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場風波最後會以什麽方式結束?梁振英說.....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專訪梁振英是在中環半山區堅尼地道28號內。這幢黃白相間的意式小樓曾是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談判所在地,如今成為特區前任行政長官辦公室。工作人員領我進入1樓1號會客室,這間原是中英聯絡小組的接待室,特區區徽懸掛正中。“梁先生之前的會沒結束,請先等一會。”

(image)

  那天是11月11日。從銅鑼灣酒店到梁振英辦公室路程不過3公裏,路上卻花了我45分鍾時間。先是巴士縮線,後是地鐵站口落閘,再是過街天橋封閉,最後隻能靠兩條腿走到采訪地。原先車來車往的金鍾道異常冷清,隻有無法前行的叮叮車孤零零地趴在路中間。港媒說這是香港最暴力的一天,一星期後再看理工大學場麵,感覺當時評價還過於樂觀。

  “香港怎麽會變成這樣?”這幾乎是所有人想知道的問題。作為前任香港特首、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這30多年深度參與內地改革開放與香港社會管理,相信這些經曆對理性看待香港局勢有很大幫助。

  10分鍾後,梁振英走進了會客室,和大部分香港高級官員一樣,身著深灰色西裝、戴藏青色領帶、白色襯衫配上精巧的袖釘。簡單寒暄後,我給他看了1990年5月9日《解放日報》對他的專訪《上海,要敢為天下先》,當時他的身份還是香港仲量行董事,時年36歲。梁振英對此很是感概,說時間過得太快了。而我們的交流,就從他與內地的故事開始。

(image)

  測量師梁振英:能把所學報效國家,感到非常光榮

  上觀新聞:第一次來內地是什麽時候?

  梁振英:1977年8月1日。那年我剛從英國留學回來,我們一行四人花一天時間去深圳那一帶看看。進海關時要填表格,海關人員問我職業是什麽?我說是測量師。手續辦完後,他把填好的副本給我,上麵職業一欄寫了“工人”。可能內地都不知道測量師是什麽意思。

  當時深圳一帶沒什麽汽車也沒公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靠自行車。雖然還沒改革開放,但南方人比較靈活。年輕人騎著自行車,你坐在他車後麵,一毛五分錢把你從一個地方拉到另一個地方,成了Taxi(出租車)。

  上觀新聞:作為學土地管理專業的測量師,之後您參與了1988年上海首次有償出讓土地使用權。

  梁振英:當時我是上海市政府土地使用製度改革顧問。1987年底,上海市土地局局長蔣如高等人來到深圳,向我們香港業界谘詢首次賣地該怎麽操作。我提出,應該仿照香港做法招標,原則包括“公開、公平、公正”“誰都能買,價高者得”,也就是現在說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上海朋友基本上同意。

  臨走前我忽然想起來,上海第一次賣地,操作起來可能會出問題。於是我建議上海派個小組來香港,用一周時間起草標書。我還說,上海總有一天會成為國際化大都市,應該讓全世界都知道賣地這件事情,因此這份標書應該有英文版。

  幾天後,上海方麵回複決定派小組來港。1988年1月,王安德、周友琪、朱克君三位來到香港。大家每天在我的辦公室見麵,白天趴在桌子上起草標書,晚上他們給上海打電話匯報情況,上海答複後再修改。一個禮拜後中英文標書都完成了。首次土地出讓很成功。

(image) 右二為梁振英。

  上觀新聞:從土地無償劃撥到有償轉讓,算不算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的重要標誌?

  梁振英:土地是任何一座城市的寶貴資源、生產資料。土地總的供應量是有限的 ,每一塊土地都要做到“地盡其利”,最好的方式是通過市場。比如說,這塊地做非工業用途, 那就有很多選擇,可以蓋住宅、辦公樓、商場、酒店。至於這些用途選哪種,這就不是政府來定,而是市場來定。也就是地產商憑自己的眼光來定,市場需要什麽,他就去做什麽,這也是比較先進的、國際性的做法。

  通過土地使用權的批租,地方政府能夠得到賣地的收入,用這些錢再做基礎建設,開發更多的土地,再投放進市場。基於這樣一個良性循環,使得上海和其他內地城市都夠在過去幾十年內迅速發展起來。

