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軍嫂二胎剖腹產6天後便斷奶離開,背後真實原因....(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懷胎七月,孕晚期的疼痛,雙腿的浮腫讓她非常辛苦,但是她覺得自己受的這些苦比起大女兒現在承受的病痛根本不算什麽,如果可以她願意替女兒去受這份罪。母愛就是如此偉大,這世界上如果有人願意為你獻出生命,那恐怕隻有你的父母了。

(image)

“我懷二胎7個月的時候大女兒就被查出患上噬血細胞綜合征了,整個孕晚期都是在醫院照顧她。剖腹產第6天我急切的想回到女兒身邊,於是冒著大雨叫了輛摩的去醫院,一路上那雨水嘩啦嘩啦的滴落在我的身上,7月的天我都覺得寒冷。那一刻我忘記了我身上傷口的疼痛一心隻想著我女兒還在醫院等著我,或許這種行為隻有當了母親的人才能理解吧,世界上隻有父母的愛是最無私的,為了自己的孩子,父母甚至可以放棄自己的生命。”昔日的軍嫂黃丹說完已是淚裏滿麵。

點擊【重症小梓清盼救助

】進入騰訊公益幫助她。

(image)

黃丹,今年35歲,來自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區,在北京上大學的她畢業後也留在了北京工作。2014年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在北京某空軍的在役軍人裴召陽,倆人一見鍾情,戀愛一年後結婚,黃丹成為了一名軍嫂。婚後第二年女兒清清出生,由於當時清清是7個月大的早產兒所以在醫院待了足足20天才出院回家。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在女兒一歲多的時候黃丹重回職場,女兒則交由婆婆照顧。

(image)

裴召陽2008年入伍,2016年退伍,從軍八年期間表現優異多次被評為優秀士兵。退伍後,裴召陽就在北京一家企業當司機,夫妻倆人齊心協力努力打拚期盼著早日能回老家買套屬於自己的房,結束北漂生活。可是2017年黃丹的父親查出了肺癌,治療了9個月花光了家裏的積蓄還是走了,父親去世後母親沉默寡言,一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就這樣安靜的日子過了兩年。

(image)

2018年12月,處於事業上升期的黃丹又懷孕了,考慮到經濟條件和自己的事業她一度想打掉二胎,“但是當我在B超機上看到這個可愛的小生命的時候心存不舍,心想這是一條生命,不能就這麽放棄了,所以就決定留下二胎。由於擔心二胎也會早產,加上年齡已經34歲,就辭職帶女兒回了湖南老家,她爸繼續留在北京工作,我們的日子過得一直平靜而幸福,可是誰會想到今年5月,一場肺炎清清竟會查出這麽嚴重的病。”黃丹哭著跟我們說到。圖為清清生病前一家人的合影。

(image)

今年5月12日清清因感冒咳嗽到株洲婦幼醫院看病,被診斷為肺炎,住院治療多天未見好轉,反而更嚴重,醫生建議轉到上級醫院。19日淩晨轉到省兒童醫院重症監護室,做了詳細檢查之後於22日確診為噬血細胞綜合征。“醫生說這個病十分危險,發病快,死亡率高,必須立刻化療,緩解後要骨髓移植才能治愈。噬血?血液病?綜合征?這些詞不斷在我腦海裏閃現,真是聞所未聞,一個簡單的感冒發燒會轉變成血液病?真是晴天霹靂!”

(image)

當時黃丹已經懷孕7個月,由於清清很依賴媽媽,黃丹隻能挺著大肚子在醫院照顧著。孕晚期的疼痛,雙腿的浮腫讓她非常辛苦,但是她覺得自己受的這些苦比起清清現在承受的病痛根本不算什麽,如果可以她願意替清清去受這份罪。母愛就是如此偉大,這世界上如果有人願意為你獻出生命,那恐怕隻有你的父母了。

(image)

2019年7月18日黃丹剖腹產生下了二寶,出院後第二天不顧媽媽的擔心和反對,冒著大雨叫了輛摩的,自己一個人來到了女兒所在的醫院陪她。“當我看到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樣子的女兒時,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我對著女兒說:寶寶,媽媽來了。女兒躺在病床上,想要張開雙手來抱我,我使勁的抱著她,女兒輕輕的摸著我頭說:媽媽,不害怕,沒關係的,多麽可愛懂事的小天使,我怎麽能忍心放棄。”

(image)

在醫生的建議下,8月底黃丹夫妻倆帶著女兒來到了北京的醫院做造血幹細胞移植,一個月後,在骨髓庫找到了合適的骨髓配型。11月4日,清清和媽媽一起住進了移植倉病房,開始進行預處理;11月22日晚,供者的幹細胞回輸到了清清的身體;12月4日,清清的細胞開始上漲;12月24日下午,在經過了整整50天移植倉裏與病魔的抗爭後,女兒順利出倉,這意味著清清的重生。此刻黃丹夫妻倆激動不已,半年來的堅持就為了今天這一刻。圖為移植倉裏的清清。

(image)

清清生病已經七個月有餘,為了給女兒看病,黃丹生產後不久便斷奶了,家裏的新生兒從出生到現在都沒喝過幾口母乳。時至今日,這位母親與千裏之外的二寶也隻見過三次麵,相處的時間加起來不過十天,隻能通過視頻聊天的方式看一眼小寶寶。對於一位母親來說,這是難以承受的痛苦,但對於一名昔日的軍嫂來說,她必須要堅強地去承擔去麵對這一切。

(image)

黃丹說:“孩子生病以來,就聽見各種聲音,聽得更多的是得這個病又燒錢又費時,大多數都是人財兩空,勸我們放棄。可是隻有親身經曆時才能真切的明白,自己身上掉下裏的肉做父母的怎能輕易放棄呢?”

一家人都在想辦法給清清治病,從發病到移植前,花了45萬,在移植倉裏花了35萬,加起來80萬左右,如今已欠債45萬。移植圈裏有句話叫移植有價,排異無價,出倉後還要抗排異抗感染治療,麵對後續高昂的治療費黃丹一家人不知道該去哪裏借錢了,突如其來的一場大病把一個普通的小家推入無盡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