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初學格鬥被安排與冠軍對打 被踢中心髒驟停(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主辦方公開的比賽雙方信息

在那場比賽前,22歲的曉新(化名)隻是一名普通的在讀大二學生,愛運動,喜歡跑步和打球。然而本該青春洋溢的生活,在十天前的夜晚被突然打破。

11月30日晚,隻學習了格鬥一個多月的他在教練的說服下,在成都參加了一場自由搏擊比賽。根據現場拍攝視頻顯示,開場僅35秒,曉新被對手踢中左腹部後緩慢蹲下,隨後心髒驟停陷入昏迷。12月1日淩晨5點過,曉新被緊急轉入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後進入ICU,期間醫院下達了三次病危通知書,至今沒有蘇醒。

悲劇的中心,是一個讓人感到詫異的事實:曉新的對手王某在成都格鬥圈內小有名氣,經營著一家泰拳館,此前的戰績是11勝0負3KO,而曉新僅僅是一名沒有任何實戰經驗的初學者,二人的實力水平並不在同一層級。據了解,事件發生後警方已第一時間介入,比賽主辦方成都野蠻怪獸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石某已被控製,案件正在調查當中。

10日下午,曉新的哥哥告訴封麵新聞記者,一家人出身農村,自己和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但目前醫療費已經花費20餘萬元,而弟弟的病情依然不容樂觀。

被踢中腹部倒地後心髒驟停 搶救5個多小時後轉院

據主辦方成都野蠻怪獸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微信公眾號顯示,曉新參加的比賽叫“周六超級戰”,對手王某身高172cm,體重57kg,他本人168cm,體重55kg。從現場拍攝的視頻來看,當晚10點比賽開始後,雙方都在不斷試探並沒有怎麽發力,第32秒左右,王某一腳踢中曉新的左下腹部,後者隨即單手撐地並緩慢蹲下,隨後倒在地上,裁判立即叫停了比賽,醫務人員上前進行急救。

據曉新的表姐發帖透露,當晚10點06分,曉新因為外部重創導致心髒驟停,生命垂危,在新華醫院搶救了5個多小時後恢複心跳,但隨即腹腔內開始快速大量出血,隨即被轉往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到了華西,你開始大量便血,上吐下拉,全是血……你幾乎流幹了自己的血,靠著輸血維持著微弱的生命,除了給你輸血和打止血針,醫生不敢對你做任何施救,不能推你去做檢查。在我們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冒著生命危險在12月1號下午4點半左右將你做了部分檢查,然後轉了ICU。”12月6日,曉新的表姐在求助帖裏寫道。

(image)

王某的自我介紹
 

對手拿過“金腰帶”小有名氣 視頻網站擁有十幾萬粉絲

據媒體披露,曉新是在教練吳某的邀請下決定參賽的,此前曉新僅學習了一個多月,沒有任何實戰經驗。吳某承諾,無論輸贏曉新都能拿到240元的出場費,而關於比賽對手,吳某在比賽開始前兩天才告知曉新。據了解,和曉新對打的王某今年隻有19歲,曾獲得世界泰拳MFC金腰帶旗下的shark拳場的金腰帶、泰國曼穀泰皇杯泰拳聯賽57公斤冠軍,有媒體報道王某的技術是“全國一流水平”。

但熟悉王某的一位圈內人士告訴封麵新記者,王某在成都格鬥圈內雖小有名氣,但技術還算不上頂尖。“他以前就是從這個主辦方(成都野蠻怪獸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比賽打出來的,後來去泰國參加了兩次比賽,拿回一根金腰帶。不過泰國這種比賽挺多的。”這位圈內人士透露,王某是成都某泰拳館的創始人。

(image)

在某視頻網站上,王某擁有大量粉絲

10日下午,封麵新聞記者來到這家泰館時,發現大門緊閉。另外,王某還是一位在某視頻網站上有十幾萬粉絲的“網紅”,經常分享一些自己打拳的視頻。在一份自我介紹中,他這樣寫道,“曾經作為一名擁有十多萬粉絲的網紅紋身師,不顧一切反對,在2016年隻身前往泰國學習泰拳”。

曉新的哥哥介紹,事件發生後,警方曾帶走了王某,目前情況不得而知。記者通過微信試圖聯係王某,但並沒有得到回應。

(image)

