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碎屍案”受害人老父:盼凶手歸案,女兒入土為安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時隔23年後,“南大碎屍案”再起波瀾。12月8日,網上有消息稱,“南大碎屍案”嫌疑人已被深圳警方抓獲。現代快報記者從南京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並未收到關於此案的最新警情,但這些年南京警方一直沒有放棄偵查。12月10日,現代快報記者來到刁愛青的老家探訪,老宅已不住人,刁愛青的父母搬到大女兒處生活,遠離了這傷心地。而71歲的老父刁日昌最大心願,就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凶手歸案,讓女兒入土為安。

(image) 刁愛青高中時照片 (家人授權發布)

網傳“南大碎屍案”已破警方辟謠

12月8日,網上有消息稱,23年前的“南大碎屍案”已經破獲,嫌疑人已被深圳警方抓獲。當晚,現代快報記者從南京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並未收到關於此案的最新警情。據了解,“南大碎屍案”雖然已經過去了23年,但南京警方一直沒有放棄偵查。

南大碎屍案,又稱“1 19碎屍案”,發生於1996年1月19日,被害人是當時年僅20歲的南京大學成人教育學院一年級女生刁愛青。凶手作案手段極端殘忍,受害者屍體被切成2000多片,被拋到南京城的多個地方。該案社會關注度極高,網上經常出現相關的帖子。

南京警方有關人士告訴記者,“南大碎屍案”雖然已經過去了23年多,但該案社會影響大,關注度高,如果警方真的破了案,會及時向社會公布結果。

村裏人回憶:刁愛青內向善良

12月10日,現代快報記者來到泰州市薑堰區沈高鎮刁舍村(現夾河村),1995年10月,19歲的刁愛青就是從這裏出發,到南京大學讀書,自此便沒能再回來。3個多月後,“南大碎屍案”發生,受害人正是刁愛青。

(image) 村民談論刁愛青案件

閘西路19號,這是刁愛青老宅的門牌號,房子是上世紀80年代翻建的,與周圍人家樓房相比,有些破舊。透過鏽跡斑斑的窗戶向裏麵望去,房子裏堆放著一些雜物。

“她父母已經不住在這裏了。”64歲的刁俊祥是本村人,比刁愛青父親還要高一輩分,當年案件發生時,他是村聯防隊長,後來南京警方到村裏調查,刁俊祥全程參與,對事情的始末有些了解。

(image) 刁家的老宅

刁俊祥說,當時印象最深的就是下著大雪,南京來電話說刁愛青出事了,由於村裏有兩個女孩叫這個名字,而且都在南京,一開始弄錯了,後來知道是自己女兒出事後,刁日昌整個人傻了。“日昌夫妻倆原來都是胖胖的,那事發生後,明顯整個人瘦了一圈。”

刁家有兩個女兒,大女兒愛華,小女兒愛青,村裏人都知道,刁日昌一直把兩個女兒視為掌上明珠,特別是對於性格內向的小女兒,更是寵得很。

而愛青也很爭氣,考取了南京大學,成了整個村裏為數不多的大學生。

74歲的刁日昶當年是大隊書記,刁日昌是會計,加之兩家是親戚,所以來往較多。“當時整個村裏1100多人,七成以上姓刁,來自一個家族。”

刁日昶說,當年得知愛青考取了南京大學,整個村子的人都跟著高興,誰也沒想到,去南京短短3個月就出了事,白發人送黑發人,她父母整日在家以淚洗麵。

(image) 刁愛青堂姐刁小珍接受采訪

“姐妹倆性格不一樣,姐姐活潑,妹妹內向。”住在刁家隔壁的堂姐刁小珍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刁愛青平時不怎麽說話,喜歡一個人呆在屋裏看電視或者看書,成績也比較好。

性格內斂這一說法也得到了鄰居刁玉明的證實。“小姑娘雖然很少說話,但遇到村裏的老人,她都會主動喊叔叔伯伯,這麽善良的孩子真是可惜了。”

當年案件發生後,南京公安曾派人到村裏調查,主要看刁愛青有無仇、情等特定關係人,村民們紛紛表示不可能。“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村裏肯定沒有,要說南京,她才去了3個月,怎麽可能談對象呢?”

刁俊祥告訴現代快報記者,當年公安幾乎把整個沈高鎮,隻要是去過南京或者在南京打工的人全都排查了一遍,可惜無功而返。

老父親盼凶手落網女兒入土為安

離開了刁家老宅,現代快報記者輾轉聯係上刁愛青的姐夫錢先生。

“大概10多年前,我們就把老人接到了身邊住。”錢先生說,當年是他和妻子送愛青去南大上學,結果3個月就接到了噩耗,兩位老人接受不了,特別是嶽父常常一個人坐著發呆。“想著讓他們離開傷心地,就把兩人都接到了身邊。”

錢先生說,這麽多年,家人都不敢在兩位老人麵前提愛青的名字,而嶽父也都一直有一個想法,當年那個遇害的會不會是其他人,並不是愛青。“因為當時遺體破壞比較大,警方建議家人還是不要看為好,還是在心裏保留一個美好女兒形象比較好。”

“後來2008年前後,南京警方還到家裏采集了兩位老人,以及我妻子的血樣。”錢先生說,他們也知道警方一直在努力,但因為這個案子線索太少,何況已經過去了23年,凶手說不定已經死了。

今年,隨著湖南新晃操場埋屍案告破,刁家人一度燃起了希望。“掃黑除惡以來,我們也看到一批舊案破了,期待著愛青的案子也能有所突破。”

如今刁日昌已經71歲,錢先生說,嶽父身體還可以,這些年也能明顯感覺到,老人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凶手伏法,然後能讓愛青回到家鄉,入土為安。

愛吃肉的胖子 發表評論於
不是思cong的"藍胡子"舅舅幹的嗎? 他舅舅在南京時, 死了多個女大學生。。。。
德州土老冒 發表評論於
追溯有個P用。

----------------------------------------------------------------
5AGDG 發表評論於 2019-12-10 10:40:07
我們大學也發生過凶殺案,轟轟烈烈查了好幾個月,最後也沒查出來。不知道中國有沒有犯罪的追溯期,如果有希望更韓國一樣,對凶殺案可以永久追溯。
極限越野 發表評論於
放在今天,根本逃不掉攝像頭的監控
泥中隱士 發表評論於
有些案子就是破不了,沒辦法。
5AGDG 發表評論於
我們大學也發生過凶殺案,轟轟烈烈查了好幾個月,最後也沒查出來。不知道中國有沒有犯罪的追溯期,如果有希望更韓國一樣,對凶殺案可以永久追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