  上觀新聞:幾乎在與土地批租同時,您還提出上海住房製度改革。

  梁振英:過去上海人的住房都是“大鍋飯”,公家分的房子。考慮到公房租金收入很低、維修管理費用很高,政府作為房東來說,公房不是資產而是負債。我當時提出,有些公房是不是可以以一種比較低的、符合老百姓購買力的價格賣出去,讓住在裏麵的市民擁有第一套房子。規定若幹年內不能轉售,但限期過了就能賣出去。靠賣房的錢和自己的積累,市民可以再買地產商開發的新房子,也就是培育了買房的需求,形成了流動的置換市場。

  從租公家的房子,過渡到擁有公家賣給他的房子,再到去市場上買地產商的房子。上海住房製度改革是成功的,現在上海的住房擁有率比較高,肯定比香港高。這也為整個內地土地製度改革與相關住房製度改革奠定了基礎。在此過程中,我也感受到了上海市政府的執行能力、開放思維,還有就是政治上的決心。我們隻是在技術層麵提供了一點意見。

  上觀新聞:怎麽評價自己在改革開放早期所做的工作?

  梁振英:作為中國人的一分子,我們在香港這個長期實行市場經濟的地區生活,積累了一些經驗。我不能評價自己,但回頭看,在改革開放這個大時代能夠參與這些工作,把自己所學報效國家,貢獻一點點力量,感到非常光榮。

(image)

  特首梁振英:我們各方麵跟內地聯係密切,一定要多去內地走走看看

  上觀新聞:2012年7月您成為第四任行政長官。上任伊始最迫切解決的問題是什麽?

  梁振英:主要有4個:住房問題、相對貧窮問題、老人社會問題和環保問題。這是我競選特首時政綱裏的主要內容,也是香港社會比較關注的問題。

  比如住房問題,香港房屋供不應求的關鍵是供應不夠,王道的做法就是加大力度增加土地供應。有些地產商,不能說全部,會感覺自己的利益受損。但作為行政長官與特區政府,我們要從全體市民出發,謀求最大的利益。截至2017年3月底,也就是我這屆政府執政尾聲,未來3-4年裏一手住宅的供應量預計約為9.6萬個單位。相較我這屆政府上任時高出了48%,也是創自2004年9月起政府按季度公布供應數字以來的新高。

  關於環保問題,社會最關心的是空氣汙染。當時,電視新聞中為了表明當天空氣汙染程度,會放中環行人過馬路時手捂鼻子的畫麵。我們在控製汽車尾氣汙染、發電廠汙染等方麵做了不少工作,現在香港的藍天數量越來越多。

  上觀新聞:在您任內,香港與內地間的關係有什麽變化?

  梁振英:最明顯的變化是,我到內地去訪問的次數,比前兩任行政長官都要多。我上任前香港社會有個看法,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為什麽行政長官和政府官員還要到內地去?我說,我們在社會、經濟、民生等各個方麵跟內地聯係密切,所以一定要多去內地走走看看。

  就拿上海為例,過去滬港間有經貿合作會議機製。我在與上海市長共同主持會議時說,香港和上海的合作不僅限於經貿領域,金融、教育、環保等方麵都可以合作。我建議把“經貿”拿掉,以後叫滬港合作會議,體現全方位合作。後來名稱確實改了。

(image)

  上觀新聞:該怎麽理解您常說的香港與內地合作不是零和遊戲?

