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銷現場:“學員”被問性生活 女生“扮妓女”(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一群人圍在一起

他們揭隱私、扮“妓女”,痛罵圍攻同伴

這是在......幹啥?

我說這是“培訓班”的課程你敢信?

但它還真是個“培訓班”

不過這可不是什麽普通的培訓班

隻是披著培訓班“外衣”的傳銷團夥

近日深圳警方破獲首例

以“教練技術”為名通過非法有害培訓

實施精神控製的新型傳銷案

涉案企業“深圳眾鼎商學院在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鼎商學院)通過借殼新三板上市擴大自身影響,打著從國外引入的教練技術體驗式培訓的旗號,假借提高企業管理人員的領導力與管理技術,吸引學員參加培訓。

(image)

傳銷團夥先以“給成功人士充電上課”吸引中小企業主與企業高管等群體,然後借助封閉的培訓環境,通過痛罵圍攻、團隊裹挾、分享難以啟齒的隱私等方式擊垮學員意誌,在學員喪失自尊自信,迫切需要證明自己的“改變”之際,又立馬誘騙蠱惑學員通過“拉人頭”發展下線,以“證明”自身價值。

小祥(化名)是這起案件的受害人之一

他向記者講敘了自己在培訓班的經曆

曝光了這一新傳銷套路

第一階段:全麵調查學員背景,甚至問到性生活

為提高自己的經營能力,自營一家企業的小祥已經報名參加了五六個培訓班,他想通過這些培訓班,增加自己的經營管理能力、領導力。

“當時因為自己的學習欲望也很強,二話沒說就把錢直接給了。”

在一次培訓中相識的同桌推薦下,小祥抱著學習的心態,一次性繳納四萬五的學費,進入眾鼎商學院學習。

報名後,小祥按照要求填寫了一份調查問卷,將自己的家庭生活、教育程度、企業經營等各類信息匯報上去。

小祥向南都記者回憶,在某階段的學習中,“導師”甚至問到自己的性生活。無孔不入的不合理調查,成為眾鼎商學院控製學員的工具。

在“喚醒”階段為期四天的培訓中,“導師”以所謂的“九點領導力”為中心,從承諾、負責任、信任、感召等角度開展課程。利用看似正能量的課程,“導師”慢慢引導學員走進自己的套路。

為了控製學員的情緒,在這裏上課的人被要求與所有人分享自己的人生中的“錯誤”與“傷痛”,配以悲情的音樂,加上“導師”自行杜撰的所謂教程,放大學員的情緒,控製教學進展。

(image)

據該案嫌疑人屈某介紹,在眾鼎商學院的營銷策略中,第一階段的學習相當於“介紹”,以吸引學員進入二階段學習,而第二階段則變成帶有控製性的強化訓練。

記者調查發現,這個打著商學院名義的企業,抓住在一線城市的高壓下,許多高管需要不斷充實自己、以爭上遊的需求,將中小企業主與企業高管作為最主要的套現目標。

為了誘導這類成功人士加入,眾鼎商學院把“教練技術”二次包裝,對外宣傳為“企業家360”課程培訓,對不明真相的學員通過各種手段進行精神控製,使他們落入所謂“培訓”的迷魂陣。甚至許多學員拉完人頭,仍然沒有意識到早已被傳銷控製欺騙。

第二階段:當眾痛斥謾罵“就像被審訊”,

要求女性“扮妓女”

進入課程的第二階段後

“否定自我” “謾罵侮辱”

“詆毀攻擊”成為課程常態

記者從受害者處了解到,這些原本抱著提升領導力、經營管理能力的學員,被安排在特殊的馬蹄形教室裏,座位緊湊擁擠,一扇窗戶也沒有的房間裏充斥著巨大的音響聲。

此外,為了防止上課時錄音錄像,學員上課前被要求上交手機,營造了令人感到恐懼和不安的氛圍。

所謂的培訓課程十分緊湊,有時會在封閉空間中持續上課至淩晨。結束後學員也無法回家,直接在學院所在的酒店入住,第二天繼續進行高強度的訓練。

“一天也睡不了幾個小時,人也是蒙的,就像被審訊一樣。”

小祥回憶,二階段課程剛開始時,“導師”不會現身,而是躲在一邊觀察學員情況。找準合適時機後,“導師”就會衝進教室大發雷霆,抓住學員說話、上廁所等問題破口大罵。

(image)

為了實現“蛻變”,學員上台分享自己隱秘的經曆,揭露自己的“醜陋”麵貌是必不可少的環節。針對學員分享的故事,“導師”煽動、逼迫其他學員對其痛斥侮辱,並將辱罵攻擊當作幫助學員認清自我的方式。

“‘導師’帶著麥克風,教室有個大音響,她一說話聲音就很震撼。很容易被她罵蒙,有受不了的就哭。”被罵哭的學員不少,讓小祥印象深刻的一位同班學員,甚至在課堂上被逼迫承認自己有小三。“開始他不承認,整個團隊就圍上去攻擊,甚至動手打人。”

“因為我們也罵不出口,團隊裏的人就說我們很自私。” 小祥說。針對一些置身事外、不願參與的學員,“導師”就會用“自私”“沒有擔當”等言語攻擊,使之成為眾矢之的。學員反抗,同樣會被整個團隊圍攻。

團隊裹挾成為培訓中拖住學員的伎倆——

學員從第二階段起就被幾人分為一小組,小組以下還有被稱為“死黨”的兩人搭檔。針對要“下車”的學員,“導師”利用所謂的團隊意識脅迫學員留下。這種團隊建設,通過每階段的學習,潛移默化地紮根於學員腦中。

