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180度轉彎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 被指麵和心不和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多次指責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沒膽識、沒遠見”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對於與鮑威爾的最新一次會麵,特朗普反而用了“良好而愉快”這樣的表述。外界意外,兩人終於握手言和?但現實的情況似乎沒有那麽簡單,雙方關於這場會談內容的說明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分歧。隻不過,在美國經濟暗藏風險的當下,盡管分歧顯而易見,雙方出發點也各不相同,但可以肯定的是,穩住美國經濟卻是兩人共同的目標。

“良好”的會麵

沒有預熱,特朗普就這麽與“宿敵”鮑威爾來了一次會談。當地時間18日,特朗普在白宮召見鮑威爾,討論美國經濟、就業和通脹等問題。盡管雙方具體談論的內容仍舊不得而知,但從隨後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表述來看,這似乎是一次愉快的談話。據了解,當天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也參與了討論。

特朗普稱,他與鮑威爾就利率水平、負利率、低通脹、寬鬆政策、美元走強及其對製造業的影響、對外貿易等問題進行了討論,這次會麵“良好而親切”。這樣的表述讓外界多少有些意外,畢竟特朗普在過去這段時間,已經不止一次地公開抨擊鮑威爾。

兩人上一次會麵在9個月之前,當時兩人在白宮進行了一場“非正式晚宴”,白宮隨後將其形容為“非常好的意見交換”。但特朗普卻在那之後“翻臉”,多次抨擊美聯儲沒有更積極地降息。上個月,美聯儲完成三連降之後,特朗普還稱,美聯儲從一開始就做錯了,加息太快,降息又太慢。

如今,情況發生了逆轉,特朗普似乎對這場會談十分滿意,但總有細節值得推敲。比如《華盛頓郵報》指出,特朗普的話似乎與美聯儲的聲明相矛盾。美聯儲表示,鮑威爾沒有談論美聯儲未來會否提高或降低基準利率。根據美聯儲在會後的聲明,鮑威爾在此次會晤中的言論與他上周在國會聽證會上的言辭是一致的。

在上周三的證詞中,鮑威爾一如往常,強調“我們的預計是經濟溫和增長、勞動力市場強勁、通脹水平接近2%的目標,隻要經濟方麵的信息大致與上述預期相符,我們就認為現有的貨幣政策立場可能是合適的”。同時他也提到,這一經濟預期依然麵臨著顯著風險,包括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貿易局勢的進展。而在本次與特朗普的會談中,鮑威爾仍舊強調,美聯儲貨幣政策決策將完全取決於與經濟前景相關的最新信息。

擱置負利率?

目前,外界尚無法斷定,特朗普與鮑威爾是否會在接下來的日子又重新回到對立麵,但長期以來,人們的確已經開始擔心,特朗普對鮑威爾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就在幾天前,特朗普還與鮑威爾上演了一場隔空交鋒。

上周,特朗普在發表演講時直接指責美聯儲不效仿其他央行實施負利率,這一舉動正在損害美國。按照特朗普的說法,美聯儲降息過慢限製了美國經濟和股市的漲幅,如果美聯儲願意配合政府降息,美股將在原有基礎上再漲25%。同一天,鮑威爾就在國會聽證時回應稱,尋求負利率並不適合美國經濟的持續增長、強勁的勞動力市場及溫和通脹表現。美聯儲暫停降息的信號也已經越來越明顯,在最近一次降息中,美聯儲提到,在更清晰的經濟數據出爐前,今年7月開啟的“預防性”降息暫告結束。

今年以來,美國經濟增速持續下滑,第三季度GDP按年率計算增長1.9%,相比起來,第一和第二季度的數據為3.1%和2%。為避免經貿爭端和全球經濟放緩對美國經濟帶來的衝擊,美聯儲已經連續降息三次,累計降息75個基點。

這對特朗普來說,顯然不是一個好消息。如今2020年大選近在咫尺,但經濟數據卻越發頂不住特朗普的野心。此前大多數經濟學家預計,隨著特朗普2017年減稅和增加政府支出的短期效益消退,經濟增速將逐漸下降到略低於2%的水平。而在特朗普的承諾裏,經濟增長率要提升到3%甚至更高。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孫立鵬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目前特朗普政府在財政政策方麵已經推不出新的東西了,稅改對經濟刺激的利好作用正在快速減弱,在2020年大選之前,特朗普通過財政政策刺激經濟增長已經沒有空間,一旦出現問題,隻能是貨幣政策。可以確定的是,起碼在應對2020年11月之前的經濟波動方麵,美國“彈藥”還是可以的。但負利率雖然短期能夠刺激經濟,可中長期來看,大水漫灌式的刺激對經濟也是有負麵作用的,弱勢美元對美國經濟並不利,目前來看美國貨幣政策完全沒有大規模負利率的必要。