  梁振英:我先舉個例子。香港和倫敦都是航運中心。香港的航運中心主要體現在碼頭業務上,倫敦既不是港口城市也沒有碼頭,它的中心地位體現在辦公室裏做的航運業務,包括船舶買賣、租賃、融資、注冊登記、保險以及這些事的法律服務,包括起草法律文件、訴訟等。倫敦這些業務的人均產值,肯定要比碼頭上的工作要高。

  所以我說,國家給香港一個任務,支持香港鞏固與提升國際航運中心發展。“鞏固”就是今天有的不要丟了,“提升”不僅是碼頭越做越大,那隻是擴大,而是要往高產值、高端方向發展,做類似於倫敦的業務。比如,用好香港國際環境、普通法製度、獨立司法機關、語言方麵的優勢,做更多的海事法律業務。

  我說這個例子,就是想說明香港與臨近的廣東港口城市的關係。我們做碼頭,廣東也做碼頭,這就有潛在的競爭關係,而且香港如今做碼頭的成本越來越高,競爭力會下降。要是我們做類似於倫敦的高端服務業,那雙方的合作就相得益彰了。

  外界關心的香港與上海的關係也是這樣。以我們國家的規模、發展的速度,國家需要的不僅是一個上海、一個香港。兩地有必要坐下來對接一下,探討合作的內容,減少不必要的競爭。香港特區政府作為一個小政府,補充政府功能的是眾多非政府組織,尤其是一些行業協會與商會。因此,兩地合作如果想要繼續提升,除了GTG(政府對政府)之外,還需要加強兩地協會、商會之間的合作。

  上觀新聞:在您任內,最大的管治挑戰是不是處理2014年的79天非法“占中”事件?

  梁振英:這項工作是在中央關心領導下完成的,回頭看效果還是比較好的,沒有造成嚴重的傷亡,也沒有影響之後的選舉。我們以很大的耐心去處理因為“占領中環”而出現的社會秩序問題。

  那時,我深入參與了保安局與警隊工作,幾乎每天都與保安局長、警務處長開兩次會,如果出現突發事件,還要通電話。他們要知道我的看法,有必要的話我要給他們指示,要把決策的責任扛起來。我還要通過他們知道基層警察對這些問題的看法。當然,這79天每天都很難受、很難過。

  上觀新聞:另一件事,就是2016年立法會否決了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您會不會感到失望?

  梁振英:我相信立法會的泛民議員會更失望,現在回過頭看他們大概也會後悔。香港朋友們應該多想想,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不是一個國家,香港民主的基本概念是地方性民主。地方性選舉給予當選人和他領導的政府權力非常有限。香港特首擁有高度自治的權力,因為其得到民意給予的有限權力之外,還擁有中央政府額外的授權。

(image)

  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工作要做,雖然不容易但要有信心

  上觀新聞:當選全國政協政協副主席後,您的工作時間是怎麽安排的?

  梁振英:在香港待的時間要比北京多,但我更多的時間是在外麵到處跑。我現在主要做“一帶一路”的工作、做大灣區的工作,還成立了“共享基金會”,做國際間的醫療援助。

  上觀新聞:近期香港局勢非常嚴峻。很多人關注您臉書上的言論,您想傳遞什麽信息?

  梁振英:我當過5年的特首,之前長期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應該說對香港社會問題有自己的看法。我還處理過2014年的“占中”事件,當然“占中”的性質與規模和今天不能比,但也有一些經驗,希望在網上同大家交流下。

  我在Facebook上呼籲“要過正常的生活”。因為這些暴徒巴不得我們自己亂,他們希望打傷幾個人,我們就不敢出門、不敢工作、不敢消費,這就中了他們的圈套。我們要對香港未來、對國家發展有信心,不能慌不能亂。凡此種種的內容,以及對暴亂本質的看法、對《基本法》的理解,我都會寫幾條放在網上供大家討論。

(image)

  上觀新聞:為什麽感覺香港警隊“止暴製亂”工作比較艱難?

  梁振英:警察已經盡最大能力去維持社會正常運作。警察在街上施放催淚煙,隻要暴徒散了,警察就收隊走人。但警察走了,暴徒又把路障抬出來,警察隻好又來了。過去,暴力行為還主要影響到市民出行、工作和收入層麵。比如說,暴徒將汽油彈摔到一樓中資銀行或者美心餐廳內。火燒起來了,樓上的居民是不會動的,因為他們知道沒問題。果然,3分鍾後消防車到了。他們唯一感受到的,是警察在街上放的催淚煙,飄進來的刺鼻味道影響家裏的老人和孩子,所以有些市民就把怨恨投放到警察身上。現在暴力行為逐漸影響到市民人身安全,相信市民態度也有所改變。

  在西方國家包括美國,這幾個月下來警察早就開槍、早就死人了,這是有記錄的。采取雙重標準,就是美國有些政客虛偽的地方。

  上觀新聞:您覺得這場風波會以什麽方式結束?

