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教師頭痛嗓子痛醫院就診後死亡 多部門介入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2019年12月28日,對雲南麗江寧蒗一中名譽校長張建寧一家人來說,是個非常難過的日子。

  這天下午,張建寧因為頭痛、嗓子痛、全身無力到寧蒗人和醫院就診,被醫生診斷為上呼吸道感染,在注射生理鹽水和清開靈後出現呼吸困難、嘴唇發紫等情況,後經搶救無效身亡。

(image) ↑張建寧個人資料簡介

  家屬認為,張建寧係注射清開靈引起過敏反應,而醫生用藥前未詢問病人過敏史,輸液中無人看管,病人出現不良反應後搶救措施失當,最終導致病人死亡,應依法追究醫院及當事醫生刑事責任。

  2020年1月2日,當地衛健局委托了專業鑒定機構對張建寧進行了屍檢。1月3日,張建寧在老家安葬。

  3日晚,寧蒗縣委宣傳部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事情發生後,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目前縣衛健局、公安局、紀委等多部門都已介入調查,寧蒗人和醫院被暫時停業整治,待調查結果出爐後,將追究相關人員責任,“嚴懲嚴辦”。

(image) ↑人和醫院已暫停營業

  患者輸液後出現不良反應,搶救無效身亡

  張建寧今年56歲,係寧蒗縣第一中學名譽校長,同時擔任該校語文教師。教書育人三十七載,曾先後獲得“市級優秀教師”“雲南先進教育工作者”“省級教育先進個人”“省級優秀教師”等榮譽稱號,2009年在新中國成立六十周年之際,還曾獲得“雲南教育功勳獎”。

(image) ↑張建寧個人榮譽證書

  張建寧女兒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一切本不應該發生,“本來父親打算周五(2019年12月27日)去麗江市看望不滿3月的孫女,因為28號周六需在學校補課上午還上了兩節課,下午因為嗓子不舒服去寧蒗縣人和醫院就診,卻再也沒能走出來”。

  病曆材料顯示,寧蒗縣人和醫院接診時間為2019年12月28日下午3時30分,患者主訴“頭痛、全身痛、咽痛、咳嗽、全身痛”;現病史:兩天前開始出現頭痛、全身無力、精神不佳,伴全身酸痛,口咽部不適、咳嗽…未見好轉,就診前來;既往史有高血壓、糖尿病史;體征:血壓149/105mmHg,脈搏102次/分,體溫38℃。

  醫生初步診斷意見為上呼吸道感染,並開具了0.9%生理鹽水2瓶,炎琥寧3支,清開靈3支,接診醫生為李某亮。

(image) ↑張建寧的病曆記錄

  誰知,在輸液後不久張建寧即出現不良反應。

  護理記錄單顯示,患者張建林(注:應為寧)於今日(2019年12月28日)15:45輸入0.9%鹽水250毫升,清開靈30毫升時出現呼吸困難,呼之不應,口唇發紫,立即給予,換空糖滴入,給予氧氣吸入於15點50分,遵醫囑給予安定20毫克靜推,給予洛貝林3mg靜推腎上腺素1ml皮下注射,地塞米鬆10mg靜推,利多卡因100mg靜推。

(image) ↑張建寧的護理記錄單

  一段現場視頻顯示,當時三名醫生圍在張建寧身邊進行搶救,而張建寧已癱坐在輸液室中的沙發椅上。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人和醫院搶救之後,父親又被送往寧蒗縣人民醫院進行搶救,“父親送過去時人已經沒了呼吸”。

  據寧蒗縣人民醫院搶救記錄顯示,張建寧於16:30經人和醫院氣管插管後由人和醫院醫護人員送往該院,立即查看患者:呼之不應、瞳孔散大固定、對光反射消失、指脈氧測不出、血壓測不出,呼吸音及心音未聞及,大動脈搏動不能捫及,前頸部散在瘀斑……經搶救於2019年12月28日18:35宣布死亡。死亡原因:呼吸循環衰竭。患者家屬對整個治療及搶救無異議,建議患者家屬屍檢明確死亡原因。