殊途同歸

在分歧依舊明顯的現狀之下,特朗普能與鮑威爾走到一起,著實是個罕見的狀態。但如果結合當下的背景來看,似乎又有些合情合理。對特朗普來說,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大選,雖然彈劾聽證纏得緊,但始終沒有實錘,而特朗普一邊忙著去深紅州“站台”,一邊又向美國農戶提供今年的第二批援助款項,在特朗普眼裏,美國經濟盛況非他莫屬。

如今,經濟已經成了左右特朗普連任的最關鍵因素之一,顯然,特朗普不能讓經濟表現掉下去,降息也好,負利率也罷,終歸是為了特朗普的“成績單”服務。但諷刺的是,在此前的一項調查中,僅有33%的人確認,他們的經濟狀況在特朗普時期有所改善。

至於美聯儲,雖然要在特朗普的高壓之下保持其獨立性,但不可否認的是,為美國經濟保駕護航確實是其核心重任。“如果美聯儲繼續連續降息,就永遠無法打破市場對更多降息的預期。”美國傑富瑞集團貨幣市場經濟學家托馬斯·西蒙斯曾如此評價道,這意味著暫停降息也是在為以後可能出現的經濟危機留有操作的空間,而不至於束手無策。

值得注意的是,摩根士丹利在2020全球展望報告中預測,在全球經濟活力放緩近18個月後,到2020年一季度,全球經濟將見底,隨後逐漸反彈。但全球經濟明年的複蘇將是不平衡的,新興市場將是複蘇的主力,而美國經濟的增長將相對平緩。摩根士丹利預測,美國經濟增長將在2020年放緩至1.8%,並稱美國“明顯處於周期尾聲”。

殊途同歸,這或許是特朗普和鮑威爾能夠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的原因。孫立鵬認為,特朗普與鮑威爾的會麵體現的是政府和美聯儲之間溝通協調的過程,對市場本身來說就是一項積極的信號。特朗普希望與鮑威爾見麵協調立場從而為自己明年的大選注入積極的因素,鮑威爾作為美聯儲主席,第一位要堅持的是貨幣政策的獨立性。但他們的大方向卻是一致的,即都不希望美國經濟出現問題。目前美國股市已經很高,外部風險也在增強,此前美聯儲三次預防性降息,就是確保美國經濟能夠抵禦外部不確定性的風險。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瘡腫把fed當自己的銀行。
eachnet88 發表評論於
打不起來。唱雙簧而已。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川鮑這對宿敵會麵時,鮑鐵青著臉,隻說了一個詞:

Sit !
北美慶豐 發表評論於
老蘑菇頭是想把美國經濟完全毀掉,果然是普京的代理人。
worley 發表評論於
美聯儲的失誤在於,一年前誤判美國會有嚴重通貨膨脹,而倉促連續加息,收縮流動性。

可是,在川普的治理下,根本沒有通貨膨脹發生。
經濟蓬勃、失業率曆史新低、中美貿易戰,並沒有造成通貨膨脹。用傳統經濟學去解釋川普經濟奇跡,已經落伍了,因為川普的水平遠遠高於經濟學家。經濟學家隻會用數學模型預測經濟,是不實際的。
worley 發表評論於
川普失算之處是:沒有想到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這麽無恥,竟然把他去年重新談判的新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擱置了一年了。

民主黨不希望看到川普經濟成果。
遠方的湖 發表評論於
川普不應該幹涉美聯儲的決策。
美國經濟在西方現在是一枝獨秀,根本就不需要降息。上次美聯儲降息,是由於擔心中美貿易衝突和世界經濟形勢的低迷可能對美國經濟造成的負麵影響,而采取的預防性措施,其實是過慮了。(2019/11/13)
本文中也說得清清楚楚:在上周三的證詞中,鮑威爾一如往常,強調“我們的預計是經濟溫和增長、勞動力市場強勁、通脹水平接近2%的目標,隻要經濟方麵的信息大致與上述預期相符,我們就認為現有的貨幣政策立場可能是合適的”。
尤其是通脹水平接近2%的目標,這種情況下怎麽可能再降息呢?更不要說什麽負利率了。
川普感到愉快,是因為鮑威爾讓他確信美國經濟發展趨勢良好。
liangu 發表評論於
作為美國的總統, 怎麽會不關心美國的經濟呢? 難不成美國總統去關心中國的經濟?
隻看不回貼1208 發表評論於
工具,你怎麽肯定他不關心選後?他可是認為穩操勝卷啊。
Floden 發表評論於
這份報道還是挺真實的。 不過23萬億的國債下, 大概沒什麽能夠抵禦一場債務性大危機。 其實縱觀中國債務,歐盟債務,日本債務, 一場全球性的債務大危機是不可避免的。
Toolglutton 發表評論於
錯,特朗普這個自私自利的小人的目標是在大選前經濟不要崩潰。大選之後,他根本不care美國會不會洪水滔天!