  梁振英:暴力的規模與力量是在反複向下。我們現在看到,隨著警方的強力執法,拘捕人數越來越多。在這過程中,因為一些偶發性因素會出現一些大的波動,比如科大那個同學離世。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我想強調的是,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一定會有後遺症。我們要走在形勢的前麵,把這些問題預防好、處理好。後遺症包括教育問題,現在被捕的犯事人中三分之一是學生,以及本地學生與內地學生之間的關係。還包括香港與內地居民間關係問題、民生與經濟發展問題。還有就是香港的對外問題,我已經呼籲很多次,香港商會要到世界上說好香港故事,不能隻有反對派的廣告產品。

(image)

  上觀新聞:在您看來,“修例風波”會給香港社會帶來哪些影響?會不會影響香港的兩三代人?

  梁振英:1988年,我擔任香港基本法谘詢委員會秘書長,去香港多地宣講基本法草稿,並向北京反饋情況。當時很多人問我,1997年後香港會什麽樣?我說我從來不猜。要是哪方麵出了什麽問題,我們就積極、主動把問題解決好。現在也是這樣,我不會去猜,而是要發揮各種力量支持特區政府,把問題解決好。

  關於兩三代人的問題,我認為想得太遠了。我希望每一位有權力、有責任的人都應該要有擔當。時代不一樣了,讓年輕一代人完全用我們這一代的思維方式,對人生、對社會的態度,我覺得是不現實的,因為他們的成長環境和現在的環境完全不一樣。做青年的工作即便遇到了困難,我認為還是需要做、值得做、可以做的。比如大學裏,從校董會主席、到校長、到老師,都做好他們應該做的事。工作還是要做,雖然不容易,但我們要有信心。

chinomango 發表評論於
說的挺好的,值得尊敬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He is so like Wang YI(4). Good look, Haha
mate20pro 發表評論於
結果就是香港被邊緣化,深圳上海東京漢城新加坡都想分到那一塊金融大餅。沒有了金融的話,香港隻可以發展水產業了
topgun5 發表評論於
@行雲流水一心間
我跟本沒說讚成那種製度你就馬上就扣帽子了。你理解能力不好我不怪你。 可是跟你這種頭腦發熱的民主狂熱分子交談實在是太辛苦了。 老子不奉陪了。你繼續慷慨激昂吧。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哥從沒說過民主製度十全十美,跟民主製度下的領袖一樣,不可能有如聖人般的存在,人無完人,製度同樣沒有完美的製度,隻是對比包括奴隸製度、封建製度以及馬裂主義在內的、這些千瘡百孔腐朽墮落的“家天下”“皇本位”“一言堂”而言,實在高出了幾個雲層,就後者而言,人民的概念基本等同低端畜獸,這點沒有異議吧。完善的民主製度有強大的自我糾錯糾偏功能,爛蘋果可能可以靠謊言上台,但毒蘋果壓根沒有靠謊言維持政權的機會!當然西方民主百多年來依舊在摸索中自我審查、不斷進步和日臻完善,而其他民主過程中的第三世界國家同樣存在毒蘋果利用過程中的漏洞篡政奪權的危險和挫折,但民主的大勢浩浩蕩蕩不可阻擋!絕非那些皇權鐵粉、封建餘孽和獨裁愛好者所能阻擋的。20191120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誰說選票可以把爛蘋果拉下來?在西方隻要經過兩次大選就不至於這樣無知。
人民都是愚蠢的,這是美國政治格言,而為了維持人民的這種愚蠢狀態精英們會設計社會。
看看美國大選的投票率就知道了,川普僅僅獲得選民的四分之一選票就可以當選,一個縣裏隻需獲得2%的選票就可以當縣太爺,這種現象足以反映社會對選票不感興趣。在加州和德州這兩個美國大州的選民,都懂得一個事情,你的選票在沒有計票之前就知道結果,權重在美國是最低的,這是候選人從來不在這兩個州做電視廣告的原因。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說話用文需要自己明白才能別人理解,你知道自己在講什麽嗎?這不是逼著我做語文老師的節奏嗎?奴隸製度、封建製度、民主製度、甚至包括飄渺的馬裂教義都可以用來或作惡或行善對吧?所以彼此之間和平共處互利共贏就好了,不要相互攻擊對嗎?你有沒有問過你的黃俄黨媽,當年為什麽要暴力推翻中國人自己的政權?民主的要義是人民當家作主,選票說了算,也絕不允許一個人一把嘴說了算!選票可以投個爛蘋果出來,但選票同樣可以把爛蘋果拉下來,一個製度有自我糾錯功能才是長治久安、民心所需的最好製度最佳保障,懂不?先理解了哥如此淺顯易懂的表達先,別急著用自己的矛攻自己的盾。哥沒興趣耐心說教同一個簡單問題。20191120

