲女孩被鎖家中10多年(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溫州晚報”(iwenzhou)】

近日,有溫州當地市民反映,租住在自己老家(永嘉縣)的萌萌因為患有精神疾病容易誤傷人,被她奶奶無奈地關在房間內,一關就是10多年。

1月6日,記者跟隨爆料市民金先生來到了萌萌生活的地方.....

(image)

常年被關房內,吃喝拉撒全在一塊萌萌居住的地方位於永嘉三江龍頭村,驅車經過一段崎嶇的山路後,再步行5分鍾左右才能到達。房子是山間村莊常見的低矮平房,房前空地上種滿了各類蔬菜。

萌萌生活、玩耍的地方,是一個被牆與簡易鐵欄門隔開的封閉區域,裏麵光線昏暗。

“萌萌。”奶奶林阿婆知道記者來意後,輕喚了一句,萌萌便從牆麵上開著的洞裏探出了頭。

(image)

萌萌長相清秀,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長頭發被梳理整齊、紮在腦後。林阿婆告訴記者,萌萌的吃喝拉撒都在這個房間裏進行,基本不外出,一日三餐、衣服等物品則是從牆上的洞裏遞進去給她。

(image)

林阿婆打開鐵欄門上的鎖,帶記者“參觀”了萌萌的房間。記者看到,這個僅二三十平方米的封閉區域被劃分成了兩個房間:一個房間內放著一個老式馬桶,旁邊有一小塊供萌萌洗澡擦身體的區域;另一個房間裏擺放著一塊破舊木板,上麵堆放著棉被與雜物,這便是萌萌的床。

兩個房間內沒有任何一件像樣的家具家電,卻已經是萌萌的全世界。

林阿婆今年72歲,依靠低保及務農收入,勉強維持著自己與萌萌的生活。附近鄰居聽聞萌萌的事情後,總是時不時送些衣服、食物給萌萌,接濟她們的生活。

從未上過學,會用普通話進行簡單應答

(image)

記者留意到,萌萌的床邊擺放著不少“玩具”——各種廢舊飲料瓶、礦泉水瓶,破舊小熊布娃娃等。林阿婆說,萌萌平時喜歡在房間裏來回走動,走累了就坐在床上玩玩具,或者剪紙。冬瓜茶飲料的紙包裝被萌萌剪成了大小統一的長方形,整齊地擺放在一個盒子裏。

“你今年幾歲?”“19歲!”“她是你的誰?”“是我奶奶。”記者直接與萌萌溝通後發現,她會一些簡單的普通話與溫州話,能進行日常對話。當她不懂得如何回答記者的提問時,便會用一句“沒有”來模糊應答。

原來,林阿婆擁有小學文憑,閑來無事時,她會教萌萌識數認字。從沒上過學的萌萌,如今能寫出1~100的數字,也能認得“冬瓜茶”等為數不多的幾個漢字。

“她的學習能力還是可以的,有時候收廢紙的來家裏跟我講過幾句話,她就會自己模仿,溫州話、普通話都是這麽慢慢學起來的。”林阿婆告訴記者,萌萌現在大小便能自理,懂得刷牙、洗臉、梳頭發,而且胃口很好,平時也很少感冒生病。

林阿婆的房東金伯棋認為,萌萌具有一定的智力與不錯的學習能力。“我偶爾回來看下她,她聽到別人叫我名字,就會自己記住,下次我再問他,她就知道怎麽叫我了,而且連語氣也模仿得很像。鄰居們平時講的話,也會被她模仿。一個常年不接觸外界的人,能有這麽好的記憶力跟學習能力,還蠻少見的。”

2歲時高燒近1個月,燒壞了腦袋本該天真活潑的花季少女,為何會被關在房間內不能外出?林阿婆向記者講述了萌萌小時候發燒患病的事情。

萌萌是永嘉沙頭人,2歲時,曾連續1個來月發高燒,其父母因為各種原因未能及時將她送醫。直到奄奄一息時,萌萌才被送到了在樂清打工的林阿婆處。

“後來好不容易救活了,卻發現她跟別的孩子有點不一樣了:有時候脾氣很暴躁,會亂扔東西,大小便不能自理。看過醫生後,才知道是燒壞了腦袋。”

林阿婆回憶說,萌萌的母親後來以外出打工為由離開了這個家庭,從此音訊全無,再也沒來看過萌萌;父親阿彪(化名)常年在溫州市區打工,多年後又重組家庭有了一個兒子,所以萌萌一直以來都隻能跟隨林阿婆生活。

林阿婆記得,萌萌長到5歲左右時,常常會無緣無故抓人臉,甚至是拿石頭砸人,無奈之下,林阿婆隻能將萌萌鎖在房間內不讓她外出。

大約在9年前,由於老家房屋倒塌,林阿婆經人介紹租住在了龍頭村,萌萌一同跟來,也繼續著被關在房內的生活狀態。

“平時她都挺乖的,但是一天會發病兩三次,一旦發病,就會莫名其妙地打人,所以隻能一直關著。”林阿婆無奈地表示。

父親收入不高且有肝炎,未來如何走下去?

擔心自己老後無法照顧萌萌的林阿婆也曾跟兒子阿彪商量過孫女的未來,阿彪回複說,等再過幾年有了積蓄,會送萌萌到相應的福利機構去生活。

(image)

“阿彪平時每兩三個月會回來看一次萌萌,帶一些吃的東西。前幾年,他帶萌萌去一個精神病醫院問過,需要十幾萬元治療費。阿彪打工收入不高,自己又有肝炎,很難有積蓄,未來也不知道怎麽辦。”林阿婆的話語裏滿是擔心。

“她奶奶是真辛苦,自己有高血壓,還要照顧一個患病的孫女。”鄰居葉阿姨對萌萌一家的遭遇表示同情,她建議政府部門應該多點關心與幫扶,讓萌萌有機會前往專業的醫療機構接受正規治療。

葉阿姨說:“趁早治療,萌萌以後或許能生活自理、正常過日子,不用這樣整天被關在家裏。往長遠了說,將來嫁給別人,擁有一個自己的家庭也許都是有可能的。”

采訪結束,記者即將離開萌萌的房間時,她迫不及待地衝了出去,來到房前的農田空地上呼吸新鮮空氣、感受溫暖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