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勞榮枝案勸解麗萍自首 聚焦"高顏值"跑偏了(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解麗萍。資料圖
 

“運城警方喊話女嫌犯解麗萍”,這兩天火了。

2020年1月3日,山西運城禹門警方發文,繼續懸賞10萬元通緝兩名在逃嫌疑人柴保軍和解麗萍。隻不過,這次的發文,是以公開信的形式對外公布,並且在喊話女逃犯解麗萍時,專門提到了此前引發全民關注的勞榮枝。

因為和勞榮枝有著相似的逃亡經曆,運城警方此番發信,好言勸慰解麗萍,別學勞榮枝。信中說到:也許你和勞榮枝一樣,逃亡這20年來,“酒照喝、舞照跳、妝照化、錢照花”,可是有沒有想過你的親人會為此遭受“冷眼與非議”。

這封情理兼具的公開信一經發出,便引發了廣泛關注——用“勞榮枝案”勸解麗萍自首,本就頗具傳播點,再加上此前解麗萍的顏值就成了很多人關注的焦點,這事更是話題性十足。

拿“高顏值”說事容易蓋歪樓

很多人對“解麗萍”這個名字或許感到陌生,但她的“相片”此前卻已流傳甚廣。

早些時候,在勞榮枝案初受關注之際,網上有文章曝光勞榮枝照片時,經常會把解麗萍的照片和勞榮枝早年照片混在一起置於文中。

(image)

▲勞榮枝落網。資料圖
 

而對勞榮枝“蛇蠍美人”之類的評價,也跟照片混淆帶來的誤導不無關係。

我當時看了就起疑,這明顯不是同一人。後來,在勞榮枝的更多準確信息被披露出來後,解麗萍的相片,才開始消失於相關新聞中。

解麗萍最早受關注,是因為其“顏值”。2019年11月份,山西省運城市公安局禹門分局發布了一則懸賞通告通緝3名在逃人員,三人中的解麗萍因“顏值”而被廣泛關注。

“高顏值”和“女嫌犯”配在一起,很容易被拿來炒作,解麗萍的“顏值”也由此被消費了一通。

不隻是解麗萍。在此之前,因為“酒托詐騙案”被警方通緝的卿晨璟靚,便因為高顏值被拿來熱炒。但事實上,這種僅因為“高顏值”而帶來的輪番炒作,並無多少公共價值可言,最多是為輿論場添些熱鬧而已。

(image)

▲綿陽市公安局官微11月20日公開曝光了包括卿晨璟靚在內的7名嫌疑人姓名及照片。圖片來源:綿陽市公安局官微
 

現在網上流傳的解麗萍照片,據稱是解麗萍被通緝前的照片。公開資料顯示,解麗萍今年52歲,1968年出生於甘肅省蘭州市。1991至1993年,曾有報考函大、進電視台的意願。愛好畫畫,離異後曾去運城學習繪畫。1999年7月,因涉嫌故意殺人被上網追逃。

從資料中透露出的零星信息,僅能描摹出一個模糊的青年女性形象。而關於她具體作案的信息,目前警方還未曾具體披露。

更重要的,是這封信背後的公共價值

運城禹門分局對解麗萍的“喊話”受到聚焦,或許跟解麗萍本人有關,或許跟“集體創作喊話公開信”的形式有關。

可其公共價值的生成,跟解麗萍的“顏值”無關,更在於這封公開信寓於“感性+理性”之中的社會價值。事實上,當地警方在公開信中,也並未拿“高顏值”說事。

(image)

▲禹門分局的公開信。圖片來源:禹門公安分局官方微信公眾號
 

據新京報報道,禹門分局有關人士透露,這則通告,是有樣學樣地學習了其他地方的警方,發布了一封“勸自首書”,也屬於“集體創作”。

從輿論反響看,這封公開信激起了不小的波瀾,但廣泛傳播也是有技巧的:解麗萍的照片在當初發布通緝令之後,便廣受關注,有了一定的公眾傳播基礎。爾後,因為勞榮枝案的熱推,某種程度上,又進一步擴大了她的“影響力”。

現在,勞榮枝案剛剛落幕不久,餘溫尚在,公共記憶猶存。將本就曾經混為一人的解麗萍與勞榮枝聯係起來,又加上二人同為女性,同涉命案,同樣“亡命天涯”,自然會大為“吸睛”。

到頭來,這封公開信,在“傳播力”上確實是勁道十足。而在公共價值層麵,也有令人稱道之處。

這封公開信主打感情牌。禹門警方不隻是立在高高的執法台上,對逃犯們義正言辭地勸其自首,而是更有“人情味”的站在逃犯自身立場上,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示之以法,恩威並舉,用其親人的不幸境遇來感化他們歸案認罪,用過往的好的案例來鼓勵他們走出心理困境。

“既有父母在高堂,亦有親情滿故鄉”,禹門分局的這手親情牌,想必真的能夠打到逃犯們的心坎裏。而有了解麗萍照片的傳播力“加持”,相信這封公開信能發揮出更大的公共傳播價值,不僅僅隻針對解麗萍,而對更多的在逃通緝犯起到感化之用。

當然,我們也不能指望僅憑一封人情味濃的公開信,就能喚得逃犯們“浪子回頭”。相比此類公告,想讓他們歸案,更靠譜的還是抓捕勞榮枝的“大數據係統”與高效執法。

說到底,用“勞榮枝案”勸解麗萍自首,最大的看頭不在什麽“高顏值”嫌犯,而在這種勸告方式對傳播規律的巧用,對公共價值的解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