topgun5 發表評論於 2019-11-20 04:21:55
@行雲流水一心間
製度隻是管理國家的手段,具體如何執行才是王道。任何製度都可以用來做惡和善。用一個製度攻擊另一個製度就像宗教之間互相攻擊一樣...  查看完整評論
不懂就要裝懂 發表評論於
magnet3304你吠什麽?!不拿美國警察,我們拿你叔叔法國警察怎麽樣?!
topgun5 發表評論於
@行雲流水一心間
製度隻是管理國家的手段,具體如何執行才是王道。任何製度都可以用來做惡和善。用一個製度攻擊另一個製度就像宗教之間互相攻擊一樣可笑。用自由民主的名義做的惡跟以共產主義的名義做的惡一樣多。所以什麽自由民主,共產主義,都是政爭而已,黑貓白貓才是王道。看明白了嗎?
hachimada 發表評論於
“在西方國家 ,不需要這幾個月的抗議 , 政府早下台了, 重新選舉了。”

哈哈,知道有一個“西方”國家叫法國嗎?勞駕爬出井底看一下世界。
wxabc 發表評論於
今天的中國政府太軟弱了,應該把毒(太藏疆港)-侖-雲定義為敵我矛盾。向美國學習,看看美國人是怎麽處理敵我矛盾的,譬如,本拉登的人頭懸賞金為5000萬美元,巴格達迪的人頭懸賞金為2500萬美元。可以把黎智英的人頭懸賞金定為50萬港幣,黃誌峰的人頭懸賞金定為5萬港幣,很快就能解決。
wxabc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警察太軟弱了,正確的方法是:在建築物高層安排狙擊手,凡是對警察投擲燃燒瓶的歹徒一律就地擊斃。你軟他就硬,你硬他就軟。
虎翼 發表評論於
“從土地無償劃撥到有償轉讓” 賣國模式。貪官們都發了大財。
惡法一道又一道,老百姓都是被騙的。
舉槍麵對的隻有敵人!這些學生是政府的敵人嗎?
starwars 發表評論於
梁振英什麽東西,是個realter而已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梁振英是一個正直的人,而且愛自己的國家,是一個大寫的人!
很欽佩他的人格。
從能力來說,適合做具體工作,獨當一麵。
但做特首,把控全局,而且是香港這樣複雜的局麵下,確實不太合適。
做領導,一定要有駕馭權力,把控局麵的能力,但香港這樣的人才十分稀缺。
因為沒有培養幹部的機製,靠選票就和中大獎一般,成功的幾率太低!
oldwind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人渣有臉講三道四!港鬧的始作蛹者。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想說什麽呢?獨裁專製、封建世襲才是王道?自由投票、民主選舉都是假象?選票有時真的會選出一個名不副實的爛蘋果,但選票同樣可以拉下這個濫竽充數的假大空,知道不?黃俄政權內部玩的小圈子欽定、官二代的世襲,有你份嗎?關你事嗎?爛蘋果、毒蘋果作惡起來,更加血雨腥風、聲色俱厲、義正詞嚴,所以你覺得真理既然掌握在這些一嘴一尊的當權者的手上,既然沒有選票、也無需民主,所以無能為力無所謂,所以隻有搖尾求存、跪伏了事的命了?是不是這個意思?20191119

topgun5 發表評論於 2019-11-19 19:07:12
@行雲流水一心間
當年打伊拉克,差一票全票通過。再遠一點,希特勒高票當選總理。
真理永遠在少數人手中。有時義正詞嚴不過是掩蓋作惡的本質。