王某的泰拳訓練館已關閉

傷者仍未脫離危險 每日醫療費超過兩萬

“那天晚上我接到我爸的電話,說我弟不行了喊我趕快回去,當時人都蒙了,不敢相信,好好生生的一個人。”10日下午,回憶起十天前接到電話的場景,曉新的哥哥歎了一口氣。

(image)

10日下午,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出具的病情證明

他的手裏拿著三份醫院出具的病例報告,“正在申請網絡籌款,需要這些資料。”曉新的哥哥說,迄今為止醫療費已經花費了20多萬,其中主辦方、協辦方以及王某的家屬一共給了10萬左右,目前每天依然有兩萬多的支出,這對於一個農村家庭來說,已經難以承受。

10日下午醫院出具的病情證明顯示,“患者因突發意識喪失伴心髒硬停、心肺複蘇後1天入院。目前診斷: 1. 心髒驟停 心肺複蘇術後PCAS;2.深度昏迷;3.胸型部外傷;4.心髒挫傷;5.清化道大出血;6.失血性休克;7.凝血功能障礙;8. 代謝性酸中毒;9.肝挫傷;10.腎挫傷 急性腎衰竭; 11.MODS (腦、心、肝、腎、凝血); 12.低蛋白血症;13.氣管插管術後。患者目前病情危重,需繼續在ICU住院治療”。

曉新的哥哥告訴封麵新聞記者,出事14個小時以後,主辦方成都野蠻怪獸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才有人過來探望,而教練吳某至今未露麵。“幾個股東過來和我們協商,承諾每人給醫療費一萬五,最後隻有一位股東給了一萬塊錢。法人被警方控製了,但他的父母來交了4萬塊錢。還有一個推廣方,前前後後一共交了4萬多的醫療費。對手王某的媽媽也來看了,人挺講道理的,交了差不多1萬塊錢。”但目前曉新仍未脫離危險,無奈之下一家人選擇在網上為曉新募集善款。截止10日晚,輕鬆籌平台幫助次數已達1136次,已籌金額32101元。

“老人遇到這件事心裏的打擊可想而知,我第一次看到我父親流淚,第二次看到他都流不出來淚了,他心裏在流血。其他事情我們交給公安機關,現在隻想把弟弟救過來”,曉新的哥哥說。

(image)

王某的微信介紹,是一名職業拳手
 

警方介入案件調查中 主辦方法人已被控製

據悉,主辦方成都野蠻怪獸體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人石某已被警方控製,案件正在調查當中。一位初學者緣何被安排和實力懸殊的“金腰帶”選手比拚?賽前是否經過合格體檢?封麵新聞嚐試聯係股東方多次未果,電話未能接通,隨後關機。

據公開資料顯示,野蠻怪獸搏擊俱樂部是四川省大眾體育聯合會-搏擊專委會成員之一,創始人石某是該協會常務副會長。俱樂部在2015年成立於四川成都,是全國最早麵向大眾的搏擊比賽平台,涵蓋自由搏擊、拳擊、MMA三種搏擊規則。值得注意的是,該俱樂部聲稱“凡是對搏擊有興趣且身體健康的公眾均可報名參加,比賽分為業餘組與職業組兩個組別,俱樂部將為選手匹配體重以及水平相當選手開始競技。”

一位在成都承辦過WBA職業拳擊賽事的俱樂部負責人表示,這樣的悲劇責任應在主辦方。“正規的比賽,主辦方有義務通過視頻、排名等資料判斷選手的能力,再去匹配對戰雙方。像這樣的比賽(曉新和王某)按照正規流程是不應該被允許進行的。野蠻怪獸體育在成都也辦了幾年比賽了,之前聽說有出現過問題被叫停。”

該俱樂部負責人介紹,正規比賽,主辦方會要求選手提供三個月內的體檢報告,包括血常規、心電圖、腦電圖等項目,“賽事規格越高,檢查項目越多,但有些主辦方為了壓縮成本,體檢方麵自然有漏洞。另外,選手和主辦方之間的合同到底怎麽簽的也很重要。這個事情發生後,我們都希望之後有相應的措施來對該類比賽進行更好的監管”。

師中之師 發表評論於
terrible
遍野無塵 發表評論於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2019-12-10 18:16:52
中國的醫保哪裏去了?
---

醫保不會包括這個(沒事找事)吧。這種應該有特殊保險。
bsmile 發表評論於
打成內出血了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醫保哪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