(image) ↑寧蒗縣人民醫院搶救記錄

  家屬質疑係清開靈過敏,醫院診治搶救不規範

  張女士認為,父親被診斷為上呼吸道感染,情況並不嚴重,更不會危及生命,導致父親死亡的原因在於人和醫院醫護人員在治療及搶救過程中多次違反規章製度和診療護理常規,使得父親病情由輕變重,不斷惡化。

  事後,她將相關病曆材料發給了專業人士進行了谘詢。專業人士稱,從狀況描述,張建寧符合清開靈過敏導致的呼吸困難、休克、心跳驟停等第一階段的危急狀況。

  張女士稱,經了解,按照注射劑量符合清開靈過敏反應在5-30分鍾內發生,輸入此類可能導致過敏的藥物應有醫護人員密切觀察至少5-20分鍾方可離開,應加強看管,“當時我父親在輸液過程無人看管,旁邊病人發現後跑出輸液室呼救醫生才到”。

  她認為,醫院沒有按照藥品特殊性履行監測及看護職責,同時,用藥前醫護人員未詢問病人的過敏史,而父親本身為過敏體質。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父親出現不良反應後,醫護人員未按規範流程對父親進行搶救措施,“心肺複蘇時最基本的是體位(一般為平臥位),病人一直被動處於坐位,如何進行有效的心肺複蘇?”

  另外,搶救措施及藥物也存在諸多問題。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經向專業人士了解,在父親出現不良反應後,醫院醫護人員“遵醫囑立即給予推空糖,氧氣吸入”的做法,暴露出醫生沒有在第一時間意識到可能為清開靈過敏,沒有過敏性休克的處置經驗,而是誤診為低血糖反應,不顧病人糖尿病史,給予空糖。

  同時,在張建寧出現明顯呼吸困難情況下,醫護人員“給予安定20mg”的做法更加錯誤,“安定有明顯呼吸抑製作用,危害很大,可直接加重病人的呼吸抑製導致呼吸停止。”張女士稱,此後“靜推給予洛貝林3mg、腎上腺素1ml皮下注射、靜推地塞米鬆10mg、利多卡因100mg靜推”等搶救措施都或多或少存在不當情況。

  涉事醫院被暫停營業,官方稱將嚴懲嚴辦

  天眼查顯示,寧蒗人和醫院有限公司成立時間為2016年5月20日,注冊資本100萬人民幣,大股東為侯誌忠,占股66%,擔任監事,傅智鵬占股33%,擔任經理,法定代表人李寶良占股1%,擔任該公司執行董事。

(image) ↑天眼查上有關人和醫院的信息

  材料顯示,接診醫生李某亮今年66歲,於1999年5月取得執業醫師資格證書,類別為臨床。

(image) ↑接診醫生李某亮的執醫證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從事發至今,寧蒗人和醫院方麵未向家屬說明相關情況。更讓她感到奇怪的是,“在政府出麵組織的溝通會上,院方對我們所有問話都是拒絕回應的狀態,說自己做不了主,也不認識股東,也沒有股東電話”。

  1月4日,人和醫院法定代表人李寶良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張建寧在短時間內死亡,院方認為其符合心肌梗死特征,“這種急性情況很少有醫院能搶救過來”。他稱,在當地政府組織的溝通會上,院方向家屬道歉但未被接受,目前已向家屬墊付了安葬費、屍檢費等費用15萬元。

  “現在醫院已被暫停營業,醫生都回家了”,李寶良說,家屬稱張建寧清開靈過敏係單方麵說法,“縣政府組織了省市縣多位專家對此事進行調查,現在我們也在等待屍檢結果”。

  紅星新聞記者未聯係上接診醫生李寶亮,而後多次撥打人和醫院常務副院長陳炳電話,但始終無法接通。多次致電寧蒗縣衛健局局長楊希,電話也始終無法接通,稍後楊希回複短信稱“請與縣委宣傳部聯係”。

  寧蒗縣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事情發生後,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目前縣衛健局、公安局、紀委等多部門都已介入調查,“一查到底”。寧蒗人和醫院暫被停業整治,待調查結果出爐後,將追究相關人員責任,“嚴懲嚴辦,就高不就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