飛熊 發表評論於

氣色不錯,看來中國人民要開始做香港的主人了!
topgun5 發表評論於
@行雲流水一心間
當年打伊拉克,差一票全票通過。再遠一點,希特勒高票當選總理。
真理永遠在少數人手中。有時義正詞嚴不過是掩蓋作惡的本質。
無邊無際 發表評論於
沒有槍的民主就是假民主,沒有槍的善政就是假善政。由上而下的民主,法治,善政,是統治者的慈悲,可以隨意收回。所以,無論多少槍擊案,槍絕對不是可以放棄的選項。
路過地球 發表評論於
有意思,代表全體美國人民的驢象兩黨、參眾兩院居然都百分百全票通過?如此粗暴幹涉、無情踐踏馬列國的內政?如此同仇敵愾、強力回應暴恐國的暴行?哥很想知道,熱血無腦的黨棍無毛們如何看待【自由表達方式的全票通過】和【槍口淫威下麵的全票通過】?是不是一邊跪伏一邊投票的滋味更酸爽、更馬裂、更時尚、更具代表性?對於血雲壓城城欲摧的悲情香港而言,對於無懼血汗抗爭中的港人港青而言,這是勝利的呼喚,也是獨裁的喪鍾!這麽劃時代意義的民主強音、具曆史意義的重磅新聞居然都不登,看來文學城小編把妹喝酒去了?
=========
97之前香港人沒有任何政治權利。如果你能找到那一百多年裏,美國貨任何西方議會或民主基金會曾全票通過類似法案支持香港的民主自由,支持香港人暴力抗爭,那麽我多少相信他們是正義的。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scmp. com/news/hong-kong/politics/article/3038484/us-senate-support-hong-kong-democracy-bill-hits-49pc-amid
有意思,代表全體美國人民的驢象兩黨、參眾兩院居然都百分百全票通過?如此粗暴幹涉、無情踐踏馬列國的內政?如此同仇敵愾、強力回應暴恐國的暴行?哥很想知道,熱血無腦的黨棍無毛們如何看待【自由表達方式的全票通過】和【槍口淫威下麵的全票通過】?是不是一邊跪伏一邊投票的滋味更酸爽、更馬裂、更時尚、更具代表性?對於血雲壓城城欲摧的悲情香港而言,對於無懼血汗抗爭中的港人港青而言,這是勝利的呼喚,也是獨裁的喪鍾!這麽劃時代意義的民主強音、具曆史意義的重磅新聞居然都不登,看來文學城小編把妹喝酒去了?20191119