“死黨”基本要求由異性組成,“導師”要求“死黨”之間完全信任,能分享最為隱私的故事,又相互牽製。當有學員生出離開與退出的念頭時,“導師”不會親自出麵解決,而是通過班級、小組、死黨等成員,以“集體榮譽”等為由,對學員施加“團體壓力”,迫使學員留下。這種團隊式裹挾,在三階段的“拉人頭”中同樣有著極重要的作用。

在一個名為“角色反串”的培訓課程中,學員要將自己扮演為不同的人設與形象:有潔癖的學員被要求扮演“乞丐”,保守矜持的女性扮演“妓女”等。

第二階段是課程體係中衝突最為激烈的環節

該案犯罪嫌疑人查某告訴記者

在他接手眾鼎商學院的危機公關工作時

曾處理過四例事件

均是經第二階段後

學員出現精神異常等情況

第三階段:“拉人頭”數量成重點考核指標,學員被迫墊錢代繳他人學費

然而,不論是前兩階段如何開展

這類非法培訓的唯一目標

就是“拉人頭”非法斂財

眾鼎商學院把學員成功拉人頭的數目

當作評判學員的唯一標準

記者了解到,眾鼎商學院將第三階段近100天培訓分為首周末、中周末、尾周末三部分。

培訓首周末,團隊的總教練再次將學員分組,配“死黨”,學員列出各方麵的培訓計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製定“感召”目標。

同時,有錢有人脈的學員往往要承擔更高的感召數目,一旦製定的目標太低,會被“導師”等人強迫提高拉人頭的數量。在“教練技術”行業內,“感召”對象被稱為“海星”,實際上,就是被發展的下線,被斂財的對象。

(image)

眾鼎商學院聲稱,“感召”成績最好的團隊,將會獎勵團隊免費出國旅遊,並授予冠軍團隊、鑽石團隊等榮譽稱號。

小祥向記者回憶,他所在班級是當期培訓的冠軍班,他還當上了班長。然而,在“拉人頭”的壓力下,小祥身邊的親友、下屬或公司合作夥伴“無一幸免”。為完成任務,他打遍了手機裏的電話號碼,妻子也曾勸阻,但對當時已深陷其中的小祥來說卻毫無用處。此外,他還被迫自掏腰包,陸續向眾鼎商學院繳納70餘萬元。

“我開始是定一個‘拉人頭’的目標,後來被加到了三個。”小祥介紹,他最終被迫完成了7個人的“拉人頭”任務,其中就有他自己出錢,讓公司員工或供應商免費培訓才湊上的名額。

辱罵尾隨、電話騷擾、短信轟炸、圍公司、拉橫幅……針對“拉人頭”時不願妥協的學員,“總教練”、“教練”、“助教”等角色又會煽動團隊成員采取各種騷擾、威脅等方式脅迫其繼續“拉人頭”。

記者了解到,有受害人由於受到“助教”每5分鍾一次的電話追問與辱罵,反罵了“助教”,當晚,他的工廠就被一百多名學員包圍;還有受害人受不了逼迫,在自己的住所小區“裸奔”。

落網:借殼新三板上市學員學費是唯一收入,20人涉6個罪名

作為該行業內唯一上市企業

眾鼎商學院一直將自己標榜為

國內“教練技術”行業的領軍者

並製作公司內刊記錄展示學員感悟

據了解——

“教練技術”最早由匯才人力技術(深圳)有限公司引進國內,該公司在2007年因偷稅漏稅違法行為被查處關閉,此後,因高額利潤回報,原匯才公司的“導師”與學員爭相複製“匯才”模式,眾鼎商學院就是其中的典型,該公司實際控製人和總裁薛某順,及企業高管或“導師”,多為原匯才公司的“導師”或學員。

為擴大公司影響力,2018年初,該案嫌疑人薛某順通過全資收購的方式控股了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借殼新三板上市公司包裝自己,並在其微信公眾號上推送虛假廣告,誘導學員參加培訓。

而發展下線、“拉人頭”繳納高額學費,是眾鼎商學院斂財的唯一來源。該企業要求學員以繳納培訓費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返利依據。

該案嫌疑人薛某順交代,該企業中90%的學員是通過老學員“感召”而來。

據了解,通過學員“拉人頭”的傳銷方式,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眾鼎商學院合計收取培訓費約1.54億元,其中退款約3.06千萬,公司實現淨收益約1.23億元。

結合前期調查情況,深圳警方對“深圳眾鼎商學院”的違法行為實施立案偵查,成功抓獲涉案人員85名,查封“深圳眾鼎商學院”近3000平方米的辦公場地,凍結公司涉案銀行賬戶資金2700餘萬元。

目前,薛某順等20人分別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強迫交易罪、虛假廣告宣傳罪、尋釁滋事罪、非法經營罪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等6個罪名,被移送審查起訴。

該案係國內破獲的首例以“教練技術”為名通過非法有害培訓實施精神控製的新型傳銷案。

據辦案民警介紹,“教練技術”培訓的宣傳理念迎合了大眾需求,該行業內企業的經營場所一般設置在大型寫字樓,又擁有看似完善的規章製度,借此營造出正規公司的假象,導致多數人無法辨別真偽。同時,作為一種新型的培訓模式,“教練技術”成為監管的中空地帶,日常監管仍有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