rogersune 發表評論於
梁振英是怎麽下台的?
世界大同不張揚 發表評論於
說實話,我們真不關心以什麽方式結束,隻是天天新聞打開就這些負能量很煩人。樓下ZZBB說的對,美國又去搞伊朗了,所以香港這邊應該差不多要結束了。
topgun5 發表評論於
香港的情形其實很簡單: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所以港督指定,特首指定。一切都由主權國家說了算。一國兩製隻是給人民一個適應過程。但最終還是要遵守主權國家的法律。不遵守法律是要付代價的。當年英國對香港的鎮壓就是例子。香港人有3個選擇: 推翻主權國的統治(不太可能), 移民,做一個守法的中國公民。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美國又去搞伊朗了,說明已經放棄香港這幫廢青
一一二二 發表評論於
讚同tesuji
一一二二 發表評論於
讚同樓下的
土木匠 發表評論於
反中蛆們死鴨子嘴硬,林鄭沒有下台,香港沒有獨立,解放軍沒有屠城,你們是否大失所望?
Young06120 發表評論於
支持美帝通過臭港人權法案,謝謝燈塔國製裁臭港,協助大陸把臭港變的更臭,這是大陸十幾億人的心聲。
tesuji 發表評論於
美國雖然在全世界推動民主,但在國家利益麵前,美國寧願支持親美的軍政府/獨裁政權也不會支持反美的有選舉民主的政權,這就是國家行為,中國也是一樣,不管香港人是追求民主還是專製還是共產,如果目的是反中或反中共或獨立,中國/中共都一定不能允許,所以當泛民派去英國哭訴,去美國國會作證,他們實際上就已經給自己爭取的蓋上了棺材蓋,說老實話,大多數支持所謂的香港民主運動的都是賣人血饅頭的,他們關心的不是香港人的福祉而是借用香港打擊中國或中共,香港真要是成了新冷戰的柏林,靠美國輸血生存(假設中國不出手武力幹涉),香港肯定是地獄,可有些香港人還是傻乎乎的跟在黃之峰這樣的政客後麵盼望著香港能成為新柏林,這樣就離他們心中的聖地近了一些,這些香港人一定心裏在想那時如果沒飯吃那就吃蛋糕好了。
Mbtech 發表評論於
今天是個偉大的日子,香港民主法案在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中國鐮刀斧頭幫離死又近了一大步。
巫山疑雲 發表評論於
梁先生可以説是香港的良心。他是可信賴的香港人。
中號打狗棍 發表評論於
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香港民主法案》!
232935人簽字要求英國政府剝奪林鄭月娥的英國國籍。
加油香港!
中號打狗棍 發表評論於
美國參議院全票通過《香港民主法案》!
232935人簽字要求英國政府剝奪林鄭月娥的英國國籍。
加油香港!
trumputin 發表評論於
香港不是一個國家,川普有上千萬人抗議也沒有下台
四季如冬 發表評論於
在西方國家 ,不需要這幾個月的抗議 , 政府早下台了, 重新選舉了。
Maori 發表評論於
這場運動還沒解決就想到今後 發夢吧。
中産以上的人進一步移民,香港經濟走下坡
Mbtech 發表評論於
古時候皇帝可能還沒有太監心狠手辣,如毛臘肉可能還不想要劉少奇死,周太監略施小計就把工賊給坐了。
北卡山人 發表評論於
前特首還有辦公室?還領工資吧?經費是誰出的?看看他說什麽就知道。
huangpu01 發表評論於
長得像王毅,說起廢話來更像!
annab 發表評論於
一雙奸眼臉,有奶便是娘,好處盡占的嘴臉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這次必輸無疑,中國現在連糧食都不能自給自足,還經得起製裁?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這次必輸無疑,中國現在連糧食都不能自給自足,還經得起製裁?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說西方國家對付示威都開槍死人的,如果不是信口開河,就是別有用心。法國黃馬甲運動鬧了這麽久,何嚐開槍死人?
德國、英國抗議也不是一次兩次。哪有多少開槍情況?

唯一例外是美國。 但是美國是全民擁槍的社會,你出槍慢也許命就丟掉了,警方當然容易開槍。你要跟美國攀比,麻煩先讓14億人民自由擁槍開始吧! --我看你們沒種,因為這樣政府過不了一個月就完了。你們也很清楚。所以說著玩玩的哈。
體製內 發表評論於
這廝本來當不了特首,因為當時內定是唐英年,但這廝說我是多年的地下黨,是自己人,貢獻大,後來居上,當了特首
duty 發表評論於
“在西方國家包括美國,這幾個月下來警察早就開槍、早就死人了,這是有記錄的。采取雙重標準,就是美國有些政客虛偽的地方。”這話說得好。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反什麽中? 說中國14億人民不配享有民主、自由和憲法的權利,才是不折不扣的反中蛆和暴政奴才!
比如閣下。所以下麵就按你說的,祝閣下及同類早死絕

jerryshen 發表評論於 2019-11-19 16:34:00
jerryshen 發表評論於
反中蛆很多呀 在反中蛆沒死絕前 必須強權政治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香港有新聞、司法、言論自由,這是不錯的。但是這不應該是全世界人民天然享有,中國憲法明文規定的嗎?
現在香港有,大陸14億人民沒有,所以這是給香港的恩賜,這是顛倒了吧!
香港是正常的,不欠不多老共。 老共倒是欠了大陸14億人民的。 你欠的還沒有還,倒覺得香港那本來有的是你的?

這種東西我們叫“占便宜沒夠”。是什麽東西大家都明白。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樓下,你那12個字就是奶酪?哪個字是?如果是自治,可見大陸廣大人民被統治就是等而下之,共產黨統治遠不如香港人自治,所以才是奶酪。 你是這個意思吧? 那你還捍衛那醜惡低級的東西幹嘛?

再來說自治,實際上就是幾個人,董建華是“欽定”, 梁振英是“689”, 與普通港人何幹?與700萬人何幹?何奶酪之有?

我看你是奴才當久了,膝蓋本來就是軟的,才覺得正常的就是不正常,不正常的才正常。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97年香港回歸中國,共產黨用12個子字,一國兩製,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給了香港奶酪。香港人不知道感恩,特別是香港泛暴派,在香港大搞反中反共教育,公務員幹什麽井水不犯河水。一國兩製嘛,前提是一國,你搞反中,踩國旗,噓國歌,汙國徽,那就是不要一國這個基礎吧。更誇張的,泛暴派逐漸打起了反共牌,汙蔑抹黑中國共產黨。這是什麽行為?這就是反對中國社會主義製度嘛!共產黨就是社會主義。共產黨提出在香港搞一國兩製,兩製,就是大陸社會主義,香港資本主義。泛暴派反共產黨,反大陸社會主義,難道要香港搞社會主義?香港反對派的政治,走向不僅僅反對挑戰挑釁一國,還挑戰挑釁兩製。這比台灣反一國,更可惡,更不知所謂。香港20多年,是主動挑戰挑釁共產黨搞一國兩製的20年,是香港泛暴派將香港一國兩製搞垮的20年。不作死不會死,反中反共,最終,那就隻有一國一製了。
yzchenhh 發表評論於
這廝在香港有個外號,叫689. 也就是靠的689票,內部保送上的特首。香港亂局,自此始。香港人覺得再沒有民意基礎的人,北京都能暗箱操作弄上去,沒有真普選不行。於是開啟了真普選的要求。。

之前兩個,雖然也多詬病(實際上台上久了,民意支持率一定會向下走,被批評也多。隻有共產黨,上台70年了支持始終百分百,隨便什麽爛人物都有全黨支持,比如當今這位),但好歹算平平穩穩,也沒有太多暗箱的指責。
warshipfreedom 發表評論於
這條共產勾
喜大普奔 發表評論於
香港基因非常特別,真有古惑仔的基因。
直接把不同意見的市民點著,這在中國,其他各國的各種暴亂中都沒聽說,香港做了。
magnet3304 發表評論於
中南海讓香港人保持普世價值觀又如何?彈丸之地。有本事把幾十倍大的庫頁島海參崴收回,把中共的黨旗插遍,那才是真本事。沒種的中共隻會欺負同胞,不敢對俄毛子說一句恨話。
獵人之家 發表評論於
不管如何結束,這次騷亂讓大多數大陸民眾看清了香港刁民的本質。
magnet3304 發表評論於
又拿香港警察和美國警察攀比。美國普通民眾可以擁有槍,美國警察和擁槍民眾是勢均力敵的, 香港市民可以擁有槍支嗎?麵對有槍的香港警察,無槍的香港示威者就是待宰的羔羊,根本不對等。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好玩,要港獨締造者、暴恐代理人來說道一下一國兩製?展望一下香港未來?跟一嘴的小六九一樣,哥用腳趾頭都能掰扯明白。這貨滿腦子亂港賣港、邀功請賞,特首期間不僅成功營造了港獨的氣氛和土壤,還成功把一國兩製引上了一國一製的不歸路。哥其實趕腳,馬列黨應該在庫頁島及其他被蘇俄爺爺霸占的地方開創一個馬列國,讓馬列的熱血徒子徒孫們在那裏聚集咆哮、繁衍生息,畢竟這些思想外來貨跟五千年的中國文化沒有半點關係和交集。



Leah_lee 發表評論於
測量師=工人。好親切,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